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为爱,生死度外
    王超没想到我会跑,所以,他气急败坏地在我身后叫骂着,

    “缩头乌龟,有种别跑……”

    “不跑才怪,你这个傻逼。你就跟一只会乱吠的野狗一样,不跑还等你来咬啊!”可是,老天爷貌似跟我开了一个玩笑?

    一不留神,我就被一株粗壮的野草给绊倒了。看见我摔倒后,王超

    “啧啧啧”地笑了起来,同时,他握着钢筋条划着地面向我走了过来……这一路走来,钢筋条摩擦着地面发出了

    “噌噌噌”的声音,还真的挺让人毛骨悚然的……我想跑,却在

    “哎哟”一声后重新摔了下来。那一刻,伴着身体的又一次摔倒,我才知道我在刚才的慌乱中扭了脚踝。

    真特么的倒霉到家了…利用在黑暗中的短暂一秒,我在心里臭骂了捡废品的大爷无数遍,我在想:尼玛呀!

    捡废品也不好好捡,漏了一根这么长的钢筋条都不知道。心里虽这么想着,但是,我的手却在草丛里胡乱搜寻着什么。

    其实,我特不服气王超,我不相信他能在草丛里找到生锈的钢筋条,我却连一只蚂蚱都找不到?

    于是,我这个在王超看来已是瓮中之鳖的人就这样被轻蔑了,特别是他在知道我的脚踝受伤后。

    此刻的王超,他给我的感觉很是血腥,他就像电影里饰演古惑仔的大反派一样,仿佛…他手里握着的不是钢筋,而是一把滴着血的钢刀。

    而且,他还视我为必杀的对象,凶残无情,怒目圆睁……然而,越是危机,我越是快速地淡定了下来。

    我知道…继续跑,对我来说已经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了。所以,我把站起来爬的时间换做了在草丛里对王超表演出

    “恐惧”的动作和表情。那时候,我四肢着地,整个人像是蜘蛛在爬一样,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向后艰难地退着。

    而且,我还一边对王超怯懦地说:“超哥,放…放…放过我吧!”

    “哈哈哈哈…‘超哥’,你他妈这声叫的比女人*还让我舒服啊!来啊!继续叫啊!叫啊!说不定,我打你时还会手轻一点的,啧啧啧……”王超说话时,我完全看不到他对我会有一点手软的样子。

    而在我还要继续阿谀奉承他的时候,突然…我的心里

    “咯噔”了一下,我感觉…我感觉…老子貌似摸到一块板砖了。

    “疾病乱投医,死马当活马医。”这是我在草丛里

    “邂逅”板砖后想到的唯一一句话。不过,我没有把板砖立马扔出去,而是…嘴里很贱地骂起了王超。

    估计他也挺受不了我的,要知道,刚才我还叫他

    “超哥”来的。现在呢!他直接被我给骂成了动物!!这时,王超在被我彻底激怒后,已经把垂在地上的钢筋条拿起来向我冲了过来。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拍到王超?但是,我在搏他走进我的射程之内,我相信…我还是有那么点把握能扔到他的。

    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不知道该拍向他哪个部位?脸,还是小jj呢?而我也在心里对板砖

    “拜托拜托”地说:如果你打中王超还不会碎的话,老子直接把你当成我百年后的牌位,让我们一起给后人供着,如何?

    天!!哪里还有时间想这么多呢?说时迟,那时快,王超一跑进我计算好的射程之内,我完全没有思考就使出了我们李家失传了多年的

    “小李飞砖”……那时候,王超是背对着光线,也就是我看到他是在光处,而他看到我是在暗处。

    所以,他想都想不到,我会捡到一个

    “神奇”的板砖,还将它掷了出去。板砖出手,我同时在心里念起了咒语:天灵灵,地灵灵,板砖拍中王超行不行?

    咒语念完后,让我们一起来见证奇迹的一刻吧!那一刻,我感觉…时间静止了,风儿凝固了,草丛也忘记摆动了!

    !接着,在看到板砖美丽、优雅的弧线后,我几乎是在心里惊爆地叫喊了出来:挖槽,上上签。

    因为…板砖当时很争气地拍在了王超的脸上,它犹如符咒贴在了僵尸的额头,效果很显著地把王超给定住了。

    接着,王超在被定住一秒后,随即整个人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而他手里的钢筋也被他倒下后的动作给甩到了面包车的前面位置,也就是水泥地面高低相接的地方。

    哎哟喂…真是让我欢喜让我忧啊!喜的是,一砖那么准,直接打在了王超的脸上,还把他给拍晕了过去;忧的是,这百年难得的好

    “牌位”竟然就这么碎了。唉!节操,节操,我的节操碎了一地啊!但是呢!

    从此以后,我们李家在百晓生的兵器排行榜上将再一次超过唐伯虎的霸王枪,重新回到第一的位置。

    只是,小李飞刀也将彻底改为

    “小李飞砖”了。王超倒下后,我在草丛中挣扎了一下才爬了起来。一起身,衣服立马就贴到了我的后背上。

    这时,我才知道我刚才紧张得连背脊都出汗了。经过王超身边时,我还特意看了一下他被板砖砸中面门的样子,我在想:那一下绝对很疼吧?

    不疼,怎么连板砖的碎粒都粘在了他的额头和鼻子上呢?而且,王超的鼻血还潺潺直流,整得快跟小桥流水一样了。

    此时,我是单脚提起来,慢慢跺到苗苗身边的,而她…也早已哭成了个泪人。

    一见到我后,苗苗整个俏脸埋到了我怀里,而且,不管我这么安慰,她就是哭得很厉害。

    估计…应该是被刚才的事吓到了吧?让我有点鄙视的是钱勇,老子原以为他可以快速地解开自己的麻绳结,然后带着苗苗离开的。

    谁知道,整了半天还是让我帮他给弄开的?解开钱勇的绳结后,最麻烦的就是苗苗了。

    她的麻绳结被打了好几个死结,而且还被王超那狗日地命令朱胜给绑在了地面的钢筋上。

    又在刚才,唯一的利器–弹簧刀还被朱胜那头蠢猪给踢了出去。所以,就单苗苗手上的麻绳结都已经让我和钱勇解得满头大汗了起来……然而,也正是在第一个绳结解开后,突然…一声车门打开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重重一声

    “砰”,车门关了起来,再接着,等我和钱勇、苗苗循声望向小面包车的时候,王超…已不知何时醒来?

    此刻,他已经在发动面包车了……我靠,什么个情况?随着车子发动机的声音响了几下,我明显看到钱勇的身体也跟着抖动了几下。

    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他的紧张和慌乱,为此,我对他说:“那个面包车的门窗都紧闭着,我们现在谁也无法把那个发了疯的家伙拉下车来。如果不想死的话,你就赶快走,我一个人帮苗苗解开就好了。”老实说,我这个话有着一半一半的意味,一半是想试探钱勇,一半是真的想让他走。

    此时,钱勇还很淡定地对我说:“呵,别说笑了。为了苗苗,我可以跟你打一场,为了救她,我也可以把我的命不要了。”

    “你走吧!谢谢你的好意,但这不关你的事。”可话说完后,苗苗却用后背撞了我一下,她声泪俱下地说:“青,你赶快走啊!那个人都疯了,他想撞死我们,你难道不知道吗?”我没有理会苗苗说的话,我一边解着她手上的麻绳结,一边很淡定从容地告诉她,

    “乖,别傻了。你觉得我会弃你不顾吗?别说我不肯,换做是音音,她不会同意,陈柔也一样会说不行的。”我的话音才刚一落下,妈逼啊!

    王超在连续数次的打火后,终于把发动机给点着火了。这时,我一改说话的口吻,吻了一下苗苗后,很是坚定地告诉她,

    “生在一块,死在一起,有我呢!”说完,我推了一下钱勇,很认真地告诉他,

    “苗苗说的对,这不关你的事,你可以走了。”钱勇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话给激怒了?

    还是被我先前的一推给惹烦了?只见他没走,反而还伸出手帮我用力地拉扯起了两个扭成了8字型的绳结。

    那一刻,我感觉这家伙还是挺靠谱的,但没有多想,我就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继续解起了绳结。

    “咯”的一声,我不知道如何形容?反正,我知道王超挂档了,而且,发动机随着王超急踩油门的动作也产生了

    “狂躁”般的轰鸣声……我眼角瞅了一下王超那个孙子,我发现…他此时的嘴巴已经笑得跟只咧嘴狗一样大了。

    接着,他很有快感地按了两下喇叭,就发疯式地开车向我们冲了过来……那一刻,钱勇估计说不怕也是假的了,只见他已经慌乱到把

    “解开”绳结这个动作改成不断在上下摇晃着了。我眉头一皱,对他的手一抓,一甩,然后,整个脸凑向了苗苗的绳结。

    那时,我是直接用牙齿咬住了绑在钢筋上的绳结。我在想,如果这个结能解开的话,即使苗苗手上的绳结解不开,但她也可以爬起来逃走的。

    于是,我就在解开第一个绳结后,奋力地啃咬起了第二个绑在地上的绳结,那也是最后一个了。

    然而,就在小面包车快要挨近我们的时候,钱勇整个人突然发力…接着,立马就向苗苗的身侧神速地跳了出去……我知道,他撑不过这生死几秒的,但是,我不会怪他,苗苗也不会怪他。

    不过,估计是他太慌乱了,也太过于恐惧了,就在他侧身弹跳后,他的表情扭曲了,嘴巴歪咧了。

    我看见…他在落地时,不是用身体着地,而是先用前肢接触了凹凸不平的地面。

    所以,我猜他的手前肢断了,要不,就是手腕脱臼了….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在瞅着钱勇落地的刹那,我的牙齿也在不断地撕扯着最后这个几乎快扭紧到完全融合在了一起的绳结。

    此时,右身侧…王超的车飞快地撞上了与水泥地面高低相壤的90度直槛,而我也在冒着牙齿随时崩断的可能,还在死咬着最后这个结实的绳结。

    那一瞬间,我感到心跳是在翻倍地跳着,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时间,时间貌似从一分钟60秒被压缩成了6秒,而且,整个画面貌似也因为面包车撞击过来的惊险而夸张地成了照片只有黑白的底片色彩。

    唰……麻绳结在最后的摩擦声中被我给用力扯开了,可是,这欢喜的心情还没有着落,我立即就用膝盖在地上用力地旋转了90度。

    就这样,我从苗苗身后快速地闪到了她的右肩膀位置,接着,我左手抱住她的左肩膀,右手捂住她的侧脸、耳朵、头发,然后再紧紧地护在我怀里……要知道,有时候动作跟险况的发生也只是在分秒间……随着一声很响、很响、很响的金属碰撞声,接着,噗……很沉闷的一声,但却很有力,我的后背就这样被王超的面包车给结实地撞上了…..那一刻,我尝到了嘴角的血腥味…接着,我的头脑开始了天旋地转,胸腔更是出现了难以呼吸的状态,眼睛…也在瞬间产生了模糊的现象……在我倒地的那一刹那,我带着胸口急促起伏的颤抖,使劲地睁大眼睛看了一下苗苗…我看见她只是哭了,但还好…还好没事…没事那就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