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夜宿
    尤莓吟霸气地放下话转身就离开了,打了车马不停蹄地赶到木兰坊。

    到的时候,叶澜已经点了一桌子的菜了。

    “阿吟,干的不错,我爸听说相亲很顺利,往卡里打了两倍的钱。姐姐请客,你尽管吃。”

    尤莓吟坐下身就开启话痨模式:“顺利是顺利,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个花丛老手,估计还是那种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说起情话来,啧啧,那叫一个不眨眼睛。不过长得是真的挺帅的,就是年龄有点大了,都三十多了。”

    叶澜吃桃羹的手顿了顿,气急。

    “我爸是真的想买女求荣吧,找了个年龄这么大的。”她才桃李年华,才不要和老男人约会呢。

    尤莓吟不置可否,这成熟男人的魅力是在那些小年轻身上找不到的。和柏锦这样有钱有势又知情趣的英俊男人谈恋爱,不失为一场享受。

    可惜,她的前男友里有过这种类型了,且她最近对这款类型的男人不感兴趣。

    “他很喜欢你吗?”

    尤莓吟想起临走前男人说了句还会再见面的,谁会和他再见面啊,她又不喜欢他。

    “那可不,本小姐魅力四射。哪有男人不喜欢。”嗯,的确有。

    叶澜痴笑:“我真想知道你最后会花落谁家呢,就你这作天作地中二病。”

    尤莓吟往叶澜嘴里塞了块肥五花:“多吃点,肉还塞不住你的嘴。”

    两人饱餐一顿,回家前还买了小龙虾和啤酒准备一醉方休。大概是两人都是娇惯大的,受这么点算不得什么的苦楚就有心可感叹了。

    屋里黑漆漆的,两人窝在矮小的懒人椅上互相环抱看完了一部鬼片。

    其实主要是叶澜害怕,尤莓吟只顾着吃小龙虾了。

    “唔,木兰坊的小龙虾就是比刘妈烧的好吃。”

    宿醉的结果就是一觉天黑,在家宿醉的结果就是床不能睡,只能躺在地板上。

    尤莓吟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感觉小腿都快要没有知觉了。呵呵,罪魁祸首正张着大嘴斜躺在她腿上睡得正香。尤莓吟没好气地将腿一抽,任由叶澜倒在软毯上。

    窗外已是半黑的天了,尤莓吟没想到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尤莓吟给自己倒了杯牛奶,躺在沙发上等手机开机。

    开机一秒钟,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

    “尤小姐,您今天什么时候过来呢?”

    尤莓吟“唰”地一声站了起来,她都忘了,工作是即日就开始的。

    “我等会就来。”

    “好的,车已经在您楼下等您了。”

    尤莓吟痛苦地捂着脑袋,早知道昨天就不喝这么多了。

    换好衣服,尤莓吟在出门前还是好心地将睡得和死猪一样的叶澜拖到了就近的沙发上,将她的手机充了电,免得到时候电话都打不进来。

    坐上车的时候,尤莓吟脑袋有些疼,整个人晕乎乎的,好在司机车里有保温杯温着的蜂蜜水,喝了以后,头疼就好许多了。

    今天管家将尤莓吟带去了另一个厨房,内里装修很别致,器材和食材摆放地很整齐,颇有艺术感。

    她翻看了一下管家给的食物明细,这个城主还蛮挑食的嘛!根据他最喜欢的口味,尤莓吟今天准备做一份海盐芝士蛋糕。

    用卡仕达酱和海盐奶盖调和,再用杏仁片做辅料。简单又好吃,完美。

    只不过这甜品有些耗时间,她做完时天已经黑透了。尤莓吟拿着小提包准备离去,却又被管家拦下了。

    “尤小姐,刚刚新闻里说江城三路的路口出了追尾事件,这条路都被封了。要不然您就在这儿休息一晚?”

    尤莓吟嘴角抽了抽,心道,哪有这么巧的事?!不过盛情难却,她最后还是跟叶澜发了条微信说今天自己不回去了。

    住所在城堡二楼,不过要绕过一整个城堡才能到去往二楼的楼梯。也就是说,即使尤莓吟不愿意她还是潦草地把一座城堡的一楼逛完了。

    靠近楼梯的门前是一个巨大的海浪模拟泳池,开一个泳池party绝对能容纳上千人。

    在房间里吃了顿晚餐,泡了个花澡,尤莓吟便早早地睡了,还将房间的门锁上了。

    半夜睡得不省人事,连门锁被打开的声音都听不见。男人脚步放轻,刚才在监控里看着小女人睡得哈喇子都留了出来才放心地进来了。

    男人宽厚的大掌抚上小女人娇嫩的脸,一下一下揉捏,温柔地用帕子将她的口水擦拭干净。

    他坐在床头看了她许久,最后又替她掩了掩被子才不舍地离去。

    晨起风凉,尤莓吟发现自己居然没踢被子,难得没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毕竟不是在熟悉的地方。

    女仆将所有女性生活用品都摆放好了,尤莓吟洗漱完就准备在做一份甜点,然后就可以回家了。

    经过楼梯的时候,尤莓吟听到了海浪的声音,驻脚往那儿看了看,转身好奇地问女仆。

    “那边是谁在游泳啊。”

    女仆替她推开门,让她的视野更加清晰。

    男人精壮的体格在泳池里如鱼得水,长臂一甩一下带动起无数的浪花。只是隔得还挺远,脸有些看不清。

    “是先生,先生每日晨起都会在这儿游泳的。”女仆睁着眼说瞎话,其实先生每天早晨只会去健身房里锻炼,只不过在城堡的另一头,她们不会经过的地方。

    “唔,带我走吧。”

    尤莓吟看了几眼,无奈近视眼看东西太难受了,她的隐形眼镜又没来得及戴,转身毫无留恋地走了。

    穆矜刚想换个泳姿,就看见小女人离去。

    他也不再贪水,很快上了岸。

    趁着穆矜擦身子的时候,在一旁摇椅上晒太阳的庞礼丝毫不留情地笑话他。

    “总算看到一个女人对你不感兴趣了,难得难得。某人破天荒地游了两个小时了也没等到美人前来勾搭。”

    穆矜两眼放冷光,看着好友吊儿郎当的欠揍模样也不生气,只是微微勾起唇角。

    “听说你的前女友叫骞骞?”

    庞礼细细回忆了一番,这个不知道叫倩倩还是芊芊的女孩应该是他前前女友吧。看着好友玩味的眼神,庞礼将墨迹一摘,惊恐地望着穆矜。

    “不是吧,你想吃窝边草?”

    穆矜冷哼一声,嘴边依旧是令人心惊的笑容。

    “她已经确诊,感染了hiv病毒。”

    穆矜说罢就往城堡里走去,还吩咐管家将泳池的门用密码锁了起来。

    庞礼深陷与一种“我是不是要得艾滋了的恐惧”里无法自拔,根本没发现自己被困住了。

    尤莓吟一大早做了一份金典的芝士蛋糕,还外做了一份椰汁黑糯米解腻。

    她本想这下总算可以回去了吧,结果又被管家拦了下来。

    “尤小姐,您要不进去吃完早饭再走?正好我们先生也在。”

    尤莓吟本来是不管他说什么都要回去补美容觉的,不过她倒是有些好奇这个城主长什么样子。

    “好。”

    尤莓吟随着管家进了餐厅,本来她还想了个大脑洞,这个城主吃个饭阵仗会不会很大,比如一排人给他夹菜,一排人给他递餐具,一排人给他演奏乐器什么的。

    结果

    “您先坐下吃吧,先生看报纸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

    整个餐厅就只有他们三个人,她从左手边进来,被邀着坐在了长餐桌的一侧,然而另一侧的城主正在看着报纸,一整张报纸将他整个人都遮了起来。天哪,要知道她爷爷都不在餐桌上看报纸了,他是有多无聊啊。

    尤莓吟本想先开口说话,在别人家用早饭不和主人说一声多别扭啊。可是既然管家这么说了她也只好先用早饭了。

    菜品丰富倒是真的,中式西式各俱。尤莓吟秉着优雅大方的餐桌礼仪,没发出一点声响

    终于,在她快吃完的时候,对面的男人才让管家收起了报纸。

    尤莓吟略带兴奋地抬头,想一见庐山真面目。

    啧啧,堪称完美的一张脸。

    尤莓吟狩猎多年,还没遇到过有这样一张禁欲系脸庞的男人。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且精致,薄唇透着自然的唇色,线条非常自然流畅。主要的是他的喉结实在是太性感了,让人有想舔一舔的冲动。

    尤莓吟咽了咽口水,已经好久没有人给她这种秀色可餐的感觉了,尤其又是在物色这么多极品男人之后。

    可面上,尤莓吟真的看上去十分淡定,让穆矜对自己的颜值第一次产生了轻微的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