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夜开玄天阁1
    沧王府,原本大片大片的荒草已经被除去大半,沧王府的原貌在一点点地还原。此时,帝羡天仍在不断拔草,只是拔草的同时瞳色介于灰色与血色之间,十分警戒。

    他要守在这里,哪怕万无一失,他也要守着,原因无他,沧源正在闭关,外界不能干扰。

    房内,生与死两种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柏熙盘膝而坐,身上生机与死亡同时存在,两股力量不断碰撞,激起一阵又一阵的能量波动,若非布下空间隔离的阵法,这波动早已经天下皆知。

    这一周里,他一直都想将生命本源与死亡本源融合为一体,但不知为什么两个本源总是不能协调一致,往往在最后融合的一步出现偏差。因此他的经脉已经断了无数次,身体一直处于毁灭与新生的处境,稍有不慎将造成两股力量不能平衡,那时他就不仅仅是经脉断裂,肉身毁灭那么简单了。

    新一轮的融合开始的时候,空间细微的波动让他愣了片刻,死亡本源的气焰瞬间胜过了刚刚修成不久的生命本源。柏熙顿时一口血喷出,脸色惨白,体内各种器官都出现了衰竭的迹象。

    柏熙正想收起本源调息一下,院内传来熟悉的声音,让他又是一愣,而伤势却在这时进一步恶化。

    &ldo;沧源在哪里?&rdo;玄琳珑进入沧王府直接就开问。

    还在拔草的帝羡天瞥了一眼她,哼道:&ldo;他在闭关,要找就过多几年。&rdo;

    玄琳珑一愣,她自然知道闭关是不能打扰的,可是父亲的事……

    &ldo;什么事进来说吧,你在外面守着。&rdo;柏熙直接收起死亡本源,将生命本源激发到极致,体内的伤极快地治愈,而他也尽量将自己声音里的虚弱减少,他深知要是羡天知道他出事,怕是琳珑又被他恨上了。

    帝羡天果真没注意到,只是闷闷不乐地继续蹲着拔草,时不时地瞄一眼外边。

    玄琳珑也没有多想什么,直接就进去,但这一进去就愣住了。柏熙此时光顾着恢复体内的伤势,身上的血迹一点都没有处理。他满身都是血迹,玄琳珑一眼就看出他身上的血迹出现的时间不等,而嘴角边的血迹显然就是刚刚造成的。

    &ldo;你这是……&rdo;玄琳珑莫名有些心疼的感觉,从未见过闭关能做到这样的,莫非是走火入魔。

    一想到这,玄琳珑隐约知道原因,有点后悔自己找来这里,或许她不来,他不会这样。

    在玄琳珑说话的时间,柏熙已经彻底恢复如初,他有些尴尬,轻咳一声道:&ldo;不要紧的事情。倒是你找我何事。&rdo;

    &ldo;真的没事?&rdo;玄琳珑有些怀疑,看上去如此重的伤势怎么可能不要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