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运筹帷幄
    看到王超上楼后,我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运气,让我知道王超住在哪一个单元。好运的是… 在自己站了不到5分钟后,我就看到王超站在3楼位置打开了靠路边的窗户。

    哈哈哈… 那一刻,看着王超打开窗户,我在心里笑了很久、很久、很久,因为… 我想到了一个事,一个好玩的事…… 想到这个事,我还不忘看了看电线杆上贴的广告页,上面写着:警民是一家。

    回到家后,音音她们立马围过来并迫不及待地问我,“没事吧?”、“怎样了?”、“没被他看见吧?”

    我知道她们关心我,但大热天早已成了“累死狗”的我,还是在吐了吐舌头后,不慌不忙地对她们说:“我没事,我只是一直很好奇,学校不是有报警吗?为什么王超还敢出现在学校附近?”

    “青,这你就不明白了。上次那人伤了音音,公家的人也只是做了笔录,也不见得他们有去追捕过啊!而且,天气这么热,车里即使有空调,他们也不一定会往外钻的。”

    听苗苗这么说,我也只能算是默认了,倒是陈柔又补刀了一句,“那怎么办?”

    音音估计对上次的事是留有阴影的,只见她小手紧紧地抓着我,很关切地说了声,“青青哥,算了吧!”

    听到这句话,我爱怜地摸了摸音音光洁如丝的小脸后,轻轻地对她笑着说:“不能算,我不会放过他的。他那一刀,差点… 差点… 就……”说到这里,想到音音被刺伤的情景,又想到音音昏迷了大半个月的情形,我的心… 到现在,还是无法释怀,还是会隐隐作痛。所以,鼻子骤然一酸,我的声音不知不觉就哽咽了。

    看到我红了眼眶的样子,音音和陈柔很贴心地靠向了我怀里,而苗苗却很坚毅地说:“青,我支持你,不能算。我也相信,你不会让我们担心的。”

    我知道苗苗的话不单是对我说的,相反,她也是从另一个层次在鼓励音音和陈柔别太担心我。有了苗苗的支持后,我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一下子找到主心骨和支撑点了。我想… 我真的是可以放手去“搏”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一时心情大好,一边吃着饭,还一边哼着小曲。当然,我之所以高兴,是因为我在回家前就早已想好了对付王超的方法。对我来说,无非就是两点:一、让王超直接蹲进号子里;二、哪怕蹲不成,我也会让他成为夹着尾巴逃的“丧家之犬”。

    想到这里,我看着陈柔笑了笑,陈柔也正好问我,“一边吃饭还一边得瑟,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方法?”

    看着陈柔一丝不苟问我的表情,我眼睛闪亮着金色的光芒问她,“有,需要你配合,敢不敢?”

    我以为陈柔会有点胆怯地想一想后再回答我,谁知道,这妹子突然伸手挽住音音的胳膊很果断地对我说:“敢啊!为什么不敢?本姑娘上次还是‘影后’来的,我还想再拿几个大奖,接多几支广告呢!”

    陈柔这句话,倒是把音音和苗苗给整得笑了出来。我很满意地挑了挑眉毛,示意她靠近一点,然后,很郑重地对她说:“让我们再整一次刘亚辉,如何?”

    听我说又要整刘亚辉,一向人慈心善的陈柔表情纠结了一下,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反问我,“不是吧?又要整他啊?”

    “呃,这个问题问的好。”对此,我挠了挠头后,想了一下再告诉她,“这次不同,我们不打他,也不像上次那样搞臭他。我们只是在他和王超的感情上,抹点‘油’,撒把‘盐’,加点‘孜然粉’,再拿去烧烤下。这样,刘亚辉就变成是‘里焦外嫩’,他也就完全熟(输)了,有木有?”说完,我的手掌合拢,表现出了一副很萌很纯的样子,那个感觉… 就像是灰太郎要抓羊一样,嘻嘻嘻地奸笑着。

    “青,为什么是‘里焦外嫩’呢?说反了吧?”

    “苗苗姐,因为刘亚辉会内心很焦急,却仍然要把外在伪装得很若无其事。所以,这就是青青哥说的‘里焦外嫩’。”

    “哎哟喂,妈哟,我们家音音太聪明啦!来,给大爷亲一个……”

    亲完音音后,苗苗很内伤地说:“看来我智商捉急了,可恶的音音,你还拆我台,看我不收拾你……”话音一落,苗苗就追着音音在客厅里嬉闹了起来。

    陈柔看着音音被苗苗挠痒到不行的样子,只能是爱莫能助地看着。我倒是很期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所以,我的眼神充满了无限波澜地望着陈柔……

    吃完饭后,我和陈柔马不停蹄地赶回了步行街,而这个过程中,陈柔也按我的要求打了电话刘亚辉。

    她说:“呃,周末了,你在外面还是在宿舍呢?”

    陈柔跟刘亚辉打电话时,我们是一人戴着一只耳机的,从电话上判断,我可以感觉到刘亚辉在听到陈柔的声音后很是兴奋。只听他告诉陈柔,“我… 我在宿舍啊!怎么啦?难得你会打电话给我,哈!!”

    “呵呵,我是想问你有时间吗?要不要出来聊一下?上次校吧曝光你… 你… 你那个事……”汗!!陈柔在说那个事的时候,我怎么感觉是她被曝光了,而不是刘亚辉一样。接着,陈柔在润了润色后,直接对刘亚辉说:“我都没有时间询问你伤得重吗?所以,出来聊一下吧!”

    一听这话,刘亚辉估计是眉飞色舞了,他在电话上连连对陈柔说:“好好好,你在哪里?我怎么找到你?”

    “呵,你不要急,我刚巧过来步行街逛一下,你慢慢来吧!”

    “不好意思,就你一个人吗?”

    听到刘亚辉有点怀疑的口气,我伸手按住mic口,对陈柔小声说:“告诉他,因为想跟你单独聊一下,所以自己跑出来了。”

    陈柔对我点点头示意“好”,接着,我松口mic口,她才解释说道:“不好意思,刚拐进巷子里没信号了。因为想跟你单独聊一下,所以我自己出来了。你快过来吧!电话上说不清楚。”

    “那你找个地方乘下凉,我到了再打你电话。”接着,刘亚辉就急忙挂线了。

    这时候,我牵着陈柔的手慢慢地走到了王超所住的楼前,察觉没问题后,我和她找了个冷饮店喝起了冷饮。我估算了下刘亚辉从学校到步行街的时间,于是,在喝了几口冷饮后,我不疾不徐地走到一电线杆前停住了脚步。接着,看着电线杆上贴的“警民是一家”的宣传画,我掏出手机拨通了附近派出所的电话……

    重新回到店里,我和陈柔在不算生意很好的冷饮店里温存了一下。我想女人都一样吧?都喜欢心爱的人可以陪陪自己,所以,我们就这么咬着耳语,又偷偷地亲下嘴,慢慢地等着刘亚辉和即将到来的警车。

    过了一会,没有太多的意外,刘亚辉先来了,不过,警车还没有到。所以,他在跟陈柔打电话的时候,我暗示陈柔让他去转多两下。这样,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等警车到来了。

    没办法,人民公仆不再为人民,而是为了人民后面那个字,你们懂得吗?

    不过,我也趁机使坏了一下陈柔,“你撒谎挺欢的啊!估计刘亚辉得转到头晕了。”

    听我这样说她,陈柔咬了一下嘴角,小手拍了一我,恨恨地说:“你才撒谎欢呢!大坏蛋,拉出去枪毙你。”

    “老婆饶命啊!你怎么舍得枪毙我,我都还爱你不够呢!”接着,趁陈柔不注意,我重重地亲了一下她的小脸。

    “啧”的一声很响,胖胖的女店员还向我和陈柔望了过来,而且,她还打趣地说:“感情真好呀!”

    “那是,必须得对老婆好啊!”说完,我又亲了陈柔一下。虽然,陈柔被我亲的时候有点娇羞又有点抗拒,但是,谁都可以从她的眼神里看出满满的喜悦之情呢!

    跟陈柔继续打闹了一小会后,我起身走到门口左右环顾起了警车……

    天气很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苗苗说中了,“这么热的天,车里即使有空调,他们都不想出门的。”所以,这一等,就已经让刘亚辉打了两个电话过来了。

    继续站在门口,我心里也在郁闷着,我在想:这些拿了纳税人的钱,却做事很不像事的人民公仆,还真的让人很蛋疼啊!

    这时候,陈柔拿着手机紧张地走向了我,她按住mic小声地问我,“怎么办?他又打来了。”

    其实,我也挺焦虑的,只能是牵强地告诉陈柔,“你跟他说,你遇到一个同学了。现在,刚好在陪她买内衣呢!让他找个地方先等一会就好。”说完后,我的眼睛又瞟向了两边的路口,与此同时,我也不会忘记望向王超所在单元的窗户。

    就在刚才,我还看见他站在窗口抽烟,还很不像话地把烟头从楼上扔了下来。我相信,这种无品无德的事也就只有他会这么做了,而且,他还把高空抛物当作了一件很好玩的恶作剧。一扔烟头后,他是笑了一声再关上窗户躲了起来。

    不过,也正是从刚才的注视中,我看到了他眼睛上的疤痕。我无法相信,那一天,我那从上往下的一刀还无法将他划成一个瞎子。所以,我打趣地想:难道,这真的跟电影里一样,坏人总是命长和运气好吗?

    旁边,陈柔在我想事的时候,还在跟刘亚辉说着。可是,在她快要收线的时候,我已经听到从远方鸣着警笛疾驰而来的警车了。于是,我急忙地按住mic口对陈柔说:“警车来了,你可以站在门口一边盯着警车,一边让刘亚辉往这个方向走来了。而且,你一定要记住我跟你说的话,时间一定要算好,必须要让他和警察来个直接碰面。还有,我就躲在巷子里,你不要害怕。”说完,我从口袋里拿出帽子,离开了冷饮店。

    店门口,我在某一巷子深处看到陈柔还是有点紧张的… 可是,她却依然很坚强地按照我说的话,把时间把握的很好,真的非常好,好到值得点上10086个赞了。

    那时候,刘亚辉在警车停止鸣笛后并没有在人群中意识到警察的存在,所以,一幕非常有趣的事就这样在我预期中巧妙地发生了,那就是… 刘亚辉一手拿着手机在跟陈柔讲电话,又一边在看着两边的店名寻找着陈柔说的位置。于是,在他急着走路的时候,刚好就这么凑巧地撞上了一个从警车里钻出来的大肚子警员。

    而我想说的是,也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意想不到的“碰面”,却隐藏了许多可以任意遐想的信息。不明白的人,以为这个“碰面”没有什么,也觉得我浪费文字在这里说了一个废事。可是,你们并不清楚,当刘亚辉以为他只是撞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时候,他的双手却早已是惊骇地扶住了大肚子警员的手臂,接着,在看清楚状况后,他才迅速地松开手并在大肚子警员的耳边说了声,“对不起,刚走太急了。”

    不知情的人就像是路人甲乙丙丁,或是有可能听到警车鸣笛声早已站在窗口窥视的王超一样,任何人都会觉得:刘亚辉是在跟大肚子警员交头接耳,好像是熟人或是线人一样。

    所以,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要的就是这个错乱的视觉。这也是为什么,我急需陈柔把握住时间的原因。因为,我要制造一个刘亚辉和警员一起出现的现场。我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让王超产生一个错觉,错觉就是… 刘亚辉在他出了事后,想一脚踢开他。

    当然,不管王超有没有看见,会不会看见,“宁可杀错也不能放过”。所以,我都要刘亚辉自己去演给可能会看到的王超看。

    接着,在刘亚辉放开警员后,我看见他的表情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情,再接着,他的眼神中…出现了丝丝惶恐。

    这时候,警察通过楼下小卖部的房东配合开门后钻进了楼里。以此同时,几乎是同一秒里发生的事,我听见…“钉子楼”里传来了“砰”的一声……

    这一声好响、好响,响声… 足以比拟午间热闹的步行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