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我九你一,不服不干1
    听到顾舜暝的声音后,韦君明猛地转身,一脸得意,道:&ldo;秉先你笑啦!&rdo;说着他又想往顾舜暝那边靠去。免-费-首-发→

    顾舜暝嘴角边的笑意瞬间消失,灵力微动,再次与这坑人的韦君明拉来距离。他站在窗边,道:&ldo;在下不跟你玩。&rdo;语气带着一丝冷意,若是一般的人早已经不敢多说一句。

    但韦君明显然不是一般人,深知顾舜暝脾气的他,假装生气,哼道:&ldo;秉先你就是庸俗!在什么在嘛,跟那一群老匹夫混久了,居然也跟本少爷扯这些。&rdo;

    顾舜暝扭头看向窗外的景色,忘天阁的位置可是玄灵学院最好地方。他完全不想理会这扯淡的韦君明。

    但他仍是淡淡地说道:&ldo;你就是青楼待久了。&rdo;

    韦君明满脸得意,丝毫不以青楼为耻,反是有些骄傲,道:&ldo;青楼是我家,我不待,待哪里?全玄宇最大的青楼和倌馆都是我的,这是你羡慕不了的事实。&rdo;说着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ldo;若是秉先你哪天生理需要,跟本少爷说一声,无论是哪一个头牌都是可以让给你的。&rdo;

    见顾舜暝没有反应,韦君明继续戏谑道:&ldo;要是看上那个妹子,本少爷不要你银子,免费送你当国师夫人,怎么样?本少爷够义气吧!&rdo;

    顾舜暝不为所动,对这样的韦君明见怪不怪,若是哪一天这厮正经起来,不外乎就两件事。

    一旁自顾自的韦君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哦了一声,笑得很是奸诈,&ldo;我懂了,莫非秉先你喜欢男的?&rdo;在顾舜暝忍无可忍即将爆发前,他飞快地补充了一句,&ldo;本少爷虽然男女通杀,但如果你想要本少爷的话,还是要点代价的。当然如果是本少爷馆子里的小倌的话,秉先你不用跟我客气,多少都可以!&rdo;

    额上青筋隐约可见的顾舜暝默念心诀,将这愤怒压下,似笑非笑地看着韦君明,道:&ldo;不久后你入赘玄家的那天,在下一定送上大礼!你说要是她知道你这样子会怎么样?&rdo;

    韦君明满脸无所谓,嬉皮笑脸道:&ldo;随你咯!反正本少爷能够入赘也是一种本事,不像某人只能看着本少爷入赘!&rdo;这玄宇不缺入赘的人,但怕是只有韦君明能将入赘说得如此光荣,而他拿来与之对比的对象却是当今玄宇国师。

    &ldo;在下不经意卜测得天意,在下先走了。&rdo;顾舜暝挥袖,想一走了之。但韦君明怎么会如他所愿。

    什么鬼天意!这都是借口,身为发小的韦君明怎么会不懂。

    他直接扯住顾舜暝的衣袖,哼道:&ldo;喂喂,说好我算小琳珑的事情的。&rdo;

    某国师挑眉,&ldo;不是已经你算过了吗?&rdo;

    &ldo;继续啊,本少爷还没入赘呢!&rdo;韦君明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而顾舜暝竟真的算起来。只见他闭上眼,口中似乎在说什么复杂的话语,灵力波动也出现在他身上,那是辟脉四本脉的修为波动!

    半晌,他睁开蓝紫色的双眼,眼里带着些许虚无缥缈的感觉,淡淡道:&ldo;明日午时便是最好时机。&rdo;

    韦君明神情凝重了几分,郑重地点头,淬化六重天的修为一散开,消失在原地。

    顾舜暝看着这阁内残留的灵力波动,嘴角微微上扬,正想收拾一下有些乱的房间,却见韦君明又一次出现在面前。

    顾舜暝挑眉,&ldo;有事?&rdo;

    &ldo;秉先你不会骗我吧?&rdo;韦君明有些不信,因为这次他好像惹火了秉先,谁知道这秉先会不会小心眼!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人生大事呀。

    顾舜暝平静地回道:&ldo;在下什么时候骗过你。&rdo;

    此言一出,韦君明恢复之前那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哼着小曲道:&ldo;那本少爷就信你一回。&rdo;

    却不知半个时辰后,顾舜暝脸色惨白,当即就地坐下,运功调息身体混乱的气息。许久,他才再次睁眼,眼中带着一丝无奈,叹道:&ldo;时间不多了。&rdo;他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玄初九栋,沉思中的玄琳珑突然想到一点,立马问向夜风,&ldo;为什么日报里边提及你的事情都是一笔带过,最多就是写下对手是谁?&rdo;

    想着想着,玄琳珑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份日报上,上边存在着更加明显的不对。

    夜风摊手,耐心解释道:&ldo;竞台与战台是不同的存在。竞台里边的战斗场面需要通过特制的屏幕才能看到,但这样看到的战斗场面也是不完全的,如果力量超过某一个限度,外边的人看不到的。当然最近那屏幕好像出了点问题,一时看得到,一时看不到。&rdo;

    &ldo;但战台不同,战台只是一个普通的挑战场所,有的只是隔离作用的屏障,看台的人也能看得一清二楚。&rdo;夜风说着耸了耸肩,继续道,&ldo;所以那些写这日报的人也无法知道里边的具体情况,但韦师兄的那场战斗就不同了。&rdo;

    &ldo;看不清吗?&rdo;玄琳珑喃喃道,脑海中似乎找到了什么突破口,只差最后的一步便可清晰。

    &ldo;怎么了?&rdo;夜风觉得玄琳珑今天似乎不太正常。

    玄琳珑摇头不语。

    直到中午的时候,玄琳珑正想去外边逛下,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封芸惊了,这是怎么了,最近找死的人那么多,皮痒了吗?

    这时,门外传来低沉的声音,&ldo;新来的玄初生在吗?&rdo;

    玄琳珑挑眉,谁找自己。

    &ldo;在,什么事?&rdo;

    那人犹豫了片刻,说道:&ldo;离院长有事找你,下午日落时。&rdo;话音刚落,那人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没给玄琳珑问话的机会。

    察觉到那人走了,玄琳珑皱眉,这院长怎么会找自己,难道又是这份该死的日报,还是其他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