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刘亚辉被暴打了
    纸条上,陈柔说:我能理解你,人都有憋不住的时候……

    而此时,透过一面小镜子,我却在内心窃笑着刘亚辉欲哭无泪的表情……

    第三节下课,刘亚辉被班主又叫了出去。过了一小会后,全班同学都看到他拿着书包离开了教室。而看着这一切的我,却不慌不忙地拿起手机发了个短信……

    接着,我没有回到教室去,反倒是饶有兴趣地目送着刘亚辉一路走出了校园。从这次实打实的“艳照门”后,我相信… 学校碍于影响,一定会通知刘亚辉的父母。现在倒好,经过这件事,刘亚辉这个人名,将彻底成为全校的“名人”了。

    而此时,正徐徐往校门外走的刘亚辉却带着一脸愤怒。就在刚才,他怎么都不会忘记,所有同学看着他的眼光就像是看到了“外星人”一样。男的是带着嘲笑、戏谑,女的则是充满着惶恐,甚至是鄙视。他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自己… “辛苦努力好几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要知道,这些年间,他努力塑造的健康形象,就因为早上的几张照片而毁于一旦了。

    呵~ 人背还能怨社会?但是,他能怨吗?他很清楚,这绝对是被人设计了,只是,他目前找不到是谁干的?他有绝对的理由怀疑李青,问题是… 没有证据啊!

    哔哔……

    校门口,一辆挂有政府车牌的奥迪a6l稳重地停在了不远处。看到这辆车,刘亚辉的脑袋立马吃紧了起来,说穿了,他最怕的人还是自己的老子。在刘亚辉看来,他老爸与生俱来就给了自己一种难以抗拒的威严,而这种威严又沉沉地压住了自己。所以,他现在很头疼照片的事,也不知道该如何跟自己的老子解释好?

    上车后,刘亚辉还是试探了一下司机的口风,“林叔,我爸找我有什么事吗?”

    被叫做林叔的人,是刘亚辉老爸的司机,平时也算是对他照顾有加。只是,对于刘亚辉的问题,他还是在摇摇头后对刘亚辉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他只是告诉我来学校接你而已。”

    “呵,劳烦你了,林叔。”

    “这么见外干嘛?系上安全带,咱们走吧!”说完,司机油门轻踩,车子很快地起步离开了。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刘亚辉让空调口的冷风吹向了自己的脸面,他这么做,只是想暂时稳定下自己不安的情绪而已。在他想来想去后,他觉得… 最大的麻烦还是自己将要面对的老爸,毕竟,舆论的压力是最大的,何况… 他老爸还是当官的。

    就在他想到纠结的时候,突然… “砰”… 很大的一声,随后,他就因为司机急刹车的惯性而摇晃了一下身体。接着,在他还摸不清楚状况的时候,身边的林叔已打开门下车并对眼前的人怒骂了一声,“你们这是怎么踢球的?”

    也就是这一叫,刘亚辉才寻声望向了车前发生的事。可是,在看清发生的事后,他立马就惶恐了起来。在他车这边的两个人,个个都带着鸭舌帽,还有大黑超,而司机林叔那边的人却戴着半脸面具。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妈呀,不会是有人半路劫车加劫财吧?”

    这是刘亚辉的幻想,可是,也就在他幻想的时候… 惊险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刚才还火气十足的林叔已经被其中一人给一巴掌煽倒在了地上。而另一人,也补了一脚将他踹倒在了车门旁……. 接着,在刘亚辉还来不及咽口水的时候,他身边的两个人已经把他从车里抓了出来。

    下车后,刘亚辉自动举起双手,惶恐地说:“有话好好说,好吗?别… 别… 别打人。”

    “打你妈,操!”刘亚辉刚说完,其中一个戴黑超的男子忍不住就踹了他一脚。

    无可否认,太阳当空照,这一脚还真踹得刘亚辉有点眩晕了。他捂着肚子,倚靠着车门,艰难地问了声,“大哥,我… 我们没惹你们吧?”

    “妈逼,我们老大的女人你也敢动,你想死是不是?”说完,刚戴黑超踹了刘亚辉一脚的男子又气愤地掐住了刘亚辉的脖子,接着,手一抬,一挺,他直接把刘亚辉压在了车头灼热的发动机盖上。

    “哇……”

    夏日里,黑色的奥迪车头加上热气十足的发动机,它的车盖就像是一个加热的平底锅一样,让他露在短袖外的手臂一下子被烫得痛苦地叫了出来。

    接着,在刘亚辉被烫得痛苦无助的时候,无辜的林叔也被掐住脖子抵在了发动机车盖上。现在,刘亚辉倒是看清楚了伏击他的四个人,只是,他看不到黑超和面具下的脸孔。

    稍微稳了一下后,司机林叔开口说道:“几个小哥,你们知道打的这人是谁吗?你们就不怕……”

    “怕个王八,我他妈最讨厌你这种说话的方式。他老子不就是个屁大的官吗?用得着你在这里做宣传吗?”说完,一戴着面具的男子狠狠地煽了司机两巴掌,随后,四个人把刘亚辉和司机从发动机盖上拉了起来。接着,不顾光天化日,直接就噼里啪啦地狂揍起了两人。

    那个场面,刘亚辉是主要被打的对象,他的身体猛烈地撞击着背后的车身,从而响起了非常好听的交响曲。“乒乒乓乓”的声音,就像是碎了一地的“节操”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晃动的车身是有人在里面车震呢!

    而且,刘亚辉越是死命的护着脸,他的嘴脸就越被打的厉害。所以,现在的刘亚辉… 几乎是被打成了一个“猪头三”的样子。特别是他的脸庞和嘴角,都很明显和夸张到肿了起来,就连不小的眼睛也耷拉着眼皮成了杜海涛的一字眼。

    照道理来说,打人的应该是比较累的,相反,刘亚辉却貌似很累地在拳脚中喘着大气说:“大哥,求.. 求你们别… 别再打了,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看着刘亚辉肿得像含了两颗橄榄的嘴巴,刚从头到尾只顾打人不说话的瘦小个对身边戴着面具很壮实的男子说:“大哥,老大说别打死他,我们还打吗?”

    一听瘦小个这么说了,为首的壮实男才不急不慢地从口袋里抽出了几张照片,然后,狠狠地甩在了司机和刘亚辉的脸上。他说:“我管你老子是谁?只要你动了我老大的女人,这笔账我们兄弟就分分钟跟你算。”说完,他扭头对身边的瘦小个说:“你… 去拿家伙来。”

    一听要拿家伙,司机的脸当场就绿了,刚才下车还敢怒骂人的神气样也早已消之殆尽了。他双手合十,连连抖着说:“兄弟,你们要钱好好说,但不要再打了,好吗?”

    “好个屁,你他妈也不捡张照片看看,要不是这王八蛋勾引了我老大的女人,我们兄弟会在这么热的天,被我老大叫在这里守上大半个上午吗?操~”说完,壮实男又一脚狠狠地踢向了刘亚辉,接着,再一声“砰”,刘亚辉的后脑勺重重地磕在了车门上。

    没过一会,瘦小个就拿了一块四四方方的牌匾走了过来,接着,他不由分说就套在了刘亚辉的脖子上。而白底红字的牌匾一看就知道是早就准备好的,上面赫然写着:红星闪闪官二代,无耻勾引他人妇,惨遭毒打自己找,只怨不该挖墙角。

    随后,领头的高壮男带头向刘亚辉吐起了口水,接着,又掏出手机照了几张相片才解气地离开了。这个上午,这一天,注定是刘亚辉的噩梦,最惨的还莫过于他身边的司机了……

    中午,学校的贴吧又一次沸腾了,严格来说,是被人爆吧了!帖子就像是从水库里决堤而出的水一样… 汹涌而又澎湃。而做为吧主的学生会主席,表示相当的“鸭梨山大”……

    夜里,熟悉的餐馆里,我和程思林、陈亮,还有音音、陈柔和苗苗围聚在了一起。而笑得最为开心的人莫过于我,没有错,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我。

    我要找刘亚辉算账,这是必须的。而第二个让我看不惯的是学校,因为… 出了动刀子捅伤人的事后,学校却对刘亚辉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处理方式。当时我从医院出来后,教导处的领导也听到了苗苗的辩护和陈柔的证明,而他们也明知刘亚辉找校外的人参与了伏击我的事,还误伤了音音。可是,学校就是置若罔闻,这让我情何以堪?

    而且,操蛋的是… 傻瓜都知道学校在包庇刘亚辉。如果真的是对他施行严厉的处罚,那直接开除他不就完事了,还干嘛让刘亚辉期末来考试呢?问题是… 学校以停学的方式让他回家悔过,其实,那就是在保护他,保护他在出了流血的事后,不会遭到受害人家属的疯狂报复。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我已经在心里酝酿了很久。那一天,当我在医院里对程思林和陈亮说出“干”字的时候,我的计划就像是恶魔在我心里撒播了一颗罪恶的种子,慢慢地萌芽,到了最后,激烈的爆发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