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岁月如飞刀
    这时,王岩快速地打断了我,他兴奋地说:“对了,我知道你跟凡哥关系不错,也略微知道他妹妹跟你的事。你可否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其实,我已经猜到了的,但还是想听一下。

    此时,王岩正色道:“是这样的,你可否在日后见到凡哥,代我跟他说声对不起?”

    我知道王岩为什么不自己去说?其实,他是可以跟我要陈凡的电话的,问题是… 有些事自己去说,还不如通过第三方去代为解释好,所以,我很乐意地接下了这个活。

    看到我没有思考就答应后,王岩高兴地叫了我一声“兄弟”,接着,他激动地跟我说起了感激的话。

    今天,我跟王岩的不期而遇,算是另外一种缘份吧!让我心里倍儿爽的是,陈年的疑惑就跟多年的老便秘一样,通了,人也就畅爽多了。不过,这里面涉及到以前的事,还涉及到刘亚辉,换做在以前,我绝对是会跟陈凡说的。可是,现在我跟刘亚辉的关系也在持续稳定地往着好的方向发展,我也就不想再继续说什么了。

    可不是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聊的差不多了,王岩也就跟我说了这次来的原因。他说,他是在部队里接到父母的通知才过来的,当时指导员跟他讲的时候,他真的是震惊却不感到意外。后来,他也毫不隐晦地对我说道… 其实,他那边的首长可以联络这边官面上的人来帮王超一把,或是低调地处理整件事。问题是,王岩自己给拒绝了,他告诉我,“两个肩膀一个脑袋,不管在学校还是社会,只要犯了错,是男人就要自己去扛着,而不是选择去逃避。”

    当王岩对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对他敬了一个礼,而他也非常庄重、正式、严肃地回了我。当时,我是坐着,而王岩是站着。相对我不正式的敬礼,王岩的举手投足让我看到了他身为一个男儿的热血和军人的态度,还有… 他对纪律严明的追求和维护。

    夕阳下,我对王岩的敬意油然而生,当他的背影渐渐离开我的视线走进警局时,我冲着他喊了一句,“王哥,你是真正的男人,咱们后会有期。”

    喊完后,王岩没有说话,而是送给了我一个热情洋溢的笑容。他的笑容很纯真、很质朴,让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许三多”。

    一切都结束了,笼罩在头顶的乌云也散开了……

    往后的日子里,生活恢复了正常,我们学生党继续发奋图强,而工作的人们也努力地奋斗在属于他们的岗位上……

    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唔信一世裤穿窿。

    ……

    三年后……

    ……

    …………

    “老婆,还要买什么?菜买了,鱼也有了,要不买点排骨或是猪蹄吧?女生不都喜欢猪蹄吗?不会多的,反正都可以放冰箱冷柜里,就当… 就当屯粮嘛!天气热,也可以少出来几趟啊!呵呵…… 行,那就这样了,我先挂了。”

    “靓仔,来我这里买啊!下午刚到的新鲜猪蹄,保证不是隔夜卖剩的。”跟苗苗刚刚把电话讲完,我立马就被身后听到我讲电话的卖猪佬给叫住了。

    我在想:虽然是货比三家,但天气热也就不多折腾了,价格合适就在这家买吧!想完,我一个转身张嘴就问,“老板,猪蹄怎么… ?”

    “一斤算你……”

    然而… 话,彼此都还有说完就凭空打住了。这时,我惊奇地盯着猪肉佬,猪肉佬也发愣、尴尬地望着我。估计… 彼此都有这个想法吧?就是:尼玛啊~ 这个世界未免也太小了吧!

    我没想到… 好久不出来买菜,一出来… 就遇到罗秋生了。

    现在,我走也不是,买也不是,就这么傻傻地站着。倒是罗秋生这个生意人先开口了,他略微笑着说:“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会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见到老同学。”此时,罗秋生不敢提及兄弟两个字。

    见他先开口了,我也就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声,“你怎么会在这里?以前我也来过这个菜市场几次,好像… 还真没见过你吧?”

    听我这样一问,罗秋生咧嘴笑了一下,一口吸烟喝茶的大黄牙也因此被我瞅见了。笑完后,他直言不讳地说:“以前在乡里卖猪肉,后来出外打工了,最近一个月才决定来镇上碰碰运气的。现在,小孩在这里读幼儿园,又要租房,又要生活,没文凭没手艺,就不得不重操旧业了。”

    凑巧的是,今天周末,他的老婆带着小孩来看他了,顺便给他送饭过来。我略微看了一下罗秋生的老婆,我以为会是我初中的初恋来的,后来细看,才知道是另有她人。

    不过,校园恋这玩意,暂时守得了大学,但最后是否能经受得住社会的冲刷?我相信…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我和音音她们这般奇幻的爱情的。

    看着罗秋生现在的样子,肥了肚子,稀少了头发,蜡黄了容颜,长多了细纹,我还是心里很有感触的。特别是他的老婆,手里牵着一个,肚子还大大地隆着。瞧这一家子在镇上的不容易,我也就出手阔绰地把他们家的猪蹄全都包了。

    听我这么豪气地说要全包了,罗秋生惊讶地问我,“买这么多,吃得完吗?”

    “没事,家里反正有冷柜,多放几天想吃就吃。”说完,我眼睛眨也不眨地递上了红票子。

    随后,我把罗秋生找我的钱大方地给了他女儿,我告诉她:“这是叔叔给你买书本的,好不好?以后要好好读书哦!”

    罗秋生夫妇急着要女儿把钱还给我,却被我婉言回绝了。我对他们说:“这钱是给你们女儿学习的,又不是给你们的,你们那么着急干嘛?呵呵呵…..”这一次,这对夫妇倒也没有再说什么了,我也就借口溜了。

    不过,你们问我,日后还会再关照罗秋生吗?我基本上不用思考就告诉你们,“一定会的。”

    一句话,一笑泯恩仇嘛!

    回头再看看以往的日子… 三年多过去了,实际也只是出来社会两年多一点而已。这个时间段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懂得去怀旧了,也开始懂得去珍惜时间而不是拿来祭奠青春的热血了。

    啰嗦了一下,忘记跟你们说了… 其实,我也跟罗秋生一样当爸爸了。我的第一个孩子是跟苗苗有的,毕竟,她的年龄是不允许她再继续等待的。所以,在毕业一年后,我跟苗苗先有了名副其实的家庭,而她也在生下我们的宝贝儿子后真正地体会到了做妈妈的辛苦和累。不过,累… 却也是幸福着……

    现在,音音和陈柔又同时怀孕了,而我也就在今天… 导演了这出亲自出来买菜却偶遇了罗秋生的“喜剧”。

    你们估计会问我,“做了爸爸,有压力吗?”我的回复是,“废话,没有你试试看?”

    想当初,出来“混”的两年多里,我花了将近一年在一家货运公司上班。当时是,一边工作,一边积攒经验和开拓属于自己的渠道。接着,我就下了决心自己出来做了,就这样,一直搞到了今天。

    好彩的是,人多力量大,我有音音她们帮我。那时候,苗苗从教师的岗位辞职出来给我开拓国外的客户,音音和陈柔则帮她打下手。而我则挑起了开发国内客户的重担。回想那段创业艰辛的日子里,真的是说多了都是泪啊!基本上,我在开发国内的客户时,都有被客户不同程度地骂过,就如:盖电话,这个都是很家常便饭的事了。还有… 一个电话过去,遇到有些客户估计也是自己心情不好的,或是对我这种电话找客户很反感的。那么,我就很倒霉的成了他们的出气桶,最后,也都只能是遭受被骂的份了。

    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让音音她们开发国内客户的原因。因为,我知道这就是*裸而又现实的社会,有什么样的工作,就要面对什么样特色的群体。

    慢慢地… 再彼此坚持不懈和互相守望地努力后,我们迎来了第一个大客户。虽然,这个客户在不算远的鹏城,虽然,我们很有诚意想去见一下这个客户,但对方不是出差就是没空。到了最后几次约见时,这个客户直接托助理告诉我们,“用心服务就好,公司看中的就是一个人的坚持和恒心。”

    后来,我们还是没有见到这个客户,不过,我把客户说的话给记了下来。也正是因为这句简单的话,才有了我们现在的稳定发展。瞧不,就连老爸也在帮我开车到处收货呢!而老妈则是实打实地做起了她的好婆婆和好奶奶。

    夜了,独自站在阳台边俯瞰着远方,我回想起读书时的点点滴滴…… 曾几何时,我也憧憬过,迷茫过,渴望过?现在,当我在镇上有房有车有事业后,我变得更加想念某人了…

    时间,眨眼也就几年过去了,我不知道… 她过的好吗?我有想她,有找她,有联系过她,可她就是这么杳无音讯,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思念的时候,我才会抽烟,而我抽烟,却只为思念她……

    月底了,我和猴子、老三、程思林和陈亮又聚在了一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