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绝地反击
    这时,刘亚辉是彻底震惊了,而王超则是满脸通红,他鼻孔犹如公牛喷气般地暴跳如雷。接着,就在朱胜惶恐的眼神里,他猛地飞起一脚,毫无情义可言地踹向了刘亚辉的腰杆子。而且,他的嘴里还愤愤地怒骂着:“我日你妈的,上次我就怀疑你向条子举报了我。这一次,你他妈还想跟李青设局来绑我,你觉得我会那么蠢到不会去防你吗?草!!”

    接着,王超还气不过地冲上前去一脚又一脚地踹在了刘亚辉身上。而不远处的朱胜,想跑过去拉住王超,又眼神很恐惧地盯着他手上的弹簧刀。我相信,不要说是朱胜,换做任何人都不想被刀子捅一下吧!

    此时,我设计让王超和刘亚辉狗咬狗的计策实现了,但我却没有急着去救苗苗。这不是我自己怕的问题,我考虑的是… 如果我现在去救苗苗,我还得花很大的气力和时间来给她和钱勇解开绳子,而这个过程中,我极有可能遭受到王超的疯狂报复和打击。我之所以现在还比较淡定,是因为… 我眼角处已经瞅见钱勇在慢慢地反手解开身后的麻绳了。

    这时,我跟自己打了个赌,就是… 我把解救苗苗的事让给钱勇。而我在打定这个主意后,身形已经没有犹豫地冲向了王超。老实说,我也怕王超手上的刀子。可是,如果我不冲过去的话,刘亚辉一定会被王超给踢成个死人的。

    现在的他,真的情况不太乐观。刚才,我只是想挑拨他和王超的矛盾,好使得我这边尽量减少一个威胁而已。可是,我错误地低估了王超的疯狂和“六亲不认”的程度,我怎么想都想不通… 为什么王超会对昔日的“兄弟”这么毫无仁义可言地下狠手呢?

    此时的刘亚辉,双手护着头,偶尔又痛苦地捂着肚子。他的落魄,就像一只在地上被人无情踢滚着的流浪小狗一样。那个连话都说不上来,一下子就被王超给踢进肚子里的可怜模样,让我本来就不狠的心泛起了丝丝同情。特别是看到他此时灰头土脸的样子,我相信… 我的仁义不单是我的同情心在作祟而已。

    就在我快速地挨进王超后,我化掌为爪… 先是抓住了他握着刀子的手,接着,身体带着惯性没有任何一丝停顿地撞向了他的肩膀。我很清醒… 我必须得这么做。要不然,王超一个反手,他的刀子随时都会捅到我的。而我在出其不意地抓住王超的手后,立马使出了惊天地泣鬼神地吼叫,“朱胜,还楞着干嘛?赶快拖走刘亚辉啊!难道你想他被活活踢死吗?”

    “哦… 哦哦… 好好……”朱胜估计是被吓成傻子了,他在目光呆滞而又忙不迭地点头后,终于迈开沉重的双脚把刘亚辉给拖走了。

    这样,我的压力就轻松了很多,我还真怕一小心又继续伤到刘亚辉了。此时,我死死地抓住王超握着刀子的手,刚才他是顾着踢打刘亚辉才被我轻松地“偷袭”了。要不然,我绝对没有信心在他拿着刀子的时候,还能准确无误地抓住他的手。

    而让我有点意料不到的是刘亚辉的折返,当时,我还真是有点懵了。

    我充满惊恐地想:他不会是寻思着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找我报仇吧?还是,他想借助王超的手来捅死我呢?还是… 还是… 他还分不清情况要继续讨好王超,以示自己没有举报他的清白呢?

    我靠,就在我一边惊恐又一边忙着跟王超互相角力的时候,刘亚辉手握成拳,拳又带风地向我的脸面砸了过来。那一刻,我在想… 完了,救了一个不回家的人!!而且… 还幻化成了一匹白眼狼。

    可是,就在刘亚辉的拳头挨近我的鼻梁时,我在心里又忍不住重重地碎了一句:我操!!好一记惊险的“擦边球”啊!

    只见,刘亚辉的拳头在快要砸到我的脸面时,它突然来了一个弧度漂亮的“旋转”。就这样,拳头不长眼睛而又像具备了巡航能力的*一样,它冷不防就朝着王超的颧骨揍了过去。

    那一瞬间,时间在拳头打向王超前先是静止了。那个感觉,就像是万千球迷在观众台上目不转睛,屏住呼吸看进球的那一刹一样。接着,拳头砸到王超后,时间的跑动从静止恢复到了正常,再接着,你可以感觉到球迷在看台上一片欢呼的样子。这时,就连我大脑里的“主播”都在高喊着,“球进了,球进了,球进了……”

    不好意思,老子被刘亚辉这丫的整得有点激动过头了。刚才他拳头砸向王超的时候,从我惊恐地视觉角度去看,我以为拳头是砸向我的。后来,在刘亚辉的拳头从我脸面“擦边”而过后,我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原来,那带着弧度看似“擦边”的拳头,它其实就是一记故意的“香蕉球”。

    就这样,刘亚辉的拳头在跟王超的颧骨完美地碰撞出一声“咕”的时候,我一个激灵,看着王超晃动了一下的头颅,不带任何羞耻之心地咬向了他握着刀子的手。很明显… 王超真的很疼,在尝了我的“口水威”后,他的手一松,我则抓着他的手用力一甩,直接把他手里的刀子给甩了下来。

    看到刀子脱落后,我高兴地想要趁机去捡起来。谁知道,朱胜这杀叉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只见,他整得像是本山大叔刚从辽宁铁岭赶过来参加《小崔说事》一样,直接气势汹汹而又心急火燎地把刀子给踢飞了。

    我操~~ 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亲们要明白,我原本是想捡起刀子丢给钱勇去割开麻绳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个朱傻叉,硬生生就这么把我可爱的刀子给踢飞了。

    当时,我是欲哭无泪,我就这么无力地看着刀子幻化成为一道美丽的光影。接着,就像流星一样,彻底地消失在了外面黑色的夜里。

    看着刀子飞走后,我在心里画了个圈圈诅咒朱胜。我发誓,如果可以给我选择,我一定会活活打死他,而且会很残忍,会很疼……

    然而,在这分秒犹如流星掠过的瞬间,刘亚辉早已被反扑过来的王超给一脚踢在了地上。此时,苗苗在我身后紧张地叫喊着,我却冲着朱胜吼到,“不想死在这里,就一起对付王超。”

    朱胜现在是摸清情况了,他简单明了地吐了一个字,“好”。接着,身形一闪,快速地逼近了王超。

    趁这个空档,我立马冲到苗苗面前,直接膝盖及地跪在了地上。我搂着苗苗安慰了一下,又转手抚摸着她被王超打红了的小脸,在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后紧张地告诉钱勇,“我知道你在解开绳结了,我先帮你。然后,你抓紧时间解开苗苗的绳子,再帮我把她带出这里,好吗?”

    “青,要走,我们一起走,好吗?我不会丢下你的。”

    “乖,听我的。你出去后要先报警,这样我们才能绝对安全。否则,你留下来帮不到我,反而还会让我分心,懂吗?”

    这时,钱勇也附和着我劝慰起了苗苗,他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是很乐观。特别是面对一个都敢动刀子的人,所以,钱勇在听到我的叮嘱后连连地应承了我。而我在尝试帮他解开绳结的过程中,不会打架的刘亚辉又多处挂彩了,而平时看似很猛的朱胜也完全不是王超的对手。现在,两个人完全是只有苦苦撑着的份了,而且,他们俩还不顾形象地使出了抱、缠、抓、咬的无赖绝活。

    我在帮助钱勇解开绳结的同时,心里也在不断地谩骂着刘亚辉和朱胜:md,绑那么紧干嘛?累死老子了…….

    而在钱勇的绳结慢慢松脱了的时候,朱胜因为顶不住王超的猛烈攻击而被彻底摔倒在了地上。这时,情势危机促使我骤然起身,我知道我深藏功与名的时代要结束了。就在眨眼间,我犹如奥特曼上身一样,带着苗苗在我身后的哭喊声,直接对着王超的肋骨位置使出了奥特飞踢。

    当时,我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能不能踢中王超?所以,我在心里苦苦地央求着祖师爷,“bruce lee,一定要保佑我踢中王超这个恶贼啊!”

    紧接着,就在眨眼间,我不知道王超是不是过于投入在朱胜和刘亚辉身上?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我的突袭,因而,我这一招带着“李三脚”的奥特飞踢就这么结实地踢在了王超的左侧肋骨上。

    而我的飞踢来得很及时,要不及时的话,刘亚辉估计要被王超踢中“子孙袋”了。

    人影一闪,王超向漆黑的大楼外飞了出去。我在落地的瞬间,很帅地甩了一下头发又抹了一下鼻尖。然后,表情很**地对着刘亚辉和朱胜喊了一声,“卧达(我打)!!”

    此时,坐在地上余惊未了而又污头垢脸的刘亚辉还难得地跟我说了声,“谢谢!”。

    我伸出手拉了他一把,心里对他有点愧疚,却依然小小地抱怨了他一下。我说:“看清了吧!这就是你昔日的兄弟。”说完,我已经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这时,还没来得及和朱胜也说说几句话,王超的暴怒声就在漆黑的楼外传了进来。只听他大声地狂啸着,“李青你他妈的,老子今晚不弄死你,我改跟你姓。”

    王超的话音一落,短腿的朱胜一溜烟就跑到小面包车里拿出了两部手机。接着,自己又率先跑到了另一边,还带有点吆喝地对刘亚辉说道:“走啊!手机我已经拿到了。王超现在都拿家伙了,他今晚是要干死李青的,我们俩个犯不着在这里找死啊!”

    情势有点慌乱,我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只见,我很义气地推了一下刘亚辉,然后,声音很淡定地对他说:“快走,这不关你的事,要帮我就帮忙报警。”

    刘亚辉很奇怪地看了我一下,眼神有点晃动,但还是转身跑开了。不过,在他转身的时候,估计是良心发现了… 他竟然对我说了声,“那你小心点!”说完,他跟着朱胜跑向了漆黑的大楼外……

    让我有点受不了的是… 这边刘亚辉才刚跑,我就被王超冷不防地踢了一脚。应声倒地后,我看见王超拿着一根锈迹斑斑的钢筋条缓缓地向我走了过来。目测… 那根钢筋即使是弯曲的,但也有1米多长。

    苗苗看到我被踢了一脚后,已经开始心疼地在怒骂着王超了。我不想王超把注意力转向苗苗和钱勇,为了引开他,我冲着王超叫嚣地喊道:“你个狗崽子,打不过我就拿东西了。来啊!来打我啊!”话音一落,我从地上一跃而起,接着,快速地冲向了楼外。

    王超没想到我会跑,所以,他气急败坏地在我身后叫骂着,“缩头乌龟,有种别跑……”

    “不跑才怪,你这个傻逼。你就跟一只会乱吠的野狗一样,不跑还等你来咬啊!”

    可是,老天爷貌似跟我开了一个玩笑?一不留神,我就被一株粗壮的野草给绊倒了。看见我摔倒后,王超“啧啧啧”地笑了起来,同时,他握着钢筋条划着地面向我走了过来……

    这一路走来,钢筋条摩擦着地面发出了“噌噌噌”的声音,还真的挺让人毛骨悚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