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王超的疯狂
    给了钱,下了车后,我站在大楼前深吸了一口气。这时,我抬头望了一下这栋具备有地标性建筑特色的大楼。突然间,我隐隐看到了楼顶那一片灰色的阴霾,它跟那黑色的天… 原来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此时,我是蹑手蹑脚地潜行进了大楼深处。看了看四周,我觉得这里是一处适合胆子大的情侣“*”的好地方。瞧这环境,那还真是“浑然天成”的好啊!对此,我表示两个字,呵呵!!

    就这样,我一边以自娱自乐的方式来让自己淡定下来,又一边静静地、慢慢地、不动声色地寻找着整栋大楼里唯一一处有亮光的地方。来到这里后,我并没有给王超打电话,而是把手机给调成静音模式了。

    老实说,紧张还是会有的,毕竟,我也不清楚王超会怎么设计我?而我想做的就是 - 突袭。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那么,我要对付王超的方式也一样是速战速决。所以,我要先摸清一下这里的地形和结构,然后,再找一个比较好的方法来救出苗苗。

    被自己这么一折腾,我怎么感觉这好像是在拍警匪片一样呢?有木有?

    终于,在我猫着身体潜行了好一会后,渐渐地… 我看见了隐藏在深处的那一抹亮光。然而,也正是这一抹亮光告诉我,我和王超的冲突已经无可避免了,而且,还只能是正面对抗那种。因为… 越是挨近灯光的位置,它周围所能遮挡视线的地方越是为零。再放眼望过去,就在王超所处的位置,竟然连一堵破旧或是建了一半的墙都没有,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可是,人在江湖飘,岂能不挨刀?遇到今晚的事,我也就没得回避了,特别是王超还抓了我的女人,靠!!

    最后,大概在距离灯光30米的位置,我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现在,我在暗处看向有亮光的地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王超的一举一动。然而,让我有点惊骇却仍然觉得可以理解的是… 王超旁边还站了个刘亚辉和朱胜。此时,我真是暗暗有点佩服自己了。要知道,换做在以前热血和楞头青的时候,我相信… 我绝对会不假思考就冲过去的。

    现在,我在心里策划了一下后,终于… 缓缓地站起来并向灯火阑珊处走了过去。而我在夜晚中的行走声,自然也吸引了王超他们的注意。那时候,我看见王超的表情很是兴奋,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头流着口水,又不断伸出舌头在舔着嘴唇的“恶狗”一样。而他旁边的刘亚辉和朱胜,一个是显得颇为平静,一个则是在眼神上跟我对峙了一下,接着,又快速地溜开了。

    我对刘亚辉的表现报以很平常的心态,倒是朱胜看我的眼神,让我找不到原先那种嚣张跋扈和咄咄逼人的感觉了。我猜测… 他们估计都不知道今晚会发生这样的事吧?所以,一是极为不情愿出现在这种场面;二是,他们不想要为王超舍身犯险。

    然而,就在我走到王超面前大概还有10米距离的时候,他突然啧啧啧地笑了出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海贼王》看多了,我寻思着这家伙怎么越看越像是真人版的多弗朗明哥呢?而且,他的言行举止和神态更是表现出了一种很强的阴邪之气。

    估计,此时的王超觉得我已经是瓮中之鳖了,所以,他倒没有一见到我就直接上来k我的冲动。因此,我也正好抓住这个机会先观察了一下这里的地形。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啊!

    就在我的眼睛转了360度之后,我发现… 王超这货不去当电影里的反派人物还真是浪费他这么一个“人才”了。就这种废弃的大楼,基本都可以拿来拍恐怖片或是做枪战必用的场景了。瞧这个地方,上面不用看,因为用不到。但是,光看这四周无遮无掩的空旷景象,都可以很明显地看出王超是花费了一番心思要来整我的。要知道,真的发生冲突时,我周围可是连遮挡的地方都没有啊!一看就知道是只能被追着跑的份了。

    而我脚上的地面,远看像是月球的表面,近看则是凹凸不平的水泥地。还有夸张的是,有的地面还可以看见锈迹斑斑冒出头来的钢筋。我在想,如果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那估计被钢筋插中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

    想到这里,我的后背都不自然地凉透了。与此同时,我也在低着头的时候想着… 如何把自己的危险降低到最低程度的方法?

    综合了刚才进来后想的计划,我抬头扫视了一下现场,接着,声音冰冷地质问王超,“我已经来了,你有事可以冲我来,但不要去挟持一个柔弱的女人来威胁我。否则,你还真对不起自己是个男的。”说话的时候,我没有一丝胆怯,我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王超,而他旁边的刘亚辉和朱胜则被我给直接忽视了。

    目测… 我站着的地面比王超所在的地面有高出10多公分的嫌疑,因此,王超很不爽地冲我叫道:“居高临下,你以为你是从天而降的英雄啊!就现在,你觉得你有筹码跟我讨价还价吗?”

    对于王超的说辞,我只能是表示… 呵呵。

    不过,我意不在于跟他耍嘴皮子,所以,我开门见山地问他,“我女朋友呢?她在哪里?只要确定她是安全的,你对我要杀要剐都随便了。”

    这时,王超又让我作恶地发出“啧啧”声笑了出来,而且,他还一边拍着手,一边笑着对刘亚辉和朱胜说:“两位兄弟,帮我把里面的女人和那个男的给拖出来啊!”

    面对王超嘴上说是兄弟,但眼神却把他们不当人看的态度,刘亚辉和朱胜虽然心里抗拒,但还是无奈地走向身后的车里把苗苗和钱勇给抬了出来。当人抬出来后,王超不疾不徐地说:“把这一男一女放在上面的泥板上,然后… 给我用这个麻绳给捆上。”说完,王超从车里拿出了好几条麻绳,而且,他还开了一瓶啤酒,一边喝着酒,一边蔑视地看着我说:“你可以抢人啊!你可以抢一下看看啊?你为什么不抢呢?”

    老实说,我的呼吸已在此时变得极为不顺畅了。我好想发作,可我又暗暗地在镇压自己即将要暴走的情绪。我知道我现在的火很大,大到可以从眼里喷射出来了。可是,越是这样,我越得沉住气。我告诉自己,这是王超在挑衅我的伎俩,所以,我要冷静,我要伺机而动。同时,我也告诉自己,我得捱到程思林和陈亮赶来。

    就这样,我很憋屈地看着刘亚辉和朱胜把苗苗和钱勇给捆了起来。然而,这还不是重中之重,过份的是… 王超还指挥朱胜把捆在苗苗手上的绳结,给牢牢地绑在了露出地面的钢筋上。

    一切按照王超想要地做好后,我心急火燎地问他,“你把他们怎么啦?为什么他们都一动不动的呢?”话音一落,我的拳头终于气愤不住地握了起来。

    这时,王超得意地说:“没死,你放心,我只是用*把他们弄晕了而已。要不,我帮你把他们给弄醒吧?然后… 然后… 让他们看你被我玩虐的样子,如何?”说完,王超不可理喻地用冰冻的啤酒浇淋在了苗苗和钱勇身上。

    虽然,我真的看不下去,但是,我好想知道王超有没有骗我?我好想知道苗苗有没有事?幸好,她和钱勇慢慢地醒了过来,而我也高兴地想冲上前去抱住苗苗。

    可是,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就在我才刚一迈开脚的时候,王超“嚯”的一声秀出了弹簧刀,而且,他还带有点神经失常地说:“你他妈走过来试试啊!你走一步,我就在这个女人脸上划一刀,你来啊!你来啊!”

    这时,苗苗在醒来后,她没有先想到自己,而是心疼地冲我叫喊道:“青,你走啊!你干嘛傻乎乎一个人来啊?”

    “啪…...”

    王超在我眼前很没有风度地煽了苗苗一把掌,这时,我还没有说话钱勇却先怒开了,他冲着王超吼了一句,“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你再打她一下看看,我绝对……”

    “绝对什么?我草你妈,我管你是谁?”接着,王超挥起酒瓶子砸向了钱勇的头。这一下砸的不轻,钱勇几乎是从坐着变成趴着了。可是,王超并没有因此停手,他蹲下后用力地扯住了钱勇的头发,声音带着恐吓和威胁地说道:“你信不信你再说一句,我会把你的舌头给割下来?”说完,王超的弹簧刀已经抵住了钱勇的嘴巴。

    看着王超接近疯癫、疯狂的样子,我真的不敢动了。要知道,不管是苗苗也好,音音也行,陈柔也罢,这三个女人都是我的小苹果。每一次她们红红的小脸儿总是能温暖我的心窝,就像是一把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你们说,我怎么爱她们都不嫌多,哪敢再继续向前走呢?

    于是,我安慰了苗苗几句,接着,又很配合地将自己的双脚牢牢地“钉死”在了水泥地上。

    看到我紧张到不敢动弹的样子,王超却不依不饶地戏虐我说道:“怎么,生气了?生气了就来打我啊!你来啊!不过,你大可以放心,我对你的女人不感兴趣,特别是对你穿过的破鞋子。你要明白… 我可不比某人喜欢去捡你穿过的破鞋子啊!哈哈哈……”

    王超说这话的时候,我可以看见刘亚辉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而且,就连旁边的朱胜也在此时紧绷着嘴脸,好像… 他也觉得王超做得过份了。

    看到这一幕,我知道我在等待的机会已经来了… 于是,我以严肃、庄重的口气对眼前的朱胜和刘亚辉说:“你们两个给我听着,今晚发生的事对你们现在,还有日后都会是一个很大的影响。”说完这句话,我先看了一眼朱胜,接着,我朝他说道:“朱胜,我本跟你毫无过节,我们的问题其实是从赵星开始的。现在,赵星跟我成了朋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还有偏见?你为了打我,连你叔也叫来了,但到了最后,你真的打到我了吗?结果,我不用再提醒,相信你也是知道的。

    今晚的事如果定性为绑架的话,你和刘亚辉就会是王超的同谋。难道,你想自己人生当中有一个污点吗?难道,你不考虑自己的父母吗?为了王超这种人,你觉得值得吗?问题是,他把你当猴子耍,还是当哥们看?”说完,我没有再理会朱胜的表情,我知道… 我的话已慢慢奏效了。所以,让我的话跟“子弹”一样飞一会吧!

    接着,我目光坚毅地望向刘亚辉,声音冰冷地说:“刘亚辉,你其实不坏,你只是在我和陈柔的交往上做了一些不正当的事而已,所以,你得到的代价已经让你变得狼狈不堪了。可是,今晚的事就不同了。如果真的发生了涉及人命的事,那么,你的一时义气… 将会严重地影响到你老爸的仕途。因此,你愿意因为你一个人的事而让你整个家庭,甚至是整个家族都蒙羞吗?”

    我的话有条不紊地说完了,而且还说得大义凛然和义愤填膺的样子。然而,我的话也触及了王超,触及到让他终于沉不住气了。只听他冲着刘亚辉和朱胜怒吼到,“你们两个傻逼,老子不动手为的还不是让你们自己去打他啊!难道,你们就甘愿听李青在这里放屁吗?操!!”

    瞅准王超暴怒的瞬间,我在挑起刘亚辉和朱胜的犹豫后,快速地按照我事先想好的计策大声地叫了出来:“刘亚辉,快,我们趁机绑了王超……”

    这时,刘亚辉是彻底震惊了,而王超则是满脸通红,他鼻孔犹如公牛喷气般地暴跳如雷。接着,就在朱胜惶恐的眼神里,他猛地飞起一脚,毫无情义可言地踹向了刘亚辉的腰杆子。而且,他的嘴里还愤愤地怒骂着:“我曰你妈的,上次我就怀疑你向条子举报了我。这一次,你他妈还想跟李青设局来绑我,你觉得我会那么蠢到不会去防你吗?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