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爱的大召唤 下
    第五个3天里,猴子、老三、乔琳琳、还有那些关心着音音的同学,大家又一次围聚在了小小的监护室里。而我,在他们还没有来的时候,就已经早早到了。今天,我照常给音音擦着小脸,但是…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还要慢,都还要仔细,因为… 今天… 是音音的生日。即使,她还是沉睡着,但我也要把她“睡美人”的漂亮一面展示给大家,我相信… 这也是音音希望的。

    等到9点半的时候,所有人都慢慢地到齐了。今天是音音的生日,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庆生方式,就连护士和护士长都为我们放宽了许多限制。那时候,我们把监护室简单地装饰了一下,热闹的气氛… 还把周围病房的病友都给吸引过来了。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被气氛感染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大家忙碌的身影影响了?伴随着身边有条不紊忙碌着的爱人、兄弟、朋友、同学,我竟然流出了眼泪…… 我以为,经过这十多天的坚持和自我安慰,我已经习惯和接受音音沉睡的事实了。

    可是,眼泪… 眼泪都是我的体会;眼泪,身旁的人都不曾发现,我笑中还有泪……

    原本… 原本… 原本,今天音音可以是很开心的,很漂亮的… 可是,她却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没有回应我们一句话,没有对我们笑一声。我的脑海里好混乱,此刻更是一遍又一遍地穿梭过每一个我先前跟音音在一起的画面,与此同时,我内心的起伏也越来越大,我发现… 我已经无法控制我的思绪了,特别是在… 是在… 是在… 这即将给音音插蜡烛、唱生日歌的现在……

    我想到音音被迫要嫁给雷虎时,她哭着对我说:“你娶了我好不好?”

    我想起她鼓起勇气对我说:“你给我一丝希望,这样我就不用嫁给那个胖子了,我会等着你娶我,一直等。”

    我想起她突然离开我去打工时说的话,“我会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去打工,然后挣了钱存起来,以后买嫁妆嫁给你,你会娶我的对吧?”

    我又想起她对我说,她可以接受苗苗,但是以后必须娶她,她不能没有我。那时候,我很震撼… 爱情,对于女人来说,不都是自私的吗?可是,为了跟我在一起,音音却愿意去做退让,这得需要多大的肚量啊?

    往事,一幕又一幕,在我脑海里放映着已经流逝的画面……

    我想起某一天,某一个盛夏里,我跟音音出去游玩,音音在一家新开的珠宝店对着一对情侣钻戒看了很久……

    再后来,就在我继续想着往事的时候……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我,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的我……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今天是我的生日,以为… 我是感动地哭了出来。

    突然,在所有人不解地眼神里,我快速地说了两个字,“等我”。接着,不理会所有人的目光,不理会所有人的想法,我已经匆忙地跑出了房间。

    到了医院门口,我急忙“抓”了一辆的士,告诉师傅我要去的地址后,我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了。一下车,我给了师傅100块,连钱都没有让他找就跑进了附近一家珠宝店。

    这是我和音音在先前的暑假来过的珠宝店,我记得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音音对着一对刻着5201314的情侣钻戒看了很久…… 所以,一进珠宝店,我快速地在店里东张西望了起来,那个情形… 胆小的店员以为我是来打劫珠宝的吧?

    但是,我已经不在乎店员看我那种诧异的眼神了,我只管自顾自地围着每一条柜台看了起来。同时,我的脑海里也飞快地回想起音音那时候对我说的话,她说:“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你为我付出了很多… 很多。所以,我想自己攒钱买那对戒指,然后你娶我,怎么样?”

    可是,不管我怎么找?怎么看?那一对精致的情侣钻戒就是没有看到,那时候,我已经急得在开着冷气的珠宝店里冒起了一头大汗。其中,在众多看我如怪物的店员里,有一个很热情的女孩问我,“先生,您要找什么呢?需要帮忙吗?”

    我犹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对着她喘着大气说:“我想要找… 找……”急得口干舌燥的我咽了一下口水后,心急火燎地说:“我要找… 刻着5201314的一对情侣钻戒,现在还有吗?”

    “先生,您别急,先喝口水,好吗?”

    我拿起水一口就喝光了,抹了一下额头的汗,继续着急地说:“小姐,请你帮个忙,我一定要找到那对情侣戒指。”

    看我着急的样子,热情的小女孩还是稍微愣了一下,接着,从柜台底下拿起一本厚厚的彩页,翻了几下后,递到我面前说:“先生,您是说这款吗?”

    我看了一下,头点得跟缝纫车的机针一样,一连说了三个“嗯-嗯-嗯”。

    见我确认后,小女孩却略显尴尬地说:“不好意思,这对戒指算比较老款,今年没有了哦!”

    我不管那么多,眼疾手快… 直接从钱包里抽出了银行卡,急促地对她说:“就算是双倍价钱,三倍价钱,我都愿意出,麻烦你帮我想想办法,好吗?我求求你了……”

    热情的小女孩瞅了一下我金色的银行卡,笑得很温柔地说:“先生,您放心,我们不是私人店,不会趁机哄抬价格。您等等,我这就帮您去问下经理,看看还有库存吗?”

    过了一会,小女孩喜出望外地跑过来对我说:“先生,我们这家店没有,但别的分店有。我看您很急,已经让经理派人送过来了。在此前,您这边可以先付下定金吗?”

    “行…… ”

    一句很肯定的话,我已经刷了卡...... 剩下的时间里,我看着墙上的时钟在数着分秒了……

    过了一会,一个蓝色衬衫黑色西裤的小胖子把戒指送过来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看到是我找寻的戒指后,我一激动就把戒指紧紧地捂在了心间。不理会别人看我奇怪的眼神,我对那个热情的小女孩一连说了几句“谢谢”后,转身夺命般地跑出了珠宝店。

    也许,先前是老天爷考验我,现在是老天爷在帮我,在我出了珠宝店一边跑一边找的士的时候,刚才载我的的士师傅慢慢地把车停在了我身边。他探出头笑着对我说:“小弟,上来吧!看你进了珠宝店,一直在这里等你呢!看你跑地急匆匆的,一定是有急事吧!”

    我慌忙地挤进车里,激动地对师傅说:“谢谢你了,师傅,你真的帮我大忙了。”

    看我满头汗水的样子,又听我这样说,师傅问我,“还是去医院,是吧?”

    我错愕地点了点头,没想到师傅还猜对了。接着,只听他说:“好勒!”说完,车子飞快地跑了起来,感觉… 比来的时候还快了很多,很多…….

    到了医院后,我又掏了100块给师傅,师傅推着我的手很率直地说:“你刚给我的100已经够了,少是不会,多的就给当我买饮料了。”说完,他笑着对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接着,开车慢慢地驶出了医院。

    看着师傅的车尾消失在我视线里,我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好人有好报!然后,一转身,飞快地赶回了监护室里……

    原先热闹的监护室,因为我的离开而变得消沉了下来,在我突然“闯”入后,所有人的眼光都在瞬间聚焦到了我身上。

    我喘着大气对苗苗、陈柔和所有人说:“今天是音音的生日,原谅我刚才的突然失态…… 现在,我们开始插蜡烛,给音音唱生日歌吧!”说完,我走到蛋糕旁,拿起了第一根蜡烛…..

    经过这十多天的相处,前后左右病房的病友也基本都认识我这个天天必到的人了。而我最让男男女女感动的是,不管是下雨,还是晴天,还是遇到我感冒发烧的时候,我几乎都没有一天不来这里。

    等点亮蜡烛唱起了生日歌,护士和护士长也在旁边跟我们一起合唱了起来…… 那一刻,我相信… 音音可以听到的……

    吹熄蜡烛的时候,我对身边的人说:“我们每吹灭一根蜡烛,就帮音音许一个愿,好吗?”

    虽然,一人吹灭一根蜡烛可能导致其它的蜡烛也被吹灭了,但是,对于这个难度很大的要求,所有人都没有异议。做为连日来奔波在音音身边的人,我是最后一个吹灭蜡烛的… 那时候,苗苗、陈柔、乔琳琳,程思林、猴子、老三、陈亮、赵星、马强、班里的同学、护士长和其她两个小护士,大家都在默默地看着我……

    从所有人的眼神中感受到期待后,我把最后一根蜡烛吹灭了,但是,我并没有许愿,我只是慢慢地跪在了音音的床前,接着,我仿佛自言自语地说:“我没有许愿,不是因为我不想… 因为… 我把愿望都放在了要送给你的歌里。”

    说完后,我牵起音音的手,柔声地唱了起来:

    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感觉你的皱纹,有了岁月的痕迹;

    直到肯定你是真的,直到失去力气,为了你,我愿意……

    我的歌声虽称不上动听,却在此刻显得特别柔情,我的歌声里带着颤抖,带着对音音的真情流露…..

    动也不能动,也要看着你,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感觉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

    直到视线变得模糊,直到不能呼吸,让我们… 形影不离……

    到了这里,我的眼泪随着歌声… 又一次热滚滚地流了出来,咸涩的眼泪… 更是煽情地滚落在了床单上。而我的歌声… 也让年轻的护士和身边的女同学都悄悄地红了眼眶…... 到了末尾,眼泪已顺着鼻翼滑落在我嘴里了,我想音音了,真的想她了,从刚才到现在,从她出事到今天,我没有一时一刻不想着她。每一次想到她,我的歌声就哽咽了,断断续续了,我很煎熬地对音音唱着:我们好不容易,我们身不由已;我怕时间太快,不够将你看仔细;我怕时间太慢,日夜担心失去你… 恨不得… 一夜之间白头… 永不分离……

    唱到末尾,我把戒指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此时,我已是呜呜呜地哭到说不出话来了……. 所有人看到我手上的戒指盒,都彻底明白我刚才为什么跑开了?那时候,就连年长的护士长也在开始抹眼泪了……

    停顿了好久,我哭着趴在了音音的床沿,我的身体颤抖着、又坚决地咬着嘴角。最后,我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张口嘴巴话不成话地说:“音… 音音,嫁… 嫁给青青哥,好吗?嫁给我吧!我们一起从黑发到白头,从日出到日落,渡过每一天,每一年,每一分,每一秒…..”

    这时候,护士长走过来对我说:“李青,你跟乔音音求婚,就得有证人在。我今天在这里问你,你愿意娶乔音音做为你的妻子吗?你是否愿意照顾她、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就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乔音音是否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是贫穷,你会陪伴她、忠于她,直到离开这个世界吗?”

    “我… 愿… 意…”那一刻,我扬起头,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大声地喊了出来。

    接着,护士长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欣慰地对音音说:“乔音音,不管李青生老病死,富有或是贫瘠,你愿意嫁给他为妻子吗?你愿意吗?”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看见,不对,是所有人都看见了… 音音的手指抖动了几下,尤其是… 中指和无名指连续地颤抖着… 但是,她就是没有睁开眼睛……

    不知道怎么办好?情急之下,我打开戒指盒,对着音音说:“音音,这是你说… 要自己积攒钱送我的情侣戒指。可是,我好怕… 我怕… 因为… 我等不及了… 你不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过来的?为了你,我把自己逼成了个胡子拉渣的人;为了你,我食色无香;为了你,我彻夜无眠。你快醒来,好吗?你再醒来,再叫我一声青青哥,好吗?你嫁给我,好吗?我们一生一世,白首不分离… 你… 你自己说的… 要嫁给我的,你怎么能言而无信呢?”说到这里,我整个人缩在了地板上,抱着头痛哭了起来…….

    “音音,嫁给李青吧!”人群中,乔琳琳哭着喊了出来……

    接着…..

    又有一句,“音音,嫁给李青吧!”

    一声过后,再接一声,“音音,嫁给李青吧!”

    一声连一声,“音音,嫁给李青吧!”

    “音音,嫁给李青吧!”

    “音音,嫁给李青吧!”

    “音音,嫁给李青吧!”

    ……

    …………

    “音音,嫁给李青吧!”

    时间… 仿佛在这一刻被静止了,哭泣的我… 睁大着泪水摩挲的双眼,仿佛在这个小小的监护室里… 看到了… 看到了… 很多带着金色光芒的泡泡漂浮到了空中…..

    一声又一声整齐而又响亮的声音叫喊着,“音音,嫁给李青吧!”、“音音,嫁给李青吧!”、“音音,嫁给李青吧!”

    随着声音间迸发出来的真诚,金色的泡泡带着所有的人呼唤和祝福,一个又一个慢慢地聚拢在了一起,接着,又带着柔和的光芒围绕在了音音身边…..

    那一刻,我切身实际地感受到了… 幸福的感觉… 原来除了温暖,还有那一阵阵说不出来的震撼力…..

    “音音,嫁给我吧!我爱你一生一世,就如这对戒指,是一对,就不能分离。”

    “音音,嫁给李青吧!”

    “音音,嫁给李青吧!”

    ……

    …………

    pop… pop… pop……

    随着闪耀着金色光芒的泡泡破裂了,我看见… 所有人都看见了… 我们都看见了… 音音… 慢慢地… 睁开了眼睛……

    结尾: 李青送音音的戒指奉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