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劫后重生
    要知道,有时候动作跟险况的发生也只是在分秒间……

    随着一声很响、很响、很响的金属碰撞声,接着,噗…… 很沉闷的一声,但却很有力,我的后背就这样被王超的面包车给结实地撞上了…..

    那一刻,我尝到了嘴角的血腥味… 接着,我的头脑开始了天旋地转,胸腔更是出现了难以呼吸的状态,眼睛… 也在瞬间产生了模糊的现象……

    在我倒地的那一刹那,我带着胸口急促起伏的颤抖,使劲地睁大眼睛看了一下苗苗… 我看见她只是哭了,但还好… 还好没事… 没事那就行了……

    而我的耳边,此刻充斥了苗苗的哭泣声,但我听起来… 感觉… 感觉… 感觉苗苗的声音离我好遥远啊!我也好想睡,一想睡,就感觉眼皮子很重,头脑也发晕,视线都完全模糊了……

    我会死吗?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死了?我只知道到处都是一片黑暗,而我在这片黑暗里匍匐前行,时而行走,时而休眠,时而踌躇,时而激进… 但是,无论我怎么走?我都是走不出这片黑暗……

    慢慢地… 慢慢地… 我开始着急了起来,甚至变得狂躁了许多… 虽然,我身处在这片黑暗中,但是,我也依稀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我不知道苗苗怎样了?逃出来了吗?还有,还有,还有,音音呢?陈柔呢?程思林、猴子、老三和陈亮呢?我好想见到我心爱的女人和我情如手足的兄弟们……

    这一刻,我仿佛体会到了音音昏迷期间的痛苦,感同身受的我也坚决地起誓… 如果我能走出这片黑暗的话,我一定… 一定… 不会让所有深爱我的人和我深爱的人再一次走进这片荒凉的黑暗里,这片… 永远都见不到日光的黑暗。

    或许,我的祈诚感动了上苍,驱逐了黑暗,就在我有点茫然和厌倦了这片黑暗的时候,我发现… 我的身前位置,就在我抬头的地方,我看到了音音、苗苗、陈柔、还有… 还有钱灵,而且,老爸、老妈也来了,所有的人… 包括我挚爱的兄弟们… 他(她)们都在向我许愿……

    渐渐地… 渐渐地… 渐渐地… 他们对我的许愿越来越浓烈,接着,浓烈的愿望带着期盼幻化成了无数个金色的小气泡,就如同我在音音苏醒那一刹那看到的一样。这些个不计其数地小气泡慢慢地向我围聚了过来,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它们。原来,它们是这么的温暖而又柔和,接着,小气泡像是自己有生命意识一样,它们把我轻轻地托了起来。那种感觉… 很梦幻,很轻盈,而我竟然感觉不到那种随时可能会掉下来的恐惧。

    就这样,我被这些亲昵无间的小气泡们托着飞向了黑暗的深处,直到… 直到… 直到… 我看见了那一抹… 久违的阳光…..

    一穿越光亮和黑暗相壤的缺口,我猛地睁开眼睛,那种感觉… 就像我刚从死亡中复苏过来一样。接着,我便贪婪地… 吞噬起了每一口清新的空气……

    而在我还来不及摸清状况的时候,老爸和老妈兴奋地脸孔快速地凑近了我… 老妈哭得是满脸通红,老爸则是满脸喜悦,看着他们一哭一笑的不同表现。起初,我还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懵懵懂懂的我在老爸的解说下,才慢慢地知道了我昏迷了将近3天的事……

    然而,在猛地回过神后,我着急地问着老爸老妈,“苗苗、苗苗呢?怎么没看见她呢?她是不是怎么啦?”

    看到我一副心急火燎地样子,老妈是又急又气地说:“她没事,你放心吧!你看你自己,都不知道关心自己一下,也不问我和你爸是怎么来的?一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你的女朋友。哪有你这样做儿子的?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愁死你爸和我了。”

    “呵呵,别说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听老爸说话的语气,不怒反而还带着柔和的声线,我当场就慢慢红了眼眶,然后流下了眼泪。不为别的,一是感动;二是老爸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让我看到了他最为柔和的一面。换做在以前,如果我做错事了,老爸肯定是拿起拖鞋把我从村头追到村尾的。可如今,我的一次昏迷,却让他和我老妈看起来苍老了很多… 很多……

    那一刻,我的眼泪止不住哗啦哗啦地流了出来,第一次哽咽地喊了声,“爸”。接着,爷俩两个人,一个躺着,一个坐在床前哭得稀里哗啦的。可是,那个惨状却看起来很温馨… 很温馨… 温馨到… 就差一起掏烟点起来抽了……

    老妈看我和老爸哭得比她还猛,反倒是很淡定地对我们说:“别哭了,大男人有什么好哭的,真受不了你们爷俩。你现在醒了,我… 我我打个电话给你那几个女朋友。”

    人一哭,我好像把这几天在黑暗里的压抑都憋了出来,效果也着实比多年的老便秘通了还爽。所以,人一清醒后,我也就告诉老妈,“妈,几点了?等音音她们放学后再打吧!我不想她们高兴得请假跑出来啦!”

    老妈刚拿起手机,听我这么说又放了下来。不过,在中午的时候,音音、陈柔、苗苗和程思林、赵星他们都过来了。而且,人群中… 还有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那就是… 刘亚辉。

    看到他后,我一时之间还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倒是简单地对我先问了声,“醒来了,感觉还好吧?”

    老妈肯定是不知道我和刘亚辉过往的纠纷的,所以,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抢着话对我说:“你有这些个同学也真是福气啊!这几天,他们没少来看你,到了后来,是我和你爸怕耽误了他们的工作和学习,所以都给打发回去了。就你现在这个病房,叫v、v、v什么来的,还是你这个同学给安排的。”

    “呵,没事的,阿姨。就一个vip病房,我已经让我爸跟医院打过招呼了,院长也没有按平时的住院费来收,你们就放心地让李青住下吧!”

    我靠,怪不得一开始总感觉这个病房有点与众不同,原来…老子现在住的是vip病房啊!

    这时,不感动那是假的,一笑泯恩仇嘛!我也就对刘亚辉说了声,“谢谢!”然后,招呼所有人坐了下来。

    我相信,那天我昏迷后的事没有任何人能比苗苗和钱勇再清楚了。此时,钱勇不在,苗苗看到我醒来后没有忌讳地在赵星、马强和刘亚辉面前握住了我的手。我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感觉… 她连日来也消瘦了不少,但想到王超开车撞向我们的事,我还是心有余悸地问苗苗,“那天,后来的事怎样了?我完全都不记得了。”

    苗苗显然不想太多地去回忆那晚的事,所以,她迟迟没有说出口,反倒是陈亮走过来跟我说:“青哥,还是让我说吧!这件事说来也太气人了,一是遇到塞车,二是我和老程对那个商业中心大楼也不太熟悉,就这样,搞得我们两个人在路上绕了好一会儿。接着,等到我和老程赶到你那边后,你早已晕死了过去。当时,看到你被120的救护床给推了出来,我和老程气得把绑了一头纱布的王超给打了一顿。说实话,要不是警察死死拦着我们,估计… 王超会被我和老程给打残吧!”

    “青青哥,你都昏迷3天了,真的把我们所有人都快吓死了。”这时,音音的话才刚一出口,声音就明显哽咽了。看到音音和陈柔一脸委屈和担心的样子,我心里愧疚地招呼她们过来,伸出手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她们的小脸。

    苗苗此时已哭红了鼻子,她轻轻地告诉我,“那晚,王超的车在撞向我们的时候,因为前轮胎轧到了车底的钢筋条,加上地面凹凸不平,所以,钢筋条弹跳起来扎到了其中一个后轮胎。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王超的车不会迫停,他也不会撞到头部晕死过去。可是,面包车虽然迫停了,但车头还是刚好撞到了你… 你不知道,那时候我好怕,好怕啊…… ”

    苗苗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她的娇体因为哭泣而变得颤抖,她的哭声带着自责,带着后怕,带着内疚。那时候,我好想坐起来,好想把她搂入我怀里。可是,我发现… 我根本无法用力,全身也软趴趴的。

    大概看到我的囧样后,老爸走过来对我说:“先不要动,你的脊椎两处骨折了。医生说,保守治疗就至少要1个月后才能移动,至于恢复,没有2到3个月你就别想了。所以,这1个月你给我好好地躺着。还有,你之所以昏迷是因为脑震荡了。据判断,当时那个车撞到你的腰椎后,导致你的头部后仰重重地磕在了车前。而这一撞,也同时让你腹内出血了。”说完,老爸叹了口气,他继续说道:“唉,你这小子也真是命大,不亏是我儿子啊!”

    靠,命大和是不是你儿子没有多大关系吧?老爸真搞笑……

    此时,我安慰了一下苗苗,要不是现在人多,我还真想抱抱她啊!我发现… 哥已经恢复回平时的“猪哥”样了。不过,想到了王超,我还是气得牙痒痒的,我问程思林他们,“王超现在怎样了?”

    程思林那货的样子给我感觉好想抽烟,又不敢抽,最终打了一哈欠说:“被抓了。”

    “奶奶的你真抠,问你一句话你就吐出这三个字。”我这句话把程思林给说的无语了,同时,也把周围的人给逗乐了。

    今天不是周末,猴子和老三没有过来,陈亮估计整个过程都有陪伴着我,他很清楚地对我说:“期间有警察来做笔录,不过你刚好昏迷了。当时我问了他们会怎么处理王超?其中有一个警员挺好的,他跟我透露说,按照王超犯案的特性,应该会面临很多项罪名指控,有… 绑架罪,故意杀人罪,盗车罪、无证驾驶还涉及酒后驾车等等…… 哈哈哈,是不是听起来很爽啊?青哥。”

    “确实是很爽,这个刺头拔得好,哈哈哈……”说完,我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而在我的笑声中,门口传来了“笃笃笃”的敲门声。这时,透过人墙,我看到一抹身影向我慢慢地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