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或许他能帮你
    一模一样的气息?

    玄琳珑心惊,她完全没有感到到自己身上那与黒箭一模一样的气息,可那老头的样子不像是骗她。/

    &ldo;那依太医的感受,那气息在我身上存在多久了,为何我没能感受到?&rdo;玄琳珑抢先开口,这事情看来真的与她有关,只是不知是什么人会这样做。

    老头盯着玄琳珑的眼睛,觉得她不像是凶手,便给她把脉。半晌,他皱眉道:&ldo;那气息若有若无,看似已经到了淡去的时候,却在下一刻恢复之前的样子,若不是老夫看过无数脉搏,感受过无数人的气息,怕是发现不了这诡异的气息。至于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个时辰。&rdo;

    玄琳珑挑眉,这时间似乎是与箭出现的时间一致,然而她并没有感受到箭的出现。

    一旁看着的三人也觉得奇怪,陆清岷更是直接问道:&ldo;太医的意思是母后死去的时间与这位小姐身上的气息出现是一样的?&rdo;虽然他不认识玄琳珑,但直觉告诉他,玄琳珑并不是害母后的人。

    老头耸了耸肩,&ldo;也就那意思吧,不过老夫觉得这气息很可能是与她擦身而过,从而使她染上那箭的气息。&rdo;

    &ldo;擦身而过?&rdo;玄琳珑瞳孔微缩,若是插身而过,她为何没有一点察觉,哪怕是再细微的东西从她身边经过,只要不超过身边一米,她都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东西的存在。

    但那箭她居然没能感受到!

    是那箭的主人封锁了她一部分感官,还是那箭本身的特性就是这样?

    那老头像是知道玄琳珑心里想的一样,解释道:&ldo;这擦身而过的距离,老夫觉得起码不会超过一寸。或许这箭真正想杀的是你。&rdo;

    &ldo;太医不愧是神医,这黒箭的气息您都能得出这么多结论。&rdo;带笑的声音打破了众人的震惊,那一袭青衣映入众人眼前。

    老头有些惊讶,看向那人笑道:&ldo;秉先你这次的速度慢了许多,难道不成是身子骨又出问题了,老夫你看看如何?&rdo;

    来人正是玄宇国师顾舜暝,他摇头拒绝太医的好意,笑道:&ldo;在下不过是从学院赶来,未能及时来到还请各位谅解。&rdo;

    从学院赶来?

    玄琳珑有些惊讶,要知道从学院到皇宫,最起码也要两三个时辰,可这才半个时辰未到。

    &ldo;打扰到国师修行了。&rdo;陆清岷有些歉意地说道,身为太子他自然知道国师这位子承担着什么。

    陆义申也是有几分歉意,他心急忘记了国师在学院修行的事情,&ldo;抱歉,只是这黒箭国师有什么看法?&rdo;

    闻言,顾舜暝点头,走上前去,看到那黒箭的瞬间,眼底涌现一股无奈,但他掩饰得很好,没人能够发觉。他看了许久,才沉声道:&ldo;这黒箭应该不是玄宇国内的东西,或者说这黒箭不是出于玄天东部。&rdo;

    玄天东部?!

    玄琳珑愣住了。

    据玄家的记载,玄天有五块大陆分成,其中大海间隔了各种大陆,大陆与大陆之间也存在着一定的结界,因此每个大陆之间基本上是没有联系的。而玄家的记载中分别称这五个大陆为东西南北中五部,而玄宇正是在玄天东部。

    她以为这只是玄家对这五个大陆的称呼,没想到是普遍常识,要不然这国师怎么会说出玄天东部。

    而且来自另一片大陆的箭,为什么会找来玄宇。

    &ldo;国师这真的是其他大陆的东西吗?&rdo;陆义申大惊,他登基后从未听闻有其他大陆的人来到玄宇。

    顾舜暝微微皱眉,&ldo;在下只能说这并非玄天东部的东西,至于是不是其他大陆的东西,在下并不清楚。&rdo;

    &ldo;那依秉先的看法,这箭到底是个什么东西。&rdo;老头不解。

    顾舜暝无意间瞥了一眼玄琳珑,微微颔首,&ldo;表面上是法级的魂器,但实际上威力远远超过法级。所谓法级即是达到与天地法则共鸣,达到天地融合的地步,法器发挥到极致可杀人于无形,灭魂于一瞬。而这黒箭看似如此,但在下在箭上看到了魂的气息。&rdo;

    &ldo;魂器?!&rdo;除了玄琳珑,其他人都惊呼。

    道器传闻在上古已经绝迹,上古最强的武器便是魄器。这黒箭若是魂器,那辟脉根本不可能抵抗得了。

    但这魂器怎么会出现在玄宇。

    唯独玄琳珑没有多大的诧异,她只是深刻地怀疑玄念到底是不是天器,一魂器都那么厉害,身为天器的玄念怎么就那么渣。

    一直沉默地看着自己主人行事的玄念突然出声,&ldo;只是因为吾主太弱了……&rdo;

    &ldo;……&rdo;玄琳珑内心再次受到伤害,修为就是硬伤,不管肉身多厉害,灵力终究还是没有。

    &ldo;至于你身上残留的气息,在下认为那是箭锁定了你,原本这箭的目标是你,只是……&rdo;顾舜暝看向玄琳珑,神情带着几分凝重。

    &ldo;只是皇后替我受了这一箭?&rdo;玄琳珑道出这已经在脑海中浮现许久的答案,只是久久未能确定。

    大抵知道了事情的原因,陆义申也没有对玄琳珑动怒,只是叹道:&ldo;也算是月琴命中有劫吧。国师可是知道这想要杀玄家长女的人是谁?&rdo;

    见陆义申没有说自己什么,玄琳珑心中的惭愧更多,要不是她,皇后不一定会死吧。但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无法更改。

    闻言,顾舜暝随手算了算,半晌才摇头道:&ldo;这箭的来历不明,目的倒是明确,但这明确得有些失常。在下算不出箭来自何人。&rdo;

    老头当即点头,看向玄琳珑,道:&ldo;是呀,这一切的事实都指向你身上,箭的目标在你,不在她。但正常来说,暗杀的目标是不会明确告诉对方,除非那是要昭告天下你必死无疑。&rdo;

    &ldo;或许下一次你没有这么好运了。&rdo;顾舜暝淡淡道,望向远处的太和殿,不知在想些什么。

    下一次吗?

    玄琳珑沉默,她绝对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她能躲过一次,就能躲过第二次!

    &ldo;算了算了,朕知道了。国师这该如何处理。&rdo;陆义申看着苏月琴的尸体,有些无奈道,他既不能将那箭的主人找到,也不能将事情赖在玄琳珑身上。

    顾舜暝抬了抬眼,随意道:&ldo;火焚吧。这里没人能将箭拔出了,这样入葬的话,在下觉得会有辱皇家的名声,而且火焚后,那箭应该不会消失,可不与皇后入葬,算是消去她的怨气吧。&rdo;

    火焚成灰吗?尸骨也不能入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