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初次见面
    穆矜眼神淡淡的,没有准备开口的意思。

    尤莓吟也不介意,笑容灿烂,大方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尤莓吟。”

    虽然这样的介绍方式真的很土,可还是可以很真诚的呀,毕竟这位极品帅哥是她的老板呀!

    管家在旁边憋笑,心里默念道:尤小姐您不用说,整个城堡上上下下就没有人不能把你的人生简历给背出来,就差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掉的第一颗牙了。

    穆矜嘴角勾起的弧度很小,小到坐在对面的尤莓吟是绝对看不到的。为了忍住笑意,他只好高冷地回道:

    “嗯。”

    嗯,你没听错,就一句简简单单的“嗯”。

    尤莓吟甜美好看的笑容就僵在了那里,要是这是在相亲,她绝对甩头就走。什么脾气呀!

    穆矜显然已经察觉到了小女人的不悦,他了解她的全部,可对这个小公主而言,他不过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穆矜。”

    尤莓吟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的名字,咬在嘴里不出声地念了一遍。

    不知道是不是她阅男无数,容易串脸,她总觉得这个男人有点眼熟。可是问出来又好像是老套的搭讪手法。

    穆矜本以为小女人会接了他的话,没想到她居然沉默了,还带着一副吃了屎的纠结表情。

    当然,这只不过是穆矜夸张的想法,小公主做什么表情都是美美哒,怎么会是吃了屎的呢!

    尤莓吟脑袋快速翻滚,这么极品的男人她若是见过肯定忘不了啊。

    对,医院,那个身上很好闻的西服男人。

    尤莓吟突然抬眼直视穆矜的脸,与记忆里的脸完全重合。

    穆矜有些冷场的尴尬,尝了口她今日新做的芝士蛋糕。他原是不嗜甜的,可对她做的东西都是欢喜吃的。

    尤莓吟见他在品尝,有些期待地问了一句:“怎么样,好吃吗?”

    穆矜抬眼就看到一副亮晶晶的眼眸,快三十岁的老男人心却像十七岁时,会因为喜欢的人一个眼神就会扑腾扑腾地跳。

    “嗯,可以。”

    呵呵,什么叫可以,明明就是超级无敌好吃。

    尤莓吟眼下大概也知道了,这个男人是走性冷淡风的吧。

    若是穆矜知道小公主心里的想法一定会委屈地打滚儿的,可面上还是要走清贵公子的画风。

    见尤莓吟不理他,他也干脆沉默。

    沉默个十几分钟,终于等到小女人开口了。

    “谢谢款待,再见。”

    穆矜切着煎蛋,骨骼分明的手有一瞬间停住了。

    “嗯。”

    尤莓吟转过身魂儿都要被气炸了,这男人长得好看,可脑子太不好看了。要是嫁给他,分分钟被他的“嗯”给气炸。

    其实只有对于尤莓吟这样中二病且唯我独尊的小公主来说,这样略微冷淡的说话方式让她难以接受。对于贪恋穆矜身家颜值的人来说,他不说话都很养眼。

    尤莓吟一离开,穆矜立刻就放下了手里的刀叉,拭了拭嘴角。

    管家照顾先生多年,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的。此刻他看上去虽然没什么表情,可眉头却是紧绷着。

    “先生,您这样是追不到尤小姐的。”

    管家见着傲娇城主缓缓站起身,说了句:“谁说我要追她了?”

    尤莓吟带着一股怨气回到了月居,叶澜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声。

    厨房,卧室,大厅都没有。

    最后是在浴缸里找到的。

    叶澜在自体恒温的浴缸里已经舒服地睡着了。

    尤莓吟看着她面色潮红,探了探她的额头。

    好烫。

    “叶澜,你醒醒。”

    尤莓吟见叶澜没反应,直接一巴掌呼上去了。

    叶澜似是被疼醒的,语气间多有埋怨:“干嘛呀,下手没个轻重的。”

    尤莓吟将她扶起来,用浴巾包得严严实实的。

    “我干嘛,你都发烧了大姐。”

    叶澜夹着浴巾,腿脚有些软。

    “我发烧了?昨天只是有些感冒的,我想泡泡澡兴许感冒就好了。”

    尤莓吟嗤笑一声,扶着她进了房间。

    “人家都说发烧要物理降温,再不济也知道吃药。你倒好直接来个热气上头。”

    叶澜头重脚轻也没有力气反驳了。

    “我送你去医院。”

    叶澜手死死地扒着床沿:“不去。”

    哼,尤莓吟恨不得一记手刀砍晕这个臭女人。

    “没你说话儿的份。”

    叶澜虽然看着没几斤肉,但是真的很重啊!尤莓吟用了吃奶的力气才将她拖到了自己的小黑上。还得替她将安全带绑好,这都是什么命啊。

    到了最近的市三医院,尤莓吟看着复杂的排队机制也有些懵了。她很少去医院,多半都是私人医生解决的,现如今连要先排队挂号都不知道。

    尤莓吟给医生前男友李仲之打了个紧急求救电话。

    电话想了两声,另一头才传来一句懒懒的“喂”。

    “喂,你哪个医院的啊?”

    李仲之昨天值夜,这才刚睡上觉,脑袋都还是懵的呢。

    “江城市第三人民医院,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

    李仲之略带不满的语调此刻在尤莓吟耳朵里就是福音啊。

    “我就在你的医院,叶澜发高烧了,我不知道怎么看医生。”

    李仲之脑袋立刻清楚了,果然是没有自理能力的小公主。

    “我现在不在医院,你等着,我给内科的崔医生打个电话,让他帮忙。”

    李仲之刚想挂电话,又想起崔医生是个帅气的单身狗。

    “等等,算了,我十分钟到。”

    待李仲之风尘仆仆地赶到医院的时候,尤莓吟正泪眼婆娑地照顾着越发滚烫的叶澜。

    好吧,泪眼婆娑是假的,被累哭了才是真的。

    叶澜简直是整个人侧躺在尤莓吟的怀里,双手环着她的腰,简直跟个要吃奶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好歹有个正经的医生前男友,用着特权极速开了药,挂上了退烧的点滴。

    叶澜此刻已经睡倒在病床上了。

    尤莓吟看着眼下还乌青的李仲之心里有种用完就甩的愧疚,“走啦,请你吃午饭。”

    李仲之摇了摇头:“我很累,现在只想睡觉。”其实再累也是有力气吃饭的,只是这小公主不是刚遭受了暴击,此刻正两袖清风嘛。

    尤莓吟拍了拍李仲之的肩膀,道:“也行,快休息去吧。”她也没说什么下次请你吃之类的话。一是他们已经熟到无需客套了,其次她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怎么有闲钱请他吃饭。

    李仲之捂着肩膀,嘟囔了一声:“没良心。”

    前男友走了,尤莓吟又折回去守着叶澜了。她无聊地玩了一局惊心动魄的枪战游戏。

    虽然是平日休闲时候才会玩的,但她的装备绝对是顶尖的。基本上所以英雄级武器她都有了,没办法,人美钱多,就是这么酷炫。

    可匹配到猪队友就很难受了,一个劲儿的守在别人家送人头,她就是有心也护不住啊。

    连续输了三局后,尤莓吟郁闷地抬起了头,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护士站前。

    城主穆矜?他怎么出山了?

    叶澜的病床离门口很近,穆矜一转头就可以看见守在她病床旁的尤莓吟,为了不给老板留下个没礼貌的形象,尤莓吟主动地打起了招呼。

    “老板?”

    穆矜故作才看见她的模样,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

    “嗯。”

    尤莓吟叹了口气,真是让人聊不下去,不过打个招呼也算完事了。

    可男人居然又开口了,还是一句长话。

    “你怎么在这儿,人不舒服吗?”

    尤莓吟突然间有种被关怀的感动,摆摆手:“不是我,我朋友发烧了。”

    穆矜心里小舒了一口气,眼神专注地盯着她。

    “明天不用来了,我接你去一个聚会。”

    尤莓吟蓦然间被这个指令给惊着了,她要是没记错的话她不就是个甜品师吗?

    “我不负责出席聚会什么的。”

    “双倍工资。”

    “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