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顾左言
    和叶澜回到月居后,尤莓吟才发现自己前天发的朋友圈居然只有点赞没有什么评论。

    她的花痴好友们只是在下面组了个队夸男的帅,半点没提到她的花容月貌。

    “啊啊啊啊啊啊!”

    尤莓吟恨不得仰天长喊一声,事实证明她也这么做了。

    “小仙女,来电话了。”

    电话铃声是南南录的,被她用三包零食胁迫的。声音又软又萌,尤莓吟心里稍微好过了一点儿。

    来电显示是顾老头。

    哼,尤莓吟最不想理他了,他居然也把她的卡给停了,太过分了。

    最后还是叶澜帮她接的电话。

    “喂,顾叔叔。”

    “哦,行,拜拜。”

    尤莓吟虽然很好奇他们说了什么,但还是很有尊严地选择不听。

    “顾左言说,他现在在楼下。”

    尤莓吟冷哼了一声。

    “你在法国定的包他给你带回来了。”

    尤莓吟有些松动,但还是赖在沙发上。

    “他还说你要是十分钟之内不下去他就把你的包包给扔了。”

    “喂,他凭什么扔我的包包啊。”

    叶澜白了她一眼:“他说你是用他的卡刷的。”

    尤莓吟动摇了一下,还是舍不得她的高定包包。

    “我去去就回。”

    叶澜拜了拜手:“走吧走吧,我要静静地疗伤。”

    尤莓吟虽然在山上的酒店洗过澡了,但整个人还是很憔悴的,比起从前光彩夺目的样子真的是苍白了许多。

    以至于顾左言一见到她就吓了一跳。

    “才多久不见,你怎么丑了这么多?”

    尤莓吟推开顾左言骚包的蓝色兰博基尼的后座,两腿往前一伸。

    “你才丑,我的包呢?”

    顾左言“啧啧”了两声,直接发动引擎。

    “在家里好好的呢,你乖乖坐好,咱们回家去。”

    尤莓吟和这个继父待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她爸妈加在一起都多,小时候她的家长会都是他开得,不是亲生的能做到这个份上也真的是很好了。况且顾左言对她真的算是有求必应,这么多年顾及她连孩子都没和梵俞倚生一个,虽然也有她妈不愿意生的原因。

    所以尤莓吟才最生他的气。

    “你干嘛把我的卡停掉。”

    顾左言好声好气道:“诶呦,我的小祖宗。那都是骗你的,你自己去银行查查看我哪里有把你的卡停掉。”

    尤莓吟愣了一下,对啊,她都没用过卡。

    顾左言又道:“其实你所有卡都没有被停,都是吓唬你的。你就保持你这个丑样子,你妈一见到你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尤莓吟知道自己的卡没被停,什么气也没有了,居然还幸福地笑了起来:“得了得了,好说好说。”

    回到城中的家中,尤莓吟才有种生活都回归原样的感觉。

    梵俞倚看着她这些天憔悴了不少,肤色都不太好也算得到教训了,难得没有说教她就让她上去休息。

    刘妈看到小公主回来了又喜又忧,喜得是没小公主在家还真的很无聊,忧得是小公主会不会又开始整她。

    “小姐,你总算是回来了。”

    尤莓吟几天没看见刘妈也是很想念她的暖心伺候的,不过这可不能和她说,免得她膨胀了。尤莓吟抱住了刘妈,用法语说了句我好想你。

    刘妈听不懂还是乐呵呵地抱住了小姐。

    “小姐你最近怎么都没有以前好看了,肯定是在外面受苦了。我给你做一碗养颜的玫瑰露,你记得喝啊。”

    尤莓吟瞬间不想理会刘妈了。

    真不会说话,她哪里变丑了,跟顾左言待久了,所有人都变得这么耿直了?

    尤莓吟许久没照镜子,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么好看,可真照镜子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丑了好多。这才待在叶澜家里几天呀,她额头上就已经冒出了好几个红红的痘痘,在她白皙的脸上显得格外明显。游戏前还没有的,肯定是吃了太多鸡肉和羊肉串发出来的。

    啊啊啊!她到底是怎么顶着满脸痘痘还一副“我很美”的模样勾搭穆矜的!

    天哪,怪不得追不到穆矜。

    尤莓吟在她柔软的大床上羞愧地滚了三圈。

    不行,这几天不能去他家做甜点了。

    打开微信,找到被她置顶的臭冰山。

    小仙女:老板,我想请假。

    发完这一条消息,尤莓吟愣是等了半个小时才收到回信。

    臭冰山:刚开会,准。

    这么轻易就同意了?哼,还能多打些字吗?真的是高冷,他都不好奇她为什么请假吗?

    小仙女:(来自仙女的怒视)

    尤莓吟看着他的备注变成正在输入中然后又变了回去,结果没有任何信息发过来。

    小仙女:你别想隐瞒,你刚才想发什么。

    臭冰山:没。

    小仙女:(仙女式打滚)快说嘛!

    臭冰山:开会去了。

    尤莓吟气得把手机一丢,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冷淡了。

    吃晚饭的时候,尤莓吟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

    顾左言夹了块她最讨厌吃的胡萝卜,她居然也发呆吃了进去。

    顾左言轻声和梵俞倚说:“老婆,咱闺女都傻了,下次别折腾她了呗,不然她要是傻了得赖我们一辈子。”

    尤莓吟耳朵可灵了,听到后直接夹了三块胡萝卜给顾左言,想当初她不喜欢吃胡萝卜还不是和他学的。

    “你放心,我这么美肯定可以嫁个极品的。”

    梵俞倚是过来人,一看就知道女儿估计又谈恋爱了。可她谈恋爱谈得太过频繁,根本就像是在过家家。

    她也不是那种不开明的父母,只是

    “咳,谈恋爱要注意安全。”

    尤莓吟一听就知道梵美人想歪了。

    “第一,我还在追求的过程中。第二,我谈恋爱向来很安全。”

    顾左言听罢摔了筷子:“你追男人?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什么好男人要你自己去追?你说,那男的叫什么。”

    尤莓吟才不会告诉他呢,人都没有追到,说了到时候追不到多尴尬啊。

    “追到再说啊!”

    顾左言还想追问,梵俞倚拉了拉他的手,对尤莓吟说:“你自己知道分寸就好了,吃完晚饭去你爸哪里逛一圈吧,你爷爷奶奶回来了。”

    尤莓吟本来才不想去他们家讨嫌呢,可她爷爷奶奶回来就不一样了。她爷爷偏爱她,比喜欢南南那个小团子都多,爷爷在家,她就是一家霸主啊!

    等到了尤家,果不其然,她那爸爸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给她的爷爷奶奶倒茶水,递果盆。

    尤锦树一看到小孙女严肃的脸就笑得满脸褶子。

    “囡囡来啦,快到爷爷这边。”

    薄黎白也稀罕孙女多:“咱们囡囡都瘦了,在外面受苦了?都怪你这狠心的爸。”

    尤城楼那叫一个委屈,和沈宛只能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不啃声。

    尤莓吟一直都知道,她爷爷奶奶是不喜欢这个新媳妇的,没想到她孩子都生下来了,他们对她意见还这么大。

    不过都是为了她呀。

    尤莓吟嘴一撇,扑到两个老人怀里:“你们怎么才回来,我一个人好可怜啊!”

    的确可怜,卡全都被停了。

    一旁突然传来了小奶音。

    “姐姐羞!”

    小奶球被柳妈牵着下了楼,小肥腿奋力地往她怀里钻。

    “哼,你才羞,这么大了还尿裤子。”

    这么小的小屁孩已经有了羞耻心,大庭广众地被这么一说,两眼一眯,有想大哭的趋势。

    两个都是宝,薄黎白抱着小孙子哄了哄:“哭鼻子才羞羞,奶奶带你去看礼物啊。”

    尤锦树也想献宝似的对尤莓吟说:“爷爷这次旅游给你带了个礼物,你肯定会喜欢的,走,跟爷爷去看看。”

    上楼的时候,尤莓吟给了沈宛一个“心安”的眼神,沈宛作为几个家长里唯一给她金钱支持的,她当然要报恩啦。

    尤莓吟一上楼就听到小奶狗的吼叫。

    “狗狗?”

    尤锦树推开门,书房里放了一个粉红色的小篮子,狗狗很小一只,就趴在篮子地上呜咽地叫。

    尤莓吟小时候养过一只博美,是在别墅区里捡的,养了五年就丢了,她伤心了好久,一度伤心到谁跟她提狗她就和谁过不去。

    “爷爷,你真好。”

    尤锦树笑着摸了摸孙女的脑袋:“你喜欢就好,你开心爷爷就开心。”

    尤莓吟突然有些伤感,不过如何,家人总是可以让她感受最多爱的。

    “嗯,其实沈宛挺好的,这次就她偷偷塞了张卡给我。爷爷你别对她有意见了。”

    尤锦树叹了口气,大人的事,他的小孙女怎么会懂。

    “好,都听囡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