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程式酷训 下
    看我已经跳上了楼梯,身后,猴子爆发了一句,“妈的,豁出去了……”

    紧随其后,陈亮、老三也慢慢地跳了上来,即便… 他们真的快顶不住了…...

    一路慢慢地跳着梯级,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人类会从猴子进化成双脚走路的人了?不管是趴着像猩猩那样一跑一奔的走路,还是像青蛙那样跳着的前进,感觉… 都没有像直起身体用两条腿走路的人类方便啊!

    现在,慢慢地跳在这一阶又一阶的楼梯上,我在想… 这楼梯怎么像是山路十八弯呢?而且,什么时候才是头啊?随着跳的级数越多,我感觉… 除了全身酸软无力外,我的脚貌似都不是属于我的了。特别是每一次腿一伸的时候,基本也是快到了作死的节奏。

    不知过了多少个1分钟?等我看到头顶的光线时,我知道我终于跳到顶楼了。nnd,一到了顶楼的地面,不管地上是脏还是干净,我一屁股就坐了下来。然后,拼死的对着两条腿搓啊!揉啊!捶啊!

    过了一小会,猴子也跟了上来,他跟我一样,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上顶楼后,他直接倚靠在墙面上,也是拼死地对着两条腿搓了起来。我扭头看了一下陈亮和老三,现在,他们虽然到了楼梯拐角处,但是,却给我感觉想直接爬上来一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们。

    这时候,程思林向我们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4瓶矿泉水,不紧不慢地蹲在了地面上。然后,看着老三和陈亮说:“我知道你们很累,但这也是考验你们耐力、韧性和意志力的时候。如果你们想爬上来,我接受。不过,你们两个人会连累别人喝不到水。所以,有水一起喝,李青和猴子喝不喝到水,就全凭你们两个了。”

    卧槽!!程思林这一手够绝,这也让我和猴子无语到快岔气了。

    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的训练,真的很有那种严肃、严谨、专业的感觉。特别是程思林,从他早上到现在的表现,就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的了,典型的“腹黑”教练官啊!

    我和猴子无力地坐在地上,朝着楼梯拐角处的老三和陈亮喊起了“加油”。那个感觉.... 好像我和猴子中了枪快要挂了一样,就等着老三和陈亮来搭救了。再看看程思林,他直接拿着一瓶水在老三和陈亮面前晃了起来,一副尽情想要引诱他们的样子…..

    最后,让我震惊的是老三爆发了…… 只听连续几声很粗很重的喘息后,老三对陈亮说了一句:“不想连累兄弟就冲啊!”说完,他额头对着肩膀蹭了又蹭,把汗抹掉后,怪吼了一声就跳了起来。

    再看看陈亮,顶着一脸的汗,口里爆粗了几句,也跟着老三死命地跳了起来……

    到了最后一阶,老三刚一越过程思林身边,整个人就像是了灵魂和**都得到了彻底地解脱一样,只管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再看向陈亮,他在准备跳上最后一阶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断了线不受控制的风筝一样,突然脸面下倾,作势就要往阶梯的直角撞上去。

    那个刹那,在我和猴子大声叫喊的同时,程思林犹如提前料到了一样,直接伸出手架住了陈亮,接着,把他放到了地面上。

    “我靠,陈亮你这小子,真是吓死我了。喝不到水没关系,你刚才差点就要脸凹陷了。”

    地上,陈亮翻了个身… 对于刚才的事,他显得不是那么在意,反倒是张着嘴巴说:“对不起啊!哥们,因为我一个人… 害得你们喝不到水了。”

    “神经……”

    “喝个毛……”

    听到老三和猴子一人一句说完后,我也摇摇头对他说:“别犯傻了,我们这就叫做患难与共,共同进退。”

    “没当过兵,不知道当兵的苦,现在,老程算是让我体验到‘艰苦’这两个字了。”

    “毛线,陈亮你别把我说的很苛刻一样,水拿去喝吧!” 说完,程思林还帮我们打开了瓶子……

    虽然,开瓶子是很细微的动作,但是,在他开瓶子的时候,我们都紧紧地盯着他手上的动作…… 那一刻,原先对程思林抱怨的陈亮和猴子,想开口,眼睛却在闪耀着晶莹… 都没有说出话来……

    “喝完水,起来吃早饭吧!”一句话丢了过来,程思林很潇洒地起身走进了食堂。

    “md,原来喝水是这么带劲地事…”

    “是啊!是啊!第一次体会到,以后可不能浪费水了。”

    我和老三没有说话,扬起脖子把水干掉后,起身也走进了食堂……

    等猴子和陈亮进来后,我们几个围坐在饭桌旁,才知道什么叫做手发抖,脚发颤?猴子对陈亮说:“你帮我踩住脚,否则,桌子要被我顶成‘地震’了。”

    拿起饭碗的时候,我们的手也跟着抖了起来… 这时候,是拿筷子也不当,拿汤勺也不适。看了一眼极好的饭菜,我们都发抖地拿起筷子想去夹鸭腿,结果,被程思林直接用手抓了过去。然后,他一脸玩味地对我们说:“我…靠,今天的鸭腿怎么就这么香呢?”说完,他还很无耻地当着我们的面闻了一下,接着,咬了一口后,继续说道:“哇塞,闻着香,咬上去…还满嘴都是油,啧啧啧……”

    那一刻,我们无语地颤抖着手,对程思林鄙视地… 竖起了中指……

    第二天,我们很上心的设置了闹钟,5点就整齐地集合在了楼下。接着,再被程思林像赶鸭子似地赶到了海边…… 到了熟悉的沙滩后,程思林看了一下计时器,不冷不热地说:“看来,不拿鞭子赶的话,你们不一定能用30分钟跑到这里。原本,我还想让你们轻松一下的,现在,不好意思了,明天… 给我用25分钟跑到这里。如果跑不到,连早餐都不要想了,没意思,知道吗?”说完,不理会我们叫苦连天的声音,他又呵斥了一声,“100个俯卧撑,不想吃鞭子的,立马给老子走起……”

    看着程思林手上的鞭子,再想到昨天被踹屁股的痛苦,我们想都没有想,个个很老实地在地上挺了起来…… 最痛苦的人,其实还是猴子,姿势不标准,又挨了两鞭子……

    100个俯卧撑做完后,程思林用手指着远处的竹筏说:“现在,4人一组,给我扛起那个竹筏,用20分钟在海水里跑完这个沙滩,记住,是来回,还有,只有20分钟。否则,竹筏的主人来了,可不要怪我先溜,哈… 哈哈……”

    我勒个去,20分钟来回,看着在晨早的雾气里有点一望无际的沙滩,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还有,跑慢了,还要被竹筏的主人骂一顿,程思林这想法真是绝了,太绝了。

    可是,没有给我们多想,程思林的鞭子又sho了出来。不是我们怕,是被鞭子抽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而且,程思林拿起鞭子,那可不是在跟我们闹着玩的…… 所以,跑到竹筏旁边,我们4个人,一人一个角,抬起竹筏在海水里踏着浪跑了起来……

    猴子一边跑,一边笑着说:“你们说,老程以前是不是当过兵啊?怎么脑子里净能想到这些折腾我们的方法呢?”

    “没有当过兵吧?他这几年不也是跟我们在一起吗?算了,折腾归折腾,这竹筏4个人抬还轻松点,只是要20分钟来回跑完就真的太折腾人了,这可是在沙滩边的海水里跑啊!”

    陈亮说完,老三接了一句,“不过,两个月坚持完,我们的体能会是质的飞跃,我能感觉到。”

    “老程说过,他之前的训练比我们现在的还要苦个十倍都不止,所以,我们也别想着抱怨他,大家努力吧!”

    “好,加油!!”听我说完,猴子、陈亮和老三集体喊了出来,我们都很默契地加快了速度……

    跑完沙滩后,程思林这一次算是满意了,他说:“这个沙滩不长,而我也不知道来回跑完沙滩要多久,特别是扛着竹筏。不过,我给你们20分钟,你们跑了22分35秒,成绩算是不错,所以,明天,必须在20分钟内完成,有意见吗?”

    “没…..”

    “好,这次喊得够有力,给老子继续跑回会所去。”

    “我去… 又来?”

    我们集体喊完后,脚也迫于程思林的压力而再一次跑了起来…… 接着,到了会所,又是残酷、痛苦的青蛙跳……

    ……

    两个星期后 …………

    早晨的沙滩上,程思林对我们说:“这半个月,你们的身体机已慢慢适应现在的状态了。可是,这还远远不够,我现在决定… 早上的训练,翻多一倍,也就是下午还要再来一次。竹筏下午没得扛,那么… 就做双倍俯卧撑,也就是200个。”

    “妈呀!!”

    “救命啊!!”

    沙滩上,猴子和陈亮又一次哀嚎了起来,我和老三则是不断地抹着汗……

    ……

    …………

    翻倍训练的强度真的不是盖的,一个星期后,我和猴子他们直接成了“累死狗”,全身除了酸痛和累,基本连撸的**都没有了。期间,我和音音、陈柔和苗苗通了好几次电话,但是,我都不敢跟她们说这些…… 不过,程思林这小子虽然很严苛,但是,他却很注意我们的饮食… 比如,在他说翻倍训练后,我们一开始不适应到累瘫了,一累,就集体短路似地躺在地板上睡着了。醒来后,程思林要食堂阿姨给我们炖了鸽子汤,他当时对我们说:“鸽子,号称‘动物人参。鸽子汤也算是十全大补,适合你们几个… 慢点喝,还有……”那时候,我和猴子他们心照不宣,没有说话,但相信… 大家心里肯定都暖暖的……

    体能训练第一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里,某一天下午,程思林让我们来回跑着沙滩,自己却拿着电话聊了起来。那时候,我调皮了,我对猴子他们说:“跑个j8,走,去看看老程拿着电话在聊什么?好兴奋的样子,有木有?”我说完后,猴子他们都没有意见,我们也就猫着身体蹑手蹑脚地走到了程思林身后……

    结果,让我们笑岔气到差点暴露的是… 程思林拿着电话讲起了不咸不淡的广东话,只听他说:“内衣架宰滨抖啊?(你现在在哪里啊?)”。

    这是我们听到的第一声,而这一声,就足以让我们忍不住捂住嘴巴在偷笑了。好彩的是… 程思林站着的角度跟我们的影子反了方向,否则,我们集体都早已“曝光”了。

    因为程思林的听筒比较大声,虽然有海风,但是,我还是很肯定电话里的人是苗楠。只是,我不是很清楚苗楠那边在说什么,只听到程思林对着电话说:“系落,砍完打内电话关鸡(是喽,昨晚打你电话关机。)”

    我回头望着猴子他们,猴子最不争气,听程思林讲完后,他在笑的脸已经憋得跟河豚一样了。接着,程思林又莫名奇妙地说:“天嘿比较雨,内饮多滴谁啊!(天气比较热,你多喝点水。)”

    虽然,我不太清楚程思林在说些什么,但是,看他快要收线的样子,我还是招呼猴子他们跑开了。然后,跑了几步路,我又带着他们假装往回跑。经过程思林身边时,我摇头晃脑地对老三说:“内衣架宰滨抖啊?”

    老三听我说完,笑着对陈亮说:“不几抖啊!砍完打内电话关鸡喽!”

    陈亮一边跑,也一边笑着对猴子说:“叼,天嘿比较雨,内饮多滴谁啊!”

    轮到猴子时,他没台词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知道重复着说:“噢k啦!噢k啦!”

    程思林听我们整蛊完,手里拿着手机有点犯傻地看着我们… 良久,等他回过神的时候,直接抄起鞭子追着我们说:“你们这群狗日的,有种给老子别跑啊…… 下个星期技能训练,老子整死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