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离间计
    接着,在刘亚辉放开警员后,我看见他的表情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情,再接着,他的眼神中…出现了丝丝惶恐。

    这时候,警察通过楼下小卖部的房东配合开门后钻进了楼里。以此同时,几乎是同一秒里发生的事,我听见…“钉子楼”里传来了“砰”的一声……

    这一声好响、好响,响声… 足以比拟午间热闹的步行街了。

    而躲在巷子里听到响声后的我却没有一丝慌乱,倒是有一幕让我看得挺纳闷的,就是... 在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后,刚进入楼里的警员立马就蹲在了地上。还有,我看见大肚子警员最搞笑了,他直接把肥硕的身板往墙上倚了过去,然后,胖嘟嘟的手快速地伸向腰间的枪摸了过去。可是,估计是第一次拔枪,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枪卡住了袋子?他竟然抖了几次枪把后才把枪抽了出来。那一刻,我站在巷子里顿感一片凌乱,笑都直接笑尿了,哈哈哈!

    我蛋疼地想:如果让你去抓贼,估计贼都跑光了!!如果是去抓恐怖份子,估计是恐怖份子帮你拔枪还差不多。

    接着,在隐蔽了大概好几秒后,包括大肚子警员在内的三个民警缓缓地起身上了楼梯。当时的我是眼角一鄙,我发现… 我已经失去看下去的兴趣了。所以,在深藏功与名后,我淡定地转身走进了巷子深处,绕到别的地方去找陈柔了……

    就在我转身离开后,楼上… 民警迅速而又“专业”地持枪贴在了王超的房门两边。接着,大肚子警员又让颤颤畏畏的房东打开了房门。(温馨提醒:专门的出租楼,房东为了防止有租户在房内自杀或是做出什么恶劣的事,一般都会预留租户的钥匙给到自己。当然,房东不会傻到自己去偷东西,而且,每个楼层都有摄像头对着所有的出租屋门口的。)

    在房门打开后,大肚子警员立马把房东拉到了一边,接着,一个民警用力踹门,另外一个民警则持枪冲了进去。

    而这时候,房间早已“人去楼空”了。放眼扫视四周,窗户大开,窗帘则随风招展,飘扬在外……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电动麻将桌和简单的生活用品而已。

    另一边,刘亚辉在附近的麦当劳找到陈柔后,手机响了两遍,又被他按掉了两遍。不是他不敢接,是在陈柔面前,他一时不好接,也没有安静的地方可以接。特别是每次来电时,他总是会把手掌捂住屏幕再直接按掉电话,因为他怕一不留神… 就会被陈柔瞅到屏幕上的来电人。

    但是,刘亚辉越是紧张,单纯无邪的陈柔就越是好奇地问:“你干嘛不接电话啊?”

    “没… 没… 没事,就一个电话而已。”被陈柔突然一问,刘亚辉都难免慌乱了一下。

    这时候,陈柔看着刘亚辉,眨巴着大眼睛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模样很可爱地笑着说:“哦,我知道了。交女朋友了,是吧?怕她吃醋,对不对?嘻嘻!!”

    陈柔说话时,修长而又白美的手指还调皮地指着刘亚辉抖了抖,而脸上神采飞扬的表情却让刘亚辉有如看见仙女下凡一样,看得整个人都沉醉了起来。那一刻,天地万物在刘亚辉眼里,已经不算什么了。他觉得… 相对陈柔绝美的颜容,万物早已羞愧地褐褪了它应有的色彩。而这一沉醉,还让自己在陈柔面前微微红了脸颊,加速了心跳,慌乱了呼吸,也让自己迫不及待地对陈柔说:“不是,不是,我没有女朋友。刚打来的电话,只是… 只是… 只是垃圾骚扰电话而已,所… 所以,我… 我把电话挂了。”

    “哈,没有就没有,你那么紧张干嘛?有女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啊!难道你找女朋友,你爸妈也会管你吗?”

    刘亚辉听陈柔说的很自然,听起来也像是在关心自己一样。可是,她的话却犹如锋利的刀尖,此时,已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这一痛,让他心里五味杂陈,也让他的心开始了淌血。在陈柔说完后,他的手指不经意地抖动了一下,表情充满无助却仍然笑着说:“呵,其实… 其实… 你都知道的,我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啊!”说这话的时候,刘亚辉的眼神不敢看向陈柔,讲话也出现了结结巴巴的症状。而且,他在说话的时候,头还慌乱地左右摇摆了起来。

    他害怕陈柔对他说什么,所以,在陈柔还处于木讷的时候,刘亚辉又慌张地说:“从… 从我看见你的时候,我… 我… 我早就无法自拔了。”这番断断续续的话说完后,刘亚辉感觉自己就像在深邃的地狱入口挣扎着一样,而地域嗜血的三头犬和炙热的岩浆也早已在朝他狂吠和怒吼了。

    果不其然,陈柔的话一出,就让他向无底的地狱直接坠落了下去。陈柔纠结地咬了咬嘴角,语气抱歉地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你是知道的,我们也在一起了。在我的印象里,青青他好像没有跟你有过正面的冲突,不是吗?所以,你和他不可以是朋友吗?你可以放下对他的怨恨吗?”

    一连三个问题,就在此刻自己最为艰难的时候,刘亚辉不知道如何回答陈柔?

    在来的时候,他满怀喜悦,可是现在,他后悔来了。他曾经憧憬和幻想过无数个可以和陈柔在一起的画面,那时候,在他的“美梦”里,陈柔是不会拒绝他的。可到了现在,这些拒绝的话… 终究还是被陈柔说出来了。他在此刻意识到:是该让梦醒来了,是该让自己回到现实了。他也在瞬间顿悟了:如果自己再坚持下去的话,除了不招她喜欢外,还会让她对自己逐渐唾弃的。所以,他在想:真的还有坚持的必要吗?

    因此,他没有回答陈柔的问题,而是在开始思考这些个现实的问题了……

    良久,陈柔看他没有开口,小巧的嘴角一扬,很温和地说:“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很难过的,但是,请你不要记恨我们,好吗?上学期,你打了青青,我骂了你,我觉得自己很不好。长这么大,那也是我第一次激动到骂人,请你不要生我气好吗?”

    陈柔说完后,刘亚辉心里发苦,表情却牵强地笑着说道:“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对你生气呢?”

    “嗯,那就好。刚才陪同学在买东西,没买完我就过来了。现在,我又得过去了,不好意思。”

    “呵,见外了,你过去吧!我再坐一下也就回去了。”

    “好,拜拜!”说完,陈柔小手一挥,只留下发呆的刘亚辉,却不带在一片云彩。

    陈柔走了,刘亚辉一个人呆呆地坐着,他发现… 自己怎么吸也吸不起杯子里的冷饮。他低头一看,才知道… 自己咬着吸管… 忘记…… 松嘴了!!

    走出麦当劳,刘亚辉的手机在不一会后又响了起来。电话上,王超的声音充满了冰冷,又带着丝丝愠怒质问起了刘亚辉,“刚才有几个小警察来抓我,你知道吗?可惜,我没有让你如愿以偿,我跑了。否则,这一时半会,我还真打不了电话给你道贺呢!”

    “你是不是神经错乱了?什么叫做没有让我如愿以偿?你说的话,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你他妈的放屁,你跟我说你听不懂,你是听不懂,还是不敢接我电话呢?你他妈不是心虚,你会连续不接我电话?”

    “我警告你,你不要左一句‘他妈的’,右一句‘他妈的’来跟我说话。我没有亏欠你,你给我记住了。警察去抓你,你怎么不想,是不是你自己在家里赌钱吵到了楼上楼下的住户,然后,有人跑去举报你聚众赌博啊?”

    “不可能,整栋楼除了老人、小孩,其他人不管是男是女都有在赌,只是赌大赌小而已,就连房东也时不时在楼下按我们的门铃去凑桌。你说怎么会有人举报我呢?你不要再掩饰什么了,不是你举报的话,我怎么看见你跟一个肥警察在交头接耳呢?

    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我当时找房子要找在靠马路边的原因?因为,一发生事的时候,我可以第一时间看见楼下的情况,也可以第一时间听到楼下的警车鸣笛声。你以为就你聪明吗?我是傻,可我不是充满浆糊的猪脑袋。”

    “你现在怀疑我,就足以说明你是典型的猪脑袋。我也可以告诉你,你不要惹我,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我今天之所以会过来这里,是来找一个同学的,因为我一边接电话,一边找人,所以才差点跟那个肥警察撞在一起。最后我再告诉你,你如果神经病还在发作的话,就请不要放弃治疗。给我滚,操!!”怒吼完,刘亚辉直接挂掉电话,牙齿还咬得紧紧的。在他的人生至今,从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气愤过。

    而陈柔在离开刘亚辉后,我跟她两个人手牵手甜蜜地逛起了shopping mall。用陈柔的话来说,就是,“青青,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出来过了,我说的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噢!”

    听到陈柔这么说,又看着她调皮的模样,我表示我一下子不淡定了。于是,拉着她的手,我快步地走向了最近的宾馆…… 有时候,甜蜜、甜腻的话可以说一大堆;有时候,说爱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说得天花乱坠、海枯石烂;但是,说多了,不实际。爱这种东西,有时候不是靠说的,是要做的…… 所以,我宁愿让爱来得更猛烈点…….

    激情的夏日,狂热的下午,我们在空调25度的房间里… 汗水交融……

    周末一过,生活照旧,学习也一成不变。刘亚辉在回来后,变得沉默寡欢了许多。不过,这也是我比较喜欢的,因为,我不是猫,我不怕狗,只要他不惹我,我肯定不会去惹他的。我只是希望这种小日子可以维持着,一直维持到我们毕业后。

    但是,让我比较头疼的就是,钱勇这段时间对苗苗用上了电话和短信的“轰炸模式”,而我也在最终忍无可忍的某一个中午接起了响个不停的电话。那时候,我没有好气地对着电话说:“您拨打的电话不方便接听,请不要再拨。”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而来电的人不用猜了,就是钱勇这孙子。

    很快的,钱勇的短信又发来了,他说:我们大学有几个同学在周边工作,他们要求聚聚,你难道不来吗?当然,你可以带着李青来,我不介意。

    操!!

    对着这条信息,我和苗苗、音音、陈柔看了很久。不是我们不识字,只是我们都觉得信息量太巨大了。最后,我挠挠头皮对苗苗说:“去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