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月光女神
    就在我背脊一阵发冷,意识到不对劲却还没有做出反应时,突然…… 一声空灵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声音,就这么直直地打破了眼前的慌乱…… 而这一声明显带着威压的声音,它就像是从地上卷起的龙卷风一样,瞬间就挡在了我身后。接着,它犹如困龙升天,直冲云霄,威武地划开了暗黑的夜……

    这一声“住…手……”,它气贯长虹,它又如瞬间侵袭而来的霸王色霸气,它就这样让所有人都震惊地呆立在了原地……

    那一刻,所有人除了震惊外,都集体循声望向了顶楼的门口。而我这边,身后的危机还没来得及看见,却发现… 所有人惊恐的表情都随着这一声“住手”,而彻底放松了下来。

    这时候,人群从刚才的震惊变成沉默了,沉默不是因为悲伤,也不是因为寂寥,而是因为此刻站在门口的人。

    不要说我,就算是其他人,大家也都忘记了说话,也都忘记了刚才的紧张和需要去做的事了。特别是我,我就跟一个傻x一样地怔怔站着。我的心里除了激动外,还泛起了丝丝涟漪和片片柔情。可能是期待了很久,可能是紧张到不行了,我在看到眼前的可人儿后,竟然… 竟然… 竟然忘记说话了。

    而她的魅力… 直接秒杀了“都教授”让时间静止的魔力。就这样,她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甚至… 忘却了呼吸,忘记了心跳。

    此时,她莲步轻移,姿态端庄而又显得雍容华贵;她明眸皓齿,皮肤白皙却又脂粉不施;她乌丝披肩,秀发飘逸而又毫不絮乱。她的美,在这漆黑的夜空下,在这繁星点点的夜幕里,无时无刻不渲染着一份神秘和静谧。这一份神秘,搭配着她身上的黑色长裙和脚上精致而又典雅的罗马凉鞋,再一次把她的优雅… 升华到了一层只有月光才能渲染和衬托出来的美。而这一种美,充满着恬静的诗情画意,随着月光下恰到好处的微风,让她飘扬而起的裙摆… 毫不谦逊地证明了主人才有的睿智。

    茭白的月光下,从上到下… 黑色的青丝,整齐的刘海,绝美的容颜,细长的柳眉,清澈的美眸,笔挺的瑶鼻,再到红白分明的唇齿,再到… 再到… 这粉白的脖颈,银光闪耀的项链。这一切的一切,就连点分散在黑色幕布上的星星,都迫不及待地汇聚在了一起。星光闪耀之处,仿佛… 所有星娃都在争先恐后地想要一睹佳人卓越的风姿。而这群在夜幕里,一直以来散漫而又调皮的的星娃们… 终于在惊叹过后,毫不吝啬地把它们专属而又唯一的光束集中在了一起。

    星光璀璨,月光如银,这种只有仙境才有的梦幻,岂是射灯所能塑造和给与的?

    刹那间,星星的光芒、月亮的光辉,它们有如舞台上的灯光,时而灵活多变,时而分散,时而凝聚。它们慢慢地让我置身在了梦幻中,慢慢地看到了眼前佳人的另一种美……

    窒息… 这是我此刻的感觉… 我无法相信,原来… 星光和月光的碰撞、结合,竟然可以产生这样的美?美到超凡脱俗,美到一尘不染,美到幽雅极致,而这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幻,不为她人,只为这… 让我日思夜想的人儿。

    此时,无可言喻的美,来自于星光和月光的绚丽结合,而这种光柔并济的美,又淡淡地围绕…和拢聚… 在了这个充满着灵气的女人身上。她洁白如光,光如星辰,她的美丽捕捉了天上的月牙,就连它… 都自愿舍弃了自己高高在上的位置。不为别的,只为能常伴佳人,而甘愿为奴,甘愿沦为她永恒的坐椅。

    她的冷艳,酷似月亮之神阿尔忒弥斯;她的睿智,又像极了智慧女神雅典娜;而她的美艳,又犹如被后世临摹万千的爱神维纳斯。而没有这三者的结合,就不会有现在宛若仙子的佳人,她就是她,她就是我… 思念了许久的人 - 钱灵。

    一双雪白的美足停住后,钱灵闪耀着波光粼粼的美眸看着我,它柔情似水,它情意绵绵。随着她贝齿轻启,时间的静止也随之被魔幻般地打破了,只见钱灵关切地问我,“没事吧?”

    那一刻,我强忍着心里极度的兴奋,却也慌乱地说:“我… 我没事... 我…….”

    “呵,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也看见了。”说完,钱灵的嘴角扬起了很迷人的微笑。接着,她走到我身后对钱勇说:“哥,放手吧!该结束的也结束了。其实,你的执念和坚持真的很自私,你不但辜负了爱你的人,却也给你爱的人造成了困扰。

    所以… 你愿意看到爱你的人继续伤心流泪吗?你愿意看到连最后爱你的人都彻底放弃你吗?你愿意让你爱的人因为你现在所做的事而感到心烦意乱吗?你想要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都对你彻底改观,彻底失去美好的印象吗?你知道吗?你现在做的事不是伟大,而是在给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造成困扰。这就是得不偿失,你懂吗?”

    钱灵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已转过身体看向了钱勇。此时的钱勇,目光呆滞,手里握着的横柱早已无力地垂落在了地上。看到这一幕,我算是假想到刚才发生的事了。没有错的话,就在我起身离开钱勇后,他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捡起横柱想要在背后偷袭我。

    然而,他的偷袭在接近成功时,却因为钱灵的骤然出现而被打断了。

    也许是我命不该绝,也许是老天爷眷顾我,也许是我犯了三世桃花劫,就在今夜,我又一次被一个女人救了。

    钱灵的话说完后,钱勇没有挣扎地甩开了手里的角铁……

    “咣当”一声落地,声音清脆而又响亮… 这一声静止后,我和钱勇“为爱而搏”的契约也算彻底结束了……

    此时,钱勇在向我说出“对不起”三个字后,他犹如脚踝处被套上了千斤铅石一样慢慢地走向了苗苗。走到她面前后,钱勇表情平淡,但声音却很痛苦地说:“我只想证明给你看… 给你看… 我爱你的决心。可是,我自己没有意识到,其实… 我一直都在做一些荒唐的事,而这些事,我直到今晚才被我妹妹给点醒了。原来,我所做的一切… 都只是我在自私地困扰你,也在自私地伤害柳青。对不起了,原谅我今晚所做的事,我知道… 我过份了。”说完后,钱勇还对苗苗深深地鞠了个躬,接着,独自一人… 凄冷地走向了暗黑的小门……

    钱灵看着钱勇萎靡不振的背影离开后,对面前的背心男和穿着运动服的人凌厉地说:“今晚发生的事,你们两个都得烂在肚子里,记住… 一个字也不能传到我爸耳朵里。如果他知道了,我不怀疑这里其他的人,我第一个先找你们,懂吗?”

    “知道了,小姐。”

    “放心吧!我们知道怎么做。”

    在得到背心男和穿运动服的人各自慌忙地点头应承后,钱灵这才满意地让他们走了。

    现在,“西线已无战事”,顶楼因为钱勇和另外两个人的离开也变得“冷清”了许多。而这种“冷清”不是安静,而是气氛上的尴尬。那种感觉,连同自己,我都可以听到所有人的心跳声了。

    这时,钱灵好像旁若无人一样,她拿出手帕,舞动着纤纤玉手为我擦拭着脸上的血渍和伤痕。她的表情看似冰冷,却在眼神中流露出了来自心底对我的关心和轻声责骂。诡异的是,我忘记了不远处还有程思林,陈亮,还有一直在为我担心的音音、苗苗和陈柔。于是,我就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中,任由钱灵为我擦拭着脸上的伤痕。那一刻,即使脸上有的地方肿了起来,但我却因为幸福而忘记了疼痛,忘记了先前的惊险......

    在此刻的我看来,我的世界早已开始了天旋地转。而我和钱灵就在这旋转的中心,脚踩着柔软草地,天顶着浩瀚星辰,深情而又甜蜜地注视着彼此,久久未能分离……

    “好了,小屁孩。”

    钱灵一句话突然冒出来,不但惊吓了我,还让一直围绕在我身边充满着幸福的泡泡全部都破裂了。我有点不明所以地望着钱灵,只见她看着我不慌不忙地说:“现在的你,已不再是我高中时的小弟了,姐姐为你感到高兴,高兴… 你终于有能力保护自己喜欢的人了。保重吧!以后有机会再见。”话音一落,钱灵撇开我头也不回地迈开了离别的脚步。

    而站在黑暗的小门前,钱灵回过身笑得很甜地对音音、苗苗和陈柔说:“李青是我从高中看到现在成长的小弟,三位美女,谢谢你们对他的照顾。他是我小弟,我是他的灵姐,你们不要误会太多。有缘再见吧!现在,也只能就此别过了。”

    这一次,在话说完后,钱灵真的走了,她没有回头地走进了看似深邃而又永无止境的暗黑小门。而那一刻,我真地好想去挽住她的手,可是,我却在听到她叫我“小弟”后久久未能反应过来。

    我的心好痛… 好痛… 我的记忆就像是至尊宝戴上了紧箍圈一样,只要动一次情… 头也就会随之头痛欲裂……

    可是,不管我多头痛欲裂,不管我在思念里多么挣扎,钱灵就这么走了。她的离开跟她的到来一样,充满了很多让我迷茫的地方,却也有着让我很多地不舍…… 而这种不舍,我没有让眼泪掉下来,我只是… 只是… 只是… 很坚强地学着陈柔紧咬着嘴角……

    就这样,钱灵走了… 而我在她走进黑暗的瞬间,却不知道她滑落眼角的眼泪……

    次日,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而我却因为钱灵的又一次离开而变得了沉默了许多。

    严格来说,我应该强颜欢笑的,可是,我就这么直接地在音音、苗苗和陈柔面前表现了出来。或许,包括程思林和陈亮在内,大家都察觉到了钱灵对我的“特殊”关心。然而,因为我的失落,大家即使心知肚明,却也没有人愿意说出来。又是一个或许,或许,音音她们在等待一个时机,等待一个我自己说出来,或是她们可以问我的时机吧?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里,程思林还问过我两次,“要不要找个时间教你空手套白刃的技巧和方法?”。那时候,我对他笑了笑,原因只有一个:暂时没心情而已。

    再过了几天后,我慢慢地从沉默和失意里走了出来…… 而我还是会偶尔想到钱灵,却总是打不通她的电话,联系不了她。

    入秋后,天气渐渐转凉了。

    这一天,我和钱勇上次“为爱而搏”的伤也几乎快好了,就在我恢复往日的欢笑后,钱勇的电话又意外地打来了。这次,是我代替苗苗接的电话,让我比较惊讶的是… 钱勇说他只想请苗苗吃个饭而已。毕竟,他也快要结婚了,也只想正式跟苗苗道个歉和说些以后不能再有的话而已。

    对于此事,我没有保留也没有吃醋地都跟苗苗全部说了。最后,在苗苗还担心我是不是会想太多的顾虑里,我跟她说:“去吧!就吃个饭而已,毕竟,你们都是同学一场。”在我的话慷慨大方的说完后,苗苗整理了一下就出门了。

    可是,也正是我的大方,才让她差点都回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