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矿奴买卖
    玄羽凌闻言也是略为惊讶,十几年来灵力毫无增长的人怎么突然间就增长,莫非是噬灵的作用?

    想到这,玄羽凌冷笑了下,若不是玄琳珑还活着,他现在就已经杀了韦君明,到底是谁了她。

    &ldo;是君明找到如何修炼的方法了吗?&rdo;玄义周激动地握住玄琳珑的手,早就把之前听说韦君明将玄琳珑抓走的愤怒忘记了。

    玄琳珑挑眉,君明?是指十年前亲自来到玄家与她定下婚约的韦君明吗?原主的记忆里似乎没有这个人,而这件事也是在族记里看见的。不过父亲如今受不了惊吓,她不能实话实说。

    &ldo;倒不是君明做的事情,不过是我昨晚试着修炼了下,灵力莫名其妙地就多了一些。&rdo;玄琳珑笑了笑,继续道:&ldo;之前的事情并非君明带走我,不过是我一时糊涂在林子里迷路罢了。&rdo;

    玄义周有些不信,他这个家主可不是虚名的,但玄琳珑不说或许自己有办法吧。

    &ldo;没事就好,琳珑是不是可以修炼了?&rdo;玄烟琴自知玄琳珑失踪的事情可能与自家人有关,也不好在玄义周面前多说,他时日不多,能少一些烦恼是一些吧。

    玄琳珑点头,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能不能修炼,只是昨晚成功感受到灵气的存在并略微吸收了一些而已。

    &ldo;既然姐如今可以修炼了,那父亲要不要送姐去学院修灵?&rdo;

    玄羽凌突然间问道,冷漠的气息散去,完全看不出之前对玄琳珑存在偏见。

    玄宇国最合适大家族的人修灵的地方就是学院,学院往往比家族更加能够提供良好的修炼环境,而本因送去学院学习的玄琳珑在十岁那年被学院拒收,官方原因便是玄琳珑无法修炼,灵力一直没有增长。而几乎人人都知道是因为玄家的长女神智上有问题,怕给学院闹笑话。

    玄义周有些犹豫,若是玄琳珑不愿去的话,家族的势力再大也没有办法,而之前他没能送玄琳珑去学院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她不愿。

    &ldo;学院的话,我还是可以去的。&rdo;玄琳珑思索片刻,笑道,这学院应该是同学校一样的存在,那么应该会有更多有趣的事情,比如说这三弟会不会在学院搞小动作。

    玄义周一时高兴,猛地咳了几下,脸色惨白了不少,还是说道:&ldo;那就好!烟琴记得送珑儿去学院!&rdo;

    十分清楚玄义周身体情况的玄烟琴立即将灵力输入到玄义周体内,轻叹道:&ldo;家主是时候该回去了。&rdo;是时候回去继续休眠了。

    玄羽凌一听,瞳孔一缩,父亲这才刚刚清醒不过三天!父亲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不清楚实况的玄琳珑,只是对玄义周的身体表示担忧,这种程度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烟琴带着玄义周匆忙离开后,阁内便剩下玄琳珑和玄羽凌两人,整个阁陷入死寂。

    在玄羽凌那要杀了她的目光下,玄琳珑很是淡定地坐下,悠悠道:&ldo;三弟是想留下来和我说些什么吗?&rdo;

    若是拼气势,玄琳珑定不会比任何人差,一旦认真起来便是凌厉异常。这样的玄琳珑哪怕是玄羽凌都有些吃惊,之前的她可不是这样的,尽管反对自己,但依旧是弱势。

    &ldo;我只想告诉你,在学院好生待着,别给我惹事!&rdo;

    玄羽凌寒声道,眼里满是压抑的怒火,俊美的脸上上也变得有些狰狞可怕。

    玄琳珑不以为意,她从来都没有怕过任何人,也不会受任何人威胁。

    &ldo;就算三弟你不说,我也不会惹麻烦,倒是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父亲担心可不好。&rdo;玄琳珑反是要求玄羽凌,她也看出了这三弟似乎很重视父亲,并非无情之人,不过似乎态度有些偏激。

    此言一出,玄羽凌冷笑一声,甩袖出门,走到门槛前,他停下来回头看向玄琳珑,笑得一脸灿烂,&ldo;姐就留在这里修养一阵子吧。&rdo;淬化五重天的威压瞬间从他身体爆发出来,锁定了玄琳珑四周的空间。

    突然间被淬化五重天的威压镇压,玄琳珑哪怕是再能忍,也是一口血喷出,体内的灵力也出现了混乱的迹象。

    真是好一个三弟呢!自己的实力还真是不够看呀。

    距离玄家百里外的巨型灵矿地,到处都是碎石,随处可见拿着锄头挖矿的矿工。矿洞深处,立着一间石屋,灵气浓郁的程度与玄琳珑的清天阁有的一拼。

    &ldo;吾主说了,价钱由你来定。&rdo;玄念毫无表情地说着,心里却是一万个想走的心的,这什么都是什么鬼任务啊!

    管理矿洞的赵兴这时却有些为难,眼前这人境界绝对比自己高,但却做这种事情,实在有失大师风范。而且他拿来卖的人似乎也是地位很高,从那人身上的气势便可以知道。

    &ldo;敢问大师为何要将这人卖给小人。&rdo;

    赵兴小心翼翼地问道,虽然他知道这种买卖是不允许告诉来源的。

    作为一个剑魂,玄念显然没有多少关于世俗的观念,他直接说道:&ldo;吾主家族的犯人,被惩罚来这里。价格你随意变好。&rdo;这话他根本就是按照玄琳珑写在纸上的内容背出来的,内心对这话是拒绝的,望沧源帝可以原谅他。

    犯人?看来是哪个大家族犯了大错的人了。

    赵兴这才放心,一锤定音,道:&ldo;看在大师的份上,我赵兴就出一千两白银买下这个矿奴!&rdo;

    玄念嘴角微抽,沧源帝的价钱好低,不过这与他无关,早走为妙。

    &ldo;随你。&rdo;

    玄念走后,赵兴猛地踢了脚地上的沧源帝,骂道:&ldo;不过是一个奴隶,居然花了老子一千两!&rdo;

    心情平静下来后,赵兴正想把他带去矿工居住的地方,满头大汗的矿工冲进来,喊道:&ldo;赵爷!倾羽小姐找你!&rdo;

    赵兴先是愣了下,才大喜道:&ldo;还愣住干什么!赶紧派人把倾羽小姐照看好,我随后就来!&rdo;

    矿工正想点头,但看到地上的人,好心提醒道:&ldo;赵爷,这人是?&rdo;

    &ldo;不过是新买来的矿奴,你派人带下去,记得好生照料!&rdo;

    简陋的矿工住处,柏熙刚刚开始恢复一些神智,久闭的双眼正想睁开,便被一桶冷水泼醒,伴随着一声不满,&ldo;喂!新来的,快起来干活!&rdo;

    一桶冷水下来,柏熙的脸彻底黑了,身为柏家最有天赋的嫡子,被封帝后他就没有受过这种罪!杀机不断在他眼里翻滚,紫瞳带着威压,那个泼水的人被吓住了,完全不敢动一下。

    &ldo;你再说一次?&rdo;柏熙沉着脸,四周的灵力疯狂地朝他聚集,那人看着他身上的气息从最初的灵初境界迅速飙到了养灵境界大圆满,更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突破到淬化境界!

    但就在柏熙的境界即将突破淬化七重天的时候,一道道黑色的纹路出现在他身上,强行将这晋升的力量压下,柏熙也因此受到了点内伤。

    &ldo;噬诅?!&rdo;柏熙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两个字,这一直存在自己体内的诅咒居然在这一刻爆发,该死啊!看来这境界一时半会是恢复不了了。

    就在柏熙想挣开这束缚着自己双手的铁链的时候,滔天的灵力铺天盖地朝他袭来,瞬间压制下他身上的灵力波动。柏熙勉强地抵挡着这辟脉境界的压力,抬眼看了一眼那个朝自己走来的人,暗骂了一句,内心把玄琳珑骂了几遍,又晕倒下去了。

    来人便是这个灵矿的工头赵兴,他一脸谄媚地朝着身边的女子,说道:&ldo;倾羽这人就算我赵兴送你了!不需要你额外出钱,这本来也不值什么钱,不过是个矿奴而已。&rdo;他完全没有在意之前柏熙身上出现的灵力波动。

    倾羽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笑盈盈地回道:&ldo;这怎么好意思嘛,你的人我倾羽不会白要的,这样吧下次你来我们这里不要你钱!&rdo;

    这两人一边说一边笑,来到柏熙身边,赵兴瞪了一眼愣在一旁的矿工。

    倾羽看着柏熙,哪怕是穿着矿奴的服饰也难以遮掩柏熙那股傲气,连连点头称赞道:&ldo;不错!这等资质在我们这腾临馆可是顶级的,要不就一千两吧。&rdo;

    赵兴一听到一千两,笑得更灿烂了,连忙道:&ldo;他不值这个钱,这个矿奴不过是个淬化境界的人,这种货色在贵馆可是遍地都是。&rdo;

    &ldo;不用客气,这人我就带走了。&rdo;说着倾羽拿出一张银票,打了一个响指,两个护卫立即将柏熙带走。

    临走前,倾羽还看了一眼赵兴,赵兴连忙道:&ldo;放心,没有人知道这人是从我这里来的,这人在这皇城里没有户口。&rdo;倾羽这次安心离开,嘴角上扬,看来这玄家的消息还没有错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