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大团圆
    当然,有了孩子,就得给她取个名字。既然,孩子的爸爸无法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而她因为想他,就把孩子的名字取为了“念菁”。

    孩子产下后,身体方便的钱灵慢慢地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了自己创业的奋斗中。起初,她利用鹏城因为电子产品而举世闻名的优势,在家里自己先做起了soho。前期的付出,她也确实是花费了很多资金、时间和精力。而这些资金的来源,除了源于她工作那段时间的积攒,还有,就是得益于她当校霸那些年的福利,另外… 她其实在出逃前就已经把自己开的车和大学附近的房子给变卖了。

    然而,孩子的出生,确实也是给钱灵带来了巨大的动力和满满的运气。在随着孩子成长的阶段,钱灵的业务越做越大,大到… 先是把租的房子退了,再付了首付买了一套宽敞和景观好的房子。居家的事解决好后,她通过关系给孩子办了户口,自己又盘了一个办公室。这样,她也就正式结束了自己的soho生涯,开始入驻正规的办公楼做起了一个专职、自信而又美丽的ol。

    在创业前,同事有的叫她小钱,有的叫她英文名,在她创业后,招来的员工都敬畏地叫她一声“钱总”。但不骄不躁的钱灵,并没有体现出多大的优越感,相反,她把精力从先前的单干转移到了团队的培养上。因此,这也才有了钱灵的快速发展和丰厚的成就。

    后来,她从乔琳琳嘴里知道了李青也在自己创业,也遇到了创业上的瓶颈。所以,她毅然注册了一个新的公司,一个主要出口老家工艺品的公司。她这么做,不为别的,为的就是能帮李青把业务跑起来,也希望能因此拉动他的自信。

    不过,她也确实是在帮助李青的过程中发现了老家产品的优势,那就是… 人工低,成本低。最后,还真的是不得不佩服这个貌似天生就是企业家的女强人,脑子异常灵活的她又在后来组建了一个专门做国内的网销团队,再后来,她还继续扩张,分别在电子世界和礼品城盘下了两个档口和仓库。就这样,除了公司外,她还搞起了国内销售的实体店。

    与其说李青的事业发展得不错了,但对比钱灵的话,估计一年还不到她1/2的收入吧!

    往事回想到这里,除了起初的艰辛外,钱灵也完全适应和喜欢上了这种冒进的挑战。所以,她最近有在考虑买下一层厂房,然后,专心致志地做起自己的工厂。而她一点也不担心管理和找技术团队的问题,因为… 在鹏城,在电子行业打拼了许久的她,心里早已物色好了人选。

    这些人,基本都是她下工厂验货时慢慢熟悉起来的。而她又很懂得把握这些人的心理,也懂得这些底层的人对老板和管理阶级的不满。所以,这些不满和意见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了钱灵去成功收揽他们的突破口。

    当然,睿智的钱灵不会不去思考预算的问题,她其实已经打好算盘了的。简单来说吧!员工的不满和频繁离职,说穿了也就是因为待遇的问题。那么,如果她给这些人每个月多几百块工资,也才只是增加了几千的支出而已。但是,这增加的几千块却能换来这些人跟着自己长期做下去,那何乐而不为呢?而且,这些人又是认识的,实力和能力她也知根知底,这才是她最为看重的。

    这时,她起身走到了阳台上,对着外面艳阳高照的天,她在心里默念道:终有一天,我会用自己的能力去令家族的人对我敬而生畏,而且,我还要让那帮冷血而又腐朽的人知道… 谁说女子不如男?女生,就该沦为家族利用的棋子吗?就该沦为权利胯下的牺牲品吗?

    随后,她满怀深情地看着可爱而又萌萌的菁菁,她坚信,她很快就可以和李青在一起了。想到这里,她的嘴角扬起了比玫瑰绽放还要漂亮的笑容……

    ……

    另一边,跟猴子他们刚聚餐完 …………

    电话上,“青,你在哪里呢?我已经在楼下了。”

    此时,我喝高了,走路都有点八字脚了,声音也就含糊地说:“窝… 窝已经下楼了,等… 等一下就好。”说完,猴子搭着陈亮,陈亮靠着我,我托着老三,老三抓着程思林,程思林又一只手扶着墙,我们就这样东斜西倒地走在了楼梯间。

    到了门外,猴子对我们摆摆手说:“一路好走,下月底再喝… 喝… 喝喝…..”

    我和程思林他们跟猴子挥手说拜拜后,各自爬上了来接送的爱心车。程思林和陈亮一路,此时他们是被苗楠接走的,而老三则是被他老婆接走了。到了我,不用说,肯定是跟三个女人坐一车的。每次要接我,她们都集体出动,整得我是相当有排场和面子。

    坐在车里,我是有点晕乎乎的。不过还好,本**对酒精的稀释力很好,随便几泡尿就可以越撒越清醒的。这时,收音机里传来了张宇的一首歌,我觉得歌词还挺惬意的,模模糊糊听个大概,好像是:

    一定是特别的缘份,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他多爱你几分,你多还他几分,找幸福的可能;从此不再是一个人,要处处时时想着念的都是我们,你付出了几分,爱就圆满了几分……

    听着这首歌,我突然有感而发,就如歌声里唱的,一定是特别的缘份,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所以,我们4个人先是结婚,再离婚,到了最后,谁也都没有再复婚,而谁也不是单身。也就是这样,为了孩子的户口,我们不得不以这种方式来钻婚姻管理的漏洞。而我身边这3个乖巧的女人,却依然是情深似海,亲如姐妹,试问:这件事,不值得我拿来一辈子炫耀吗?

    还有,在我们结婚的时候,可谓是着急了长辈们。当时,我最大的压力来源莫过于陈柔的父母,毕竟,他们都希望我是明媒正娶陈柔的。可谁知道,自己嫁个女儿,还让他们觉得是件很尴尬的事。你们说,陈柔是排在第三跟我结合的,那么,她算是小三呢?还是情人?还是实至名归的老婆呢?

    为此,还真的是急了婶婶,累了大娘。搞到最后,我们4个人一起结婚的那天,除了男女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外,外加程思林他们也就没有别人了。原因是… 此事不宜张扬啊!

    就在我回想着结婚那天的往事时,突然,苗苗的车停了下来,音乐也关小了,我不解地望向窗外。只见,一个长相清秀,头发比我还长的男生站在了副驾驶室的窗口,他很有礼貌地问,“你好,我可以搭你们的顺风车去附近的车站吗?”

    因为音音和陈柔都有身孕了,我也就坐在后排陪起了她们,所以,此时的副驾驶位置是空的。苗苗看了我一下,我不介意,也就招呼他上车了。开了一小会后,我张口问长发男生,“兄弟,你做什么的?搞艺术的吗?头发这么长,还是90年代刘华的发型啊!”

    长发男生呵笑了一下,他扭头告诉我,“呃,搞艺术倒不敢,就是没事喜欢写写,也就最近在给一个烂尾的小说写续集而已。”

    起初,我还没有怎么细看眼前的长发男生。现在,他一扭头,我才发现他的鼻子好挺,所以,我开了个玩笑说:“你不会是刘华的粉丝吧?你说,你给一个烂尾小说写续集,你的笔名是不是也叫andy啊?”

    长发男用谦逊的语气对我说:“我确实是刘华的粉丝,不过,笔名却不是叫andy。”

    “哦,那叫什么?”这时,苗苗问了一句。

    “呃,我的笔名是alies(艾利维斯)。有点难记,不过,喜欢我续写的人都习惯叫我a哥。”

    “a哥,好熟悉啊?你有印象吗?柔柔”音音突发有感,这时问了一下陈柔。

    陈柔想了一下后,告诉音音,“我也有点印象勒。”

    看陈柔和音音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我正想开口问长发男生,他却突然对苗苗说可以靠边下车了。于是,我也就打消了追问的念头。

    在他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后,我们的车子从新上路了。过了一两分钟后,苗苗突然回过头来对我们说:“哦,我记得了,他是巨孽的续写作者。”

    这一下子,瞬间击中了我们所有人的记忆,音音立马就着急地说:“苗苗姐,快回头去,我要找他签名。”

    陈柔此时也是一脸的兴奋,她激动地说:“我要和他合影。”

    “我也是,我签名、合影都要。”说完,苗苗娴熟的车头一拐,快速地追了回去。

    我则相当不满地说:“我要揍他。”

    “为什么呀?”我一句话,爆发了三女的齐齐追问。

    我不爽地说:“那丫的把主角写得很废,老是被虐,我看不惯而已。”

    ……

    …………

    镜头外,a哥打了一个喷嚏,他没想到李青想打他。不过,李青也打不到他了,有点让a哥遗憾的是… 没有办法跟音音、苗苗和陈柔合影。

    算了,人生如戏,戏也是写出来的。夜阑人静,a哥为巨孽打上了最后两个字,“待续”。然后,他盖上笔记本电脑,走向阳台仰望起了星辰。

    两年后……

    我在楼下小区里带着孩子们玩,现在,我已经是3个孩子的爸爸啦!早前,苗苗给我生了个儿子,音音和陈柔也给我添了一男一女。有点奇怪的是… 以前都是音音、苗苗和陈柔带着孩子们下楼来玩的,而在今天,我却跟着音音她们和孩子下楼来了。

    不远处,音音、苗苗和陈柔坐在一起欢笑地聊天着,而我则被三个孩子折腾到全身都冒汗了。

    突然,一阵哭声传来,我和音音她们循声望了过去… 原来,是我们家的小不点在哭呢!小不点是我和陈柔的女儿,也是排行最小的,所以,我给她取了个小名叫做“小不点”。

    此时,看到小不点哭得鼻涕直流了,我这个做爸爸的比陈柔还着急地跑了过去。其实,相对我的老婆们,我是很宠小孩的,因为… 我本来也就是一个“大孩子”。

    而在我还没有跑到小不点面前时,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跑过去抱起了小不点。看到这一幕,我慢慢地走了过去,同时,心理也在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年龄虽小,但气质却很出众的小女孩。

    只见,小女孩对着小不点弄脏了的小手轻轻地拍了又拍。然后,就像姐姐对妹妹一样疼爱地说:“妹妹,不哭不哭哦!你最乖最漂亮了,来亲一个。”说着,还真的亲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不单是我,就连苗苗、音音和陈柔都好奇地走了过来,而且,大家都啧啧称奇地赞扬眼前这个小女孩好漂亮,好有气质,很懂事。最主要是… 年纪小小,却已经有一双大长腿了。

    然而,音音她们跟我看的不同,她们看的是这个小女孩的外表,而我却盯着小女孩出神地望了很久… 很久…… 最后,我缓缓地蹲下身子,接着,轻轻声地问小女孩,“小朋友,你妈妈是不是姓钱呢?”

    我的话说完,音音她们都惊异地看着我,而我的心却在此时砰砰砰地跳着……

    终于,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开口了,她说:“爸爸,我叫钱念菁。”

    听小女孩叫了我一声“爸爸”,此时的我眼泪已经飙了出来,真的毫不夸张就飙了出来。而音音她们却满怀欢喜地围着这个叫钱念菁的小女孩问道:“你妈妈是不是叫钱灵?”、“她人呢?”、“她跟你一起过来了吗?”

    看到我脸上挂着泪花,小女孩很贴心地走过来抱住了我的脖子,而且,她一边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一边又很小大人地说:“不哭、不哭,妈妈来了,你看…….”说完,她稚嫩的小手遥遥地指向了远处…. 指向了那映照在夕阳下的… 修长靓影……

    绝美的容颜,曼妙的身形,风之卓越而又气质出众,除了钱灵,还能有谁呢?

    此时,音音、苗苗和陈柔已走向了钱灵,看着她们脚步迈开的背影… 我明白了钱灵在远处观看的踌躇。这时侯,我也很感激音音她们,因为… 她们让我看到了大度不是装出来的。只见,钱灵的表情先是震惊,慢慢地…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歉意,然后,就是随之而来的喜悦了。

    看着钱灵和音音她们欢快的交流,还有彼此间亲昵地拥抱,我终于迈开了颤抖的脚步……

    5年了,再一次见到钱灵,这是我幻想了多少个日夜后的成果?这5年对我来说,苦是煎熬,痛是思绪。与此同时,我也在这5年的等待中明白了杨过和小龙女一别就是16年的痛苦和煎熬。

    然而,这一刻只属于我和钱灵….. 带着幸福的眼泪,我们紧紧地拥吻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