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诬陷
    血腥味的出现让四周潜伏着的暗卫纷纷现身,为首的袁炎脸色凝重,直接吩咐道:&ldo;老二你去禀告陛下,老三和老四去找殿下们,其他的人跟我守在这里。首发ww..co&rdo;皇后突然间驾崩,这事情若是追究到底,怕是他的责任。

    四周现身的暗卫闻言,二话不说当即执行命令。

    亭子那边,陆珺颤抖着手,想要将苏月琴头内的箭拔出,还没碰到箭便被玄琳珑拉住。

    &ldo;不要碰那箭!&rdo;玄琳珑沉声道,那箭来得蹊跷,那边的气息哪怕是自己也感到心颤,这绝不是普通的箭。如果刚刚她没有弯腰,死的怕就是自己了。

    陆珺哽咽,&ldo;可是母后她……&rdo;

    这时,袁炎走到亭子里,沉声道:&ldo;请殿下先不要动现场,陛下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rdo;冰寒的眸子扫视了一圈那些吓得不敢说话的妃子,他不想这些人破坏现场。

    而柳贵妃竟气冲冲地指着玄琳珑,怒斥道:&ldo;大人,这绝对是她搞的鬼!她一弯腰,苏姐就出事!&rdo;此话一出,原本还有些怕这事情的一些妃子眼中寒光一闪,看向玄琳珑的目光带上了一丝寒意。

    闻言,袁炎皱眉,&ldo;安静。&rdo;他看了一眼玄琳珑,那平静的样子不像是做出这事的人,更可况她可是玄家的人。

    御房,陆义申正翻阅着公文,见殷瑾回来,手中的动作顿了顿,道:&ldo;她选了什么武器。&rdo;

    殷瑾回想了下最后那把枪的介绍,有些古怪地说道:&ldo;陛下,她拿走了崆明枪。&rdo;他看得出玄琳珑并不是很想要那把枪,只是公主强行拉她走,没来得及放回原处。

    听到崆明枪三字,陆义申抬眼,诧异道:&ldo;她那小身板拿得起那枪?&rdo;自己不用灵力都不一定拿得起那崆明枪,要知道那枪可是上万斤的存在。

    &ldo;陛下,她、她好像嫌那枪还不够重。&rdo;殷瑾想起玄琳珑的表情就越发觉得玄琳珑就是凶兽化形,想了想他补充道,&ldo;陛下,玄琳珑似乎在走肉身成圣的路。&rdo;除了这个,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一个灵力都没有的女子,力道可以那么变态。

    肉身成圣的路?

    陆义申倒吸口气,多少年没人走这路了。

    修灵者重灵力的修炼,不重体魄,然而有一类异于修灵的存在,那便是炼体者,肉身成圣便是他们的目标。

    &ldo;你确……&rdo;陆义申话还没说完便被赶到御房的暗卫打断。

    容不得多考虑什么规矩,那暗卫直接跪下,沉声道:&ldo;陛下,皇后驾崩了!&rdo;

    陆义申原本还想怒斥一番这突然闯入的暗卫,听到驾崩两字,脸色一变,&ldo;你说什么?!&rdo;

    &ldo;皇后在望春亭遭到不明行刺。&rdo;暗卫直接概括出整件事情。

    &ldo;加强宫中戒备,宣国师和太医立即入宫!&rdo;陆义申丢下这一句,身影立即消失。一旁的殷瑾还处于震惊中,回神过来后,立即赶了过去。

    紫云殿,太子陆清岷正在与三皇子陆清阳下棋。突然间陆清阳微微皱眉,迟迟没有落子,陆清岷见此轻声道:&ldo;三弟可是有什么疑惑?&rdo;

    陆清阳想了想,摇头作罢,&ldo;无碍,继续吧。&rdo;说着他落下一子,之前他不过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两人下了不到一半,暗卫闯入殿内,&ldo;殿下,皇后驾崩!&rdo;

    &ldo;母后驾崩?!&rdo;陆清阳难以置信,他完全没有感受到皇宫内出现剧烈的灵力波动,母后可是辟脉境界的存在,要行刺不可能没有一点迹象!

    陆清岷沉着脸,盯着那暗卫,&ldo;带路。&rdo;

    &ldo;是。&rdo;暗卫沉声应道,当即赶去望春亭。

    望春亭,陆义申赶到的时候,陆珺还在抽泣,而苏月琴已经被袁炎轻手轻脚地放好,只是那刺眼的黑箭没有被拔下,因为他没触碰到黑箭就感受到那黑箭的死亡之意,那绝对是绝杀之物!

    陆义申原本想要大发雷霆,但看到苏月琴头内那黑箭,怒火冲去了一半,悲伤更多。而看到玄琳珑,他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最后看向袁炎身上,沉声道:&ldo;具体的过程。&rdo;

    没等袁炎回话,陆珺立即朝自己父亲扑过去,哭得像个泪人一样,&ldo;父皇,母后她……&rdo;

    陆义申长叹,拍着陆珺的背,&ldo;父皇知道,都知道。&rdo;说着他瞪了一眼还没有说话的袁炎。

    袁炎当即低头,&ldo;回陛下,属下听到诸位娘娘的叫声才反应过来,属下来到的时候,皇后已经……&rdo;

    &ldo;废物!&rdo;陆义申骂了一句,看向玄琳珑,玄家的人他最信得过了,&ldo;你可了解过程?&rdo;

    玄琳珑摇头,她也是被血溅到才发觉不对,那黑箭来得太诡异了,凭空出现,完全没有迹象。

    &ldo;皇上,她在撒谎!苏姐分明就是她害死的。&rdo;赵贵妃怒斥道,原本吓得惨白的脸也因愤怒染上红晕。

    柳贵妃见机也附和上几句,&ldo;对!就是她!臣妾亲眼看见在苏姐遇害前她弯腰了!要不是她知道会发生什么,她怎么会弯腰!如果她不弯腰,苏姐也不会死!&rdo;

    &ldo;就是!那黑箭分明就是她派人弄的!请皇上明鉴呀!&rdo;两个妃子也是齐声朝陆义申嚷道。

    被这群人诬陷,玄琳珑没有丝毫害怕,反而是越发觉得事情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按她们的说法,那黑箭看样子是朝自己来的,可她在那一刻弯腰了。所以皇后就替自己受了那一箭?

    陆义申沉默不语,从脸色上看不出在想些什么,而那赵贵妃却趁此说道:&ldo;这下无说好说了吧,证据确凿,你还能狡辩什么!快说你到底有何居心,居然敢害苏姐!&rdo;其他几个妃子纷纷点头同意赵贵妃的话,这后宫除了皇后,也就赵贵妃的威严最大。

    陆珺也听到了那些人的话,拉着陆义申的袖子,急忙说道:&ldo;父皇,姐姐她是好人,母后也认识姐姐,不可能是姐姐害母后的。&rdo;

    玄琳珑略惊,她没想到这公主会为自己说话,她才刚认识公主不过十几分钟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