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千机变
    此时,就在另一边,神秘男子拿出自己的手机发了个短信出去,他问:多久没锻炼手脚了?这一次来场猛的,敢不敢?

    信息发完后,他又直接拨了一个电话。这一次,他态度来了个大转变,语气就像奴仆似地对电话上的人说:“哥,在哪里呢?有空出来聊一下不?”

    “都晚上了,还出去干嘛?还有,你不是怀疑我跑去举报你吗?不怕我出去跟你聊天又举报你啊?”

    “哈… 哈… 哥,瞧你这话说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 我上次不也是一时被吓到了吗?你说… 一下子冲出几个条子要抓人,谁看了都怕啊!是不是?你也知道我这人性子急,又暴躁,智商也没你高。所以,哥你比我有气量,也就不要跟我见识了,好不?”

    “算了,王超,还是我叫你哥吧!都这么晚了,你有事就直接说吧!无事献殷勤,那就是有事了,你一直都这样。”

    “哈,不愧是兄弟。哥,老实说吧!你说上次条子那事不是你,我也就信了。问题是,你前阵子在校门口被人打了,你就不怀疑是李青搞的鬼吗?你就不想泄恨吗?还有… 还有… 我的眼睛都差点瞎了,不也是为了帮你而给弄的吗?”

    “得了吧你,我让你打李青,我没有让你动刀子。而且,你带刀到我们学校来,这个事你怎么不跟我说呢?还口口声声叫我做哥,你真的有把我当兄弟吗?

    还有,说了这么多也没见你说个重点。我刚才问你有什么事就直说,你还没有说找我什么事呢?当然,我得先说明一下… 因为前阵子的问题不断,我这边已被我爸看得死死的了。所以,你最好不要给我整出什么太大的篓子,否则,出了大问题,我不觉得我能帮到你什么。”

    电话上,王超开始浮现起了狂躁,但在沉默了一下后,他还是装作平稳地对刘亚辉说:“哥,我们不争议我带刀有没有跟你提前说的事了,好不好?要不… 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去学校接你,到时候我们再聊了,也就… 也就占用你几十分钟,好吗?”

    电话上,被叫做哥的人沉默了一会,然后无奈地答应了。

    挂了电话后,已经不再神秘的王超此刻很诡异和阴邪地笑了出来,他在心里自言自语地怒骂道:“草你大爷的刘亚辉,你说不是你举报我的,我就得相信吗?这年头,情义再重,不敌女人胸前四两肉。你的解释就是掩饰,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为了一个女人,你他妈连兄弟都出卖,操!!

    而且,老子为了帮你报仇连眼睛都差点瞎掉了,你却在刚才撇得一干二净。还跟我讨论什么狗屁的带刀有没有提前跟你打招呼的事?妈的……”

    另一边,刘亚辉在纠结了一下后,最终还是迈开脚步走出了校园。按学校的规定,只要不超过10点都是可以自由进出校园的。当然,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 他觉得今晚好像有点不太平的样子。

    为什么?

    因为… 他太熟悉王超的性格和做事了。在刘亚辉看来,王超就是一头蛮牛,一个只会用脾气做事而不是用脑袋想事的人。而且,王超还有两个显而易见的特点,一个是偏激,一个是心眼比芝麻小,但比鸡眼还要硬。

    不过,就眼前的形势来看,让刘亚辉最为担心的还是上次去找陈柔碰到条子的事。他很清楚王超的狂躁和多疑,就在刚才的电话上,他不觉得王超说相信自己也就相信了。可是,不站在船头,你就不知道堤岸的远近?所以,即使自己觉得今晚会发生点什么事?即使自己再心神不宁,但是,他还是想找王超谈谈,也想去了解个究竟。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推脱不了的,因为… 王超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说算了的人。

    走到了校门口,就在刘亚辉掏出手机给王超打电话的时候,一只厚实的大手突然沉稳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接着,就在自己惊恐到身体发颤了一下后,拍着自己肩膀的人反倒是哈哈大笑了出来。一听是熟悉的笑声,刘亚辉没有好气地说:“朱胜,人吓人,吓死人。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听过这句话吧?特别是大晚上,能不要这么损吗?”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也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听过这句话吧?”

    “你想承认自己是鬼,我也没有办法。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想问你这句话呢?我是王超发短信叫我来的,你呢?”

    一听这话,刘亚辉心里就纳闷了,敢情… 王超这次还真是“兴师动众”了。想到这里,他赶忙问朱胜,“你不觉得奇怪吗?大晚上把我们叫到这里,而且,他还说有事要跟我谈并让我在校门口等他。”

    “哦,是吗?他倒没有对我说太多什么,就是问我多久没锻炼手脚了?还问我敢不敢来场猛的?”

    一边说话一边走出校门口,刘亚辉掏了根烟递给朱胜,他好奇地说:“你也真是奇葩一朵,他问你多久没锻炼手脚了?来场猛的敢不敢?你也不问清楚原因就出来了?”

    “我以为是李青的事,所以没怎么想就出来了。难不成,他还有别的事吗?”

    “呵,问题就是这个,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我可以先告诉你,如果见势不对,该拒绝的我们还是要拒绝。”

    “我知道的,你不说我也明白。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是一个做事不受控制的人。说实在话,我之前只是想着帮赵星虐下李青而已。没想到,赵星自己退出了,我却跟李青把梁子给结了。”

    “赵星退出,只是因为他看清了很多事而已。想想以前,我还迁怒于赵星,觉得他太软蛋了。现在看来,赵星并不比我们想的笨。上次我的事,搞得全校的人都知道了,我也因此而遭到了父母的怪责。经过这些后,我也在想一件事,就是… 我还有必要坚持吗?”说到“坚持”二字,刘亚辉不敢把私会陈柔碰巧遇到警察的事告诉朱胜,特别是… 因此还被王超给误解了。

    过了一会,差不多是一根烟的时间后,刘亚辉和朱胜站在路边看到王超开着一辆小面包车朝他们闪了两下灯光。拉开车门刚坐下,刘亚辉就忍不住用手捂了一下鼻子,他呈恶心状地问王超,“你这车从哪里整来的?怎么一大股这么冲的药味呢?”

    此时,就连朱胜也受不了气味到附和着刘亚辉说:“是啊!这个味道好浓烈,好呛口。我的眼睛一直很敏感,一碰到这些就会流眼泪。”

    听到刘亚辉和朱胜说的话后,王超不以为然地说:“很正常啊!坐一会,再习惯一下也就可以了。还有,实不相瞒,这个车是我偷的。而且,还是在一家诊所旁边偷的,刚好司机去送药和签单了。所以嘛!我也就把以前学的技巧再重施了一遍而已,反正最近也手头缺钱,就当是卖了车后弄点零花钱玩玩喽!”

    一听这话,刘亚辉在昏暗的车厢里看了一下朱胜,此时,他发现朱胜也在紧张地望着他。然而,真正让刘亚辉和朱胜掉下巴,弹出眼珠子的是… 只见,王超不疾不徐地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这个电话是我在打给苗苗时,王超刻意记下来的,所以,他此刻就是在给我打电话。

    而我这边还在路上六神无主地寻找着线索,从刚才下楼后,我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冲到了步行街。就在我开始泄气和愤怒的时候,一个陌生的来电引起了我视觉和神经上地起伏和跳动。

    我急忙地接起电话,还没开口就听到对方邪恶地笑了出来,他说:“李青,怎样?很烦躁是吧?是不是都快急死了?”

    一听这声音,我还他妈不知道是谁吗?我心急火燎地冲着电话爆吼了一句,“你想怎样?是男人就冲我来,干嘛抓我的女人来威胁我?”

    此时,我愤怒到爆表的声音从听筒里直夸夸地扩散了出来,而我歇斯底里地怒骂… 就连朱胜和刘亚辉都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因为… 他们听到我说… 王超抓了我的女人。

    要知道,刘亚辉只是喜欢用谋略去阴人,而朱胜则喜欢以武力来解决问题和做报复的事。然而,这两个人至今都没有做出过任何触及刑事的事,可是,就在今晚,他们觉得自己被王超给虏上“贼船”了。

    最严重的是… 他们都意识到同一个问题,就是:王超绑架人了。

    想到这里,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后座。也就是这一看,让他们的眼睛瞬间挤满了血丝,而且,就连手脚都难以置信地发抖了起来。就在后座上… 后座上… 刘亚辉惶恐地看到了苗苗,还有… 还有另一个男人… 此时… 正… 正… 正蜷曲着身体侧躺在座椅下。

    昏暗的车厢里,从偶尔飘散进来的灯光中,刘亚辉看到苗苗和蜷曲在地上的男人都静静地闭着眼睛。随着刺耳的发动机引擎声,他无法分辨出这两个人是不是死了?还是被打晕了?所以,他很慌乱且结结巴巴地对王超说:“你… 你… 你是不是杀人了?”

    听刘亚辉这么问王超,朱胜一下子紧张到抓住了副驾驶的椅子,而且,声音是打颤到想说话却梗在喉咙底硬是说不出来。

    而在此时,王超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他突然加速了行驶速度,并对电话上的我说:“我没有太多耐性跟你废话,如果你要找我的话,就过来镇中心这个建了一半就废掉了的商业中心。当然,你可以叫警察来,但是,我不敢保证你女人的安全。”说完,王超直接挂了电话,他根本就不想给我任何讨价还价的机会。

    “建了一半就废掉了的商业中心。”

    刘亚辉在心里轻轻地念了一遍这个地方,他记得… 自己曾经在老爸的办公室里看到过这个大楼的模型。也隐隐听过关于这个商业中心的事,好像是开发商老板炒股欠债,最后卷巨款跑路了。因此,原本该是在前两年就落成的辉煌商业中心,却到现在成了被人丢弃在路边的一座“空白死城”。

    为了这个问题,刘亚辉还记得他老爸废寝忘食想要招商引资解决这个“死城”的事。一想到这里,刘亚辉伸出手偷偷地摸向了口袋里,他在想:既然知道要去的目的地了,干脆偷偷发个短信联系家里人报警好了。

    结果,手才刚伸到口袋里,王超透过倒车镜对刘亚辉和朱胜冷冷地说:“不要搞小动作,把手机关机,然后都给我拿出来。不然的话… 别怪我……”话还没有说完,王超突然用力地捶在了中控台的塑胶板上。

    “砰……”很大的一声响起,可怜的中控台就这样被王超一个拳头给砸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