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笑泯恩仇
    “确实是很爽,这个刺头拔得好,哈哈哈……”说完,我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而在我的笑声中,门口传来了“笃笃笃”的敲门声。这时,透过人墙,我看到一抹身影向我慢慢地走了过来……

    我内心一激动,以为会是钱灵来找我的。谁知道,随着人群一阵安静,我看到钱勇左手吊着纱布向我走了过来。

    只见,他刀削般的面容,寸头的发型,左眼眶明显的的伤疤,再加上黑色的长袖衬衫,还有脖子上那条粗厚的金项链。此时的钱勇,即便是吊着纱布的,但他还是给人一种冷酷到不寒而栗的感觉。可能是混黑混久了,他的到来就像是卷起了周围死亡般的黑洞。这一刻,我能感觉到刘亚辉明显颤抖了一下,特别是他的手指… 已经在不经意地抖了一下又一下。

    站定后,钱勇不疾不徐地开口了,他的话就跟他来的气场一样,充满了黑色的气息。只听他语气淡过开水地说道:“那个绑架我和苗苗的人,我已经查清楚他的情况了。即便他现在被抓了,我也会让他在蹲号子的时候明白… 他抓了不该抓的人,惹了不该惹的事。”

    这一句话说完,我用眼角悄悄地瞅了一下刘亚辉。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脸色是典型的… 面如死灰。看到这里,我完全可以想到他当年被迫转校时的恐惧,而且,我还可以猜到… 刘亚辉认识钱勇,而钱勇也肯定是认识刘亚辉的。否则,钱勇怎么能抓对人?还胁迫刘亚辉转校呢?

    此刻,豪华的vip病房里静如止水,老爸、老妈没有经历过太多社会上的事,但估计也从钱勇的口气里猜到他的不简单了吧?看到这一幕尴尬的局面,我笑着对钱勇说:“谢谢了,想必你还有话对我和苗苗说吧!要不,我们三个人谈一谈,怎么跟警察做笔录??”

    我的话音一落,聪明的音音在瞬间捕捉到我的用意后,很乖巧地对我老爸、老妈说道:“叔叔、阿姨、程思林、还有其他的朋友们,我们都出去吧!那晚发生了太多的事,就让苗苗姐和青青哥他们聊一下吧!”

    “刘亚辉,谢谢你帮青青安排了一个vip房,也谢谢你来看望他,你有时间聊一下吗?”说完,陈柔带头先走了出去。

    人群一下子“掏空”后,刚才有点沉闷到可以拧出水的空气终于松懈了下来。然而,率先打破这份沉寂的是钱勇,他耸了一下胸腔叹了口气,有点尴尬地对我说道:“谢谢你刚才给了我一个台阶下。”

    “哈,客气了啦!刚才也不算让你难堪吧?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让你台阶下不下的问题喽!”

    “话是如此,但气氛你也看到了。我被迫选择了一条我不想走的路而已,但不管是不是被迫,该坚持该伪装的,我都必须得做到,这就是不归路。”钱勇这句话说完,我看到了他脸上淡淡的哀愁。

    此刻,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 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混黑的,而一旦走上了这条路,那就是一条不归路。

    气氛在钱勇说完后又沉寂了下来,而苗苗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继续打破这份沉闷的人还是钱勇,他此时略微尴尬地说:“李青,我总以为… 你让苗苗青睐的,是你某种性格而已,或是… 哪点优点,比如… 会哄人。可从那晚后,我是彻底对你没了脾气。过后,我才慢慢意识到… 你在对苗苗这份爱的维护和守护,比任何人都来得坚持和坚毅,即便是霍出自己的命。而我,自以为可以为苗苗做很多事,甚至是… 放弃我的身份,放弃所有我从父辈继承而来的势力、财富。可在面对生与死的瞬间时,我退却了,而你却面不改色地扑上去,为苗苗挡住了那一猛烈地撞击。所以,我佩服你,这种佩服… 除了我爸和程叔叔,你是第三个了。我想,日后也没有多少人可以让我佩服的了。”

    一大串话说完后,钱勇扭头又对苗苗说:“苗苗,请允许我这么亲密地再叫你一次。经过这一次,我发自内心地恭喜你… 恭喜你… 找到了一个值得去托付终生的人,一个敢为你生,敢为你死的人。”

    听钱勇说完后,苗苗细滑的小脸轻轻地蹭了蹭我的手,她充满幸福地说:“谢谢你,钱勇。你和青青是我一辈子最好的朋友,让我们彼此守望这份难得的缘份吧!”

    “嗯,一辈子最好的朋友。”这时,我也附和了一句,皆大欢喜嘛!

    再多聊了几句后,钱勇说有事就先离开了。然而,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事先排练好的?神奇的是… 钱勇才刚一离开,刘亚辉后脚就跟了进来,前后也才相差不到1分钟而已。

    我在想:兴许,今天看我醒来了,大家想一口气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吧?

    看到苗苗在,刘亚辉还是那种见光死就低着头地说:“苗老师,我可以跟李青聊一下吗?”

    “哦,行啊!你们聊吧!”说完,苗苗毫不含糊地走开了。

    对于刘亚辉,其实我也挺尴尬的,特别是单独面对他的这一刻。想了想后,我先开口对他简单地说道:“谢谢你为我安排了一个vip病房。”

    刘亚辉没想到我的开场白会是这个,所以,他在怔了一下后,很是平常地对我说:“哦!没事,这都是小问题。我其实是想来跟你道个谦的,也想跟你解释下… 那晚的事不是我计划的,我也不知道王超会绑架人,更不知道他已经偏激到那种敢杀人的程度了。”

    嗯!突然间我明白了,敢情… 刘亚辉还真是怕自己的事情影响到他老爸的仕途吧?所以,他此刻算是急于撇清他跟王超的关系呢?还是说… 他真的是心有所悟?

    当然,我选择了后者,我想说的是… 我累了,从头到尾我就没有想过玩… 玩弄感情,玩弄权势。所以,我宁愿去选择后者,选择去相信刘亚辉在经历了种种后的感悟。因此,我没有说太多什么,只是这样对他说:“兄弟,来根烟吧?”

    听我喊了声“兄弟”,刘亚辉看我的眼神变了,变得有种... 晃动… 和波光粼粼的感觉。只见他摸了摸口袋里的烟,在掏出来一截后,又突然塞了进去。随后,他轻轻地笑了出来,不好意思地对我说:“医院不允许抽烟,我不想陈柔找我麻烦。”

    “抠门就说,好烟不想分享,是吧?哈哈哈……”

    “哈哈哈… 你也大方不到哪里去,还没见过你请我吃饭呢!从高中到现在,貌似都是我请你的吧?”

    “滚犊子,老子知道你有钱,不想跟你抢而已……”

    一声声笑完后,我叹了口气,接着对刘亚辉说:“兄弟,前两次的事,我……”

    “诶,别说了。你来我往,尔虞我诈,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是吗?”

    哈,刘亚辉说到这里,我再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有些事不说出来,或是知道了不想说出来,选择放弃不代表懦弱和退却,我想这才是大智慧的表现吧?

    “行了,为了避免你觉得我抠,这包中华送你了,接着…..”

    “我靠,没看见老子是病人吗?”

    “呵呵,你死不了还有三个女人照顾你,好福气,我就不参合了,拜拜!!”说完,刘亚辉走了,还找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台阶给自己下了……

    又过了三天后,老爸老妈被音音和陈柔她们给打发走了。其实,老妈是挺不放心的,但老爸却说了一大段让我觉得很有学问的话,他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走与不走,那三个孩子都是一样对李青的。这个时代是年轻人的了,我们不能去干预什么,就让它顺其自然发展吧!以后有孙子抱,我们就只管带孙子好了,难不成你有3个媳妇还想要争着去做家务吗?”

    那时候,我当场对老爸点了10086个赞……

    往后的几天里,音音她们不是轮流来照顾我,就是一起来跟我聊天。中间,猴子和老三也过来了,他们看到我躺在床上后,都气得把拳头快握穿了。而这个过程中,陈亮和老程没事就过来找我吹水,特别是老程还喂过我吃饭… 那时候,直把老子感动得想“以身相许”了。

    一个月后,某一天晚上,当我准备睡觉的时候,护士长走进来问我,“你好,有一个叫钱灵的人想见你,你想见她吗?按照医院的规定,这么晚是不允许探视的。如果你不想见,我们就让她第二天来好了。”

    在我住了一个多月的vip病房后,护士长貌似也知道了院长对我的特别照顾。所以,轮流来给我做护理的护士都对我特别的客气,更别提现在护士长说话的柔软口气了。不过,一听到是钱灵,我都兴奋到对着门口大喊了起来,“灵灵,进来啊!”

    我的话音刚落,钱灵提着一大袋水果走了进来。在看到我躺在病床上后,钱灵红着眼眶拼命地咬着嘴角,她客气地对护士长说:“我可以留在这里吗?白天你们来探视前我就走。”说完,她把水果放下,直接给护士长塞了个红包。

    看到这一幕,我才知道她是早就想好和决定了的。这时,护士长尴尬地看了我一下,还没有说话却被我抢先了。我笑着对她说:“拿着吧!你作为护士长来照顾我的次数都比其她小护士还多,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这是你应得的,也算是我们答谢你的,你赶快收起来吧!千万不要推攘了,到时候被其她人看见就不好了。”

    听我这么说了,护士长这才笑着把红包塞进了口袋里,接着,她叮嘱我们几声后就走了。其实,我也不想刻意说什么好听话的,我只是想护士长能通融通融一下,好让我和钱灵在每天晚上可以见面而已。要知道,我很想她,这一个多月我几乎是在人前忘却,却在深夜里念着她的名字入睡的。

    护士长走后,钱灵挨到我的床头,没有说话就直接睡进了我的被窝里。而且,她还把头轻轻地枕在了我的胸膛上。其实,在一个多月的调养后,我是可以坐起来的。然而,可能是太过于兴奋了,我在看到钱灵后竟然忘记坐起来。不过也好,我很喜欢被她这么抱着,此刻,我好幸福… 好甜蜜啊!

    可是,钱灵却哭了,她轻轻地捶打着我的胸脯,幽怨地对我说:“那时候,我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你却骗我说,是我哥被人抢劫了,你只是过去派出所接他和你家小班而已。出了事后,我没有见到我哥,他也没有告诉我你们受伤的事。要不是我最近回到学校的住处,我都不知道他在那里养伤,也根本不知道你住院了。你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听到钱灵最后的问题,我纠结了一下,连忙哄着她说:“灵灵,不是我不告诉你啦!当时的情况比较紧张,也不是以往打架那么简单。况且,那也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明白的。一来,我不想让你担心;二来,我也不知道你在哪里?会从哪里赶过来?所以,我就决定走一步看一步了。只是没想到… 倒把自己整进医院了,呵呵呵……”

    “呵你个头……”说完,钱灵贝齿轻启,很是温柔地咬住了我的胸脯肉。

    这一咬不要紧,只是那种又酥又麻的感觉慢慢让我的分身石化了。此时,钱灵是侧身抱着我,而她的美腿也从下半身的雪纺裙里蜷曲着压在了我的下身位置。而这一压,又很不经意地让她的美腿扫到了我挺立的分身。

    那一刻,我很爽的全身抖了一下,钱灵则是娇羞地骂了我一声,“色狼”。接着,在我还想开口辩驳的时候,钱灵却突然起身走到门口摸了摸门把,然后,又走到窗边拉上了窗帘。

    不知道脑袋是不是秀逗了?我竟然看不出钱灵要干嘛?于是,我坐起来弱弱地问了一声,“你要干嘛?”

    钱灵起初没有搭理我,却在拉上窗帘后,表情很妖媚地走过来对说:“你说,我还想干嘛?”

    被钱灵这么一戳,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要干嘛了?何况,我的分身早已把白色的被褥给撑起“一片天”了。只不过,对于到嘴的“羔羊肉”我却在这时候变得不急不燥了,我佯装羞涩地说:“你你… 你要干嘛?再过来… 你再过来… 我就要叫了哦!”这句话说完,我发现… 我太特么的不要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