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信用卡被停
    没心没肺的女人当真一夜好梦,睡到下午一点毫不夸张。醒来时再来点床上瑜伽,洗涤心灵,丰胸美臀。

    作为尤莓吟的专属贴心嬷嬷,刘妈早已习惯了小公主混乱且纠正不回来的生活作息。到了饭点,才敲了敲门,准备喊小公主起床。

    尤莓吟听见楼下梵美人打电话的声音,顿时泄了气,没动力起床。磨磨蹭蹭了好久,才起来梳妆打扮。

    小公主上身一件黑亮片吊带背心,露出白皙的肌肤,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一头不经修饰的黑发高高扎起,一条夸张的长项链是点睛之笔。下身一条简单的热裤,配上高跟凉鞋,长又直的腿简直惹人犯罪,绕是刘妈从小看到大也不腻歪。

    “小姐,外面日头大,您还是穿一件遮多一点的衣服吧。”

    刘妈秉着旧思想,总觉得女孩子又是露大腿又是露胳膊,出去是要吃亏的,于是战战兢兢地发表着自己苦口婆心的言论。况且昨天小公主好像又惹了什么事,夫人一早就心情不悦,她要是再惹什么事,那可就是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尤莓吟摘下墨镜,笑嘻嘻地摇了摇自己手臂上挂着的一件防晒衣,“有它呢,晒不着的。”

    刘妈点点头,也不敢再多说,道:“那好,小姐先下去用午饭吧。”

    尤莓吟从楼上往下望了望,看着梵俞倚打完电话,难得没走,坐在餐桌上刷新闻,明显就是在等她。

    “老顾在家吗?”

    顾左言要是在家,她就有人庇护了呀。

    刘妈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先生出差还没回来。”

    尤莓吟对底下餐桌上的美食只能望而却步了。

    “你跟梵美人说一声,我先去医院赔罪。”

    尤莓吟踩着沉重又饥饿的脚步,一步一步向门口挪动,幸好它的爱车还乖乖地停在门口。尤莓吟对跑车的热爱可以和衣服包包相媲美,尤家车库基本上都是她挥金如土时买的跑车,可谓是奢华无度了。

    好久没在江城生活了,小公主连天仁医院在哪都不知道了,只好借助导航。

    好在她家在城中,离哪儿都不会很远,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就到了。

    她将车停地夸拽霸气,斜在医院门口,丝毫没想到它挡掉了别人的路。

    尤莓吟一下车,就感受到了众人不加掩饰的欣赏眼神,一时情难自已,连车门都忘了锁。

    上了电梯,尤莓吟才发现自己好像是空着手的,这样去看病人有点不太礼貌,于是又巴巴地下了电梯在住院部的门口水果摊买了个水果篮。

    “总共88块。”

    尤莓吟习惯性地掏出手机,娇艳的唇上下一动:“支付宝。”

    买水果的老人摆摆手,道:“我人老,玩不来什么微信支付宝的,只收现金。”

    尤莓吟在心里不动声色地吐槽了一番,翻了翻自己除了卡就是卡的小钱包。

    唔,幸亏还有一张红毛爷爷。

    提着礼,尤莓吟又上了一次电梯,不过这次电梯门还没开,尤莓吟倒看见了一个极品男人。

    意大利手工西服和鞋子,身上飘着专属于男人张扬又内敛的味道,不知道是哪个牌子的香水,很淡,但是很好闻。

    关键是一张禁欲系的脸很符合尤莓吟的审美。

    要知道尤小公主长这么大,多少男人倒追,可偏偏她好像就不太吸引这种类型的男人。

    男人很有礼貌,先请了尤莓吟进去,随后才进了电梯。他身后还跟着几个毫无存在感的西装男人,看上去应该是他的保镖。

    对于她这样的大美女,既不斜视也不关注,还生生地把她和男人隔离开了一个安全范围。

    出了电梯门,尤莓吟一步三回头,心里还挂念着那个男人。诶,真是极品,该去要个电话的。

    五层楼应该是vip,看着就十分高端大气上档次。许多病房前还有保镖守着,一个个都像拍黑帮电影的。

    尤莓吟饶了一圈,也没看到哪里有标记着房间号,于是只好问问护士。

    “516病房是这层楼吗?”

    高端场所,护士受过良好教育,态度非常好。

    “是的,烦请小姐先说明与病人的关系。”

    尤莓吟连昨天那位美女的名字都不晓得,说陌生人总归是说不通的。

    “我是她朋友,我姓尤。”

    护士在护士站打了个电话,似是确认了才与尤莓吟说道:“米小姐请您进去。”

    其实516病房就是电梯左拐最里头的一间嘛!

    尤莓吟敲了敲门,待听到一声虚弱的请进声后才提着篮子进去。

    病房很大,兼备了厨房浴室,倒像是个小型公寓。

    昨夜的美人儿就躺在病床上,面无血色,见着她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尤小姐?”

    尤莓吟正全神贯注地发呆,被轻轻一喊才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地道歉:“对不起,昨天吓到你了吧。”

    虽然尤莓吟到现在为止还认为这件事她顶多负一半的责任,她可不认为自己这一张脸除了赏心悦目还有吓人的功能,就是芙蓉姐姐那张脸也不至于吓晕人吧!何况是她这样公认的大美人。

    所以,在这位小姐看到她沉鱼落雁的脸蛋儿后被吓晕,这让她的自尊心多多少少被刺激了一下。要不是人家背景硬,她还想向她索赔精神损失费呢。

    不过迫于梵美人的要求,她还是乖乖地来认错了。毕竟,金主大人说的话,她不敢不从啊。

    米莜倒像是完全不介意,指了指沙发,笑道:“没事儿,说起来昨天还是我不好,大惊小怪了。没办法,心脏太脆弱,反反复复这样。”

    尤莓吟抿着小嘴,其实昨日见她倒地时捂着胸口,她便猜出一二了。也是可怜人啊,毕竟心脏病可是医学里公认的身体好恋人,不离不弃的那种。这样一来,她的同情心就有些泛滥了。

    两人没什么好聊的,气氛一时间尴尬了。尤莓吟尽量隐藏自己同情的目光,机智地指着果篮,道:“你要吃橘子吗,我剥一个给你吧。”

    米莜失笑,她这么一说,气氛里的那一点尴尬瞬间就化为乌有了。“那谢谢你了,我叫米莜。”

    “我叫尤莓吟,”尤莓吟细心地将橘瓣上的白茎都去掉了,递给了她:“加个微信吧,等你好了我请你吃饭,保证不会再吓到你了。”

    米莜被她这语气逗乐了,笑眯了眼,点头。

    两人互换了微信,聊了一会儿,约着有空一起玩。

    尤莓吟也是今天才见识到原来一个人真的还能被吓晕,幸亏米莜的心脏病不太严重,不然很可能就心肌梗塞,撒手人寰了。

    想想差点要背上吓死人的罪名,尤莓吟饿瘪了的肚子都翻腾不起来了。

    上了车才发现自己车门没锁,也是没谁了。不过尤莓吟毫不在意,在江城这种地方,开得起豪车的人遍地都是,但开得起她这部顶级超跑的还是很稀罕的,有点眼力劲儿的都不会往她车上蹭。

    尤莓吟晃晃悠悠地将安全带系好,转头便看见了副驾驶上一朵夹着纸条的玫瑰花。

    哼,老土的泡妹子方式,她这种白富美会上钩?

    尤莓吟连看都懒得看就将包随手丢过去,一朵娇艳无比的花就这么被压烂了。

    即使是道完歉,尤莓吟也不敢在没有确保梵美人完全气消了的情况下回家,毕竟让她昨天小小地丢脸了,可又不想在外面将就。

    尤莓吟翻了翻通讯录,打了个座机电话。

    尤莓吟按了扩音器,将手机扔到一旁,无聊地磨着手指甲上的黑钻,想着该去做个新样式了。

    电话响了三下就被接起了。

    “喂,你好,这里是尤馆。”

    “柳妈,是我。”

    “诶呦,小姐啊,您今天怎么打电话了,先生刚刚还说到”

    电话兹拉一声,响地尤莓吟忍不住揉了揉耳朵。

    “姐姐,姐姐,南南好想你啊。”

    尤莓吟不客气道:“我可不想你,抢什么电话啊。快问一下柳妈你们家还有饭吃吗?”

    “柳妈说有的,姐姐你要过来吗?”

    这小屁孩一秒不停就回答,说谎也不知道说真点。

    “行吧,我现在过来。”

    小男孩心满意足地挂下电话,回头看向柳妈,奶声奶气道:“柳妈,姐姐没饭吃,很可怜,你快去让厨师烧红烧鸡腿给她吃。”

    刚进了尤馆大门,一个圆滚滚的小胖球就摇摆着小身子向她跑去,吧唧一口亲上了尤莓吟的大腿,两只肉嘟嘟的小手扒着她的热裤。

    尤莓吟不客气地打掉他的小手,警告道:“小色鬼,再扒我裤子我让你裸奔。”

    小肥球被亲爱的姐姐拍掉了手,委屈地眨了眨眼睛,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地问道:“姐姐,什么是裸奔啊?”

    尤莓吟扯了扯嘴角,捏了捏小肥球的小肉屁股,一把将他抱了起来,胳膊险些断了。

    “就是把你脱光光扔到街上,小肥球。”

    小男孩瘪瘪嘴,一脸委屈地抱紧了尤莓吟的脖子,生怕下一秒这位姐姐就要让他体验一下裸奔的快乐。

    “莓莓来啦?快进来,饭菜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尤莓吟的小后妈沈宛着着一身睡裙,上了年纪却还媚眼如丝,怪不得勾得他爸这么大年纪了还醉心女色。

    不过她和后妈关系一向不错,梵美人和尤城楼是情感破裂离得婚,他们离婚时尤莓吟虽然还不怎么懂事,但也不会随便发脾气了。且渐渐接触下来,沈宛这人确实不错,对她很贴心,是可以一起逛街做spa讲心事的亲密关系。

    “你儿子又重了,肥得跟只小猪似的,还这么娇气,回头就把他卖了。”

    “谁敢!”跟着沈宛一起出来的是尤莓吟的亲身爸爸尤城楼,“诶呦,谁家的姑娘呀,怎么想着回家了?”

    尤莓吟优雅地翻了个白眼,赌气道:“呵,反正不是你家的。”

    尤城楼也冷哼了一声,转脸又对着尤莓吟怀里的小肉球张开了手,笑得一脸温和。

    不过尤城楼可低估了他儿子对姐姐那甩也甩不掉的一腔热血,毕竟他是个姐姐想卖他只要卖个好人家就心满意足的小肥球。

    “要姐姐卖。”

    沈宛扑哧笑出声,她的宝贝儿子可真傻。

    尤莓吟将小胖球甩给尤城楼,一手勾着沈宛的腰就进屋去了。

    “快饿死我了。”

    沈宛细心地替她舀了一碗汤,偷偷打小报告:“听说你爸妈要联手把你信用卡停掉,你怎么他们了?”

    尤莓吟一口汤差点没喷出来:“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