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离他远点儿
    柏锦伸出手,笑意温柔:“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柏锦。”

    尤莓吟本就有些不好意思,她还记得自己还说过人家老。刚想伸出手,搂着她腰的男人拧着她转了个圈。

    穆矜冷眼盯着柏锦,道:“还有事,我们先走了。”

    柏锦也不尴尬,将手收了回去,对着尤莓吟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尤莓吟轻哼了一声,她给的电话是她胡乱扯的这男的不会当真了吧。

    出了厅,尤莓吟不着声色地挣脱开了穆矜的手。刚才不甩开那是给老板脸面,现在不甩开就是给他流氓的机会了。

    送尤莓吟回家的路上,两人相对无言。

    车停在公寓底下,尤莓吟下了车后,本想着道谢。

    男人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语气淡漠:“离他远点儿。”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车就开走了。尤莓吟只觉得莫名其妙,那句话没头没尾的,让她心里有了无数的猜想,最出格的猜想就是穆矜该不会暗恋柏锦吧。

    尤莓吟瞬间脑补了二十万字的**文,霸道总裁vs禁欲系男神,想想都好看啊!

    撇开腐女的念想,尤莓吟累觉不爱地回到月居后,感觉叶澜看上去好多了,已经能吃起薯片看起电影了。

    “小姐,医生说最近要吃些清淡的。”

    叶澜指着墙角的一整袋零食,无辜道:“我前男友送的。”

    尤莓吟翻了一下零食袋,都是叶澜喜欢的口味。

    “哟,你前男友还挺贴心的嘛,都是你喜欢的?不是他甩了你吗?”

    叶澜点点头:“我今天快饿死前发了条微信给他了,说我每个前男友都会给我买分手礼物,如果他有良心就该来补偿我为他魂牵梦萦碎成数块的心。”

    “服气。”

    尤莓吟拆了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整个人倒在叶澜旁边,脑子里都是穆矜那张冷冷的脸。

    “我问你个事儿,你知道穆矜吗?”

    叶澜原本不对焦且散漫无光的眼神突然间亮了起来:“穆矜?”

    尤莓吟将脚翘到叶澜的肚子上,舒服地不得了:“嗯,快说。”

    叶澜两手一摊:“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只听说他家最早也是江城的龙头,后来主要在法国发展。一个月前,他才刚刚回国,接手江城的穆氏产业。”

    尤莓吟柳眉一皱,又问道:“他很厉害吗?”

    叶澜摇摇头:“不太清楚,反正比我们都厉害就是了,你怎么想到问他?”

    尤莓吟闷哼一声:“卫溪杉给我介绍的工作对象就是穆矜,你知道吗,他可是在近郊有一座城堡。”

    叶澜瞄着眼看了看尤莓吟的晚礼服:“那你今天是陪他一起去宴会的?”

    “不然嘞。”

    尤莓吟点开微信,她们女生建得“渣女集训营”可热闹极了。想当初尤莓吟死活不愿意进这个群,她才不承认自己是渣女呢,她顶多算谈恋爱频率高好吗。

    “唔,陆萝在七天里开了个包厢,问我们要不要去。她怎么知道我在你这儿啊。”

    叶澜吭声:“我刚刚说的,等你回来了我们一起过去。”

    尤莓吟头有些疼,美目怒视着叶澜:“你没有一点病人的自知,你还想喝酒?”

    叶澜拿过尤莓吟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摸摸我脆弱的心脏,我刚被臭男人残害。我现在不想喝酒,我只是想蹦迪。”

    尤莓吟认命:“算了,陪你去,回来到现在还没和她们见过呢,也说不过去。”

    华灯初上,七天

    别看这名字取得挺文艺的,这里的的确确是个风花雪月的会所,只不过稍微高级些。

    叶澜换上了一身蹦迪穿得小黑裙,与身边白t热裤的尤莓吟形成了鲜明反差,说好听点是魔鬼和天使,其实就是黑白双煞。

    七天是会员制的,没有会员卡是进不去的。可叶澜是常客,已经到了刷脸的熟悉程度。

    “叶小姐,尤小姐,陆小姐的包厢在三楼,你们请。”

    每一个包厢都很大,里面有各种娱乐设施,甚至还有一个小舞厅。

    陆萝一帮人就在舞厅里的跳舞机跳得正欢,一看到尤莓吟就跟狗看见了肉骨头似的飞扑了上去。

    “莓子,你回来这么久才出来玩太不够意思了吧。”

    陆萝和叶澜一样是尤莓吟的发小,三个人可以说是穿着一条花裙子长大的,关系很亲密。

    尤莓吟掐了掐陆萝的两块软肉:“你自己也说呢,这么久没见,还是和高中一样大啊。”

    陆萝推开那双咸猪手,递给她了一杯酒:“我就不该对你抱有幻想,这么久了,还和以前一样色。”

    尤莓吟送给了她一个媚眼,闻了闻杯子里的酒,有甜甜的果味。想来是果酒,这才放心的喝了几口。

    “怎么,出了一趟国胆子都变小了。”

    尤莓吟看着叶澜和陆萝的新朋友在舞池里嬉闹,摇摇头:“明天有工作,今天不能醉了。”

    陆萝脸色突然变得有奇怪,看着尤莓吟压低声音道:“听说你去穆矜家里做甜品师了?”

    尤莓吟诧异,她本不想告诉身边的人的,谁好意思告诉别人她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被爸妈停了信用卡,碍于生计,出去打工了。

    “你怎么知道的?”

    陆萝一副肯定的模样:“是不是卫溪杉给你介绍的。”

    尤莓吟继续点头。

    “他是故意的。”

    “故意的?”

    陆萝拍了拍尤莓吟的香肩:“这就怪你自己了,没事儿好端端的惹了这么多纯情少年。”

    尤莓吟一连懵逼。

    “我听潇潇说的,穆矜条件好,但是很难追,又是你喜欢的类型。他们都被你甩了,所以心生怨念,想看看有没有男人能甩了你。讲真的,你见过穆矜了吗?帅不帅。”

    尤莓吟冷哼了一声:“帅,比我这么多前男友加起来都帅。”

    陆萝继续安慰她:“所以,别想了,这么极品的男人段位肯定高,你们俩走不到一起正常,总比破了你没被甩过的记录强。”

    一群女生嗨到凌晨三点才散了,除了尤莓吟没醉叶澜没喝酒,其她人基本上都昏了,好在七天上面就有房间,也不怕她们怎么了。

    尤莓吟喝了点酒不能开车,叶澜只好充当车夫的职位。

    “澜子,我决定了,我要追到穆矜。”

    哼,不仅要追,追到后还要开一个前男友聚会,把穆矜带过去,气死那群人。

    叶澜正好碰上一个红灯,她伸手探了探尤莓吟的额头:“你怕是酒气上头冲坏了脑子吧,别去惹穆矜,他你可甩不起。”

    尤莓吟脑子里翻滚了一下穆矜那张冰冷的脸:“怕什么,大不了我就娶他回家。”

    叶澜只当她在说醉话:“不打扰你了,继续做梦吧。”

    尤莓吟没有醉,此刻也觉得自己脑袋可能有些不清楚。追穆矜?有些玄幻,她尤小公主还没追过谁呢。其实穆矜除了冷一点,说话毒舌了一点,也没什么缺点了。追一追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以她的美貌最后一定会成功的。要想人前显贵,就要人后受罪,过程艰辛一点没什么,追到了不就任她宰杀了吗?

    所以直到第二天站在城堡厨房时,尤莓吟已经丝毫不犹豫了。她想的第一招是迂回手段,将她的电话号塞进布丁里,只要是个有点情商的人应该都看得懂吧。

    她安安心心地回家等着电话,结果推销地响了好多个,该来的一个都没来。

    其实当天管家送布丁的时候,穆矜正在书房开视频会议。他将视频单向摄像头关了,一个人满足地吃起了布丁。他也的确吃到了那张纸条,只是当做垃圾扔掉了。

    当初他留了一朵花和电话号码在她车上,她不好好珍惜,如今还想塞电话号码给他?他才不接受呢,再说,他要她的号码有何难。

    尤莓吟就连上个厕所都将手机拽在身旁,深怕错过了谁的电话。

    在隔天去城堡时,她还特意问了问管家:“先生觉得昨天的布丁怎么样?”

    管家依旧笑容满面:“先生应该觉得不错。”

    尤莓吟:“那他吃光了吗?”

    管家点点头。

    哼,那就是看到了不想打给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