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后人我要,你的心也要3
    &ldo;少了后人你也不过是少了一半的修为,倒也不至于会死。首发ww..co&rdo;柏熙说的风起云淡,完全没有考虑本瑜的感受。

    本瑜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第一次敢出言反抗他的话,&ldo;那也不行,我的后人不能给你!&rdo;开玩笑,她的后人为什么要给他,他又不是自己的谁,哪怕自己再喜欢他,那也不行!

    听到反对的声音,柏熙愣了半晌,随后皱眉,道:&ldo;那么你说要什么条件吧,我补偿你的亏损。&rdo;他并不认为少个后人能有什么事情发生,力量少了一半那又怎么样,没死不就行了了。

    &ldo;那也不行,你又不是孩子他爹,不能给你!&rdo;本瑜坚决抗议到底,这后人是她唯一的陪伴,哪怕没有出生,对她而言,已经足够度过漫长岁月。

    柏熙不语。许久,他才沉声道:&ldo;后人我要,一定要。对此我沧源承诺一事,我不杀你。&rdo;这是他唯一能够保证的事情,其他的,他不想做出承诺。

    &ldo;你就算杀了我,树种你也得不到!&rdo;本瑜有些生气了,她感觉沧源这样反常的索要一物,原因定不简单,但就这样想得到自己的后代,未免也太没诚意了。不杀而已,就是现在他都不一定能够杀得了自己。

    &ldo;你认为我杀不了你?&rdo;柏熙紫瞳再次眯起,淡淡的血色蔓延上他的双眼,比血色的速度更快的是那一抹黑色,黑到极致的深邃!

    本瑜感受到柏熙身上那股陌生的力量,眼睛瞪得老大。

    柏熙冷哼一声,抬起右脚跺了下那一条小道,黑色的气息瞬间弥漫整个空间,更有一道力量直逼树干。那力量碰到树干的刹那,整个古树都在颤抖,叶子黯淡了不少。

    &ldo;死亡的气息!你是半死之人!&rdo;本瑜惊呼,她就纳闷为什么当初见到他死去,为什么现在还能好好地站在面前。

    柏熙神秘地笑了笑,道:&ldo;后人拿来,不然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do;他稍稍融合了些杀戮本源,本性恢复不少,失控的可能也更大了。

    &ldo;……&rdo;原本还想调戏下沧源的本瑜没有了那个胆,因为他身上有了克制自己的力量。她知道他控制不了的东西是什么。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杀戮的心,只要他完全进入杀戮状态,没有人能够将他唤醒,除非死亡的那一刹那,然而他如今却是半死人,也就没有死亡的说法!

    犹豫许久,本瑜在自身性命和后人之间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拿出一颗树种。那树种通体晶莹剔透,泛着蓝光,出现的瞬间就让原本黯淡的树叶恢复原样,可以说那是纯粹的生机之种!

    柏熙满意地接过那树种,正想走的时候,突然回头看向那颗古树的树干,凝视了半晌,让本瑜有种被看光的感觉。

    那是她本体,他怎么就一直看着,难道他对自己的本体图谋不轨?

    不对,不能以凡人之心来揣测沧源的想法,他一向非常人!

    半晌,柏熙身影一晃,来到树干前,敲了一下树皮,又低头沉思。那副认真的样子让原本想问话的本瑜一时间也忘记了问,她对沧源的爱慕一直都隐藏着很好,不想任何人知道,也不想成为些什么,就是想静静地看着他就已经足够,但上次他死去,她的爱慕就淡了一些,如今又有了复燃的迹象。

    许久,柏熙抬头看向树冠,&ldo;这心我也要了吧。哦,对,树心我要了。&rdo;不容本瑜回答,柏熙直接动手,抽取出那金色的树心,那是树干最核心的部分,也是生机最旺盛的一处。

    这时,本瑜心底那复燃的爱慕顿时消散许多,惊道:&ldo;你不能这样!&rdo;要她后人,又要她的心,他到底想怎么样?!还让不让她好好地活下去了!

    拿到树心后,柏熙心满意足,就连本瑜之前抗议的事情都忘记了许多,颇有心情地说道:&ldo;放心,少了树心你不会死的,反正树是不靠心活,有树皮就可以了嘛。&rdo;

    &ldo;你、你……&rdo;本瑜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第一次,这还是第一次她觉得沧源帝如此可恶。

    是,她是树,不靠心也不会死,但是他也不能这样拿走自己的心啊!

    被气得呼吸不稳的本瑜,身上的生机之力都有了凝结的迹象,她咬牙道:&ldo;沧源帝,你不要得寸进尺!&rdo;

    &ldo;不就一颗心而已嘛,你急什么,你又不会死。&rdo;柏熙皱眉,他脑子里满是那些理论,当然这一切都拜玄琳珑所赐,要不是她吩咐他设计东西,他也不至于满脑袋都是想怎么利用某样东西设计最合适的东西,从而导致他现在脑子里想得最多的都是理论,对人性的思考接近忽略。

    原本就已经气急的本瑜听到这话,脸色更加不好,奈何她打不过他,只好咬牙道:&ldo;沧源你要是不说出要我心和后人的原因,我哪怕是不要后人,也要将树种毁灭!&rdo;

    柏熙看了那气到脸红的本瑜一眼,确定她真的能毁掉树种,才说出原因,&ldo;最近缺个东西玩,借你的心用一下,有空还你。至于后人……&rdo;

    &ldo;说呀你!&rdo;本瑜哼道,她这时胆子大了不少。

    &ldo;子余后人想救个人,我需要你的树种一用。&rdo;柏熙最后说出原因,瞥了一眼那少了树心的古树,空间本源一震,身影消失在这一片空间内,不留给本瑜多问的机会。因为他觉得这棵树知道太多不好,而且他也不喜欢与女性多待一会,然而她却是特例……

    然而空间内,本瑜盘坐在古树前,低头沉思。她总感觉这沧源帝有些不对劲,但却说不出不对的地方,只是感觉与以往的他不同,改变似乎不是一两点,要是以往的他绝对先杀后夺,或者直接将抗议的她打个半残废。

    最终,她的注意到子余后人那字眼上。

    又是子余,子余的能耐倒是可以。可惜玄天有天道,自己不能感知外界,不然她定要看看沧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过他拿了树种,还真是不怕天道!本初的气息是天所畏惧,也是天所抵抗的气息。他拿去不免会与天抗上,而且光是树种本身对外界的生灵而言,就是极大的诱惑。

    她相信沧源会放弃树种,还给她的。

    皇城北部方圆三里内的范围尽数属于沧王封地,民间称其为不祥之地。柏熙回到自己府上,看着已经完工的沧王府,满意地点头。然而他却来到府上最大的空地上,将那一颗树种埋入土内,冷哼道:&ldo;羡天。&rdo;

    原本隐藏在暗处的帝羡天被柏熙吓了一下,立即现身,心中却已经知道他为什么会生气。

    &ldo;再有下次,后果你自己清楚。&rdo;柏熙满是煞气的紫瞳盯着帝羡天,寒声道。

    帝羡天不语,他不会对这件事情对出任何承诺!

    柏熙看向那颗种子,心念一动,银色的长刀出现在手中。在帝羡天的震惊中,一刀划开手腕的动脉,淡紫色的血液散向埋入了树种的土地内,将一片褐色的土染成紫色。

    这一切说起来慢,实际是一刹那而已,帝羡天还没来得及阻止,柏熙就已经将能够流出的血全部放出,盘膝坐在地上,紫瞳闭上。

    他要以他死亡之身感受生命之力!

    这也是他想出能够她的法子,也是最快最好的法子。

    命之一字,他如今不能参透,但生之一字,简单!

    本瑜是玄天如今唯一的本初生灵,更是生命圣树,玄天存在多久,她便存在多久!也只有她天生身上才带着生命本源,但本瑜不能救她的父亲,只有对生命的领悟,对治愈命伤是远远不够的,与生相对的是死,这正是他所有的!他不是本瑜口中的半死之人!

    &ldo;沧源!!&rdo;帝羡天惊呼,想要拉起他,却无法靠近他半米!空间隔层出现在柏熙身上,将一切攻击挡下,也将一切隔离。

    眼前似乎又重现了当年那一幕,而眼前又是满是死亡气息的他,帝羡天再也无力说话,泪水从眼角划落。许久,他再次睁眼,血瞳带着疯狂,身影一闪出现在上空,血阵开始一点点地布下。

    既然他不能阻止,那他绝对不允许他人妨碍沧源领悟本源。

    他说过绝不放弃,哪怕希望渺茫,哪怕没有可能,他也不能放弃。

    只要他还在眼前,他就要坚持下去。

    就如当初一守便是千年,就如当初一眼就注定的命运,就如当初不悔的路……

    当年是子余护他的魂,如今他要守他身!

    而紫色的土地上,嫩芽出土,绿到至极,生机也浓郁到至极,任何人看到一眼都会陷入疯狂,会忍不住将它吃下。

    那是生命最原始的诱惑!长生的诱惑!

    八方生灵除了那些低于魄源的外,无一不露出渴望,对永生的渴望!

    凡人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只是感觉那片不祥之地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诞生,但他们没胆去那里。而皇城内的修灵者也没有前去,尽管内心有一种冲动要前去,但那一片地方的强悍不是自己区区一个淬化或辟脉能够对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