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双重压力
    最后,那辆银灰色的车慢慢地驶向苗苗并停了下来…… 而下车的人,真的是钱勇那个**货。今天的他,一看就知道是有备而来的,不管在穿着或是外表形象上,都给人感觉是特意去修饰了一番的。

    倒是苗苗,一点都不领情的样子,她脸色很难看地说:“闹够了吗?有必要吗?有意思吗?你不觉得这样让我很丢脸吗?”

    “对不起,我只想最后再搏一次,可以给个机会吗?”

    “机会永远都不会有,好吗?我很感谢你上次对我爸的帮忙,可是,我不想把感恩和感情的事混为一谈。青青也是一个很好的人,我觉得你要善待她,而不是去伤害她。”

    “呵,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也确实是有过去忘记你的念头,可到了最后,我还是发现我做不到。所以,我想再搏一次… 我也想……”

    “不要再说了好吗?如果你真的为我着想,那就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是学校,不是赛车场。还有,收起你的花,我一个人拿不了这么多,前几天也见多了,不想再看见了。”

    对于苗苗强硬的口吻,钱勇也不觉得尴尬,他面不改色地说:“知道了,但我不会放弃的。”说完,他直接望向了人群中的我。

    我相信… 钱勇一早就注意到我了,只是,他真的很聪明… 换个话说,应该是狡猾的很。

    第一、他很顾及苗苗的感受,不敢把我和她的关系当着全校这么多人的面随意说出来;第二、他明知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来说什么?所以,他表现得落落大方,还把整个排场的气氛搞得很是高调和炫目。而不知道的人,会误以为是情侣吵架,然后男方来补救了。要不就是… 误以为是男方向女方求婚,而特意安排的闪亮、奢侈的求婚场面。所以,被钱勇抓到的这一点,就足以让学校的人错乱或是会错意了。

    而且,钱勇愿意这么高调和夸张,无疑就是想向全校的老师和学生证明他的存在,也暗暗地传递开一个信息,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他追的人,没有人能跟他比拼,也没有人可以跟他互相追逐。

    最后,钱勇在苗苗的眼神和语气里知道了她的坚持,只能是手一抬,让所有人收起了玫瑰花。接着,转身、潇洒、利落地钻进车里,大脚一下油门退出了车群。而在他身后,也真的够吸引眼球的… 只见,原先呈倒v字形的车子也很快地调转好车头,并保持着整齐的间距和队形跟在了钱勇后面。

    这一路开出去,也真的是浩浩荡荡,惊起一地尘土飞扬……

    其实,我真的挺纠结的… 钱勇这个货看起来很潇洒、大气,却始终把烂摊子整给了苗苗。或许,是他的爱来得相对霸气和自私吧!那就是,从来不去理会别人的感受,只觉得自己ok了就好。

    现在,他人走了,苗苗却在转身的时候再一次露出了尴尬,特别是校门口还呈现着人头挤挤的样子。这时候,幸好校领导吆喝一声,开始解散人群了。不一会,原先看热闹的学生,也恢复了各自要做的事,回家地回家,回宿舍地回宿舍,要玩地继续去玩…..

    陈柔和音音原先还想拉苗苗走的,可苗苗却被校长“劫”走了。无奈的我们,只能是继续呆在学校里等着苗苗。

    趁音音和陈柔去洗手间的时候,我本来是想给钱灵打电话的。可是,我不知道她那边的情况如何?也不知道钱勇有没有去找她?所以,想了又想后,我还是发了个短息给钱灵…... 我告诉她:你哥来我们学校了,还整了一列长长的车队。

    信息发出去了,我的心情也跟着忐忑不安了,因为… 我不知道钱灵会不会回我?而我,也确实是很想钱灵。就这样,我怀着期待的心情一直在等着钱灵的信息回过来,可是,等到音音和陈柔手牵手地回到操场后,也不见得信息声响起。

    无奈的我,只能是继续地往好处想,我觉得:应该是钱勇在她身边,她不方便回信息吧??

    晚上,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我和音音、陈柔都很关注苗苗被校长叫过去的事。我问苗苗什么个情况?苗苗也只是叹叹气说:“校长觉得这件事影响挺大的,要我跟钱勇好好沟通一下。下次,能不要整这么大的事,就不要整了。”

    看着苗苗纠结的样子,我和音音、陈柔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是不断地安慰着苗苗。说穿了,要不是钱勇过份的做作,今天这个事也不会搞得这么尴尬。要知道,大半月前送玫瑰花的事还“余震未消”, 而今天下午的事也直接让苗苗成为全校议论纷纷的对象了。特别是,刚才我上校吧的时候,发现… 里面还有几个帖子在讨论这个事:有的人说苗苗魅力好;有的人说学校有这样的老师还真够吸引眼球的;也有的人说,学校以前不出名,现在可以比拟清华、北大了。还有一个帖子夸张地说,“有了美丽的玫瑰姐姐,奶茶mm又算什么?

    一时之间,苗苗就这样成为众矢之的了……

    第二早上,为了缓解苗苗郁闷的情绪,我和音音、陈柔一大早就拉着她去逛步行街了。貌似,女人都好这一口,一逛街后,什么不开心的情绪都可以抛之脑后了。因此,作为一个苦闷的男人,我只能是手里提着东西,又握着一杯冷饮独自坐在供路人休憩的公共木椅上。

    不过,也正是在坐下不久后,钱灵给我回短息了,她说:不好意思,我知道你说的事。现在接电话方便不?

    看到后面的话,我立马给钱灵拨了电话过去...... 电话嘟嘟地响了几声后,我的心情开始随着电话接通的时间长短而悬挂了起来。过了一小会,钱灵接起了我的电话… 你们不知道,当时我的心情是怎么个高兴法?可以夸张的话,真的是可以一蹦冲天啊!而且,可能是兴奋过头了,导致我说话时出现了结结巴巴的症状。为此,我还把钱灵在电话上给逗乐了,不过,听到她开心地笑了出来,我悬挂的心情也放松了好多。

    电话上,我还是追问钱灵,“你在哪里呢?”

    钱灵估计身边有人,我从电话上听声音,感觉她是在走路,然后,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才回答我,“我不在学校那边了,而且,我住的地方也被我哥给霸占了。否则,他没有地方可以落脚来追你家小班啊!”

    “我不担心你哥,兵来将挡,水来吐淹。我现在只想着你在哪里?我还能再见到你吗?我可以去哪里找你?”

    一连3个问题后,电话上… 我能感觉到钱灵挺开心的。听着我焦虑的语气,她说话的声音都明显触动了,她告诉我,“我这一阵子跟家里人吵得挺凶的,所以,我没有回家。而且,又快毕业了,我想出去工作一段时间,也想借此避免跟家里太多的接触。我在他们身边,我始终是被看得死死的。如果我出去了,离开了他们,离开得远远的,他们也奈何不了我,对不对?还有,我哥他想搏,其实,我是挺认可他的。毕竟,爱一个人没有错,所以,我也想搏,为我的自由和脱离束缚去拼搏。”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钱灵这么说了,我突然间对钱勇的理解多了很多。如果每个人都没有搏的心态,那我们在爱情面前算什么呢?就比如钱灵,她现在不也是在为自己的自由和爱情拼搏吗?

    一想到这里,我激动地对钱灵说:“我想你,我喜欢你,我不可能去忘记你,你懂吗?”

    我的话说完后,钱灵沉默了好一会,接着,我就听到电话上传来了低低的抽噎声……

    “不喜欢你,就不会把自己交给你了,我不会对自己做过的事后悔的。但是,我的情况由不得我想干嘛就干嘛!你保重了,以后我会跟你联系的,放心吧!”说完,钱灵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发傻、发愣地坐在椅子上…

    我想,她急着挂掉电话,不单纯是因为有人靠近她吧!应该是… 她躲起来哭了…….

    静坐了一会后,看到音音在对我招手了,我起身向她们走了过去。可是,我却突然浑身打了个冷颤,接着,我快步地走到音音她们面前,并急忙地用手势比了个“嘘”的动作。这时候,陈柔被我吓到了,苗苗也不解地望着我,我无法解释太多,只是简单地对她们三个人说:“待在店里,先不要出来,我看见王超了。”

    “啊!青青,那… 那怎么办?”

    陈柔是胆子最小的,我安慰了她一下后,扭头对音音和苗苗说:“不要怕,你们先带着陈柔回家去。我去跟着他看看,我很好奇他怎么在这里?”

    听我这么一说,音音的小手用力地抓着我,她很紧张地说:“青青哥,别去,好不好?”

    “是啊!青,我不同意你去。”

    “相信我,你们放心吧!我接受过程思林训练的,你们三个人买完东西先回家去,乖啊!”说完,我没有遵循音音她们的担心,迅速地从店里走了出去。

    我其实挺纠结的:钱勇的事还挂着,又恰巧在步行街遇到了王超,这还真是双重压力啊!

    一路跟着王超,我的脑海也在飞快地转动着… 其实,我真的好想打电话给程思林和陈亮,然后,三个人抓着王超狠狠地修理一顿。问题是,治标不治本,我不想再留有手尾的事了。所以,我现在跟着他,就是一来在想,他怎么在这里?二来,我也想知道他目前住在哪里?

    带着心里的想法,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悄悄地尾随着王超…… 不一会后,我看见他提着手里的方便面和小吃上了一栋破旧的楼房。我估计这栋楼是属于钉子户类型的,因为… 它跟现在热闹和繁荣的步行街有点格格不入。不过,这也是件好事,起码,我要找这栋楼容易了很多。

    看到王超上楼后,我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运气,让我知道王超住在哪一个单元。好运的是… 在自己站了不到5分钟后,我就看到王超站在3楼位置打开了靠路边的窗户。

    哈哈哈… 那一刻,看着王超打开窗户,我在心里笑了很久、很久、很久,因为… 我想到了一个事,一个好玩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