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十岁那年
    玄念将那纸收起,无奈道:&ldo;吾主,你确定要与沧源帝交恶?沧源帝的修为终究会恢复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rdo;若真有一天他要与沧源帝交手,这事情一定是玄琳珑挑起的。

    风琪一脸懵逼地听着自家小姐说着这些陌生的信息,沧源帝,这个人似乎不存在玄天,能称帝的在玄天,一向是众人皆知。

    &ldo;非也非也,我这哪是要与沧源帝交恶,玄念你误会了。&rdo;玄琳珑轻笑,继续说道,&ldo;我这可是为了沧源帝好,这可是天底下难有的机遇,沧源帝与我有缘,我玄琳珑自然要一把。&rdo;她自然不会放过得罪过自己的人,更可况这人有些不一般。

    &ldo;吾主真的不怕沧源帝报复?&rdo;

    &ldo;不是还有你吗?再说我玄琳珑一向不怕这个。&rdo;

    玄琳珑毫无畏惧,对自己计划好的一切很是满意,相信一切都会有序进行。但不久后的她甚是后悔当初的决定。

    &ldo;……&rdo;玄念沉默,下一刻消失在原地,开始执行他自己的选择,不再多与这个作死的主人交谈,他可不想承认自己完全打不过沧源帝这个悲催的事实。

    玄琳珑暗自点头,这个仆人倒是不错。要是玄念知道定要吐血三斤,不,是吐魂……

    一番洗礼后,玄琳珑静坐在窗前,看着月色深思。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她似乎找到了更多的乐趣,不止单单算计,还有久违的快乐。

    不过,还有一件苦恼的事情,她似乎修炼上没有困难,但为什么一直都保持在这最低级的灵初境界。要知道这玄天大陆人人修灵,哪怕是流落街头的乞丐都不会是灵初中期,更不用说一个大家族的长女。灵初三层,灵汇三境,灵融三天,一起构成修炼的第一境界养灵,而养灵之上便是淬化,淬化之上是这个世界的强者辟脉境界。

    曾经是掌控一切的人,在这个世界,她定不能落与他人,修炼的事情暂且不提,眼前更加重要的事情是玄家的事情,成为下一代家主是一个必须!

    玄琳珑轻笑,闭上眼,轻声道:&ldo;那游戏开始,家主的位置我要定了。&rdo;

    ……………………………………

    &ldo;喂喂,你这次又在搞什么?&rdo;

    小女孩好奇地看着那个蹲在丹炉前的少年。

    &ldo;炼丹呀!我新学会的技能!做菜我不会,但我会炼丹!炼给哥哥吃个够!&rdo;

    少年脸上满是兴奋,目光似乎要将这丹炉看穿,恨不得立马就炼出丹药。

    &ldo;喂喂,只给你哥哥也太不够义气了吧,我的呢?&rdo;

    少年脱口而出,&ldo;那等哥哥吃完,剩下的给你,怎么样?&rdo;

    &ldo;……你滚!我不想看见你!&rdo;

    玄琳珑猛地清醒过来,脑海里满是那少年的话,还有少年那模糊的面容。

    &ldo;又是他,他到底是谁。&rdo;

    玄琳珑皱眉,这个声音很久之前就出现过,每次梦醒之时总是头痛欲裂。

    走神的玄琳珑被急促的敲门声拉回神,疑惑道:&ldo;风琪进来吧,有什么事情吗?&rdo;虽说现在似乎已经不早了,但也不至于这么急呀。

    &ldo;大事不好了!小姐,三少爷似乎要来这里了。&rdo;风琪一开门便嚷道。

    三弟?那么快就回来了?

    玄琳珑皱眉,似乎某些事情有些出乎意料呀,不过无碍,一切都将在她的掌控之中。

    &ldo;莫慌,你先去把我昨晚吩咐的事情完成,其他的不用管,三弟不会乱来的。&rdo;玄琳珑淡淡道,安抚下风琪后,走向清天阁的顶层,也是这清天阁放置藏的地方。

    风琪在原地愣了一下,最终还是按照之前玄琳珑的要求去做,转身离开了这清天阁。若是往时她定不会离开清天阁,小姐修为不行,她若是离开,其他的下人很可能会欺负小姐,但现在不同……

    顶层,玄琳珑看着一本厚重的卷,那是玄家的族记,原主的记忆对于她很是陌生,也存在很多的不足。虽然从原主的记忆里知道了身份,但这些玄家的人对于她很是陌生,很多时候都是一个模糊的印象,有些人甚至连名字她都不知道。也许是原主之前的神志不清,记忆不好,亦或许是其他的原因,让玄琳珑对之前的事情很是模糊。

    半个时辰后,玄琳珑放下手中的,心中对玄家人的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更加清楚了自己如今的处地。

    玄家以嫡系为尊,无论实力的强弱,而往往嫡系也是整个玄家最强大的存在,玄家十个辟脉境界的人里往往都是嫡系。而玄琳珑却是整个玄家在家族史上的例外,修为甚至连下人都不如,引发众多族人的不满,其中以她的三弟玄羽凌为主的一拨人对玄琳珑更是仇视。

    但不知为何玄家家主,也就是玄琳珑的父亲玄义周一直都对玄琳珑非常好,恨不得把整个玄家的资源都送到玄琳珑面前,同时这也玄琳珑狠狠地拉了一下外人的仇恨感。但好景不长,玄琳珑十岁那年,开始神志有些不清,分辨不出外人,只记得自己,而玄义周更是因为外出谈判负伤,一直卧病在床,这才有了下一代家主的选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