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程式酷训 中
    他的话刚一说完,我们就笑了出来… 因为… 他刚才脚还抬着,沙袋晃回来后直接撞到了他的脚底,几十斤重的沙袋加惯性把他撞得跄踉了几步,差点就摔倒了……

    不过,很快意识到出糗后,程思林故意干咳了一下,接着,突然叫喝了起来,“都给我站好,别他妈连个基本的站姿都不会,东倒西歪的… 鄙视你们。”

    话说完,见我们还在笑个不停,程思林很火地拂到我们面前,对我们一个一个进行了训斥。我是排在最左边的,所以,我成了他第一个“开涮”的人。只见… 他像极了军官咆哮新兵一样,一上来就对我怒吼到,“笑,除了笑,你还会干嘛?只知道寻欢作乐,也不看看你的身板,估计都虚得跟被白蚁蛀过的木头一样了。”

    程思林对我刚一骂完,猴子、老三和陈亮就笑了出来,特别是猴子和陈亮,好像把刚才的“痛”都忘记了。我也想反驳点什么,可是,想到是我自己提出来要接受训练的,也就没有说什么了。接着,程思林从我身边走到老三面前,看他低着头在忍住笑的样子,直接大声怒骂了起来,“笑,给我憋着笑,小心憋死你。别以为你挂着一副眼镜,就认为你‘从良’了。说不定,斯文败类,最色的就是你了。还有,就你这体格,软趴趴得跟条肠粉似的,给我站好准备训练了。”

    老三被程思林骂完,头也没有抬,典型的敢怒不敢言,我看着都觉得挺可怜的。只不过,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憋着笑而已?老三被骂完后,轮到猴子了,只见程思林站在猴子面前,直接劈头盖脸地说:“最没谱的就是你,身高上1米8,要体形没体形,连追个女人都他妈扭扭捏捏的。被班里人为难了,还不是这群兄弟给你搞定的?你说… 你说… 算了,我都不想说你了,就你这副身板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一被揭了伤疤,猴子张嘴就想辩驳,只不过,被老三扯了一下手,算是忍住了。最后,陈亮更是幸免于难,简直被他“叼”得飞了起来。我记得其中一句是,“玩,就知道玩,也不看看你的油肚都快垂到地上了。”

    对于这一点,陈亮表示很冤,很夸张。可是,看到我对他摇摇头和示意的眼神,他还是强忍下跟程思林斗嘴的念头了。

    对我来说,现在的程思林早已把自己放到了“特种兵”教练官的位置上了。怎么说呢?我想… 这只有好,没有坏吧?就如他刚才有意无意提到的一点,“我当时接受训练的时候,比你们现在更惨,甚至是惨个十倍都不止。”这句话,足以证明程思林现在夸张到爆表的武力值绝对是跟他从小的训练有关的。

    就在我还想着的时候,程思林突然朝我们叫喝了一声,“全部给我下楼集合,然后,跑步去海滨路。”

    卧槽,海滨路?我有点傻眼了…...

    我以前有跟陈柔去过的,那时候跟她先去了超市,再徒步走过去的。我记得,陈柔当时不想打车,我们从超市出发,光走路就走了快半个小时。现在,从这里出发,小跑的话,估计也差不多要30分钟左右吧?

    完蛋了,不管是我,还是猴子他们,大家都在叫苦连天了。可是,程思林把他给我们下的套拿了出来,他说:“只要不服从指挥的,那ed加不孕不育的毒誓还是存在的。”后来,一咬牙,我带着猴子他们快速地向楼下跑了下去。

    到了楼下,陈亮就愤愤不平地说:“老程,总不能我们训练,你就不加入进来吧?这样,太显得你没有义气了。”

    听陈亮这么一说,猴子顿时醒悟,也跟着起哄到,“就是,就是,是兄弟就一起来。”

    程思林走到我们面前,很认真地说:“我没有说我不训练啊!而且,还是不辞辛苦跟你们“陪训”的,这够兄弟了吧?所以,别废话了,都给老子跑… 起……”

    听程思林这么说了,猴子和陈亮这才满意地迈开双腿跑了起来。经过我和老三身边的时候,他们还抛来了成功和得意的眼神。接着,很快的… 他们两个又骂了起来,还对程思林竖起了中指。

    只见… 程思林从部长那里借了一辆电单车,慢悠悠地骑在了我们后面…… 卧槽!!

    从起床到现在,时间也只是晨早6点多,现在,跑在这条接近原始的黄土小路上… 再闻着两边草丛间吐露而出的淡淡露水味,感觉… 真的挺神清气爽的。

    跑着… 跑着,个头最高的猴子就渐渐放慢了脚步,而且是… 只见屁股扭,不叫脚步移。最后,连陈亮也慢了下来…… 然后,程思林又给我和老三变了戏法,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从哪里?突然间就抽了一条短鞭出来,趁猴子和陈亮不注意的时候,对着他们的屁股就狠狠抽了下去。

    这一抽,直接疼得他们捂住屁股就跳了起来,接着,就像是要命不要钱似的只顾往前跑了起来……

    后来,程思林骑车电单车经过我和老三身边,故意放慢了一下,算是很满意地对我们说:“嗯,不错,你们两个看似软趴趴的,耐力还不错,努力加把劲,别学猴子和陈亮找抽啊!哈… 哈哈… 哈哈哈……”

    我和老三斜眼一看,程思林手上还握着辫子,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咬了咬牙,脚步慢慢放快,跑过了他的电单车追上了前面的猴子和陈亮……

    过了很漫长、很漫长、很漫长的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是多久?因为累… 感觉时间很久,感觉跑的路很长,还有着一种追日看海的感觉…… 最后,原以为只能跑到海滨路上的我们,又被程思林神奇地带到了沙滩上……

    一接触到海滩,除了程思林,我们全部都跪倒在了松软的沙滩上,一个一个就像let’s go(累死狗)一样地喘着大气。

    到了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了,程思林昨晚说:“到了明天,你们就知道了,不要怪我哦!”

    原来,程思林在听到我们集体赞同后,他就已经想好了“折磨”我们的训练方法。怪不得,他还要我们发毒誓,主要就是为了牵制我们。特别是猴子和陈亮这两个傻**,一个是打包票,一个说的是信誓旦旦。现在,吃了亏,受了辱,两个人更是不敢在我和老三面前吐槽半句,只知道“哎哟喂”的对着天空说……

    然后,好惨的事… 在我们坐下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就接踵而来了。只见,程思林拿着鞭子冲我们叫吼到,“怎么?怎么?才跑了这j8一点路就累得跟狗一样啦?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让我瞧不起你们啊?刚才,我说要你们做100个俯卧撑,别他妈以为我忘记了。

    现在,我数到三,如果不立即做100个俯卧撑,别怪我鞭子抽下来。还有,有怨言可以,别忘了自己发过的毒誓哦!”

    “老程,我们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还有这么变态的一面呢?”

    “是啊!青哥,猴子说得多,我们是交友不慎啊!你说呢?老三… 你倒是说句公道话啊!”

    “卧槽,高中时,我们打架怕谁过?现在,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们还抱怨个j8。我就不信,老程再魔鬼,还能把我们给训残了?”说完,我率先反趴过来,开始做起了俯卧撑。

    “看到没有,这就是有纪律观和政治觉悟的人。这也是我喜欢这小伙子的原因,你们都看着干嘛?想挨鞭子是吧?”

    看程思林拿着鞭子要抽下来的手势,陈亮和猴子不敢怠慢,在老三也跟着做起了俯卧撑后,快速地对着地面打起了洞洞……

    过了一会,陈亮又开始抱怨了,“卧槽,老*血腥,不能先做20个吗?然后… 然后… 再慢慢增加啊!这真的是让我快要废掉的节奏呀!”

    “j8,不就是100个吗?幸亏我平时有坚持50个,还好… 还好… 我勉强可以撑起来。就是老大,会不会像老程说的被掏空了身子啊!我看,100个对他挺… 挺艰难的…哈…哈…哈哈…… ”

    “笑,我让你笑,笑得挺爽的,是吧?”程思林一句话突然冒出来,很快地… 他的话音一落,猴子的惨叫声就叫了起来,“啊、啊啊!!”接着,猴子就直接趴在了地上,再接着,他仰起粘着沙子的脸问程思林,“你个j8,你要100个俯卧撑,老子没有在做吗?你还抽我……”

    “刚才你说,你平时能坚持50个,你告诉我,你那个叫做俯卧撑吗?他妈的,屁股都拱得跟月半弯一样了。不想继续挨抽,就给我老老实实标准的做完这100个俯卧撑。”

    程思林刚一说完,我和老三、陈亮都集体笑了出来…… 什么叫做no zuo, no die ?猴子这个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了,哈哈哈……

    不过,笑归笑,平时我也没有天天做俯卧撑的习惯,而且… 偶尔做个一、两次,一次也只是20来个而已。现在,超越极限的要做100个,我和老三真的是都快顶不住了… 所以,一不注意的时候,我和老三、陈亮都被程思林穿着军靴的脚给踹了一下屁股。

    而在我们叫苦连天的时候,程思林却眼睛兴奋地望着不远处正在解开竹筏准备出海的渔民。然后,回过头对我们说:“今天,你们到这里跑了将近38分钟,明天,我要你们提前8分钟到。所以,不要说我对你们苛刻,我已经够放宽的了。还有,每个早晨5点必须到楼下集合,有意见没?”

    “没…..”100个俯卧撑做完后,我们集体趴在了湿软的沙子上,真的是连动都不想动了…...

    “这么小声,有意见吗?没死的,都他妈给我大声点。”

    “没……”这一次,我们算是连吃奶的的力气都喊出来了。

    接着,原以为我们可以慢慢地走回去。谁知道?程思林又拿着鞭子把我们赶回了会所…… 这一路下来,早餐又没吃,我们每个人都有相同的感觉,就是… 胃里像排山倒海一样,让我们原本就酸软的脚更加的乏力了。特别是老三,到了会所楼下直接是扶着墙,跑到他都快要把胃酸给吐出来了。

    程思林锁好单车后,看到我们个个脸色发青的样子,声音冷漠地说了一句,“菜鸟,就这点耐力而已吗?如果我让你们从楼下用青蛙跳一直跳到宿舍区,你们敢吗?”

    “老程,你就放过我们吧?只要我们还活着,明天再接着练,不就好吗?”说话的时候,陈亮靠着墙仍然在喘息着。

    “我如果跳,你们会跟着吗?不要让我看不起你们,你们这几个菜鸟。今天才第一天,你们就这一副龟样,我看了都觉得害臊,都他妈是一群大男人吗?陈亮,你还别说,昨晚是谁说‘娘炮’两个字的?我看,你最爱讨价还价,也就属你最娘了。”说完,程思林双手交叠放在身后,用青蛙跳一步一步地跳上楼了。

    看着老程有意引导我们的样子,我用手拍着老三的肩膀,对猴子和陈亮说:“都别说了,我们是被训练的苦,程思林跟着我们就不辛苦吗?他花时间做这些,不也是想把我们的极限给锻炼出来吗?”说到这里,我慢慢地蹲了下来,然后,回过头对他们说:“不想被叫做菜鸟就全部跟上。”

    看我已经跳上了楼梯,身后,猴子爆发了一句,“妈的,豁出去了……”

    紧随其后,陈亮、老三也慢慢地跳了上来,即便… 他们真的快顶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