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为爱而搏
    我一点也不害怕钱勇身旁的人,我知道,钱勇很在意脸面的事,他既然说了跟我打就不会外加两个人的。我走到他面前后,他扔了一根烟给我,我表示抽不惯给直接夹在了耳朵上。

    他倒也很干脆地说:“其实,你真的不应该出现在我和苗苗之间,所以,今天你和我必须要有一个了断。而这一个了断,就是为了一个女人,一段爱情而已。我现在很兴奋,兴奋你能单刀赴会,而我也不会做什么三打一的事。”说完,他仰头看了一下天空,长长地吐了口烟后,很潇洒地说:“这根烟还没有完,我会先把你给打趴在地上。”

    听钱勇说话的口气,我微微皱了皱眉,表示很不爽地说:“什么叫做我不该出现在你和苗苗之间?大哥,我觉得你是不是自信过头到爆表了?而且,你想把我打趴就打趴下啊?这么怂的话,我就不会来了。”

    “你怎么跟我们勇哥说话的?想找死是吧?”

    说话的人是钱勇身边的背心男,虽然他语气凶凶的,但是我一点也不怕他。我继续不爽地说道:“这是我跟钱勇的对话,你们做小的,不会不懂得规矩吧?如果做小的都把他的风头给抢了,那他还拿什么出来混啊?”

    我这话是故意说给爱面子的钱勇听的,果不其然,我要的效果实现了。只听见钱勇冷冷对身边的人说:“你们两个听着,这是我和他的事,刚才我也说了,我不会三打一的。所以,你们两个不需要插手,特别是插嘴,明白吗?”

    “对不起,勇哥。”背心男糟心的应了一句。

    接着,穿运动服的人也附和了一句,“知道了,勇哥。”

    两个人说完后钱勇站了起来,他把还在烧着的烟杆往烟盒一夹,让它就这么自然地向天烧着。一系列动作简单地完成后,钱勇表情很冷地对我说:“现在走还来得及,我也不会为难你。”

    “竟然来了,但没有一个人倒下去,我想今晚谁都会睡得不踏实吧?”

    “如果是我赢了,我要的很简答,你离开苗苗做得到吗?”

    我腹部一收紧,低头立马就笑了出来,我语气坚决地说:“做不到,因为… 我不可能让你赢。所以,你输了后,可以不要再打扰我和苗苗了吗?”

    “我也做不到,因为,你也不可能赢我。”说完后,他笑了出来,而我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这一刻,我竟然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我在想:从理论上来说,我和钱勇是属于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可是,我们这两条互不碰头的平行线却因为苗苗而有了转折,有了相交和有了缠绕。如果这不是造化弄人,那就是缘份过于跌宕了,有些人可以是兄弟,结果却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所以,我和钱勇应该算是朋友的那种,不能说熟,但也不会生疏。我们的立场更像是在博弈的双方,不在意彼此的身份高低,都只在意结果的输赢而已。

    “来吧!烟都快烧完了。”等我想完该想的事后,我发现… 钱勇也站着不动,而且,他也貌似在想事一样。

    我自嘲了一句,难不成还真的产生了彼此惺惺相惜的感觉吗?

    “开始吧!成也如此,败也如此,只有今宿,未有它朝。”说完后,钱勇一个跨步,拳头随着身体地移动,此时,已快速地向我打了过来。

    “住手,别打了。”

    一阵急促而又慌乱的脚步声后,我看见苗苗带着音音、陈柔先冲过了小门,接着,程思林和陈亮也紧跟了上来。

    因为过度地紧张,苗苗在闪到我面前后,直接伸开手臂挡在了我和钱勇中间。那时候,看着她还在喘息的身体,我都有点张不开口让她离开了。而且,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音音和陈柔直接一人一手把我给架开了。

    那时候,就连程思林和陈亮都不帮我说话了,直接是一人一句开始对我骂了起来。我这边被骂得狗血淋头后,钱勇那边也不是很好看,特别是苗苗在言语上对他的“攻击”,那都是可以叼到他“飞“起来的节奏了。

    两边都被骂完后,我走上前对苗苗说:“这个事不怪他,我也有责任的。他想跟我打,我可以不理会他的。问题是,有些事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决清楚的。你是我心爱的人,而他却是苦苦痴恋你的人。我们这三个人,因为爱而变得爱恨交加,也因为爱而有了今晚将要发生的事。如果很多事都可以靠嘴巴来说清楚,那你在很久前就可以跟他说明白了。问题是,因为这些爱恨的事,你跟柳青老师连闺蜜都差点做不成了。你试想一下,如果我们还能说得通的话,我们又何必站在这里呢?所以,男人间的事谈不拢了,那就得以男人间最原始的方式来解决了。”

    停顿了一下后,我双手拍着苗苗的肩膀说:“我知道我说的话很荒谬,很幼稚,可是,往往很多事情就是这么不可理喻。否则,钱勇也不会这么痴恋于你,也不会这么大费周章地给你送玫瑰花,也不会这么高调地开车围堵学校。所以,竟然有些事都已经不可理喻了,那干嘛不用不可理喻的方式来解决呢?”说完后,在苗苗还怔怔看着我的时候,我轻轻地向后推开了她。

    而在我转身的瞬间,我对程思林和陈亮说:“帮我看好她们三个。”

    “苗苗,李青说的没错,这也是我想要说的好,即便,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跟你说这番话。告诉你吧!我快要跟柳青结婚了,可是,请容许我为自己将要尘封的心再搏一次,好吗?起码,在我年老后再面对自己的情感时,在翻开自己老旧的回忆时,我不会还带着遗憾走进棺材里。”钱勇这句话说完后,我们都彼此咧嘴笑了出来,而此时,我们的拳头也朝着彼此的脸面轰了过去。

    在没有接受程思林的方程式特训前,我可能会非常惧怕跟一个成年人动手。毕竟,在对付朱三炮的时候,我和猴子他们就领略了那种我们还一时无法匹敌的气力和刚劲,特别是身体间的对抗。

    而此时,我早已忘却什么是多余的畏惧了?我要谢谢程思林,谢谢他对我们训练时的严苛,谢谢他对我们训练时的一丝不苟。他的训练方式,让我在今天跟钱勇对抗时产生了一种轻松愉悦的感觉。因为,我在打斗技巧和速度上,已经完全超越钱勇了。

    就在刚才,当钱勇的拳头打过来时,我竟然很自然地避开了。接着,在他还没有回防的瞬间,我一记鞭腿快速而又沉稳地向他的大腿扫了过去。只听一声“啪”,钱勇被我扫中的腿一缩,身体一倾斜,马上就向后退了回去。

    看我打中钱勇后,陈亮第一个先叫了起来,“青哥,打得好。”

    “你说什么?找死是吧?”这时候,背心男对着陈亮怒骂了一句,而且,他身边穿运动服的人也跟着威胁起了陈亮。

    而在我身后,程思林带着陈亮不服地向他们走了过去。那一刻,双方有如再浇多点油就会爆炸了一样。

    于是,我走过去急忙地阻止了程思林和陈亮。而这时候,钱勇也走向背心男他们并严厉地说:“我刚才说什么,你们两个都忘了吗?”接着,钱勇在他们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我可以看见背心男看着程思林的眼神伴随着表情出现了惊骇。夸张来说,就跟大白天被旱雷劈中了一样。

    此时,我紧握着音音和陈柔的小手,笑着对她们说道:“别担心啊!不管是为了苗苗,还是为了你们两个,我都会这样奋不顾身下去。所以,与其担心我,不如为我打气,好吗?”说完,在她们充满深情而又紧张的眼神中,我重新走回了刚才和钱勇打斗的地方。

    身后,程思林冲我说道:“就按你刚才那样打,别忘记我教过你们的。”

    而钱勇身边的背心男也不甘示弱地对钱勇说:“勇哥,加油!”

    这一刻,我突然感觉我不是站在顶楼上,而是幻觉把我带上了擂台,特别是程思林和背心男的提醒和助威,那就跟教练和观众在做的事一样。也正是此刻,我全身的热血沸腾了起来,沸腾到… 我主动向钱勇挥着拳头冲了过去。

    当我的拳头来袭时,钱勇不闪不躲,而是直接提起右脚向我的腹部凶狠地踢了过来。这就是练家说的,“一寸长,一寸强。”当然,我没有傻到去迎合那一脚。就在他的脚超过我的拳头时,我突然身形向右一跃,随即,快速而又稳当地施展出了“八极拳”的奥义 – 贴山靠。就这样,我冷不防整个左肩膀迅猛地向钱勇撞了过去。

    其实,说是“八极拳”的奥义,那也是忽悠消费者的。这个招式,我也只是学程思林在沙滩上撞倒猴子的招数罢了。所以,在钱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整个人被我给撞倒在了地上。

    接着,我以两招没有挂彩的优势,直接向仰面躺在地上的钱勇冲了过去。那个猛状,就像是盘旋在空中的老鹰要抓住在地上跑的兔子一样。

    可是,结果往往就是跟你想的不同…… 没想到我这只占着极大优势的“老鹰”,就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而被钱勇从地上给踹了一脚。

    那一脚的力度有点大,大到… 轮到我被踹倒在了地上。可是,两个月的训练怎么可能让我在被踹一脚后就直接蔫了呢?因此,我快速地侧滚、起身,在避开钱勇爬起来补上的一脚后,我顺势向他的腰间撞了过去。

    由于我和钱勇都打得有点急红了眼,身体的摩擦也早已随着我们的分分合合而形成了一蓝一白两条相互阻击、碰撞的光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