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困兽
    校门口,陈柔两行眼泪滑落过精致的小脸,快速地向外跑了出去… 这时,刘亚辉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她后面跟着……

    门外,某处隐蔽的树荫下,某人对身边的人说:“他一出校门口就可以打电话了,接下来的事… 不知道他那个当官的老子知道了会是怎么个表情?。”

    而此时,一直对陈柔心存幻想且又坚持不放的刘亚辉,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此刻的危险。在他的世界里,能瓣倒李青,能孤立李青,又能最终俘获美人心,这才是他最想要做的事。当然,这也是他嗜血的报复欲和贪婪的占有欲。

    成败决定胜负,我相信… 没有人能比他更在乎输赢了。

    出了校门口后,刘亚辉本想一口气追上陈柔的,但考虑到上学期他因打了李青而被陈柔怒骂的事,想了又想… 他还是放缓了脚步。与此同时,他也在心里合计着:待会怎么找个适当的时间出现在陈柔面前?又应该怎么说,才能让陈柔降低对自己的戒心和冷漠呢?

    这一想,就犹如是“山路十八弯”一样,一弯… 就来到了某个不知名的小巷里。而且,刚才他一边想,一边走路,还一边紧盯着陈柔。这会,他在看到陈柔残余的背影后,竟然找不到她了…..

    抬头望了望天空,又收回视线看了看前后左右,他发现… 这个巷子又窄又长,两边又是高高的围墙。现在,他人就站在原地,而微风也在不疾不徐地灌入这个幽静的巷子里。突然间,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这个看起来相当冷清的巷子里,竟然让他有了困兽的感觉。

    一想到“困兽”,他垂直在大腿两边的手指都不免紧张地抽搐了几下。他在想… 如果李青现在带人包抄自己,那这里,绝对是可以成为他被揍得面目全非的最佳“坟场”了。一想到这个极有可能发生的事,他在心里谩骂了一声:这个鬼巷子,到底是谁建的?而且,还是坐落在自己不知名的路边。

    现在,他越想越后怕,一怕,也就在转身后拔腿跑了起来,甚至… 他也把原先要追寻陈柔的事都给抛之脑后了。

    可能是太过于紧张了,以至于他在经过每一条巷子前,都会警惕地放慢脚步并站在墙角窥视一下。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中国版的007在执行任务呢?好笑的是,这种过份神经质的心理,倒让他惶恐到走不出巷子了。

    很明显,来回穿梭了几次的巷子已经让刘亚辉有点焦头烂额的感觉了。要知道,这里每一条古色古香的巷子,再加上周边建筑的奇特风格,都可以让人联想到旧时社会的府邸或是四合院。所以,这种看似不大的巷子,却让生人在绕来绕去的时候,显示出了它悠长而又错乱复杂到让人迷乱的“迷宫式”结构。

    而此时,阴凉幽静的巷子里,早已让趋于慌乱的刘亚辉在不停地抹着额头上的汗水了。他越来越焦虑,越走越烦躁。同时,他也在心里不断地咒骂着:这要命的天,还有这个鬼地方,怎么都被自己撞上了呢?

    但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抱怨过陈柔,他也不会有“红颜祸水”的概念。如果放在古时,他算得上是一个不多的情种,可是,偏偏他这个情种却没有博得现代人的好感。所以,他受人不待见的原因,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自己的阴险和心胸狭隘。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刘亚辉压根就没有去想,也从来不会有这个想法去想。所以,他这种性格,在电影里,在电视剧里,可以看到的例子很多,典型的因爱生恨,因恨成魔……

    一连又多转了几圈后,他终于累得倚靠在了墙上…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凉风飒爽,他越觉得是阴风阵阵,越是鸟语花香,他越觉得是迷香毒粉。这时… 几声凶猛的狗叫声突然钻进耳朵里,也许是新闻看多了,他大脑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好,是藏獒!!

    接着,连看都没有看,刘亚辉拔腿就只知道跑……

    连续跑了几个巷子后… 其实,他就跟海贼里的索隆一样,没完没了地跑回了原地。这时候,狗的叫声越来越大,貌似… 在他听来还是越来越逼近了。一想到自己一代“枭雄”,却最终要沦落到被狗欺凌,他咬了咬牙,不甘心地又继续跑了起来……

    但是,也就是这一跑,这没有方向的跑,这有如无头苍蝇的跑,才让他… 在下一个巷子口… 拐角的地方… 跟一个波涛汹涌的女人撞了个满怀……

    那时候,一声惊呼…“呀!!”…… 带着凄楚哀嚎之声… 久久地… 回荡在了每一条狭窄而又深长的巷子里。那种惊叫声,带着惶恐,又带着不可思议,跟整个幽静的巷子形成了一动一静的鲜明对比。

    只见,刘亚辉当时跑得很快、很快,他没有想到… 这该死而又寂寥的巷子里会突然冒出一个女人来。问题是,那个女人有着一对傲世人间的“凶器”,在他即将要撞上女人的时候,因为… 他小小地放了0.01秒在这个女人的凶器上,没想到… 瞬间的麻痹,竟造成了这堪比高速路上还严重的追尾。

    当时,丰满的女人也不知道会有这么一个人冒失地猛窜出来,所以,女人天生比较慢的反应力,就这样让她一时之间忘记了所有的“防护”。然后,也就有了下面这一幕… 被刘亚辉撞个满怀,又被他抱着摔在地上的情景。

    而刘亚辉这一边,在撞上去的时候,整个表情、眼神、手脚动作,犹如电影特技里被放慢了几十倍一样,让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表情下,内心深处的窃喜。镜头稍微移下来一点,当平原遇到凸起的半球,它们的碰撞… 犹如“惊涛拍岸,激起千堆雪”。

    刹那间,女人很痛苦地摔倒,刘亚辉则是很兴奋地“被摔倒”…… 而且,他的嘴巴还亲在了女人的鼻尖上。(楼主表示很蛋疼,刘兄,你当时是该多爽啊?)

    值得幸运的是,在女人被刘亚辉撞倒的同时,刘亚辉是双手抱住了她。而在落地的时候,刘亚辉的双脚还是先支撑了一下,再整个人趴在了女人的身上。当时那个画面,可以说是别开生面,要说黄,比黄河还黄;要说激情,那是激情到“肆射”了。

    刘亚辉在“紧急迫降”后,还没有想到要趴起来的意思,反倒是女人有点尴尬地朝他叫了起来,“喂,你是怎么走路的?大白天像被鬼追了似的。”

    这时候,刘亚辉才意识到自己出糗了,赶忙站起来赔笑道:“呃,不… 不好意思!我来这里找一个朋友,找着找着就迷路了,后来… 怎么转也转不出这个地方。一听到狗叫,以为有狗来,才吓得跑了起来。这一跑,没… 没想到就撞到你了。对不起啊!大姐。”

    “什么?大姐?你给我站起来,我有那么老吗?”说完,女人还用力地推了刘j8一把。

    刘亚辉站起来后,顺手拉了女人一下,也是在这个时候,她看到女人的包瞬间掉下了肩膀, 也就两个字:坏了。接着,好几个连在一起的tt从滑落肩膀的包里掉了出来……

    当时,刘亚辉很醒目地告诉自己:我靠,撞到小姐了,还是一个“有容乃大”的货。

    可是,在看到坏掉的包包后,女人天生爱美、爱名牌的心让她瞬间急了起来,一急… 她就抓住刘亚辉的手,死命地摇晃着、哭喊着,“哎哟,我的包啊!我这可是刚买的chanel啊!你说… 你说… 你这该怎么赔我?”

    一时间,整个脑袋被lol、lol、lol地摇到晃了起来,刘亚辉在理了理头绪后,连连叫苦地对女人说:“好好好,我赔,我赔,行不?你要多少钱?不要随意讹诈我就好,我可是附近的学生,没有钱的。”这时候,刘亚辉也忍不住叫穷了,他知道一个chanel的价格。主要是,他也怕被这个女人讹诈,所以,他不想在这时候装大气,只想装得可怜巴巴一点而已。

    女人一听他是学生,心里一想,也就算了。只是,想到自己新买的包包,也就气不打一处来地说:“拿来,算你500就好,怎样?”

    “500?”

    “怎么?给不起啊?”

    刘亚辉心里一阵窃喜,也谩骂了一句:蠢货,我跟朋友去玩都不止500了。可是,看到女人怒气未消的表情,他还是假装穷苦地说:“行行行,算我自个倒霉。我这里只有700多,是我这个月的生活费,我给你500吧!”说完,刘亚辉拿出钱包,掏了500大洋给女人。同时,心里也在幸运地想:幸好全身就只剩下700多了。否则,被你看到我平时的钱,那还得了。

    不过,刘j8这一招还是挺厉害的,因为… 在他掏钱的时候,女人也确实是紧盯着他的钱包看。女人其实在想:这个男的是不是在忽悠她?说不定,他还是一个有钱的主呢?刚才,是不是跟他要500太少了?

    现在,看到他钱包里真的只剩下200多了,女人的气在接过那500老人头后,也就消了一大半。只不过,做为小姐的心性,她还是转怒为笑,很热情地对刘亚辉说:“帅哥,我地上的东西掉了,你就不帮姐姐捡起来吗?”

    “哦,哦,好的… 好的。”刘亚辉故意装愣地连连应了两声,接着,蹲到地上把女人掉落的tt捡了起来。

    只不过,在他这次起身后,他的眼神又在瞬间回到了女人的“凶器”上。据他多年的临床经验,他确定… 那对“凶器”的size,绝对可以称为中国版本的巴拉圭“乳神”了。它的豪华和巨型程度,绝对不失为经典且又达到了“超级奶牛”的一流标准。想到这里,他为这个女人日后的小孩产生了羡慕嫉妒恨…….

    现在,再看这女人的一身行头,他相信… 她绝对是具备了小姐的潜力和气质。就这身“装备”… 天蓝色连体超短裙,肩挎chanel小包,金色破浪卷长发,再加上脸上淡淡的妆容,还有标志性的冰冰型瓜子脸。就这几点来说,这不是典型的“蓝色妖姬”吗?而且,刘亚辉还越看越受不鸟……

    “帅哥,你在看什么呢?你拿着姐姐的东西,是不是想问姐姐个价啊?”

    听到女人这一句略显风骚的话,刘亚辉毫无抵抗能力地说:“是啊!是啊!”

    “呵,我就说嘛!能来这个巷子的,怎么可能是走错路的呢?最近严打,白天都没什么人的,我怎么看都觉得你不像是来找人,还迷路的。好吧!按照姐姐平时的价码,是要三个数的。”说完,女人相当妩媚地抬起了兰花指,还轻轻在对着刘亚辉的脸挠了一下。

    刘亚辉也是明白的人,尴尬地笑了笑,说:“姐姐,我是一学生,又给了你500,身上就剩下这200多了。你说,我现在怎么凑,也凑不到300啊?”

    “哎哟,便宜你啦!看你也算模样俊俏,要不,你把剩下的钱都给姐姐好了。姐姐就当交了你这个弟弟,吃点亏,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