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豪车围堵校门口
    第二天早上,当学校因为刘亚辉的事而议论纷纷的时候,有一件事也让我被“炸”到了,那就是… 苗苗收到了99朵玫瑰花……

    那时候,恰逢我和音音她们走到校门口,而一进门的时候,保安就把苗苗给叫住了。接着,保安从门房里拿出包装得很精致的玫瑰花递送给了苗苗。一开始,我和音音、陈柔都觉得奇怪,苗苗也是显得一脸诧异,因为… 我们都以为是保安“借花送佛”跟苗苗大胆示爱呢!

    搞到最后,保安才尴尬地补了一句,“你好,老师,这是送花的一大早托我们捎给你的。因为学校现在管得严,所以,我们不让送花的进学校,还希望你理解。”

    苗苗接过花,轻轻地说了一句,“没事,能理解你,谢谢了!”说话的同时,苗苗白皙的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娇艳的笑容,而这“倾城一笑”也直接让保安看得出神和发傻了好几秒。

    看着保安有点犯花痴的样子,我则是有点儿吃醋…… 我吃醋是因为,一大早就送花,这是谁干的“好事”?

    隐隐约约… 我在想会不会是学校的老师?或者是学生?想了想,后者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相对较低。至于是本校的老师嘛?我觉得这是最大的“嫌疑”了,毕竟,职务之便嘛!不是吗?

    可是,想归想,我又突然觉得这不太科学啊!如果是学校的老师,那么,不应该等到现在才给苗苗送花吧?而且,学校最近也貌似没有新的男老师来任课啊!因此,对于这个送花看似简单却蕴含大量信息的小事,让我自觉地机警了起来。

    当然,我还有一个话没有说而已… 那就是钱勇。我浪费了几毫升口水分析了学校的学生或是老师,就是不想把最不好的猜想放到钱勇身上。但是,想不想… 钱勇却已是我脑海里烙印下来的“不二人选”了。

    离开了保安室,苗苗知道我肯定会很纠结的,可是,她不安慰我也就算了,反而还拿着玫瑰花闻了闻,还一脸趣味地说:“这花真香啊!99朵,份量足啊!”

    纳尼~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时候,就连音音和陈柔也在对着我嘻笑,感觉… 我就像是运行中脱轨的高铁,情况很危急啊!

    到了教室后,比较让我赏心悦目的就是… 刘亚辉没有来上课。

    不过,到中午休息的时候,我也趁机看了下学校的贴吧。我发现… 有一个帖子应该是属于学校自己公布的,而最让我有点咋舌的就是… 学校已经开始对刘亚辉的事做出清理和解释了。最后,学校还大言不惭地说,“相信本校同学的rp,也希望同学们不要再继续讹传和把事件扩大了。同时,经对当事人同学的调查和询问,学校确定,此次事件纯属意外性误解。”

    看到最后,我竟然笑了出来,学校的做法未免有点欲盖弥彰了。可是,这就是社会的现实,这也是一种趋炎附势和阿谀奉承的现象。当然,解释归解释,享受了这次“身败名裂”的事后,我估计刘亚辉也是一时半会振作不起来了。起码,他总得向自己当官的老子解释清楚吧?而且,他现在被揍成那个“猪头三”的样子,肯定也要休假半个月了,呵呵~

    接下来的几天里,苗苗每天都会收到99朵玫瑰花,因为这件事… 学校也再一次变得沸沸腾腾了。我想,这就是送花者有心想要看到的吧!

    有一天晚上,我问了苗苗,“你就不想知道送花的人是谁吗?”

    苗苗表情很厌恶地告诉我,“现在很烦呢!青,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我想知道是谁,问题是… 花里夹的卡片只是每天换一个问候语,没有署名,也不是手写,根本就让人猜不出来是谁啊?”

    “你真的猜不出来?你不觉得是钱勇吗?”

    听我这么一说,苗苗的思维就像是灯泡接通了电源一样,眼神一下子就亮了。接着,她用右手食指往俏唇一压,说了句,“哦… 我一直以为是学校的人呢!你这一提醒,我还真的发现是自己忘记了,也确实是被误导了,因为… 我总觉得他不可能来这里的。”

    “问题还是那个话,everything is possible!你想想看,99朵玫瑰花得值多少钱啊?老师的工资又是多少?还有,目前学校也没有听说过什么年轻的富二代老师,是不是?所以,按情况来分析,也就只有钱勇有这个财势了,而且,他还是属于对你念念不忘的人。”

    “唉,烦啊!烦啊!烦啊!”

    哈~ 看着苗苗嘟着嘴心烦意乱的样子,我觉得好有爱啊!不过,我也清楚这几天送花的事对她产生的影响,所以,我把她轻轻地搂到怀里,像哄着小女孩一样的哄着。

    过了一会,我对她说:“有一个办法可以逼出钱勇,你想试试不?”

    “讨厌,别拐弯抹角了。”说完,苗苗抬起头亲了我一下。

    我摸着被亲的脸颊,笑得很满意地说:“你可以拒绝收花,让他黔驴技穷,我看他有多少耐性可以这样一直隐身下去。”

    苗苗听我说完,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第二天早上,当保安把花递送给苗苗的时候,她很潇洒地说:“不用了,麻烦你转告送花的人,叫他以后不要再送了。再是不听的话,我就让学校环卫的阿姨拿去花坛种起来好了。”说完,苗苗丢下一脸惊讶的保安独自走开了。

    第三天早上,保安收到玫瑰花却不敢拿给苗苗,只能是放在桌上……

    第四天早上,保安继续收到玫瑰花… 但隔了不久,就被环卫阿姨插在水桶里提走了……

    第五天早上,保安直接拒签玫瑰花了……

    就这么僵持了大半个月,刘亚辉来了,花也终于不见送来了。对于这种可以消停下来的事,苗苗是第一个高兴的,毕竟… 她可不是爱慕虚荣和极度讲究排场的人。

    而按照我跟苗苗之前说的,看钱勇有多少耐性可以这样一直隐身下去?于是,就在玫瑰花的事结束不久,钱勇… 很夸张地… 带着一列车队堵在了校门口…… 那时候,正是周五的下午,也正值校门口人流量最多的时候,而钱勇却偏偏在这一天来了学校。

    起初,我和音音、陈柔一边在操场上溜达,一边在等着苗苗开完会。不知道是哪一个人喊了一句,“哇,学校被土豪开车堵了,很多都是豪车和跑车啊!”随着这一声惊叫,我和音音、陈柔也跟着人群慢慢地挨向了“人头汹涌”的校门口。

    等我们到的时候,校门口早已沸腾着议论声了,而保安也对门口的架势显出了异常紧张和小心不已。我凑到一个比较容易看的位置,发现… 只见豪车,未见人出来,而且,夸张的队形真的让人觉得很“耀眼”。

    从门口往外看,车型直接排成了一个倒着的v字型,左右两边先是排着奔驰和宝马的敞篷,中间则夹着几辆法拉利、玛莎拉蒂和奥迪r8等名贵跑车…… 而远远望过去,最后那一辆不知名的银灰色车子,估计里面坐着的就是压轴级的重量人物了。

    或许是因为校门口的巨大排场搞得动静太大了,没过一会,我们就看到校长和一些校领导走过来了。而这时候,车里的人还是没有动静,好像… 他们是在等着谁一样?

    看着眼前这一幕,就连学校的老大 – 校长,也一时不知道如何“下手”了?我只看见,他带着政教处主任和另外一个男老师向靠前的奔驰跑车走了过去。可是,人家戴着墨镜就是很叼,连看都不看他,也根本不理会他在那里敲着车窗。

    “青,你觉得会不会是钱勇?”

    “我觉得根本就是…… 咦,你怎么来了?”刚才没注意,听到有话就答了一下,没想到…苗苗已不知何时站在了我身边?就这来去无声的脚步,还真的把我给吓了一跳。

    看到苗苗来了,音音和陈柔很自觉地围在了她身边,而且,音音很担忧地对苗苗小声说:“苗苗姐,看这架势,我们就是想出去也走不了啊!”

    “嗯嗯,看起来很土豪,可是很吓人,你们觉得不?”说这话的时候,陈柔抓着音音的手都忍不住握紧了。

    站了没多久,我就听到苗苗的手机响了,于是,我的眼睛轻微地瞟了一下屏幕,接着,就在心里骂开了:操蛋的钱勇,说是你,就真的是你。

    一接起电话,苗苗也不客气,开门见山就说:“我知道是你,可是,你也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因为周边有人,我也不好意思跟苗苗挨的特近,只能是拼命地竖起耳朵去听钱勇和她在说些什么。我听到一句话,类似是这样的,“你可以出来吗?见到你,我就走,保证不逗留。”

    “你先撤,我再走,你的排场看似奢华,却让我很尴尬。”

    这时候,我是听不到钱勇在说什么了,我只看到苗苗喂了两声无人应答后就把电话挂了。接着,轮到校长接起电话了,再接着,我就看到他朝着苗苗走了过来。等走到我们这边后,校长略显尴尬却很认真地压低着声音对苗苗说:“呃,苗老师啊!这车里有人给我打了电话,我估计他就是带头的,也不知道他怎么有我的电话。反正,他就是说,只要见到你,他就带着车队离开。你看… 这个事也确实是麻烦,估计也有很多学生被吓到了,要不,你出去找带头人谈一谈?”

    看着校长纠结的样子,天生就不是硬心肠的苗苗在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后直接给答应了。那时候,我真的是很不想她走出去。也正是在那时候,我很肯定地想:校长就只有屁丁点大的能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上校长的位置的?

    说实话,要不是碍于我和苗苗的关系在学校里不好公开,我真想拉着她爬墙算了…… 反正就一烂摊子,还是钱勇搞的,又不关我们的事。校长有本事强行驱逐也好,没本事就叫交警来处理也行,反正就交给他自己整了。

    可是,苗苗还是硬着头皮走了出去,走的时候,我还看见她的小脸泛着微红,一副很是尴尬的举措。没办法,为了心爱的女人,我不得不装作一个爱看热闹的人,从原先的位置挨到了距离苗苗近一点的地方。

    站定后,从侧身位置望向穿着ol套装尽显凹凸有质身材的苗苗,我忍不住小小地意淫了一下:谁叫苗苗长得好看又魅力四射呢?

    当苗苗走到校门口后,不知道是不是事先安排好的?只见… 所有的车灯都开起了双闪,接着,车里的人终于出来了。而且,每个人手上都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看样子,这绝对就不是先前99朵的量了。

    最后,那辆银灰色的车慢慢地驶向苗苗并停了下来…… 而下车的人,真的是钱勇那个**货。今天的他,一看就知道是有备而来的,不管在穿着或是外表形象上,都给人感觉是特意去修饰了一番的。

    倒是苗苗,一点都不领情的样子,她脸色很难看地说:“闹够了吗?有必要吗?有意思吗?你不觉得这样让我很丢脸吗?”

    “对不起,我只想最后再搏一次,可以给个机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