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时不待我,我为何!
    扫了一眼桌面上的地图,玄羽凌眼中杀机一闪,沉声道:&ldo;你带上三百人立即前往那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追^^^首~发」&rdo;这么长时间过去,那些尧裕人估计是抓不到了。

    那人点头,立即跑去带人。玄羽凌看着他的背影,沉思许久,终于决定要领兵率先攻打最近的一座城池。正好开口,他听到了清脆的声音,顿时脸色大变。

    &ldo;父亲的魂玉碎了!&rdo;玄羽凌将怀中的东西拿出,难以置信,&ldo;怎么可能……&rdo;

    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笼罩在他身上,伴随着嘲笑的声音,&ldo;这点小事你就怕了?&rdo;

    玄羽凌瞪了一眼那黑影,颤抖着手拿出一块空间水晶,没有多少犹豫直接捏碎。

    而那黑影却被留了下来,营中玄羽凌最后的声音回荡在黑影耳中。

    &ldo;替我看着尧裕人,要是再发生这种血祭,你就别想我你复活!&rdo;

    荒墟,遍地皆是奇形怪状的植物,鬼火随处可见,一头头凶兽潜伏在暗处,等待着火寒谷的开启开启。而一处难得的空地上,玄羽郤单手提剑与一猛禽对峙。

    这猛禽与他同时看上了一一株灵草,他要想得到灵草就不能避免这一战。

    猛禽鸣叫一声,率先发起攻击,锋利的爪子猛地朝玄羽郤抓去,一道道风刃也随之而出。玄羽郤挑眉,身影快如雷电,一一避开那些风刃,长剑一划,一道剑气朝猛禽扫去。

    剑气凌厉异常,速度之快远非猛禽能够躲避,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猛禽哀鸣,半边的翅膀染上血色,不要命地朝玄羽郤再次发起进攻。

    玄羽郤冷笑一声,正想再给这猛禽几剑,突然间听到细微的破碎声,脸色一变,完全忘记了反击。这一瞬间的失神,猛禽得手灵力,它的利爪直接撕开的玄羽郤的左臂!

    &ldo;父亲的魂玉,碎了……&rdo;玄羽郤完全没有在意左臂的失去,整个人都有些癫狂的感觉。这样的他,哪怕是杀红眼的猛禽也不敢再去袭击。

    半晌,玄羽郤眼底带着寒意,身影一晃,直接跃到猛禽身上,长剑横在猛禽项上,寒声道:&ldo;去玄宇皇城,我便饶你一命。&rdo;

    玄家大殿,玄义周的尸体被长老们放置在棺材里,大殿气氛极其凝重,没有人说一句话。作为嫡长,玄琳珑站在棺前,沉默不语。

    玄芸站在玄琳珑身边,看着死去的玄义周,心底满是悲伤。她拉了拉玄琳珑的衣角,小声道:&ldo;娘,为什么我救不了爷爷。芸儿好没用……&rd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