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训练开始
    我无奈地望向音音,她咬着嘴唇,对我尴尬地笑了笑。不过,我算是明白她那天在医院对我说的话了。

    额!!我好惨呐……

    吃完饭后,我借口要去超市买东西。音音说累了,她不想出门,嚷着要陈柔陪她聊天。我知道音音想做陈柔的思想工作,所以,拉起苗苗的手,我把她“挟持”出门了……

    走在有点微风的小路上,我没有隐晦地问苗苗,“是不是那天我跟音音求婚,还递上戒指,你和陈柔心里都不开心呢?”

    在家里时,苗苗显得很抵触我,不过,走在这微风飒爽的小路上,她也任由我牵着小手。我想… 女生都是这样吧?嘴皮子硬,其实,心里都很渴望另一半的主动关心和在意。所以,在牵起她的小手后,我的手心立马被她纤细的手指给紧紧地扣住了,接着,她也是没有隐晦地告诉我,“傻啊!跟你开玩笑,撒下娇,不代表我们不开心吧?你想想看,我们三个人在一起都算很久了,一起住、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出门、一起回家,彼此没有隔膜,有话都是直说。你说,看到犹如亲姐妹的音音被你求婚了,我们能不开心吗?

    只不过,女人都有天性吧!就是羡慕、嫉妒、恨。不过,我们不是恨音音,我和陈柔后来聊天还聊到这个事呢!我们都是羡慕音音,羡慕那个被求婚的场景。青,说真的,你为音音做的这一切,我和陈柔不会生气,反而很欣慰。”

    “为什么?”听到这里,我反而诧异了。

    苗苗牵着我的手,像小女孩一样慢慢地前后甩了起来,她笑着说:“恨,是因为… 你很色,要不是你的色,就不会摸了陈柔,有了音音,还来触碰我。可是,到了最后,你对感情的一往情深和痴心绝对,让我们都感到了欣慰。所以,我们都觉得… 你是一个值得托付和可靠的人。

    从你为音音抛出那20万,又毅然帮我还了我爸欠的赌债,接着,又单枪匹马把陈柔接了回来,最后,还挨了他爸一个酒瓶…… 这些的这些,无形中… 都深深地吸引了我们,这也是你的魅力吧!

    女生都是很感性的,崇拜英雄,又喜欢有人为了自己奋不顾身。如果这一切都是童话,恭喜你… 你给了我们恰到好处的温柔和浪漫,懂吗?”

    “哈,你刚才说了恨和羡慕,可以接着说为什么还有‘嫉妒’吗?”

    “嫉妒嘛?是因为… 音音这次的事,你真的让我和陈柔感触很深。你每天那么早起,煲了汤后,又给我们做早餐,你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很有担当和耐心的你。所以,我和陈柔在走去学校的路上,一直都在感叹也在问彼此这个问题,就是… 如果当时挨那一刀的人是我们自己,我们敢像音音一样奋不顾身吗?我们敢像音音一样,想都没有想就冲过去替你挨一刀吗?

    女生都是玻璃肌肤,怕碰、怕撞、怕疼,可是,音音真的做到了。最后,她换来的是… 让你为她伤了神,失了魂,又消瘦、又失眠,而且,还为她变得沉默寡欢,也为她蓄起了拉渣的胡子。所以,我们真的是嫉妒,嫉妒… 挨那一刀的人是她,而不是我们。现在,你懂了吧?”

    “嗯,不要想挨刀的事了,好吗?就算不是音音,换做是你或是陈柔,我都不想你们任何一个人受伤害,因为… 我真的伤不起。就这10多天里,我觉得我都快要崩溃了,都快成为行尸走肉活在另一个世界了。所以,我要努力,为你们努力,为你们变得更强,我更希望… 没有下次,即使有… 有… 有下次,我希望挨刀的是我,而不是你们任何一个… 否则,我就……”

    “行了,青。”苗苗一句话脱口而出,嘴唇也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吻住了我……

    那个瞬间,我感觉到天旋地转,黑色的夜幕被换成了粉色、柔亮的色调。天地间,只有满满的幸福味道……. 那时候,夜光下,街灯旁,我们的身影… 被… 拉得好长… 好长…..

    过后,谈到陈柔,苗苗对我说:“陈柔你可以放心,她真的很单纯,她的思想我来做功夫就好了,你不要担心。你只要记住我以前说过的话就行,就是… 你不可以负了音音,明白吗?你必须要明白,没有她,你见不到我,也不会现在还能和陈柔在一起。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在背后为你努力的结果。所以,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对音音,好吗?”

    对于苗苗说的话,我心领神会且打着包票说:“不会的,就跟《校园巨孽》一样,没有表妹这条主线,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们。不管是音音,还是你,还是陈柔,我们都是一起的,一个都不能少。”

    “额,《校园巨孽》,你不是说烂尾了吗?”

    ……

    …………

    从超市回来后,音音说累了,想要早点休息,却跟陈柔相谈甚欢。原本,我还想找陈柔聊聊,但想到苗苗说的话,我还是放弃了。取而代之的就是,跟她在客厅里打闹了起来。看着陈柔欢笑的样子,我想起龟仙人说过,要驾驭筋斗云的人必须是心思纯净的人。那么,我相信… 陈柔完全可以把筋斗云当成席梦思躺着了。

    我跟音音的感情,几乎没有出现过争执、斗嘴,所以,我们的感情走得很平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而我跟陈柔不同,这其中经历了、夹杂了太多说不清的纠葛,所以,我们两个人都很小心翼翼地珍惜着彼此难得的缘份。现在的我们,更是把对彼此的爱维护地很坚决、很透彻、很牢固。

    看到音音、苗苗、陈柔,在一起时其乐融融的样子,当晚,我睡得很香甜,还做了梦……

    第二天早上,音音问我,“青青哥,昨晚你做梦了吗?你睡觉的时候,嘴角都在笑着呢!”

    顶着绚丽多彩的阳光,我笑着对身边的佳人说:“是的,做梦了。一个充满着幸福的梦,我想说… 有你们真好,噢耶!!”接着,不理会她们不解的眼神,我像孙悟空从石头迸出来一样,一路跑着、跳着……

    几天后,苗苗和陈柔难以置信的表情告诉我… 她们已经收到我偷偷花重金给她们定做的钻石戒指了。现在,就我一枚520,她们两个和音音一样,都是一人一枚1314的钻戒。

    爱,不分大小,不分年龄,不分轻重,我想对屏幕前拿着爪机的你们说:“我做到了,朋友们。”

    最后,又是一次期末冲刺的时间了。从音音回校后,她就一直在努力追赶着落下的功课。还有,学校在音音她老妈的“炮轰”和“压力”下,最终赔偿了音音一大部分钱。只不过… 钱,别想了,都特么地跑到音音她老妈的账户了。

    为此,音音和乔林都为我愤愤不平过,但是,姐弟俩的好心都被我谢绝了。anyho(无论如何),对我来说,音音回来了就好,不是么?

    不过,直到期末复习这段时间,刘亚辉都没有来上课。猴子和陈亮因为音音被捅一刀的事,一直都想为我捅上j8辉几刀,只不过,他们的想法都被我制止了。

    他们两个问我,什么啊?我只是很淡定地笑着说:“不是不报,时机未到。”

    对于我的回复,猴子和陈亮是一头雾水,老三则是笑。只有程思林拍着我的肩膀说:“行,你能回到现在就好了。前几次看你哭成个娘们一样,我还在想… 冰川要融合了,世界要发大水了,怎么办?”

    程思林有意调侃我,我也不甘示弱地说:“老程,你最近话怎么多了?”

    “你娘的……”说完,原本要给我的烟,又被他抽了回去……

    期末了,考试了,刘亚辉终于见到了。他来学校考试的3天里,天天都是被先前我看过那辆挂着wj开头的奥迪q 7载过来的。

    想到了q7,我就问陈柔,“上次你坐过那个车,车里面开车的人是谁啊?”

    陈柔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告诉我,“听刘亚辉叫开车那人,‘姨丈’,很明显就是亲戚喽!”

    “马拉巴子!!”一忍不住,我直接飙了一句粗口。

    陈柔问我,“什么意思?”想了一下,又对我说:“算了,还是不知道为好,反正也不是好听的….. 青青,抱抱,抱抱我嘛!”

    忘了跟你们说了… 陈柔自从我送她戒指后,整天都对着钻戒爱不释手,想戴又碍于学生的身份和父母的脸色不敢直接戴起来。不过,她也因此而对我更加亲昵了呢!一没人的时候,她就会吵着要我抱抱,要疼疼。

    呵… 单纯的性格,我觉得很适合陈柔的。每次靠近她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我还在恋爱,恋爱,真的好好哦!

    顺便啰嗦一句,听说… 保持恋爱心态的人不会老哦!

    期末过了,酷热的暑假来了……

    因为音音这学期住院的事,她妈妈强烈要求她回家去…… 我好想发表点什么,可是… 我又对她妈妈保留着期待,就是… 希望她经过这件事能更加善待这个唯一的女儿。所以,我就这么放音音回家了。

    陈柔是肯定要回家的,迫于家里的压力嘛!不过,她也想跟父母多沟通一下,想让他们都能接受我和她的事。至于苗苗嘛!在跟我缠绵了几天后,又跑回家去当家教了。我看得出,苗苗很喜欢小孩子,一提到她当家教带的那几个孩子,她的脸上立马就显出了一副母爱的柔情。

    好彩的是… 这次猴子和老三没有回家,他们都跟父母说要勤工俭学,其实,是想跟我们猫在一起玩。

    不过,在音音她们回家的当晚,我把他们都聚集了起来,很严肃、很认真地对他们说:“从王超突袭我的事后,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就是…. 这里除了老程,我们这几个… 无论在个人搏击、实战力度、经验上都没有老程好。

    万一,以后又发生类似音音的事,大家该肿么办?总不能,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吧?

    所以,我提议… 我们集体向老程求教,让老程来教我们,训练我们,怎么样?”

    “好耶!!老大,你怎么不早说?”

    “靠,青哥,就这么定了。”

    “幸好,我没有回家。”

    听猴子、陈亮、老三,一人一句赞成后,我表示很有成就感。

    我知道程思林非常酷爱… 不对,应该说是非常痴迷军事训练和部队发展信息。就在我们都声嚷着要他训练的时候,他没有说话,眼睛倒是很兴奋地放着亮光。在猴子和陈亮叫喧完后,他表现得很难为情地说:“唉,训练个屁,训练是很痛苦的事,万一,不到两天,你们就不干了,个个都对我有怨言怎么办?”

    猴子很机灵地说:“怨言这个可以有,只是,不干了,退出了,这个我张狂打包票绝对不会有。”

    “我赞同,咱们谁退出,谁就鄙视谁。有谁退出,就自愿挂上‘娘炮’的头衔,怎样?”陈亮说话的时候,相当的激动,手指还不断的比划着。

    见我和老三没有说话,程思林挑着眉头,兴奋地问我们两个,“你们呢?”

    我和老三心有灵犀,觉得程思林的表现有点不靠谱,也不太科学。但迫于猴子和陈亮这两个货的起哄,我们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最后,程思林不放心我们的口头誓言,还让我们狠狠地发了毒誓,内容是:谁先退出,谁说不干,谁不服从指挥,立马ed加不孕不育,毒誓一发,立竿见效。(涨姿势啦!ed,就是英文阳痿的缩写。)

    听程思林这么说了,猴子和陈亮意识到不对劲后,立马望向了我和老三…… 可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突然,灯被关掉了,接着,程思林打开手机用屏幕的光亮照着自己的脸,表情阴暗,声音邪邪地说:“到了明天,你们就知道了,不要怪我哦!哈哈哈… 哈哈…..”

    mb哦!程思林这么一笑,还真的恐怖到让我头皮发麻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并没有商定好训练时间,却被程思林踢着屁股叫了起来。揉了揉发涩的眼睛,我们有点发牢骚地抱怨着程思林。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他一身行头给吓得嘴巴掉在了床上。

    “妈哟!老程,你这是干嘛啊?要打战吗?”猴子这么一叫,让我们的眼睛睁大到快接近奥特曼了。

    只见,程思林下身穿着迷彩裤,上身套着黑背心,脚里还踏着一双黑色噌亮又专业的特种部队军靴……

    这是要干嘛?来真的?那时候,我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