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应约而至
    “砰……”很大的一声响起,可怜的中控台就这样被王超一个拳头给砸裂开了。

    这一下子,就连平时脾气冲的朱胜都彻底没火了。虽然,他是冲,但比起脾气的话,他自认还没有王超的火爆来得猛和气势汹汹。

    而刘亚辉这边,刚刚还想偷偷报警的,现在… 在看到王超的专横后,他是直接像花儿一样蔫得低下了头。他觉得今晚太特么悬了,刚才王超还叫他哥来的,此时呢?他早已没有了那种阿谀奉承的样子。就这一点,是刘亚辉完全始料不及的。他实在是不敢相信,今晚怎么就上了王超的“贼船”?他同时也在担心,摊上了这种鸟事,自己要怎么跟父母交代呢?

    看到朱胜把手机关了,刘亚辉心里虽很不甘心,但也是乖乖地把手机给关掉了。最后,碍于王超神经质的举动,他把朱胜和自己的手机都递了过去。

    接着,王超又做出了一件让他和朱胜都觉得很不可理喻的事,就是…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啤酒?竟然在单手开车的情况下,直接用嘴咬开瓶盖喝起了啤酒。而让人颇有点惊心动魄的是,就在他咬开瓶盖的时候,单手抓着的方向盘因为没有扶稳,就这么差点跟路边的护栏直接给撞上了。

    最要命的是,王超自己觉得没有什么,还在喝口酒后咧开嘴巴朝他们笑了一下。可是,这坐在车里面的刘亚辉和朱胜却是在看见刚才的险情后吓得脸都发绿了。无可奈何的刘亚辉在喘息了一下后,还是强忍着平顺地语气对王超说:“兄弟,把车开慢点吧!特别是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啊!”

    “怕什么?这车又不是我的,撞坏了就丢了。”

    卧槽,这一句奇葩的回答,直接把刘亚辉和朱胜给顶到无语地对视了一下。

    不过,想到后头的苗苗,刘亚辉还是心有余悸地问王超,“后… 后… 后面的女人是不是死了?”

    “是啊!死了,就这么简单。”

    听到王超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刘亚辉却在瞬间暴怒了起来。他突然咆哮地冲着王超大声叫喊道,“你他妈是不是疯啦?上次你打人还动了刀子,现在你挟持人又直接把人给杀了,你你你是不是脑袋被猪给拱了啊?”

    “砰… 哔……”王超在听到刘亚辉对他的咆哮后,骤然间狂躁地捶了一下方向盘上的喇叭。

    此时,他不管车速是不是过快?不管路上车够不够多?他在扭转身体稍一挺立后,大手已快如闪电地抓住了刘亚辉的脖子,接着,王超扯着刘亚辉的脖子就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他给按在了手刹上。

    王超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又一次让快速行驶的小面包车晃动了一下。而看到这一幕的朱胜早已惊吓得抓住了王超还死死钳着刘亚辉脖子的手,他声音开始有点发颤地说:“王… 王哥,你… 你你们别打了,好吗?这… 这这车开的这么快,万一出了车祸我们连李青最… 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是不是?那… 那那还让他来干嘛啊?”

    估计是紧张过头了,也估计是被吓尿了,此时的朱胜连讲话的逻辑都缺失了。什么叫做连李青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真是笑话……

    不过,也正是朱胜在慌乱和惊险中的“进谏”,才使得王超扯住刘亚辉脖子的手慢慢地松脱了。此刻,刘亚辉挺起腰身坐回了椅子上,接着,他涨红着脸开始了大口大口地喘息。平静下来后,刘亚辉伸手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的脖子,这时他才发现… 自己的脖子早已被王超给抓破皮了,而且,有的地方还在流着丝丝红血……

    经过刚才那一冲突后,朱胜是彻底变得敢怒不敢言了。相反,刘亚辉在表面“顺从”的同时,心里却早已在盘算着如何报复王超了?他在想:只要过了今晚,他保证不会让王超快活过第三天的……

    车子继续行驶中,王超也在沉静一会后回头对刘亚辉说:“李青的女人没有死,那男的也没有死,他们只是被我用*弄晕了而已。”

    这时,朱胜表示弱弱地问了一句,“王哥,你这乙… *哪弄来的呢?它是不是电影里洒点在布上,再捂住别人的嘴就可以把人给弄晕了的那个是不是?”

    王超扭头望了一下朱胜,有点玩味地说:“电影里看到的就是这个东西。”说完,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语气转为戏谑地说道:“我在拆车的电源线时… 就这么… 不经意的… 在车座底上… 看到了,啧啧啧啧…….”

    看到王超恶心和变态的说话方式,刘亚辉直接是皱着眉头不说话,朱胜则是无奈地配合着他讥笑了起来。然而,王超好像是意犹未尽一样,他继续扭头看着朱胜,表情就像是疯子一样地兴奋了起来,他蔑笑地告诉朱胜,“不要小看这个*哦!它可以用做医疗上的麻醉剂。当然,低浓度直接吸入,会有头痛、头晕、疲倦、嗜睡的现象。所以,就在我发愁到要不要浪费一瓶啤酒打晕后面那个帅哥的时候,我竟然在座椅下看到了这一小瓶*。你说… 是不是连老天爷都在帮我?在帮我收拾李青呢?”说完,王超还“神手”一抓,在挡风玻璃的角落里把*拿了出来,接着,他眼睛连看都不看就抛向了朱胜和刘亚辉。

    刚好这一抛,让*瓶子在空中连续做了3个360度的漂亮旋转后,就这么不偏不倚地撞落在了朱胜身上。要命的是… 估计瓶盖拧不紧,瓶子在掉落后立马就钻出了一股浓烈、呛人眼鼻的刺激性气味。然而最让人难过的是… 这个小面包车比较老旧了,竟然连窗户都生锈到很难拉开。因此,刘亚辉和朱胜就这样被呛得眼泪流了出来,到最后还只能是无助地苦求王超把驾驶室的车窗给全部打开。

    而看着这一切的王超却一点也不在乎,他只知道… 能看到别人表情上的痛苦,这绝对是一件可以让自己很赏心悦目的事情……

    另一边…

    ………………

    被王超挂了电话后,我立马心急火燎地跑在路上拦起了出租车。而让我最为郁闷的就是... 平时不要出租车的时候,它可以一大把,甚至是成群结队在你面前停留。而当你真正需要它的时候,它可以一辆又一辆经过你眼前,要不就是一辆也不让你看见。于是,休息了一下后,我又再一次跑上马路疯狂地拦起了出租车。

    而我也在此刻发誓,谁特么敢跟我抢出租车的话,我绝对会一脚踹过去……

    皇天不负有心人!!

    就在我“操了无数遍大爷”后,终于有一辆出租车慢慢地停了下来。上车后,我急忙地告诉司机向废弃的商业中山大楼开过去,而且,为了鼓励他,我还在他面前晃出了一张崭新的粉红色“老毛子”。

    坐定后,吹着空调送来的冷风,我慢慢地镇定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后,陈亮的电话打进来却被我给直接按掉了,也是这一按才让我看到了许多个未接电话。随后,我立马回了个短信给陈亮,我告诉他:我在出租车上,不好讲电话。

    信息发过去后,陈亮不一会就回我了,他说:音音和陈柔打电话给我了,你那边现在怎样?

    看着陈亮这句话,我一时纠结了起来,我不知道该回还是不回?当然,我有想到前次跟钱勇单挑没有告诉程思林的事,那次过后,我被程思林给狠狠地骂了一顿。想到这里,我还是回了个信息给陈亮,我告诉他:是王超挟持了苗苗,他要我去镇中心那个废弃的商业中心大楼找他,而且,他还威胁我不许报警。

    很快地,陈亮的信息又回了过来,他说:那你等我跟老程啊!老程一听是王超,现在都气得在准备家伙了。

    呵~ 程思林这孩子!!

    这是我迄今为止的第一抹笑,虽是发自内心的苦笑,却也乐在其中,不为人所知。

    我赶忙回了个信息给陈亮,我说:我早已经在出租车上了,应该很快就会到商业中心大楼那里,你们不要着急,我会处理好的。

    信息回过去后,程思林用他的手机打了过来,考虑到司机就在身边,我还是把程思林的电话给挂了。我相信… 这小子现在很火,如果被他逮到的话,我估计… 他会把我的皮给活活剥了的。接着,猴子、老三、音音和陈柔的电话都打了过来,不过,都一样被我给按掉了。就这样,我坐在出租车里一直按掉电话,按到司机都在奇怪地问我,“你干嘛不接电话?”无奈的我,只好向师傅搪塞了1000个伤心的理由,最后,还把他打动地加快了车速……

    当然,我也收到了钱灵的电话,但我依然没有接听。就在我想要补发信息给她的时候,她的速度却让我瞠目结舌了,严格来说… 钱灵的信息应该是接近“秒发”的速度给我先发了过来,她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先前打我哥好几次电话,他都没有接听。到最后,他直接关机了。

    看着钱灵的信息,我从字里藏间中看到了她对钱勇的担心。所以,想了又想,我最终骗她说:他送苗苗回来时,有两个人要抢他的手机和钱包,所以,他在路上跟人打了起来。不过你也不要担心,我现在去派出所找他们,很快就会没事了。

    信息发过去了,我也随即叹了口气,稍微平复的心情又变得纠结了起来。我在想:钱勇还真是天生“不作死就不会死”的人啊!他几乎是… 有心想做什么事,什么事到最后都会变得乱糟糟的,有木有发现?

    钱灵的信息回了过来,她告诉我,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她,不管有多难,她都会想办法帮我的。

    对于这条信息,我只是回复了她这么一句话:我爱你,你能帮我吗?

    随后,司机的车速慢慢地降了下来,再接着,车子一个刹车意味着… 我已经到了这栋被抛弃的商业中心大楼。

    给了钱,下了车后,我站在大楼前深吸了一口气。这时,我抬头望了一下这栋具备有地标性建筑特色的大楼。突然间,我隐隐看到了楼顶那一片灰色的阴霾,它跟那黑色的天… 原来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