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拨开云雾见月明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我已经在心里酝酿了很久。那一天,当我在医院里对程思林和陈亮说出“干”字的时候,我的计划就像是恶魔在我心里撒播了一颗罪恶的种子,慢慢地萌芽,到了最后,激烈地爆发了出来……

    昨天的女人,其实是我们“青林思域”的花牌,号称“**姐”,同样… 也是我们的“镇店之宝”。在我们会所里,她是出了名的男人杀手,就她一对“义薄云天气盖世”的*,就完全达到了让其她女人羡慕嫉妒恨的地步,更别提秒杀少男和老头了。要知道,那一对“凶器”… 可是比夏日里街头卖的西瓜还足斤两的。

    而我和陈柔昨天的吵架是假的,我们之所以吵的厉害,闹的够僵,也只是为了引出刘亚辉走出校园而已。那时候,我让赵星和马强躲在僻静的树荫下,就是为了监视刘亚辉在校园里的一举一动。一旦他追陈柔出了校园,那么,赵星和马强就会按照制订好的计划,先给程思林和陈亮打电话,以便他们在巷子里做好准备。

    所以,关键的点就在于… 如果刘亚辉不走出校园,我们怎么能安排好“美女和野兽”的美丽邂逅呢?是不是?

    关于刘亚辉打我的事,陈柔在暑假期间也早就告诉陈凡了,因为爱屋及乌,陈凡对刘亚辉的做法充满了绝对的厌恶。而且,最让人不觉得意外的就是… 刘亚辉在看见我和陈柔吵架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先给陈凡打电话。这种充满了挑唆和幸灾乐祸的做法,只是让陈凡更加鄙视他而已。这就是典型的… 吃力不讨好,好人做不成,还做了小人。

    其实,陈凡早就知道我的计划了。说穿了,陈凡只是配合我演“魔术”的一个托而已。一出戏,没有演得精彩的演员,那还是精彩的戏吗?

    接着,当刘亚辉追着陈柔跑到古宅的时候,也正是我们准备好收网的过程。那时候,我也不确定刘亚辉能不能按照我预先设定好的程序,会乖乖地遇到**姐并跟她相撞?所以,看到他走走停停、时快时慢,我都有点担心被他慢慢地转出巷子了。因此,我才别有用心地准备了一只乖巧的哈士奇做为后备,没事就催着他跑。

    我之所以想到用狗叫声来吓刘亚辉,就是猜想… 刘亚辉一心想追赶陈柔,又一心想在她面前讨好,可是,又偏偏走不出巷子。时间久了,我赌他一定会焦头烂额,心浮气躁的。因此,每一次在他停的时候,我们的哈士奇“小朋友”就会很乖巧地给他叫上几声。这样,幽静、窄长的巷子里,如果多了一条狗,那么,刘亚辉肯定会惊吓到四处躲避和逃窜的。

    所以,说来说去,我就是想刘亚辉跑,就像一直过街老鼠一样带着惊吓在跑… 他不跑,他不跑多几次,就不可能增加撞见**姐的几率。为什么要让刘亚辉在指定的地点撞到**姐呢?是因为… 我们没有太多的相机,也不可能带着相机到处跑着去拍刘亚辉。为了这个问题,我们才刻意安排了“转角遇到爱”的惊险一幕。也正是这一幕,才可以让早已潜伏和隐蔽好的陈亮等人,顺利地拍下刘亚辉最high的镜头。

    你们可知道?为了这一次外景,我们下的功夫可不比拍摄《爸爸去哪儿》少啊!

    当然,拿着爪机喜欢看high戏的你,肯定会很遗憾,就是:怎么**姐就没有被刘亚辉给糟蹋了呢?

    哈哈~ 如果假戏真做,那还搞个毛线。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才有了陈柔突然走过门口吓得刘亚辉半路打消“推倒”**姐的精彩过程。

    而这一切的一切,为了让刘亚辉那犊子走进我预设好的圈套,我们可谓是花了很多人力和物力的。就当晚而言,我和程思林还重金请了部长一个表弟来专门处理照片的事。那时候,看着ps出来的效果,我和程思林在笑得酣畅淋漓的同时,又不得不感慨:别的人可以得罪,但千万不要得罪会ps的人啊!否则,没有也给你p成有的。

    然后,ps大功告成,我又让爱逛贴吧的陈亮联系老三,让他们两个人和猴子找了一些“5毛钱水军”把发出的帖子给人工置顶了。这样,爱逛贴吧的同学和老师才能在第一时间看到新鲜、滚烫、而又劲爆的头条新闻。

    我想笑的是:汪峰n多个新闻,都抵不过刘亚辉几张照片就上了头条?这不是纯粹的虾扯蛋吗?

    现在,当我坐在饭桌上回味着昨晚整刘亚辉的过程,我的心情都还久久未能平静下来。停顿了一下,喝了几口酒后,我想到中午校吧被爆的事,嘴角难免扬起了一抹戏谑……

    那时候,一打开贴吧,我知道校吧的“八路”又得忙了。因为,昨晚的头条新闻是刘亚辉嫖娼被曝光。而针对刘亚辉上午被狂揍的事,新帖子标题则直接改写为:官二代缠绵黑老大女人,惨遭报应式毒打。

    我看着帖子,看着图片,再看着那些相应的解说和有趣的旁白,我相信,这一次… 刘亚辉够痛不欲生的了。要知道,打他,那真的是太便宜他了。所以,要他痛的最好方法,不单是**上的,而且还要心理上地摧残和和精神上地折磨。

    我记得《古惑仔龙争虎斗》里,蒋天养对陈浩南说过,“处理帮会的事要低调,做生意就要高调。”因此,我只是稍微修改和运用了一下这句话,就是:面对刘亚辉的事,我要低调,但整他,我就一定要高调。

    所以,习惯打打杀杀的你,真的是out了。实不相瞒,早上打刘亚辉的四个人,是我和程思林请波哥的手下做的。试问,谁特么知道这4个伪装过的人,是本县的人,还是外地的人呢?谁特么又能在15亿中国人里精确地找出这4个人呢?而且,我还请求这四个人把事情的矛头都推向是刘亚辉动了黑老大的女人,那么,刘亚辉想怀疑到我… 也难喽!问题是,他有足够的证据吗?他知道得罪的黑老大是谁吗?no… no… no…

    再且,我还让带头人把照片撒给了司机,就是想让司机反应给刘亚辉的老子知道:其实… 这些事都是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给整出来的,那就是… 咎由自取,还祸及他人。当然,带头人撒给司机的照片上,**姐也只是露出了一个极为有限的侧脸。毕竟,我也得考虑她以后的问题,是不是?

    另外,为什么刘亚辉是在半路被打呢?因为… 那里,早已超出了学校监控的范围,而那段路… 又恰恰没有监控,完全的“三不管”地带。这也是为什么我让他们在那里迫停刘亚辉的车,又伏击他的原因。

    现在,我们兄弟几个都是双手不沾“阳春水”,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都有绝对不在场的证明。那么,哪怕刘亚辉真的动用了他老子的关系网,我也不怕他查到老三和猴子的头上。因为案发时,他们两人都是在学校的,刘亚辉总不能栽赃猴子和老三跟哆啦a梦借了个“任意门”跑过来打他吧?

    而要说最傻的人,那还是非刘亚辉莫属了,而且,他犯傻的时候,还不是一般的傻。想想看,基本上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对音音她们是绝对的好脾气,平时也都是任劳任怨,更不会对她们大声说过一句话。

    所以,当我跟陈柔在一起后,我怎么可能会把她骂哭呢?而且,还是在班级的走廊上吵架,这种丢脸的事有可能吗?

    可是,冥冥中… 就是有些人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刘亚辉是人矣,是人,亦如此。

    我就是这么喜欢古人留下来的话,那都是他们智慧和经验的结晶啊!基本上,还真是没有哪一句话不被用到的,呵!!

    吃完饭后,我们“论功行赏”。首先,我真的要感谢被我骂后,当场挤出了眼泪的陈柔。所以,影后的桂冠被她摘得了。而我,也直接提名了最佳导演,最佳策划和影帝的头衔。

    我想,我的高兴之情,早已盖过我能不能成为“最佳导演”的心情了。

    而今天,我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音音背后的伤疤。你们不知道,每每我看到音音背后的伤疤时,那种心痛,那种纠结,又有几个你们能完全体会到呢?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又有几个人能知道,我是流着泪,亲吻着那道伤疤睡过去的呢?

    晚上,回到家后,我跟我爱的女人,音音、苗苗和陈柔抱成了一团。我们的开心,并不是几句话就能言语得清楚的…… 这个社会,虽然有以暴治暴,但是,对付刘亚辉这种小人,那么,我们就得用非常办法了。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和苗苗高兴的畅聊着。同时,在高兴之余我也想到了一个问题,随即,我张口就问苗苗,“对了,苗楠是不是最近在学广东话呢?”

    “咦,你怎么知道?”

    “哈,看来她跟程思林有发展哦!因为,我听见过程思林打电话讲广东话,所以… 我想确定他是不是打给苗楠?苗楠又是不是最近在学广东话?”

    “没错,她公司被一香港老板收购了,所以,公司高层要所有人没事就学习广东话。不过,想不到程思林倒跟她聊上了,这真的是想不到啊!”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只要相信这个话,那everything is possible。”说完,我身体一翻,抱着苗苗滚起了床单……

    第二天早上,当学校因为刘亚辉的事而议论纷纷的时候,有一件事也让我被“炸”到了,那就是… 苗苗收到了99朵玫瑰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