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杀鸡岂能用牛刀?
    刘亚辉也是明白的人,尴尬地笑了笑,说:“姐姐,我是一学生,又给了你500,身上就剩下这200多了。你说,我现在怎么凑,也凑不到300啊?”

    “哎哟,便宜你啦!看你也算模样俊俏,要不,你把剩下的钱都给姐姐好了。姐姐就当交了你这个弟弟,吃点亏,怎样?”

    一听这话,刘亚辉立马在心里乐开花了。他见过的女人不少,年轻的、成熟的、清纯的、萌萌的、妖媚的、想想都是不计其数了。可是,就在今天,就在眼下,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活生生的野生“大奶牛”。而且,他也有在外面“玩”的经历,青春期,谁没有被几个哥们还是朋友拉出去磨过枪头呢?所以,这300块对他来说… 真的比去那些会所便宜多了。

    想到这里,他连连点头,接着,就被女人带进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而走路的过程中,女人边走边对他说:“这个地方以前是一个老宅区,好像… 听说这里要被重新修整,然后做为一个小旅游景点来的。毕竟,现在这种老房子基本都没有很多了。你看,这高高的宅门,这用石头铺起来的巷子,还有屋檐龙飞凤舞的雕角,这些听说都很有历史考究价值的。

    只不过,毕竟都是老房子,有钱人搬走了,有的穷人家又继续住着。所以,政府想翻新,又跟那些不愿意搬走的人谈不拢价钱,就一直这么耗着。最近,全国严打,就算再隐秘的巷子,我们也都不怎么敢出来了。一般出来,也都是傍晚或是晚上,所以,你撞到我的时候,也是我刚刚出来的时候。”

    “哦,那看来,我跟你还是有缘的,姐姐。而且,我压根就不知道学校附件还有这一处地方。所以,进来容易出去难,我都转了很多圈了。”

    “呵,虽然你是一个学生,但看你的气质、肤色,也不像是家里多穷的人啊!而且,就你们这些去惯了高档场所的人,怎么可能会走进这种破旧的老宅区看看呢?你说,是不是?”

    对于这一点,刘亚辉没有否认,他知道… 要不是为了追陈柔,他怎么可能会来到这种鸟不生蛋,兔不拉屎的地方呢?不过,他也觉得今天运气好,还撞到了这么一个标致的野生极品“大奶牛”。

    现在,跟女人走在一起,刘亚辉早已心猿意马了。一忍不住,手就开始娴熟地握住了女人的细腰,然后,再从上往下… 慢慢地… 贴在了她的翘臀上。只不过,刘亚辉没有想到的是… 这个女人不知道是故意挑逗他?还是干嘛?竟然有意无意地避开了他的手,这点,是他怎么都想不通的?

    接着,女人带他走到了一个石条砌成的门口,然后,轻轻地推开了画有门神的古老木质大门。也就是这一推,让他顿感来到了一个不同的天地。很明显,刚才的巷子是紧窄,深长,而进门后,则是一片豁然开朗的感觉。看到眼前的景象,他倒是在心里惊呼了起来:这不是电视上说的那种古时大宅院吗?还是说,是那种四合院?还是什么大院来的?

    反正,他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这个院子很大,真的太大。有多大?大的程度,就说脚下的庭院吧!它足以让20个小孩在这里踢球了。而且,这里进来,对面还有一个门可以出去,俨然就是串通起来的两个门啊!

    刘亚辉相信,如果坐直升飞机从天上俯瞰的话,这片古宅的区域,绝对是一个错综复杂的迷宫。要是换做在抗日期间,估计鬼子是进得来就出不去了。现在,他更加相信,这里绝对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

    就在他想着的时候,女人突然朝他喊了一下,“在想什么呢?我走得够慢了,还被你盖过了。”说完,她还含笑地走过来,伸出双手搭在了刘亚辉的肩膀上。而且,一对足以秒杀唐僧且让八戒喷血的“人间凶器”还轻轻地挤向了刘亚辉的手臂。

    刘亚辉刚还在想事,现在… 被女人的“凶器”轻轻这么一挤,头发立马如木桶里的豆芽出壳一样,拼命地往上“长”了起来。接着,他露出一贯自信过黑人的笑容,闪耀着一口洁白的牙齿笑着说:“怎么要走这么久啊?”

    女人笑着说:“怎么?看到姐姐,是不是受不了了?”

    “哈… 可不是吗?我早就……”

    靠~~ 说到后面,刘亚辉突然紧张到打住说不出话了。就在刚才,惊鸿一瞥,他看见陈柔从对面的门走了过去。他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他相信,他不会看错那个人的。

    现在,他突然担心了起来,他在心里盘算着:如果陈柔真的在这附近,万一被她看见自己和身边的女人还想去… 去… 去xxoo,那他苦心经营加维护多年的美好形象岂不是要荡然无存了?(楼主表示,陈柔又不喜欢你,你干嘛这么自作多情捏?)

    这时,女人推着刘亚辉停在了一个小门口,而刘亚辉却稳了稳心里按捺不住的冲动,对着已经掀开门帘的女人说:“姐,要不,我下次再来吧?刚才… 刚才… 我朋友找我了。”

    一听这匪夷所思的话,女人张口就问道:“电话吗?我怎么没听到弟弟你的手机响呢?”

    “哈,短信、短信啦!我也是刚刚看到的。”

    “好吧!那你下次记得来看姐姐哦!来得多了,姐姐可以给你少点,好不好?”说完,在门帘内,女人还整副身躯靠向了刘亚辉。

    而这一靠,让刘j8的分身瞬间把裤子顶起了一个小帐篷,敢情是… 肾上激素止不住了。就在他的*重新被女人给挑起时,女人却恰到好处地离开了他的身体,媚笑着说:“好啦!你快走吧!”

    什么个情况?女人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倒是让刘亚辉愣住了。他刚才还纠结在*和残余的理智之间,现在倒好,自己想要了,却被遗弃了。难道,这是错觉吗?

    接着,还没有容自己多想,女人就推着他走出了门帘,然后告诉他怎么走出这个“迷宫”?走路时,女人不放心,还关心地问,“要不要姐姐带你出去啊?”

    一想到可能会被陈柔撞见的巧合,刘亚辉淡定却很蛋疼地说:“姐,算了吧!我自己走就好,你忙你的工作,我知道你也不容易的。毕竟,为了生活嘛!是不是?”

    “哟,有你这个弟弟真好,那以后你就多来看望姐,好吗?”说完,女人还亲了刘亚辉一下。

    该死!!这突如起来的一吻,瞬间让刘亚辉接近石化了…… 只是,一想到陈柔,他还是敷衍了女人几句,然后,咬咬牙,快步地离开了女人。

    按照女人的指示,虽然,他还是走错了两个巷子,但最后还是被他给转出来了。出了巷子后,让他觉得可惜的… 并不是找不到陈柔,而是,着急到不想被陈柔撞见,却忘记要那个女人的电话了。

    走在回校的路上,刘亚辉还是拿出手机给陈凡拨了电话… 接通后,他说:“凡哥,对不起,我没有找到陈柔,她……”

    还没有说完,电话上,陈凡语气很平淡地打断他,说:“没事,我打电话给她了。她说,她只是出去逛街了,一逛,就逛迷路了。不过,我知道她在敷衍我,毕竟,你也跟我说了实情。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吧!谢谢你了。”

    “没事,大家都这么熟了,而且,叔叔和阿姨又视我如己出。所以,看见陈柔被李青骂,我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你说对吧?”

    “呵,明白。”

    电话上,刘亚辉又不咸不淡地跟陈凡讲了几句客套话,接着,他才意兴阑珊地把电话挂了。

    而这一个晚上,他在心里计划着:该如何去挑拨陈柔和李青的矛盾呢?

    殊不知… 第二早上……

    当他来上课时,他收到了很多同学异样的眼神,接着,就连从来不会早到的班主也很早地来了教室并把他叫了出去。过了一会… 办公室里,班主拿着ipad上了学校的贴吧,然后,翻开一个被人工顶起的帖子,有点尴尬地对他说:“亚辉同学,你看一下这个帖子,你就知道老师为什么叫你来了?”

    清晰的ips屏幕上,他赫然看见自己上“头条”了,而且,帖子里,还插入了很多张图片。从上往下看,所有一系列的图片,都跟昨天遇到女人的过程产生了本末倒置的现象。按顺序来看,先是自己跟女人从门帘里走了出来,然后,女人高兴地搭着他的肩膀往外走,走着、走着、她还亲昵地吻了他一下。再接着,刘亚辉自己拿出tt给女人,还给了她500块,最后,就趴在地上“干活”了。

    “操!!”一激动,刘亚辉直接在班主面前骂了出来,而班主还被“操”的一脸惶恐了。

    现在,刘亚辉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他知道,他被跟拍和偷拍了。要命的是,女人的脸没有露出来,而自己的笑脸却在照片里显得很high。然而,最让他气愤的是,他撞倒女人趴在地上的那个图片,虽然中间位置被打了马赛克,但是,马赛克里的颜色还是模糊地可以看到粉色的肉条和黑色的耻毛,这不是完全要让他做死的节奏吗?

    而且… 而且… 当时摔倒的刹那,女人的一条腿还刚好缠在了他的腿上。就这一幕,又恰到好处的被旁白的文字补充为:石地粗硬,也挡不住high的节奏,犹如吃了“炫迈”,根本就停不下来…..

    班主知道刘亚辉的背景,没有对他责怪,只是相当客气地跟他了解了一下情况,接着,就让他回教室去了。而我坐在教室这里,早已对照片的事了如指掌了,因为… 这个贴吧是以前一个留校的师兄建立的,而这个贴吧又被他搞得有声有色,就连学校后来也关注了。现在,因为这个贴吧的影响力,几乎整个学校的学生乃至老师、校领导都知道了。所以,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刘亚辉回教室后,他完全感受到了全班同学异样的眼光,而这一抹抹让他觉得相当刺眼的眼光里,唯独陈柔显得很平静。这一点,是他完全不能接受的。

    坐到位置后,他好想传个纸条给陈柔,可是,他就是不敢。后来,陈柔却意外地传了个纸条给他,对于这个纸条,刘亚辉就像是如获至宝一样,急忙地打开了。可是,在看到上面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后,他好想从来就没有收到过这个纸条。

    纸条上,陈柔说:我能理解你,人都有憋不住的时候……

    而此时,透过一面小镜子,我却在内心窃笑着刘亚辉欲哭无泪的表情……

    第三节下课,刘亚辉被班主又叫了出去。过了一小会后,全班同学都看到他拿着书包离开了教室。而看着这一切的我,却不慌不忙地拿起手机发了个短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