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气愤的李青
    “等等,别说了……”寻着声音望过去,我们可以看见猴子带着一副蛋疼的表情在摸着腰了。想必,也只有他自己明白被撞的那个滋味了。

    在演示完后,程思林给我们做了很多示范动作,他一边做一边说:“中国武术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套路演练形式,一种是格斗对抗形式。散打就是格斗对抗形式的一种,它没有花巧和多余的招式,更不是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套路式表演,所以,它考验的是一个人的速度、技巧、胆识、心理、爆发力和经验。

    我之所以要你们练一个月的体能,就是想在速度、耐力和爆发力上让你们提高。至于心理和胆识,你们都完全过关的。那么,你们现在欠缺的就是更多的实战技能和经验。现在,我要你们两人一组,给我互相搏击。一个攻,另外一个要学着去防,等你防御力增加了,你再学着去反攻对方。要知道,打不过别人,也要学会保护自己。道理就是这么简单,散打没有套路和固定招式,有… 那也是瞎吹的。”

    说完后,程思林让我和老三一组,又分配了陈亮和猴子做为一组,接着,他让我们完全按照他的要求来进行防御和攻击训练…… 用他的话来说:“这是技能训练的第一天,也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第一个星期,固定式的体能训练不变,继续在海水中扎马步,然后… 在沙滩上互相摔打……

    有一天,程思林拿了一个脚靶给我们,然后,嬉皮笑脸地说:“有谁想试戴一下?我只是想给你们做下踢腿演练而已。”

    陈亮估计对那个脚靶很有兴趣,他想都没想就说:“我来……”说完后,他从程思林手里接过脚靶,还表现得一副很爱不释手的样子。

    戴上脚靶后,程思林问陈亮,“准备好了吗?”

    陈亮弄了弄裤头,摆了一个马步,半天后,信心满满地说:“来吧!我就不信你能把我踢飞。”

    “踢飞倒不会,你把脚靶拿好,别打到自己就好。”说完,程思林诡异地笑了一下,接着,三步助跑,第四步脚一抬,快速地踢向了脚靶。

    啪…… 很清脆的一声响起……

    只见,陈亮戴着脚靶的手用力地向自己的脸打了过去,那个情形,就像是他玩枪走火一样,被反弹的后座力给迅猛地打了一下。最后,陈亮蹲在地上叫,我们则捂着肚子笑。想到他刚才惊恐的表情,我和猴子两个人直接笑趴了……

    第二个星期,体能训练加大,摔打方式也在继续变化。期间,我们还和程思林进行了直接“对抗”。

    那时候,也就是3分钟而已,我们一个接一个被程思林给放倒了……

    不过,越挫越勇,我们也更加明白了… 这就是我们和程思林的差距。同时,这也让我们有了进一步加深训练的想法。现在的我们,还真的是远远不够……

    第三个星期,我们几乎是天天在练摔打,而且,训练的强度是一天比一天大,大到… 我们每次都只有累得半死不活的份。

    周日的下午,又是一次累得狗血的互搏,最后,我和猴子他们都累得仰面躺在了沙滩上。这时,程思林走过来,优哉优哉地对我们说:“只有一瓶水了,你们拿去喝吧!”

    喝水动态描写,此处省略几十字……

    看到我们喝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程思林俯身问我们,“极度口渴的时候喝水,是怎么个感觉?”

    “简直是如饮甘露啊!哈哈…”陈亮最后一个喝水,感触也貌似最深。

    程思林当着我们的面,恶心地抠了抠鼻子,又继续问我们,“呃,我应该换个方式说,简单点就是… 你们不觉得今天的水很好喝吗?不觉得有别以往吗?”

    听到这里,我已经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了,于是,有点小心翼翼地问程思林,“是不是这水有什么问题?靠,你不会做了什么龌龊的事吧?”

    “不是吧?”一句话惊恐地叫出来,此时,猴子已经吓得坐了起来。

    “哈哈,没有啦!没有啦!怎么可能呢?我只是加了我的口水在里面,有那么夸张吗?”

    “我操,老程你这狗日的。”说完,陈亮趴起来想要找程思林单挑。只是,他人刚一站起来,就被我和猴子给死命按住了。

    我抓着陈亮的肩膀说:“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我们还暂时打不过他。”接着,想到程思林吸烟时的口水味,我喉咙一痒,放开陈亮就跑去海水里作呕了起来。

    过了一会,猴子、老三和陈亮也跟了过来,大家排成一条线在海水里死命地抠着喉咙,然后,又拼命地用海水漱口……

    第四个星期,训练的最后一天… 此时,我和猴子他们很整齐地走到办公室里,由我开头很客气地对程思林说:“老程,这两个月的辛苦训练,我们确实感到了身体素质的变化,简直就是质的飞跃。今晚,我们还要一起聚餐。所以,在此前,我们再上一次顶楼,接受你最后的检阅吧!阿里嘎哆!”话音一落,我带着猴子他们向程思林鞠了个躬。

    程思林在我们进来的时候,他正在用一把瑞士军刀把削好的苹果一片一片地割出来送完嘴巴里,而且,表情很拽,一边吃,一边还把双脚挺直地摆放在了桌面上。那个样子,十足的军官样,就是那种很嚣张和傲慢的感觉。

    现在,看我带着猴子他们很真诚地跟他鞠躬道谢,他咬了一片苹果后,很干脆地说:“大家都是兄弟,小意思,我一开始也是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态度在训练你们。所以,兄弟们觉得我严苛了,也是正常,只是希望大家别往心里去。”说完,他几口就把剩下的苹果解决了,接着,双脚从桌面移下来后跟我们走向了顶楼。

    在出门那一刻,我用眼神对猴子他们示意了一下,他们也明白了我的意思,这时,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摸了摸裤子的后口袋……

    上了顶楼,程思林转过脸来对我们严肃地说:“你们想怎么个检阅法?今天,就让你们自由发挥吧!”

    “好… 呃,老程,你先把你的鞋带绑好……”听我说完,程思林还真的低头看了一下鞋面。

    这时,我带着老三迅猛地冲向程思林,一下子就抱住了他的脚。身后,猴子大吼了一声,“好机会。”接着,他和陈亮冲上来,一人一边抓住了程思林的手,再接着,程思林被我们合力给按在了地上。

    “哈哈哈,兄弟们,抄家伙……”我的话音刚落,老三他们很自觉地从后口袋里抽出了拖鞋皮……

    nnd,想到上个星期被程思林戏弄喝口水的事,我们都卯足了劲用拖鞋皮打着他的屁股。那个感觉,真的好爽,就像是衙门的50大板一样,板板够力,板板够大声…… 最后,程思林动弹不了,只能带着后悔的哭腔一味地跟我们说“对不起”这三个字,而且,还很痛苦地跟我们保证:以后不会向我们寻*报复。

    听到他不会向我们寻*报复,我们想了想,也就放开他了。那时候,程思林从地上趴起来,不是想着整理发型,而是捂着屁股在顶楼转着圈跑…… 看着他的倒霉样,我的脸上笑得最得意了,我想说的是,能不疼吗?都是硬底拖鞋,又不是便宜的软底人字拖… 呵呵!我真是深藏功与名啊!

    吃晚饭的时候,包间里… 除了猴子的女神没来,老三的女朋友、苗楠和乔琳琳也都来了。程思林算是最后一个入座的,而且,他还问服务员有垫子吗?他刚一说完,我和猴子他们都集体笑了出来。音音和陈柔不解地问我,为什么笑呢?我和猴子一人一句笑着说,“痔疮犯了吧?”接着,苗苗又补了一句,“怪不得他今天不开车了…..”

    那时候,我们看着程思林的表情,它真的是… 五颜六色,应有尽有啊!而且,他又不好意思说破,只能是活憋着。

    接着,谈到我们暑假“军训”的过程,饭桌上… 所有的美女都惊讶到张大嘴巴忘记合拢了。到最后,苗苗很客气地对程思林说:“看你军训那么辛苦,这杯先敬你。”说完,所有的女同胞都齐齐地举起了酒杯。

    一杯酒下肚,程思林提到训练就来了精神,只听他笑着说:“还有几天才正式开学,要不?你们也来训练一下,当然,只有百益而无害处啊!”

    一听这话,包括苗楠在内,苗苗、音音、陈柔、乔琳琳,还有老三的女朋友都摇着手,露出了惶恐的表情……

    ……

    …………

    几天后,开学的第一堂课前,我和刘亚辉彼此冷漠地擦身而过…… 接着,我和陈柔在他面前传起了本本…… 原本,和陈柔传本本是件很好玩和温馨的事,可是,随着陈柔不间断地问我几个令人反胃的问题后,我慢慢地失去了耐性……

    一个星期后,正值陈柔值日,不知道她和音音说了什么,音音看了看我后,默默地先走开了。接着,我被陈柔央求留下来倍她值日,那时,我的心里一直闹得慌…… 我知道,如若在平时,即使她不央求我,我都会陪她和音音值日,而且,一直都是我们三个人在帮着彼此。

    想到音音走开时黯然伤神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总是想追上去问她怎么啦?可是,陈柔又刚好和刘亚辉前后座,轮到了一起值日。虽然,我很想去追音音,但是,刘亚辉在这里,我又很不放心陈柔,所以,只能是默默地拿起扫帚帮陈柔快速地扫起了教室。

    一阵倒腾后,陈柔开心地牵起了我的手,旁边… 刘亚辉看着我们,很明显… 眼神和表情都很不爽。可是,就在现在,我却一点对他都不感冒,我只是有点烦躁地小声问陈柔,“你刚才跟音音说什么了?为什么她自己走开了呢?”

    陈柔听我说完,仿佛觉得这是小事一样,还很开心地说:“没有啊!我只是跟她说,我想跟你聊聊而已,然后,她就先回去了。”

    走出教室,我还是装作很耐心地对陈柔说:“你老实说啦!好不好?自从暑假后,你就一直追问我,到底是爱你多一点,还是音音多一点?要不,就是问我,音音住院的时候,我整个人整颗心都只放在她身上,一直都不关心你睡的好不好?有没有吃东西?你知道吗?我对你、苗苗、音音都是一样的,我没有任何的偏袒,也没有去分… 爱谁有多深,爱谁有多重。”

    听我说完,陈柔有点不乐意了,她皱着眉头对我说:“我感觉你很不耐烦一样,我一问你,你从来不直面回答我的问题。难道,你连哄我都不会了吗?或是,或是… 你根本都不想哄我了,是不是?”

    “够了啦!拜托……”这时候,我对陈柔真的是很无语,而且,也真的是怕了,所以,说话的时候,我的语气也难免加重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生气?我们在一起后,你第一次对我这样,以前的你呢?”

    “啧,烦……”看到陈柔要哭的表情,我心里一闷,冷冷地丢出了“烦”这个字。

    “烦?真的吗?如果我让你烦了,那我们分手可以吗?”虽然这么说,陈柔却还拉着我的手不放。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陈柔现在的表现,我很头疼,很失望,很难过,所以,我简单地说了一句,“随便你。”接着,轻轻地甩开了她的手…… 走了。

    “姓李的,我恨你。”

    这是陈柔第一次这么叫我,还是哭喊着叫我,应该说是… 骂我。接着,她重重地撇下我的手,哭着跑开了。

    分就分,ho怕ho?

    我就不相信,她今晚不回家?我就不相信,她就这么无理取闹和任性?

    这时候,教室里,正在目睹这一切的刘亚辉却在陈柔走后,不慌不忙地走下了教学楼。一离开李青的视线,他快速地跑了起来,而且,一边跑还一边打电话…… 接通后,刘亚辉对着电话喊了一句,“凡哥,我知道你对我有点误会。可是,现在不是我跟你解释的时候,我看见李青骂陈柔了,还骂的很狠,估计也很难听。我看见陈柔哭着跑开了,我不敢去劝,所以先给你打了电话…… ”

    电话上,不知道陈凡怎么回答?只见刘亚辉兴奋地对着电话说:“好,好,我尝试去劝她,你也快点打电话给陈柔好吗?好的,先这样,行,拜拜。”

    电话打完后,刘亚辉一脸轻松和得意地笑了出来,他冷笑地对自己说:“这次,我不整死你?就你骂了陈柔,我看你怎么过陈凡这一关?”

    校门口,陈柔两行眼泪滑落过精致的小脸,快速地向外跑了出去… 这时,刘亚辉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她后面跟着……

    门外,某处隐蔽的树荫下,某人对身边的人说:“他一出校门口就可以打电话了,接下来的事… 不知道他那个当官的老子知道了会是怎么个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