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爱的大召唤 上
    那一刻,我就像个小孩一样哭了出来;那一刻,我把护士和所有人都吓到了….. 程思林说,不想看到我哭哭啼啼的样子,但是,他不明白… 我的心情就跟火在剧烈的燃烧一样,从来没有这么焦虑过。我好怕… 好怕… 音音就这么不愿意醒过来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

    看到我像小孩一样地嚎啕大哭着,负责监护室的护士也不忍将我强行驱逐出去。她只是走到我身边,轻轻地对我说:“先生,我很理解你的心情,真的… 可是,病人也需要静养,特别是刚刚做完手术。先让她康复一段时间,然后,你再慢慢跟她说话,我相信总会有奇迹出现的。”

    这时候,陈柔和苗苗也走了过来,她们分别安慰了我一下,接着,扶起我慢慢地离开了监护室。走廊上,程思林他们还在等着我,我不知道跟他们说什么好?我感觉… 我整个人已经完全陷落在了伤感中,就连对他们扬起嘴角的微笑或是轻轻地点一下头,我都觉得是相当费劲的事。

    走出医院,我让程思林帮我先送苗苗和陈柔回家去,可是,她们俩都坚决要跟我一块回学校。一个是想为我辩解,一个是想为我证明,证明… 这件事的肇事者是刘亚辉,而不是我。搞到最后,我无法拗过她们,就连陈亮和程思林也跟着我一起回了学校。

    来到政教处,我以为我会碰到刘亚辉,可是,他给了我一种“人走茶凉”的感觉...... 对于这一点,陈亮是气得摩拳擦掌和牙痒痒的。我知道大家有心为我和音音抱打不平,但是,我却在这个时候提不起心情… 从我离开医院开始,我知道… 我的心早已栓在了音音的身边……

    我跟政教处的老师说明了情况,陈柔和苗苗也在旁边做了证明。最后,陈柔说了,参加体育课目睹整个过程的同学都可以证明,不是我挑事,而是被人挑了事。完事后,我从政教处退了出来,我早已对这群冷漠的老师不抱以任何希望了。他们永远是,在需要你时,说得最动听,在你犯错的时候,也少不了狠狠地批评你。

    现在,我不指望他们对我做不做出批评处理,我只希望,老班说跟学校商议下对音音补偿的事可以实现。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给乔林打了个电话,“到店里了吗?”

    “嗯,到了,青哥。”

    “你姐的事,我们班主任说要跟学校谈下对你姐给出营养费的事,你让你妈给我们班主任打电话,实在不行就让她闹到校长那,给他打电话也行。你要明白,我们一年交的学费不少,我们是在校内出的事,学校负有绝大部分的责任,这是第一点。第二,就是… 我们班主也说了,学校的安保有问题,需要后续加强和改善。那么,学校就要为他们这个漏洞去买单,你让你妈问校领导,出事的时候,保安跑哪里去了?为什么事后才成了马后炮?

    所以,学校如果只是单单给出什么营养费,那让他们别给了。要给,就让他们承担一部分你姐的医疗费用和住院费用。如果他们想回避,我不会放任不管的,因为… 这口气我咽不下去。至于现在的费用,不管学校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一力扛下来的,你不要过多担心钱的事。”

    “青… 青哥,对不起,是我们家拖… 拖累了你。”电话上,乔林的声音渐渐哽咽了,他显得是那么的无助。

    “行了,我也想跟你说声对不起。刚才在医院的时候,我对你妈发脾气了,一想到她对音音的不闻不问在先,我就控制不住。最后,也忽略了你在场的感受。”

    “你的心情,我都能理解。希望你也不要对我妈生气了,她就是那样,我们也都习惯了。”

    “嗯,你也照顾好你自己,那就先这样吧!”

    挂了电话,我跟赵星和马强打了个招呼后就随程思林和陈亮走了。晚上,本来猴子和老三要过来的,结果,被我一个电话给制止了,我让他们要来的话就周五放学后再过来吧!而且,我今天真的累了,我不想说话,不想喝酒,就只想吃几片安眠药让自己沉沉睡去……

    临睡前,老爸老妈给我打了电话,毫无疑问,是学校通知家长了。所幸,这次他们没有骂我,而是一直追着我问,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打到?我把个中原委跟他们说了,只是… 说到音音为我档那一刀的过程被我“和谐”了。如果老爸老妈听到有人打我还动了刀子,估计…我会被他们连夜叫回家去。所以,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们给搪塞了,最后,成功地挂上了电话。

    夜了,我让苗苗陪着陈柔睡,我知道… 一来她胆子小;二来,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对她的影响也很大,我希望苗苗能开导下她。毕竟,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没有苗苗和音音好,特别是… 发生了这种流血住院的事。

    睡觉了,原先我觉得自己今天很累… 可是,翻来覆去我就是睡不着,头脑里乱乱的… 我不断地摸着身边的空位,我多么希望音音现在就躺在我身边。可是,想到她一个人静静地闭着眼睛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的眼泪就不自觉地滑过眼角滴落在了枕头上… 这一夜,我注定无眠……

    第二天,我以伤痛为由,跟学校请了一个长假。让我意外的是… 刘亚辉没有来上课,我让苗苗跟班主任打听了一下消息,才知道这狗日的休学了。只不过,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连期末都不用来考试了?

    请假后,一连到周末这几天,我都天天躲在监护室里陪着音音。每天早上,护士会给音音进行擦洗,但都被我抢过来做了。护士开玩笑说:“怕我擦得不好吗?”我告诉她:“不是,是我想自己照顾好她。”

    而到了喂食的时候,医院专门搭配了流质食物给音音,因为她处于昏迷状态,有吞咽功能,但是不会咀嚼,所以,易于吞咽和消化的流质食物成了给昏迷病人最好的营养补给了。刚开始喂食的时候,我让护士教我,接着,我就抢过她的工作来给音音喂养了。每一次喂音音吃东西时,我都显得很小心翼翼,甚至… 比护士还轻柔、缓慢。当然,喂食的时候,也有滑落出来的食液,但我都会用纸巾轻轻地给音音擦拭嘴角。

    虽然,才短短的几天,但我几乎是一天三餐除了睡觉都会猫在医院里。渐渐地… 我已经跟护士和护士长混得很熟了,用其中一护士的话来说,就是,“我好羡慕你女朋友。”可是,我在报以微笑的同时,她们并不知道我的痛苦,特别是… 一连这几天,音音没有任何一丝反应…….

    从医院回来后,一到晚上,我就会上网查下资料,关于:怎么尽快让昏迷病人苏醒过来?怎么做好病人昏迷期间的营养维护?还有,怎么跟昏迷病人交流?

    所以,一到晚上我就把自己流放到了网络上,白天的话,我会起的早早的,给音音炖下汤,顺便给苗苗和陈柔做下早餐。

    到了周末,乔琳琳、猴子、老三和我们班几个同学都到监护室来看音音了。那个时候,恰逢我在给她做着流质喂食,他们看我的眼神,还有看音音的样子,有的是赞许,有的是触景伤情红了眼眶。

    猴子看到音音躺在床上,急红了双眼,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 那时候,我回过头,有点神经衰弱似地对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我告诫他:不要吵,不要吓到音音了。

    才短短的几天,苗苗和陈柔告诉我,“你瘦了很多。”

    我每次看向镜子中黑了眼眶的自己,感觉良好地说:“没有啊!我很好,倒是你们,要正常工作、正常上课,这里有我,你们放心吧!”说我没事、很好的时候,我其实很心虚,但是,做为一个男人,竟然扛起了山,就要把路走完。所以,再苦、再难、再痛,我都伪装得很坚毅。如果我倒下去了,苗苗和陈柔怎么办?我知道,她们也很辛苦,不单是我一个。

    周末过了,猴子和老三想留下来帮我,却被我给早早地打发走了。就连乔琳琳想要请假来帮我轮流照顾音音的请求都被我打消了。我坚信,音音会醒过来的,我也能自己照顾好她的……

    第一个3天随着周末过去了,那时候,我信心满满,我一直告诉自己:会好的,音音会醒过来的,因为… 她舍不得她的青青哥。

    我的心情就跟伤感的老式情歌一样,有时凄楚,却又一直在憧憬着什么?我想到音音受伤的那一天,想到她奋不顾身为我挡刀的瞬间,我的心编辑着某首歌词开始了滴血…..

    天昏地暗,天崩地缺,惊天动地,盛怒如火山口喷灰、跃飞;

    我不清楚激情为何致死?只记得… 不管是否会灼伤?你始终没有退后;

    盛怒,就像是活火山扩张,但你继续向狂热岩浆伸出手掌;

    你不需要世界的欣赏,敢于火海里燃烧着自己的思想,熊熊幻象… 令怒号更加响亮;

    你令我不断地发放燃亮,谁敢和你一样,可以释放自己无限热量去接近太阳。

    ----- 场景插曲,改编自谢霆锋《活火山》

    带着这种至死不渝的信念,我每天坚持早起,留了早餐给陈柔和苗苗后,我总是会比护士还早的守候在监护室门口。

    日出日落,白天我可以变得很坚强,但到了晚上,我总是会偷偷地拿着音音的衣服裹在怀里轻轻地叫唤着她的名字,然后… 再流着眼泪慢慢睡去 ….

    第二个3天里,除了每天给音音擦洗和喂食,我还买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全集念给音音听。我总是带着希望,每讲一个故事时,我都希望故事结尾了,音音能嘴角扬起微笑,突然在我面前醒过来。可是… 希望总归是希望,总是会给你点小小的失望…… 每天早上,我是带着笑容来,到了晚上,我又拖着惆怅的身影慢慢地走回家去……

    那几天,我习惯对着夜幕站在阳台上抽烟,许久了,我都忘记我还有抽烟的爱好了。茭白的夜光里,烟头升起看不到的烟火,烟灰随着风而逝,一切都是那么的落寞…… 我的心情如歌,歌却伤神…..

    总是一次又一次不小心,走进悲伤的森林,以为已经沉睡的恋情,又在午夜里惊醒……

    总是不知不觉地想起你,依然靠在我怀里;

    孤孤单单一个人,走在丽影双双的街头,忘了我在找什么?等待明天还是往回走……

    夜空那幕烟火,映在我的心里,触痛着尘封的记忆;

    总是在离别以后,才想再回头,不管重新等待多寂寞?

    总是在失去以后,才想再拥有,如果时光能倒流?

    夜空那幕烟火,映在我的心底,是无穷无尽的永久。

    ------ 场景插曲,改编自吴奇隆《烟火》

    第三个3天里,我开始询问起了护士和护士长,我很小心地问她们,“会醒过来的,是不是?”那时候,我一直在心里强撑着… 我在洗澡时打着自己的脸,我告诉自己,“音音会好起来的,你还要娶她的。”

    那段时间,已经习惯晚睡早起的我,每天都会坚持给音音煲汤喝。有一天早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真诚和坚持感动了老天?就连天… 都开始流眼泪了…… 等我赶到医院时,全身已经湿透了,而我却还死死地护着怀里的保温瓶,不为别的… 就怕冰雨冷了汤,凉了我的心……

    我知道… 我愿意…… 让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只因为我在等待一个女孩;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眼前的色彩可以被掩盖,但她的影子一直保留在我脑海;一个人静静地发呆,好好的一份爱,怎么会慢慢变坏?悬崖上的爱,谁会愿意接受最痛的意外?

    ----- 场景插曲,改编自刘德华《冰雨》

    看我一身湿透了,好心的护士长说:“你快回去换一身干衣服吧!这里有我们呢!”我笑着对她说:“谢谢了,我来就是为了等,等到她好起来为止。”

    那一天,经过陌生的街灯,走在飘雨的黄昏…... 人群匆匆躲着雨,试问:又有谁会在乎多我一个人?心中的苦闷又反复地沸腾,刺痛我一身的伤痕。漫漫的人生,最怕空余恨,我偏是痴心人。风它无情地走,泪也痴心地流,而我该何去何从?

    ----- 场景插曲,改编自刘德华《真情难收》

    第四个3天里,一连好几晚的失眠,加上前次淋了雨,我已经感冒得不行了。躺在床上的我,昏天黑地的,头脑就像是旋转的陀螺一样,只有一有靠近的东西就被撞开。可是,再怎么撞开?音音的影子我都不会挥去……

    发了疯、做了梦、吹了风、受了冻、一身浑浑噩噩;

    骂了街、流了血、撒了野 、甩了鞋、我是否就能够找回你哦?

    你可知在我心中,你就是那偷了回忆的人?

    为何是我成了你的受害者?既然不能一起,请把我所有的痛全部都带走;

    你可知,最初最珍贵的吻,是你;

    但为何你如此的残忍,偷得我遍体的伤痕?

    你只是选择了你自己需要的爱,留下了我空心的灵魂。

    ----- 场景插曲,改编自刘德华《偷回忆的人》

    想到音音,我突然笑了出来,也许是脑袋烧到不行了,我把音音的沉睡当成了她的调皮,当成了她向我索取宠爱的方式。想到这里,我又爬了起来,我很清楚… 我可以因休息不够而让双目遍布血丝,也可以因为发烧而让双脚匮乏无力,更可以让声音因为感冒而嘶哑到喉咙底… 可是,我就是不可以一天不去陪伴音音……

    所以,我起身,艰难地走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