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收留
    尤莓吟开车离开的时候脑袋都是懵的,迷迷糊糊间闯了好几个红灯,也不知道要吃多少张罚单。

    她是万万没想到她离了婚各自安好的爸妈还能同流合污来整顿她。

    尤城楼从小便疼她,总觉得离了婚最对不起的就是尚年幼的她。所以在金钱方面从来没有委屈过她,也造就了她比一般千金大小姐花钱还要大手大脚的习惯。

    尤莓吟耳畔还回想着爸爸在她吃饭时略带失望沮丧的语气,言语间仿佛已经对她无奈了。

    “你也长大了,你闯下的祸,爸爸妈妈不可能永远帮你擦屁股。我和你妈妈还有你顾叔叔已经将你所有的卡都停了,你一日三餐都可以回家吃。等你想明白了,再说吧。”

    尤莓吟开着车绕着市中心一圈又一圈,心里悲愤。思前顾后,绕到了城西的月居。

    b幢307

    “叮铃叮铃”

    门一开,尤莓吟就秒变脸,喜笑颜开地给自己配音:“surprise!你可爱的小仙女上线啦!”

    叶澜此刻正不修边幅地穿着一件熊猫吊带裙,栗色的发乱得跟鸡窝似的,一猜她男朋友就不在家。

    叶澜眼睑一抬,嘴里还叼着根冰棍,也不招呼她,悠悠地将门一开就往回走。

    “这就是你对待优雅的我的方式?”尤莓吟进门将可爱精致的小包包随地一甩。

    叶澜“噗咚”一声将自己用力地陷在了沙发里,咬了一口冰棍,泄愤道:“你想让一个才刚分手的人怎么对待你,我自个儿都还在疗伤。”

    尤莓吟高跟鞋一脱,悠闲地躺在同款贵妃椅上,习惯道:“诶呦喂,你不是一月一个嘛,难过什么?还不都是你自己甩的人家。”

    叶澜沮丧道:“什么啊!人家这次才是被甩的。”

    “啊哈哈哈哈哈!哪个英雄好汉替你的前男友们来报复你。”尤莓吟笑得天花乱坠,酥胸直抖。

    叶澜光速啃完一只冰棍,眯着眼将棍子投进了快满出来的垃圾桶里,含糊不清道:“懒得理你。”

    尤莓吟笑够了,一秒切换悲伤脸。

    “说起来,我也很心酸。”

    叶澜翻了个白眼捂着耳朵,一副不想听的模样。

    尤莓吟瞬间龇牙咧嘴扯着叶澜的手在她耳边放大音量将昨天到今天的事儿完美地复述了一遍。

    “所以呢?”

    尤莓吟厚着脸皮跑到叶澜屋子里唯一的大房间里,迅速占领了她的主卧,一个大字型趴到了叶澜足有十平米的大床。

    “所以,这里是我的了。”

    叶澜拿脚踹了踹尤莓吟挺翘的屁股。

    “死开,澡都没洗就上床。”

    尤莓吟继续作死地滚了一圈,小脸蹭了蹭柔软的被子,不得不说,比她的床舒服。

    “唔,那你待会儿陪我去九里逛街。”

    叶澜真觉得尤莓吟是在痴人说梦。

    “你所有卡都被停掉了,你拿什么买。别指望我啊,我爸最近抽风了,说不相亲就不给钱花。我穷地连哈根达斯都只能一天吃半桶了。”

    尤莓吟伸手在热裤口袋了抽出了一张卡,猥琐地笑道:“嘿嘿,我还有沈宛这个给力的后妈。”

    尤莓吟作为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手上是存不住钱的,况且她本来就是快活一天是一天的性格。

    叶澜“嘁”了一声,转身换衣服。

    “我要十桶哈根达斯,算你的住宿费。”

    尤莓吟眼睛亮闪闪的,一把摸上了叶澜的胸:“没问题,让我来摸摸。”

    两个战斗力爆表的娇生惯养白富美血拼能力绝对是不容小视的。仅仅一个小时就将高端商场里值得入手的所有新品都扫了个空,也将手里的卡刷爆了。

    尤莓吟和叶澜提着战利品进了商场六楼的“tc”美容馆。待她们成功地躺在了spa椅上尤莓吟才感叹出声:“幸亏我爸妈没惨绝人寰地连我美容院的卡都停了,不然我娇嫩的肌肤可是要崩了的。”

    叶澜哼了一声,她爸可是断给了她所有供养,她现在连车都快开不起了。

    “你说那个米莜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以前都没听说过?”这个上流社会圈子就这么小,她不可能连名字都没听过啊。

    叶澜挪了挪脚丫子,道:“我听说过,蛮厉害的,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在江城算是顶上的了。”

    这下换尤莓吟吃惊了:“不会吧,大佬啊?!不会比老顾还厉害吧?”要真是这样,那她可惹不起,毕竟她是标准的欺软怕硬,一直都是窝里横。

    叶澜调侃一声,道:“那倒不至于,顾叔叔一代是旧企业家,威望名声在商界都是扛把子。米悠她们就不一样了,有家族企业,又有实权,都是商业新贵啊。”

    尤莓吟松了口气,只要她还有资本继续嚣张就行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家还是很有钱有势的就成。

    叶澜喝了口气泡水,舒服地叹了口气,又继续道:“我们这种空有家族背景,没有实权的人和他们当然不一样,混得圈子也不同。听说米莜是米氏集团旗下兰枳的总监,业务能力一级。”

    尤莓吟不感兴趣,她只喜欢混吃等死,享受小仙女的人生:“惹不起惹不起,下次有空再请她吃顿饭,事情就算解决了。”

    叶澜倪了她一眼,该怎么说,是该说她这闺蜜是只会享受的小祖宗,还是该说她淡泊名利啊!

    “米悠手下的时尚资源肯定不少,这可是结交人脉的好时候。fy呢?你不准备接手了吗?”

    尤莓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姐姐我志不在此,我是不会继承我妈的衣钵,所以无所谓啦。”

    夜晚燥热,两人在逛完进口市场后还作死吃了一顿火锅,若不是有凉气,她俩铁定溺死。

    回家抢在叶澜前面洗了个澡,尤莓吟哼着小曲儿换上了今天新买的睡裙,悠闲地在躺在床上刷朋友圈。

    她今天手机全天飞行模式,一个消息都收不到,一打开wifi,消息通知乐此不疲,简直爽飞。

    不过一个未接电话也没有,尤莓吟叹了口气,点进了“朕的后宫”群聊,在输入框里打字:

    莓皇:爱妃们,朕已上线。

    一秒后

    仲贵妃:撒花。

    杉贵人:嗯。

    佑答应:滚(抠鼻)。

    熙嫔:呵呵。

    这个群大概是史上最特别的群了吧,群里的男人们都是尤莓吟积年的前男友们。

    她之所以有魅力那就是分手后,男人还能对她难以忘怀死心塌地。其实世上哪有什么分手了还可以做朋友的,那都是因为还放不下,忘不了。

    作为众多男人心头的白月光,床边的枕头香,尤莓吟好死不死地给所有前男友建了个后宫群,无聊时撩一下,毕竟都是可以发展成朋友的呀。尤莓吟自己也承认,自己某种恶俗的集邮癖真的是渣得上天入地。

    经过多年的累积,人数最多时可达28人,直到今天该交女朋友的该出柜的,群里只剩下了4人。

    好在这些都是她前男友里的精品,也是跟她交往时间比较长的。

    莓皇:朕与户部已闹翻,如今两袖清风。

    佑答应:说人话。

    仲贵妃:她缺钱。

    杉贵人:银行账户。

    熙嫔:叫爹,爹地养你。

    莓皇:(冷哼)我是这种人吗?我要自食其力。

    众人:请问你会做什么?(翻白眼)

    熙嫔:别闹了,来给老子暖床。

    莓皇:好歹我也是有甜品师资格证的好不好!

    众人:呵呵

    尤莓吟这种招呼前男友们给她找工作的绿茶行为深遭叶澜的唾弃。不过尤莓吟脸皮是真厚,还撂下了一个萌萌哒的表情包。

    过了一会儿,卫溪杉私戳了她。

    卫:城郊一家人在招私人甜品师,工作很轻松,薪酬很高,不过要面试。

    小仙女:还是你最得朕心。(熊抱)

    叶澜洗完澡就瞅见尤莓吟抱着她的小熊坐捏右掐,她可怜的小榭毛都掉了好多。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放开我的小榭。”

    尤莓吟怀里一空,看到叶澜心疼地揉了揉“小榭”的耳朵。

    “至于吗?姐姐明天给你买十个一模一样的。”

    叶澜眨了眨酸涩的眼,嘟囔道:“不一样的,这可是他送给我的。”

    “诶呦喂,看来澜小妞是真的春心芳动了哦。”

    叶澜作势就要殴打尤莓吟,尤莓吟也不想让,两个疯婆子在床上轻轻柔柔地“厮打”了起来。

    最后还是叶澜先认的输,因为她怕痒啊。

    一切归于平静,两人躺在床上喘气。

    “我明天去面试,争取养活你。”

    “指望你?那我还不得被饿死。”

    “呵呵。”

    “呵你个头,睡觉吧,我的美容觉都被你耗没了。”

    “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