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杀戮兴
    清天阁,玄琳珑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执卷,认真着,没有束缚的黑发披散在身上,而一旁的风琪有些纠结,想说却不敢说,一直站在那里。「^追^^^首~发」

    许久,玄琳珑才抬头,看向风琪,道:&ldo;你是有什么想问的吗?说吧。&rdo;风琪并不知道玄琳珑为何最初就看见她在纠结然而现在才问是为了让她有时间准备好语言。

    &ldo;小姐,我、我在碧云楼看见了韦少爷。&rdo;

    风琪有些脸红,毕竟她看见了小姐的未婚夫是去那种地方。

    &ldo;哦,然后呢?&rdo;玄琳珑没有多大的意外,她又不喜欢他,管他是去碧云楼,还是下地狱呢。

    &ldo;小姐,他去的可是腾临馆!&rdo;

    风琪说着有些不好意思,走到玄琳珑耳边说了几个字,满脸通红。

    玄琳珑嘴角抽了下,感情自己那未婚夫喜欢男的?

    这时,玄念刚刚从矿山赶回来,看到一脸害羞的风琪,略为惊讶。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ldo;一千两白银。&rdo;玄念直接开口,将那白银放在桌上。

    玄琳珑用卷碰了下白银,挑眉道:&ldo;那矿山有问题,一千两不是一个奴隶的价钱。&rdo;按理来说一个矿奴最多不过一百两,这一千两也太多了。

    玄琳珑抬头看到玄念一脸认真的样子,灵光一闪,道:&ldo;看来玄念你的魅力有些大嘛,要不你去找下我那未婚夫,看看他是否喜欢你?&rdo;

    这话语配合着玄琳珑那不怀好意的眼神,玄念顿时后悔当初的认主了,同时也将那强加在他身上的法则约束骂了几遍。要不是这法则约束着自己,他也不至于样样都要听从玄琳珑,但这法则的力量是从认主就开始出现的,他没有丝毫办法。

    &ldo;不耍你玩了,来下一个任务嘛。&rdo;玄琳珑直接甩出早就写好的纸,吩咐道。

    玄念看了一眼纸上的内容,生无可恋地离开了清天阁。

    是夜,腾临馆,各种吆喝的声音伴随着笑声传遍四周,馆中唯有进去的人,而没有出来的人。七八个小倌站在馆门前招呼着前来的客人,脸色满是笑容,让来人也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一间密室里,柏熙靠着墙壁,心跳减到最弱,气息也时有时无,而那些黑色的纹路已经逐渐蔓延到他的上半身,那是噬诅的纹路!早在被抓来这腾临馆之前,他便已经出现了噬诅的黑纹,能够减慢黑纹蔓延的速度唯有将身体的各项活动降到最低。

    根据他了解到的信息,噬诅发作的时间最久不会三天,他只需要熬过那三天就不会被噬诅侵袭灵魂。在柏家的记载中噬诅侵魂的事情很少,而一旦发生却是等于死路一条。

    突然间久闭的门打开了,光线散落在柏熙身上,那些黑纹的速度有了一丝停顿,却将疼痛感放大了无数倍,柏熙皱眉,睁开了眼,便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倌站在自己面前。

    小倌轻叹一声,将手中的粉末散在四周,道:&ldo;这位小兄弟得罪了,倾雨姐下令了,这次也该你去招待客人了。&rdo;

    柏熙心猛地一抽,倒吸了口气,顾不上正在压制的黑纹,盯着那个小倌,&ldo;该死!你们是想找死吗?!&rdo;

    小倌毫无畏惧,耸了耸肩,道:&ldo;不过是些助兴的药粉,倾羽姐吩咐的要做的罢了,不必紧张,你很快就会得到放松。&rdo;说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密室。

    柏熙低吼一声,直接挣开了束缚着双手的锁灵链,紫色的双瞳染上了血色,这种情况与倾羽预料的完全不同!方圆十里的灵气疯狂地聚集而来,他的境界不断攀升,又不断跌落,反反复复,似乎没有尽头。

    腾临馆,一位女子站在屋檐上,身着黑袍,将完美的身材完全掩盖,看向柏熙的方向,原本死寂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道:&ldo;小熙这次真的好倒霉呀。&rdo;

    一旁站着的男子嘴角微抽,无奈道:&ldo;沧夕帝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沧源帝的境界没有恢复。&rdo;

    女子摇头,轻声道:&ldo;杀戮之欲,他的**集中在杀戮上,这样的他不能出现在战场,会坏事的。&rdo;

    &ldo;可是沧源帝他还小啊!控制不住很正常!&rdo;男子忍不住反驳道,杀戮本源的力量可不是随便一个魔族可以控制的,哪怕是魔帝也一样。

    女子再看了一眼正在为清醒挣扎的柏熙,不再犹豫,直接划开一条空间裂缝,道:&ldo;我们该走了,玄弘宇的后人也蛮可以的,不过小熙还真是够傻的。&rdo;

    &ldo;他只是被你关得太久了!&rdo;男子愤愤道,一脸死活都不走的表情,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补充道,&ldo;这么久了,沧夕帝你还不肯去见一次他吗?&rdo;

    女子挑眉,直接将一旁的男子踹到空间裂缝去,最后再看了一眼柏熙。

    这一次轮到我来保护你,大人的计划不会再失败了。

    正在挣扎的柏熙似乎感受到了女子的气息,轻颤了一下,清醒的神志说出最后的一个字,&ldo;姐……&rdo;

    晕倒过去的柏熙在半个小时后,再次睁开了双眼,血色凝结在紫色中,猩红可怕。杀戮的气息环绕在他的四周,辟脉境界的灵力波动晃动着整个腾临馆!就连远在玄家的玄琳珑也感受到了异常,从修炼状态退出,看向那气息的方向,方向很模糊,只因那气息覆盖的范围远远超过了十里!

    密室里的灵气浓郁到了化液的程度,柏熙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长袖一挥,液态的灵力消散。他猛地朝一旁挥了一拳,震动整个腾临馆,却没有出现墙壁裂开的情况。

    &ldo;辟脉三本脉的境界。&rdo;柏熙摸清了如今的实力,颇有些不满,才刚刚恢复到辟脉境界,与原本自己的境界相差太多了。

    柏熙正想走出这个密室,倾羽便走进来了,她带着大批人马,前来镇压这里的暴动,灵力出现这么大规模的震动,那个新买出来的人居然这么有本事,也倒是可以的嘛。

    柏熙看着那个把自己弄到这里来的倾羽,眼中杀机一闪而过,轻声道:&ldo;血色盛放的天空,远比黑暗动人。&rdo;杀戮的气息瞬间爆发,原本已经被杀戮本源侵染的双眼再次被杀戮入侵,左眼完全变成了血色,晶莹动魄。

    倾羽惊呼一声,立即动用了全部的灵力防御,给一旁的人下手势,吩咐他们去将柏熙抓起来。七八个人一起发动攻击,朴实的灵力技能一齐袭向看上去毫无防御的柏熙。

    柏熙轻笑一声,硬是将这些攻击全部用身体抗下,血色逐渐染红了他的衣服,原本血腥的一幕却因为他的血瞳显得有些妖异。在无数攻击再次落下的时候,他开始向前迈出一步,这本是一步的距离却远远比一步要长,倾羽只看到柏熙迈出一步,身影瞬间模糊,下一刻便出现在一个下人身边,朝着那人一挥,瞬间血花四溅,却闻不到一点血腥!

    看到这一幕,倾羽察觉到不妙,立即逃离了这个密室,企图去找更强大的人来镇压这人。柏熙看见她离开,也没有什么举动,只是手中出现了五缕小火苗,带着不同的颜色。见这些人不敢朝自己攻击后,柏熙放开这手中的火苗,火苗立即朝着那些人的方向袭去,看似微弱的火苗在碰到实物后即刻化作巨大的火焰,焚化一切的存在。

    小小的密室顿时变成了火焰之海,哀嚎声不断传出密室外,却不见哀嚎的人影。唯有柏熙,踏着火焰,一步一步走出这个密室,而他身后是滔天的火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