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壕无人性
    难得有自觉,尤莓吟在正常工作时间范畴内拨打了昨天卫溪杉给她的电话。

    她与电话中礼貌的男子聊了一下她最关心的薪酬和工作时间,发现都挺满意的,约了下午一点面试。

    出门前,尤莓吟还特意问了下叶澜这地址上的具体方位。

    “唔,这里还蛮远的诶,在郊区那儿呢。”

    尤莓吟穿鞋子的手瞬间就停下了。

    “这么远?我都快养不起我家小黑了。”

    叶澜叹了口气,拍了拍尤莓吟的肩膀。

    “小公主,你还是坐着混吃等死吧。”

    尤莓吟认命地丢下了车钥匙,她今天为了面试还特意换上了昨天血拼新买的荷叶领衬衫裙,配着乳白色的细高跟最是好看。为了面试得体,她还用心地画了一个优雅又不失美丽,可爱中又带着点俏皮的妆容。

    她还美好地幻想着当她穿着这一身姿势优雅地从跑车上下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但是

    居然这么远?!

    叶澜也是服气这个手不能伸,肩不能抗的小公主了,好心道:“得了,你还可以选择坐楼底下的直通大巴,45分钟就到郊区。”

    尤莓吟眼睛一亮:“你怎么知道的?你坐过啊?”

    叶澜默,半响道:“没,电梯广告。”

    说实话,小公主从来没做过大巴车,从生下来到现在她不是被抱着就是舒舒服服地坐在私家车里。

    不得不说,这大巴还真是有趣嘛!一抖一颤的,让人难忘的感官体验。

    于是,闻着大巴不带一丝留恋绝尘而去的浓重尾气味儿,尤莓吟忍了忍,最终还是毫无形象地扶着栏杆吐了。

    幸亏中午没吃什么,这会儿吐也吐不出来。更幸亏周围没有人,不然她的完美形象都有被毁了。

    缓了缓神,尤莓吟才感慨万分地开启了地图,输入目的地位置,跟着它走。

    这地方越走越荒凉,要不是路旁停着几辆豪车,她还以为自己要去的是一座鬼宅了。

    因为彼时她正在行走于一个看上去阴森森的林子,叶子被风吹得直响,尤莓吟头都不敢抬,冷不防地加快了脚步,离了院子才隐隐约约看见了大门。

    不过,当她视力清晰后,what?她要是没看错的话,她眼前的这个建筑物是一座城堡吧!

    根据江城寸土寸金的房价,就连郊区也不便宜。何况这里其实也算不得是郊区,顶多算是近郊吧。

    天呀,这简直比她还壕,壕无人性啊。

    不过这位城堡主人听上去虽然很壕,但绝对很有眼光啊,单说说这两人高的门栏,主金却不显得浮夸,古老的藤蔓被镀了一层金色,优雅大气,底部用暗色的格调压一压显得刚刚好,很符合尤莓吟的审美。

    门栏两边站着数十排看守的人,统一黑色西服,脸上架着一副墨镜,倒有些黑社会老窝的感觉。

    尤莓吟见过的大场面也不算少了,但看到密密麻麻的高冷人头还是不禁两股打颤。生理反应告诉她需要赶紧逃跑,不然万一她做得甜点不符合这些黑社会的头头,她岂不是要被捉去塞牙缝了。

    尤莓吟殊不知她此刻的一举一动都被门栏上的监视器给录了下来。

    一男子手握红酒杯,眼眸是深黑色,似有星辰坠落,闪着零碎的星光。对着实时监视器,他棱角分明的俊脸闪过一丝无奈,半响才在对讲器里下了个旨意。

    小公主此刻还是犹豫不决,在烈日下将白皙的小脸蛋都晒得有些发红了,小颗的汗珠子顺着她的雪颈往下流,沾湿了她的小碎发,却不显得狼狈。

    对于香汗淋漓的美女,尤其又是个飘着仙气的,是个男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心动吧。

    也的确,看着素质良好且高冷的西服男人们在下一秒就替她开启了大门。

    尤莓吟长得漂亮,就是有点怂,本来想溜走的,可看到来了一辆白马车时,还是顿了顿脚步。没办法,白马车对于她可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尤莓吟在法国干得最多的蠢事就是在夏日炎炎的古迹小道上来回地坐白马车兜风,这感觉,拉风又给力!

    马车里下来了一个男人,听着说话的语调应该就是早上打电话的那一个,他毕恭毕敬地对尤莓吟道:“尤小姐,请。”

    尤莓吟边上车边在心里默念,这家城堡主人不会是穿越到中世纪的黑帮老大吧,谁还在用马车呢?不过还是挺符合她高中时期的少女幻想。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攀谈,那位穿着管家制服的男子只是一脸笑意的对着她,虽然看上去有些令人发毛。

    到了城堡的一个小侧门,她才发现原来她不是唯一的面试者,而是一条从走廊一侧到侧门这一侧长龙里的一个面试者。尤莓吟随便看了一眼,都是白富美的感觉。光说她前头的这个女人,一身香奶奶的套装和挎包,脚踩红底高跟。这身行头是来参见宴会的吧。尤莓吟家里虽然富,可她大概知晓了,肯定是没有这个城堡主财力大的。她还可以大胆猜测一下,这个城堡主估计很帅,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富家女前来应聘一个小小的甜品师的职业。

    她一到,那扇侧门就被关了。管家拿着扩音器说了今天的面试安排。

    其实很简单,就是在限定的时间内随机做一道甜品。

    不过她在想这么多人你要多大的厨房才可以容纳呢。事实证明,土豪的世界不是她这种小公主能理解的,因为目测这家城堡主的厨房有大约一千米。

    众人准备就绪,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穿女仆服饰的人在监视。尤莓吟侧头一瞧,那穿着女仆装的姑娘还冲她得体的微微一笑。

    尤莓吟秉着教养自然也回之微笑,不过马上她就将中心转到了食材区。

    一个小时,只要控制好时间,随意做一道甜品绰绰有余。

    拿食材的时候她观察身边的人纷纷拿了些出其不意的材料,显然是想以博人眼球为主。

    可甜品,味道远比卖相重要。

    尤莓吟没有多想,她选择做平时最拿手的布朗尼。布朗尼的口感松软又不失饼干的质地,胜在外脆内软的绝佳口感。只是布朗尼属于重油蛋糕,一般不嗜甜的人恐会觉得腻,所以食材准备上需要用些小心思。

    不过对于尤莓吟,这等功夫实在是小菜一碟,别人都微微有些紧张,有得在空调环境下还满头大汗的,小心翼翼地做手下的甜点。一连严肃的神情让尤莓吟有种她们失败了就仿佛就要死要活的感觉。

    可尤莓吟心情好,手下不紧不慢地进行着,重复着早已烂熟于心的步骤。脑袋里却在幻想着挣了钱后怎么花和叶澜倾慕佩服的眼神,忍不住哼了几句江南舞曲,无形中又加重了别人的压力。

    监视器上显眼就只有尤莓吟一个人的画面,男人看得出神,听见女人哼着歌,不禁玩味一笑,手指在木质桌上很有节奏地敲打。

    一个小时很快,有些人没有把握好时间的只做了半成品,死在了开始。尤莓吟开心地将布朗尼放进控温的箱子里,想着微微冷冻的布朗尼味道最好,自个儿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女仆很快将每个人的成品都收了起来,请了各位到隔壁的方厅休息。

    方厅里摆着饮品和甜点,尤莓吟也不客气,夹了一块她才做过的蕉香布朗尼,又给自己添了杯微酸解腻的柠檬汁,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休息了。反正等消息还需要这么一时半刻的。

    吃下一口高热量的蛋糕,尤莓吟幸福地眯了眯眼,她最享受味蕾在探知高热量美食的躁动,感受着丝滑的巧克力在嘴里散开,还有即将吞下去的美好。这种体验远比美食本身来得更美妙不可言,这也是尤莓吟想要做甜品师的初衷。

    许是她吃得太投入了,身旁许多人都投来了不屑的目光。似是在嘲笑她不懂得控制食量,又像是在嘲笑她不懂得好好管理身材。她们这个圈子,身材与美貌都是一把利器,自然习以为常地将所有人都想得一样了。

    男人看着镜头前女人毫不做作还带着些可爱的吃相,举手投足却是恰到好处,似乎如何保持优雅对她而言已是刻入骨血般自然了。

    他静静地盯着小女人的嘴角,果不其然地发现她不为人知的小动作。

    习惯性地舔一下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