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相亲
    不出一刻钟,管家就进来请所有应聘者回去等消息,言下之意就是没有一个人达到了标准。

    尤莓吟站起身,心里一边感叹这些人出奇般快捷的效率,一边又在嘀咕着这个城主口味也太挑了吧,这么多人她就不信没一个能让他满意。

    尤莓吟坐的位置有一些偏,差不多是最后一个走的。管家在门口拦住她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笑容有些渗人。

    不过尤莓吟是谁啊,江城小霸王啊!她会怕?

    “管家有事?”

    管家继续保持四颗牙的微笑,礼貌道:“尤小姐请留步,您的甜品甚得先生欢心。若您有心在这里工作,请推开您左手边的大门与里面的律师协谈。”

    尤莓吟从方才以为没人入选的悲伤到现在她成功地战胜了所有人,内心忍不住在偷笑。

    “就我一个人吗?”

    管家微笑地点了点头。

    尤莓吟推开了大门,里头是个古香古色的书房,一男子戴着金丝眼镜,看上去很是斯文。

    “尤小姐您好,您可先看一看合同,如果没有什么异议的话便签字吧。”

    尤莓吟结果黑色文件夹,翻看了一下简短的合同,并无任何霸王条款,且待遇很不错。

    “这个,合同上说一天只要做一道甜品,就可以拿到十万的月薪。这里没写错吧?”

    绕是尤莓吟花钱跟撒钱一样壕气,也觉得这个月薪有些高,比之前商讨的还要多整整一倍。这城主的脑子里装的是浆糊吧?还是钱多的撒不完了。

    律师回以八颗牙的标准微笑,解释道:“对的,您的甜点值得这些工资。不仅如此,您每日都会被接送,您任何时候想来都可以和我们为您提供的司机联系,只要每天做完一道甜品,这些钱都是您的了。且城堡二楼里会为您准备一间宽敞的房间,所有娱乐设施您都可以享用。”

    尤莓吟突然觉得这个城堡主签了她损失会有些大。

    见尤莓吟有些犹豫,律师继续道:“尤小姐是有哪里不满意吗?”

    律师盯着尤莓吟娇艳的红唇,生怕里面吐出来个不字,他的boss可是下了命令了,说破嘴也得把这位尤小姐拿下。

    尤莓吟怎么会犹豫呢,她就是有一点不好意思,不过既然这位土豪人傻钱多,她也就不客气了。

    唰唰几笔,尤莓吟签了个龙飞凤舞却意外好看的签名。嘿嘿,毕竟小公主当年为了装逼还是好好练过自己的名字的,但也仅限于这三个字了!

    “尤小姐接下来可以跟着管家在城堡里参观一下。”

    尤莓吟哪有这么多时间参城堡,她在法国的时候古堡都看烂了,且她在法国的小破村里就有一套坐等升值的古堡。

    她霸气地拒绝了,戴上墨镜,唇瓣像玫瑰一样芳香浓烈,她回头一笑,简直把这位律师的心都给笑化了。

    “留个电话呗?”

    其实早在尤莓吟进来的时候她就想说了,这个律师长得很清秀,一点都不具攻击性,和他的职业行成了强烈的反差萌。

    律师面带羞涩,心里默默悱腹:这个尤小姐长得是很好看,是他的菜,但一看这段位绝非池中之物。boss那么强烈关注的女人一定不好惹,还是不要惹祸上身。

    “好,倍感荣幸。”

    待尤莓吟傲娇地离去,律师才松了口气,唔,幸亏背了boss的电话。

    对于这座城堡主的壕气,尤莓吟自认也算是见识过了,所以用数千万的豪车送她回家也不是啥事儿了。

    回到月居,叶澜趴在沙发上的姿势和她出门前的姿势并无区别,两腿盘曲,抱着“小榭”发愣。

    “你不会保持这个姿势一下午了吧。”

    叶澜翻了个白眼:“你懂什么,我在追悼我和小榭他爹逝去的爱情。”

    尤莓吟“吱”了一声,光着脚就往房间里躲。

    “阿吟,跑这么快干嘛,面试地咋样啊!”

    尤莓吟在房间里爽快地扒掉了胸罩,舒服地叹了口气,“那还用想?本小姐出马有跑歪的吗?”

    叶澜一下子来了精神,一蹦一跳地回了房间。

    “啊啊啊!我想吃木兰坊。”

    尤莓吟戳了戳叶澜的脑袋,道:“别说我这工资都还没发,就是发了咱们现在也吃不起。”木兰坊是真贵,一杯普通的果汁都能鲜榨出金子的口感,简直烧钱。

    叶澜内心悲愤不可描述,舌头绕着牙齿转悠了一圈,道:“算了,为了不饿死,我还是豁出我的尊严去相亲吧。”

    尤莓吟瞪大了眼,道:“你相一次亲你爸给你多少钱?”

    叶澜比了个数字,看得尤莓吟是快乐得不行。

    “得了,你不想去我帮你去。”早知道她就不面试了,相亲赚钱多快,多愉悦呀!

    叶澜痛快地给她老爹打了个电话,她爸爸可是求之不得,立刻将对方姓名和相亲地点发了过去。

    傍晚,盘龙轩裕字包厢

    尤莓吟换上了与早晨截然不同的一身装扮。

    嗯,白t恤陪牛仔裤帆布鞋,再配上高高的黑马尾,活脱脱一副未成年扮相。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就将包厢里的男人惊住了。

    “柏先生吗?”

    尤莓吟未涂抹任何膏油的薄唇散发着惊人的魅力,自带的粉色让人忍不住想尝一口鲜。修长笔直的双腿包裹在修身的牛仔裤里,越发显得她青涩可人。白体恤下隐藏的美好,对所有年纪的男人都有种欲罢不能的诱惑。起先若不是因为欠了叶家一个人情,柏锦是不屑与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儿吃这顿相亲饭的,可不得不说,到现在为止,柏锦觉得很满意。

    在柏锦打量尤莓吟的同时,尤莓吟也在打量他。

    男人一张脸生得十分柔美,说是比女子还美都不为过,但强健的身材又是凸显他男人雄壮的一把利器。阴阳结合,美得更甚。一双看似桃花泛滥却又冰冷疏离的眼足以把人电死。

    “叶小姐不必客气,请坐。”

    尤莓吟很快适应了自己现在是叶澜的身份。

    “叶小姐看着还很小。”

    尤莓吟两手托着腮,故作认可地点了点头:“可不是嘛,我出去别人都以为我是高中生。”

    柏锦勾唇,将手边的菜单推了出去。

    “我刚才已经做主点了几道菜,叶小姐看看你还喜欢吃什么。”

    尤莓吟没有翻开菜单而是温顺地看着柏锦的眼睛,道:“都听柏先生的。”

    其实尤莓吟今天这么一穿主要是想表现自己的幼稚,男人固然喜欢年龄小的,可绝对不会喜欢缠人又麻烦的。这不,尤莓吟就爱问些幼稚的问题,例如:

    “我们交往后,你会不会全心全意爱我一个人。”

    “你会陪我看电影吗?”

    “我喜欢的包包项链你会买给我吗?”

    “你会不会每天送我玫瑰。”

    尤莓吟用着各种发嗲语气,眉眼里皆是小女孩的情情爱爱。

    这种女孩换别的脸来演绎,决定分分钟逼死相亲对象,肯定会有耿直男拍拍屁股就跑。

    可换做是尤莓吟这张俏脸,只会让人忍不住说好。

    柏锦也不是吃素的,每一个问题都游刃有余地给出了恋爱教科书般地回答。

    尤莓吟逼问地没劲儿,只好专心于盘子里的美食。

    柏锦轻笑出声,拿着帕子拭了拭嘴角。

    尤莓吟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一直安安静静的。

    “我对叶小姐很满意,不知叶小姐想法如何?”

    尤莓吟眼瞳里闪过一丝诧异,默了,咬下一口清蒸荷叶饺子,待放下筷子后才准备开口,可谓是掉足了胃口:“我对柏先生很不满意。”

    柏锦丝毫没有不高兴,笑容更甚。

    “为何?”

    尤莓吟喝了一口花茶,一针见血道:“因为你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