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奔赴沧王府
    大殿内的死寂是有原因的,家主去世,黒箭来的蹊跷,没有人能知道黒箭从何而来,又有皇后的例子在先,玄家人只好沉默,短时间内能够赶回到玄家的人都回到了,一个个站在大殿内外,人人都保持沉默。

    一个时辰后,大殿外冲进来一人,急冲冲地问道:&ldo;五叔,父亲的魂玉为什么碎了!&rdo;玄羽凌心中明明有答案,却不愿相信这答案。但话音刚落,他便看到了棺木,脸色一片惨白。

    玄义忠没有说话,示意玄羽凌看向棺材旁的黒箭。玄羽凌看到黒箭的瞬间,了然父亲的死因,可他还是不信,&ldo;不可能,父亲可是魄源的强者,怎么会那么轻易中箭!&rdo;

    这话一出,大殿内更加安静了。

    家主是为大小姐挡箭的,这事情如今玄家几乎人人皆知。可如今没人想看的这两人争吵起来,相当配合的没有说话。

    玄羽凌暂时放下了对玄琳珑的不满,看向玄琳珑,急切地问道:&ldo;姐,这是为什么。&rdo;他也是明白人,自然知道众人不说话的原因。

    &ldo;我的错。&rdo;玄琳珑沉默许久才开口,话中苦涩让玄羽凌一时间说不出责怪她的话来。

    许久,玄羽凌眼中杀机一闪,寒声道:&ldo;到底是何人想害我玄家。&rdo;在他眼里,无论那黒箭是杀玄琳珑还是父亲,那都是害玄家的人,没有什么区别。然而玄义周的死对他的打击,亦是很大。

    三个时辰后,大殿前掀起风波,一声鸣叫惊醒沉默的众人。玄羽郤从猛禽身下跳下,左臂的伤口被他随意地包扎起来,伤痛也没能阻止他回玄家的心。

    他一出现在众人眼前便引起惊呼。

    &ldo;二少爷你的手……&rdo;一些侍从惊呼,难以置信。

    就连玄羽治等人也是一惊,&ldo;二哥!&rdo;

    玄羽凌更是直接上去,看了一眼那满是血迹的破布,声音有些发颤,&ldo;是谁伤了二哥。&rdo;这伤口造成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天,这半天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玄羽郤摇头,没有多做解释,反是看向玄琳珑,&ldo;姐,父亲他是……&rdo;

    &ldo;父亲中了三箭……&rdo;玄琳珑艰难地开口,二弟与三弟不同,不告诉他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他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玄羽郤瞳孔一缩,看向大殿中的棺材,想说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玄芸安静地待着玄琳珑身边,棺材掩盖了她的身影,而她也一直保持沉默,一直在责怪自己实力不够,不能救爷爷。她皱着小脸,想了想,终究还是拉了拉玄琳珑的衣服,不甘道:&ldo;娘,爹或许能救爷爷他。&rdo;她好不甘啊,到头来她什么都不上忙,明明生机已经补充了,为什么爷爷还是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