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突糟意外,凶险万分
    入秋后,天气渐渐转凉了。

    这一天,我和钱勇上次“为爱而搏”的伤也几乎快好了,就在我恢复往日的欢笑后,钱勇的电话又意外地打来了。这次,是我代替苗苗接的电话,让我比较惊讶的是… 钱勇说他只想请苗苗吃个饭而已。毕竟,他也快要结婚了,也只想正式跟苗苗道个歉和说些以后不能再有的话而已。

    对于此事,我没有保留也没有吃醋地都跟苗苗全部说了。最后,在苗苗还担心我是不是会想太多的顾虑里,我跟她说:“去吧!就吃个饭而已,毕竟,你们都是同学一场。”在我的话慷慨大方的说完后,苗苗整理了一下就出门了。

    可是,也正是我的大方,才让她差点都回不来了……

    上面说的比较简单、简洁,这一次,就让我来细说一下吧!当然,下面部分情况是后来我才知道,也有部分是苗苗跟我复述的。所以,事情就跟电视台回放一些案情模拟是一样的,那么,在我正式触及此事前,大致发生的过程是这样的:

    那时候,钱勇问苗苗在哪里吃饭?苗苗不想跑太远,也就告诉了他步行街旁边的一个西餐厅。或许,西餐厅的环境比较安静吧!也比较适合聊天,所以,苗苗在告诉钱勇西餐厅的名字和地址后,也就独自一人走了过去。

    然而,她并不知道,她还没走到西餐厅前,就已经被某一个正在偷车的男子给跟踪了。而且,跟踪苗苗的神秘男子不但跟得很勤,还跟得相当谨慎。在男子看来,要不是碍于街道的灯火通明,他早就将自己跟踪的女人手到擒来了。

    终于,在跟踪了好长一段距离后,男子看到了一幕比较有趣的事,就是… 他看到苗苗跟一个他似曾相识,又不是特别有印象的成年男人见了面。这个成年男人不是别人,自然也就是钱勇了,问题是,在跟踪苗苗的神秘男子看来,他觉得他好像是找到了一件普天下最值得关注的事了。因此,他除了跟踪苗苗外,还饶有兴趣地在计划起了一件让他很是兴奋的事。也就是这样,他大胆地尾随在苗苗身后走进了西餐厅……

    然而,他的大胆尾随,不是因为他的乔装易容,也不是因为他的夸张打扮,而是因为他知道… 不管是苗苗,还是那个他看似认识的成年男人,他和她… 都不可能认识自己。事实也是如此,本来这三人就在过去里毫无交集,这也是为什么跟踪苗苗的神秘男子会这么泰然处之的原因了?

    接下来,在苗苗和钱勇入座后,神秘男子也找了一个临近他们的卡座坐了下来。而且,为了避人耳目,神秘男子还故作悠闲地戴上耳机听起了歌。其实,这一切啼笑皆非的做法,他无非就只是想偷听苗苗和钱勇在聊什么而已?

    一系列的动作整完后,他还装作很有品味地点了一杯他永远都不喜欢喝的东西 - 咖啡,而且,还是一杯很苦、很苦到他不曾知道也未成喝过的黑咖啡。

    在心里咒骂了一声这该死的咖啡后,神秘男子早已坐直了身体在倾听苗苗和钱勇的对话了。他虚掩着耳机,却依然很清晰地可以听到他似曾相识的成年男人先开了口,“上次的事,真的好抱歉。我一直想找一个时间和机会跟你好好说声对不起的,没想到,这一拖就拖了半个来月。”

    点完餐后,苗苗轻轻地笑着说:“都过去的事了,也就让它过去吧!问题是,你以后会怎么做?想怎么做?”

    钱勇好像早已想过这个问题了,所以,他叹了口气后没有多想就告诉苗苗,“不管我怎么想,怎么做,一切都已经是尘埃落定了。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当人没有办法改变身边的环境时,那就尝试让自己去适应身边的环境吧!而不管是感情,还是我的身份背景,我都一直在尝试改变,可到头来… 我也只能是去走让自己适应的路了。”

    “呵,你能这么想就好。其实,你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否则,青青也不可能这么多年还对你坚持不放吧?”

    “可能,这就是缘份的纠结吧!我喜欢的,跟喜欢我的,始终都是这么矛盾的存在。”

    “那不一定哦!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就是…. 选择自己合适的,好过去选择跟自己格格不入的。”

    苗苗说完后,钱勇的内心泛起了一丝明朗,他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又一时整理不出来。他在想: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吧!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就可以把剩下的纠结给疏通开了。

    在沉默了些许后,钱勇看着身侧的落地窗,突然开口对苗苗说道:“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吃饭,是不是?我是说,第一次两个人单独吃饭?”

    这头,还没等苗苗开口,神秘男子就觉得自己被当成电灯泡给晾在一旁了。其实,他想多了,本来他就是见不得光的存在,所以,他也只能是厌烦地继续听着身后这一男一女的对话了。在他看来,钱勇和苗苗的对话充满了低级、无趣、无聊,就像是满天苍蝇一样,只会在他面前“嗡嗡嗡”地叫着……

    而听到钱勇的问话后,苗苗眉头挤了挤,想了一下后缓缓地开口对他笑着说:“好像也是哦!不过,以前的我们也不是什么特殊的关系,所以,一切都很正常啦!”

    被苗苗这么一答,钱勇其实挺尴尬的,他也开始意识到,确实是自己一厢情愿了很久。还好的是… 这种让自己尴尬的场面立马被服务员送来的菜给打破了。

    吃了饭后,看到黑漆漆的夜幕,苗苗忍不住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这个轻微的动作,还是被一直对苗苗关注有加的钱勇给捕捉到了。这时,他起身招呼服务员过来买单,接着,又扭头对苗苗说:“着急了是吧?等买完单我送你回去吧!”

    其实,苗苗是想拒绝钱勇的。可是,看到他一副真诚的表情后,她还是不敢把拒绝的话给说出口。于是,买完单后,钱勇送苗苗走下了楼。到了门口,苗苗才惊讶地发现… 钱勇说送她,原来,是指一起走路回去。

    走在路上,苗苗倒也新奇地问钱勇,“你这次怎么没有开车呢?”

    钱勇想了一下,哈哈大笑了出来,他说:“难得跟你单独吃个饭,也就不想开车那么招摇了,就当是体验一下走路的淳朴感觉吧!”

    “你还真别这么说,好像… 在我的印象中,几乎没看见你哪天不开车的,是吧?除了今天哟!”

    钱勇这时想说点什么,却在苗苗的手机响后急忙地打住了。苗苗在电话上聊得挺欢的,其实,是音音和陈柔打的,主要就是问她回来了吗?可能是一边打电话,一边也走得比较快了,就这样,苗苗不知不觉把钱勇给抛在了身后一丈之外。

    可是,等她和陈柔、音音讲完电话后,她却意外地发现… 钱勇不见了。而此时,就在苗苗紧张地开始寻找钱勇时,还没有走几步路,她就被人用碎布给捂住了嘴脸… 并… 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苗苗并没有完全昏睡过去,她半眯着的眼睛还可以感觉到… 自己被人强行拖上了一辆带有着刺激性气味的小面包车。而在她旁边,钱勇则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接着,小面包车行驶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坐在驾驶位置的人也在苗苗的手机再一次响起后接了起来。

    这次打电话的人不是音音和陈柔,而是我,所以,上面针对苗苗的复述也就在我打电话给她后结束了。

    当我接通电话时,我第一句话就是迫不及待地问苗苗,“你走到哪里了?我现在过去接你。”

    可是,让我始料不及的是,电话上竟然传来了一阵类似海贼里多弗朗明哥的邪恶笑声。那时候,一个最不好的信号在我脑海里骤然出现了,我以为会是钱勇故意策划的。所以,对着电话我破口大骂,“钱勇,你在电话边是不是?不要以为找了别人来接电话就可以混骗过去了。你快说,苗苗到底怎么啦?”

    电话里头,神秘男子在听到我的愤怒咆哮后,他反而肆无忌惮地狂笑了起来… 那一刻,我所有的怒火都在瞬间被挑了起来,我的愤怒让我的脸色极其难看,难看到早已让担心苗苗的音音和陈柔紧张地站了起来。

    沉默了一会,我把胸腔内的“火焰”尽力地压制下去,冷却了一下头脑后,我声音极其冰冷地对电话里头的人说:“说吧!你想干嘛?只要别伤害我女朋友,你要我怎样都可以。所以…… 喂… 喂… 喂… 你说话啊!”在我连续无用功地喂了几次后,电话早已被没有商议地挂断了。

    拿着手机,我的手握得紧紧地,我立马点开屏幕发了个短信给钱灵,我希望… 这一次她可以在看到我的短信后立马回拨电话给我。

    接着,我叮嘱了音音和陈柔几句话后就独自跑下楼去找苗苗了。我知道在漆黑的夜里,这无疑就是大海捞针的工作,可我必须得去找,不去找,机会没有,而我的心里也放心不下……

    ……

    …………

    此时,就在另一边,神秘男子拿出自己的手机发了个短信出去,他问:多久没锻炼手脚了?这一次来场猛的,敢不敢?

    信息发完后,他又直接拨了一个电话。这一次,他态度来了个大转变,语气就像奴仆似地对电话上的人说:“哥,在哪里呢?有空出来聊一下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