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台爱情
    酒喝了,我也就起身想去嘘嘘,这时候,钱勇跟在了我身后,他跟我一同入的厕所。在一阵噼里啪啦的“飞流直下三千尺”后,他表示很酷地抖了又抖,然后,在洗手的时候,突然张口对我说道:“我想跟你打一次,你敢吗?”

    说这话的时候,钱勇面无表情,而且,他还装作很酷地抬起湿漉漉的手遥远地指着我。而在我想开口的时候,苗苗的声音却突然从门口传了进来,“有必要吗?想都别想了。”

    不单是我,就连钱勇也被吓到了,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带着苗苗发怒到几乎咆哮的尖锐,就像是*从门口猛窜进来了一样。这时候,钱勇的表情除了尴尬外,我还看到了丝丝畏惧。这让我忍不住想到了一句话,就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一物降一物。

    我跟在钱勇身后走出了洗手间,一开门,我就看见苗苗气势汹汹地站在了门口,敢情… 她只是来洗手间,却不经意听到钱勇对我说的话吧?说实话,打就打,我也不怕钱勇,只要他不再骚扰苗苗就好了。可是,他说的话还倒霉到被苗苗听到了,这个… 我就真的爱莫能助了,这可不是打与不打的问题了。

    现在,钱勇看到苗苗后,一下子不知道是该进还是退了,只知道一个人傻傻地站立着。从他的表情中,我可以看见他的纠结、彷徨和不知所措。然而,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苗苗,她不是“母老虎”,单看她的气势,那倒像是一只准备好要发飙的母豹子,因为… 她随时都可能伸出锐利的爪牙朝着钱勇攻击过去。

    强大的气场,冰冷而又绝美的脸孔,纹丝不动的身体,深邃而又能望眼欲穿直到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这一切的冷酷描写,足以让苗苗成为了一个冷艳的“天使杀手”。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无法撼动的“巨人”一样。她静如止水,动如脱兔,无形而又围绕在身上的淡淡小宇宙就像是一具黑色皮衣加身一样,可以使之快速而又隐秘地穿梭在冰冷、寂寥的黑夜,而她的每一次出手,总是能悄然无息的秒杀一个人。

    这一刻,就连我这个日夜与苗苗相处的人都瞬间感到了一阵凌厉的威压来袭。而此时的钱勇,刚才还敢看一下苗苗的表情,现在呢?他就跟做错事的小孩面对严肃的家长一样,早已生怯地低垂下了他那狂妄的头颅。

    一时之间,我都有点替钱勇感到不好意思了,而苗苗的表情更是没有丝毫的退却、退让。换做在平时,我会很感动,毕竟,苗苗这是为了保护我而发出的不可撼动的姿态。可是,一想到钱勇那有如小鸡见到老鹰的惊恐样,我还是镇定地对他说:“不去招呼你同学吗?别让他们等太久了,毕竟你才是今晚的领头人啊!”

    被我这么一说,钱勇先是一惊,接着才立马神色恍惚地说:“呃,不好意思,那我先过去了。”说完,身体一转,一道黑影残留,他直接腿脚发软的不见了。

    苗苗看到钱勇“跑”了,急得想上前去追赶他却被我给拦住了。我打趣地对她说:“你不是要上洗手间吗?”

    “还不都是为了你,否则……”听到苗苗幽怨的口气,我打断她的话后把她慢慢地推进了女洗手间里。

    接着,我独自一人倚靠在墙面上,心里也一直在想着:要不要去呢?如果不去,那给钱勇觉得是我怂了。如果去的话,又被苗苗听到了,她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这个事情还真的有点麻烦了。我之所以想去,不是因为脸上挂不挂得住的问题。我主要是想跟钱勇好好谈一谈,毕竟,他这永无休止的纠缠对谁都不是好的。

    可能是因为钱勇要找我单挑的事,出了洗手间后,苗苗毫不犹豫地对我说:“青,我跟同学们打声招呼,然后我们先走吧!”

    事出有因,我也知道苗苗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心情了,所以,点点头,我是默许她的做法了。

    好笑的是,我们的离开就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一样,其余人也找着明天要工作的借口跟着走了。

    最后,眼看时间还不到10点半,钱勇也碍于苗苗而跟着大伙一起散场了。至于那个胸前有“凶器”的白裙女人,她就像是磁铁遇到了另一半一样,拼命地紧跟着钱勇。送走我们后,钱勇跟她是最后两个离开的。那时候,我还有点恋恋不舍地往车后看着,我在想:钱勇不会是xing冷淡吧?否则,这个长相还可以,身材也够火辣的女人,怎么就挑不起他的原始兽性呢?

    问题是,在我离开后…… 白裙的女人对钱勇说:“天气好热啊!”

    钱勇也不含糊,他扭头对站在身旁快要把胸顶到自己下巴的女人说:“热,要不要我请你喝杯冰啤酒泄泄火?”

    “我不会喝酒,你可不要趁机灌醉我哦?”说是这么说,但白裙女人却很妩媚地咯咯声笑了起来。

    数十分钟后… 只见,所有的衣服都被凌乱地丢弃在了地上,而床上的男女却早已精光地纠缠在了一起。男的不算壮实,却也身形匀称,女的高挑,身材却相当惹火。这一对男女不是别人,正是炽热得想要融合在一起的钱勇和白裙女。此时,钱勇用力地含着白裙女一个*,而他的手指早已替代分身直接进入了女人湿热的硅谷。一阵急促地捣腾后,钱勇抽出湿漉漉的双指,娴熟地扶着分身,毫不犹豫地来了个一杆进洞。接着,他带着狂热,带着满腹心事,快速地驰骋在了胯下的尤物身上。那一刻,什么绅士风度?什么怜香惜玉?全部都是假的……

    第二天晚上,钱勇给我打电话了,我不意外他会知道我的号码,因为… 凭他的能力,我觉得他可以从很多途径知道的。但就在此前,陈柔和音音也通过苗苗知道了钱勇要找我打架的事,所以,她们三个女人算是抱成一团不让我有外出的心思了。也就在刚才,时间不早,可大门却早已被她们给锁死了。而且,最让我蛋疼的是… 我就特么的去洗个澡而已,连钥匙也被她们收刮了。

    钱勇刚打我电话时,不知道是不是还对苗苗心存恐惧,他先是开口问我,“苗苗在你身边吗?”

    我说没有,他才放心地说:“就周五晚上吧!还是那个ktv,但地点却是在顶楼。你可以不来,但你不要让我看到你爱苗苗爱得那么怂。”

    尼玛啊~ 后面这句话,我是一听就来火了,我告诉他,“谁怂?还不知道呢!”

    挂掉电话后,也就有了后来的一幕,铁门被音音她们给锁死,连钥匙也被收刮了。可是,她们误以为是今晚,其实,远离我们的时间还有几天呢!

    我不是爱打,也早已过了爱打的年龄,但是,这一战,我觉得不能不打?毕竟,人家都带着挑战书向你射出飞镖了。于是,到周五晚上的这几天,我都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得很轻松。而每天早上,我是固定做上100个俯卧撑,到了晚上,亦是如此。这就是我花了两个月给程思林训练出来的成果和坚持。

    这几天里,苗苗是肯定有打电话或是发信息给钱勇的。可是,钱勇不会敷衍她,不会骗她说取消了吗?这就是女人典型的单纯,毕竟,包括音音和陈柔在内,她们都没有直接经历过商场上或是黑道里的尔虞我诈。

    到了周五晚上,我找了一个借口说是要去会所,然后急忙地溜走了。那时候,我连程思林和陈亮都没有通知,怎么可能会去会所呢?

    等了将近20分钟后,我才上了一辆出租车。那时候,我没有紧张,心情有的也只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感觉。而且,我还很淡定且开门见山地打了个电话给陈亮,“有件事要告诉你一下啊!你记得帮我配合好就行了,就是… 我现在外出有点事,如果音音她们问你,我有没有在会所里?你就给直接说有就行了,知道吧?”

    “青哥,屁啊!音音她们现在跟我和老程在一起呢!要不是她们看出了你的不对劲,也不会有我们现在追着你跑的份啊!你说你也真是的,这多大点事啊!你就一个人全抗了,老程说还要揍你呢!要不,我让他跟你说一下。”

    接着,电话就开始传来程思林带着火气向我开骂的声音了,“你以为你能打啊?你知道他家是干嘛的吗?你一个人去,你有把我们放心里吗?”最后,程思林还火到不顾形象地飙了一句,“你个j8,你等我,知道吗?”

    我在电话上叹了口气,也一时语塞到不知说什么好了?那时,心里挺暖的,暖到让我眼眶夹满了泪水,而且,音音、陈柔和苗苗也在电话上少见地骂起了我。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过份了,想得自私了,把自己想大了,想成看破万物的英雄了。

    可是,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因为… 车已经到了。我摸了摸前几天偷偷藏起来的**丝牌专用烟,点了一根后没有犹豫地迈开脚步走向了顶楼。

    到了顶楼,我看见钱勇背对着马路很淡定地坐在了护墙上,而他的眼睛就这么一直盯着我上来的这个小门。而在他的身边,很明显还站着两个很壮实的人,一个是平头加背心牛仔裤,一个则是运动裤和波鞋,一副像是为了打架而专门穿得很宽松自在的样子。

    我一点也不害怕钱勇身旁的人,我知道,钱勇很在意脸面的事,他既然说了跟我打,就不会外加两个人的。我走到他面前后,他扔了一根烟给我,我表示抽不惯给直接夹在了耳朵上。

    他倒也很干脆地说:“其实,你真的不应该出现在我和苗苗之间,所以,今天你和我必须要有一个了断。而这一个了断,就是为了一个女人,一段爱情而已。我现在很兴奋,兴奋你能单刀赴会,而我也不会做什么三打一的事。”说完,他仰头看了一下天空,长长地吐了口烟后,很潇洒地说:“这根烟还没有完,我会先把你给打趴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