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嘶喊地乞求
    我没有继续追向王超,我可以忘记疼痛,但我不会忘记还在流着血的音音… 在我重新回到她身边时,整个过程看似凶险漫长,却只有10分钟不到。但在这10分钟不到的时间里,音音… 已经… 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我仰天哀嚎了起来,而陈柔… 也彻底哭成了泪人……

    陈柔摇着我的手,不停地问我,“青青,怎… 怎么办?”、“怎么办?”听着她抽噎的声音,我的眼泪犹如水库决堤一样…. 挡不住… 就翻滚了出来……

    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出现精神恍惚了…..

    我的眼泪混合着鼻尖的鼻涕不断地被我吸耸着,声音… 更是哽咽到音不成调了。当我回答陈柔时,我的两片嘴皮子哆嗦得给人感觉就像是喃喃自语一样,“找医生… 快… 快… 快….. ”

    说完后,我抱起音音,喘着大气不断地向围聚过来的同学大喊着,“快… 快… 叫救护车啊!”

    “求求你们了,叫… 叫医生啊!”

    “快打电话啊!求求你们了……”

    “医生… 医生……”

    眼泪… 随着我的嘶吼… 不停地滴落在音音的小脸上… 而我抱着音音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就连平时要好的同学,不管男女都被我看成了路人甲乙…….

    有求于人,需怀感恩之心,需带感激之色。可是,我早已忘却了什么叫做礼仪廉耻?什么叫做卑躬谦让?我对所有人的乞求,都是带着嘶喊… 咆哮地……

    听到我的哀求,有的同学早已拿出了手机,可是… 当我抱着一身是血的音音凑到他们跟前的时候,他们全部都吓得退开了……

    我就这样抱着音音… 跑了几步又停下来,看到“路人”就凑过去对他们嘶喊一声,“叫医生… 求求你了…”

    身后,陈柔抹着眼泪跟在我身后跑着,她一边哭,一边对我说:“青青… 青青… 你别跑了,老师来了,老师来了……”

    可是,陷于精神溃散的我早已两耳不闻身外事了,我走走停停、走走停停,嘴里也在自言自语地安慰着已经闭上眼睛的音音,“别怕… 别怕… 有青青哥在… 你不会有事的,知道吗?”

    看到浑身是血又精神恍惚的我,人群中… 很多人都远远避开着我… 只有几个胆大的人对我说:“同学,我们早已打电话给120了,救护车也应该快来了,你也流血了,不要再跑了,好吗?”

    那么多字说完,我听到的却只有三个字 - 救护车。一听救护车来了,我冲那几个人跑过去,眼神空洞,脸色獠青,神色慌张地说:“车呢… 车呢… 车在哪里?快说… 快告诉我……”

    一见我挨过去,原先跟我说话那几个胆大的人也惊恐地退开了。那时候,我已经逐渐出现昏厥的状况了,特别是… 喉咙沙哑,嘴唇干涩到跟牙齿粘结在了一起。见他们退开了,我惶恐地叫喊着,“柔柔,你在哪里?快… 我们找救护车去,他们说… 他们说… 医生来了,医生来了……”

    一边自顾说着,我一边抱着音音原地绕了几圈,东西南北,哪个对哪个?混乱的我早已忘记了学校的出口在哪里了?

    我在原地向前走了几步,又退了几步,向左移一下,又向右靠了过去…… 怎么找?怎么看?就是看不到医生…… 我只看到… 几个保安和一群长得像校领导的人跑了过来……

    换做在平时,我绝对不会喜欢头发梳理得光亮的校领导。可是,现在看到他们,我就像看到救星一样向他们快速地奔了过去……

    一边跑,我一边叫喊着,“救命啊!救她… 快… 快…”

    才向前跑了几步,我的脚和受伤的手臂就因为体力不支而逐渐松软了下来…… 接着,因为踢到了一株该死的野草而跄踉得向前倾倒了下去……

    那一瞬间,我惶恐地叫了出来,“音… 音音…”然后,腰身用力一扭,一个旋转就死命地让后背向地上摔了下去……

    噗~~

    跌倒在地上的时候,我的后脑磕了一下地面。但我顾不上得自己是否摔伤了?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看着被我保护在怀里的音音。看着她紧闭的双眼,毫无血色的双唇,我多希望她能醒过来吓我一下,或是问我,“青青哥,摔疼了吗?”

    可是,音音没有说话,她就这么静静地被我怀抱在手上,她就这么静静地倚靠在我的胸膛上….. 躺在地上的我,眼泪… 又一次流了出来… 我的手更是悲愤交加地拍打着地面……

    “快… 快… 帮忙抬一下。”这时候,校领导和保安已经赶到了我身边,其中一个校领导指挥着保安把音音从我身上抬了起来。

    看到音音被保安抱走了,原本已虚脱的我猛然从地上爬了起来。接着,像是触到了某根神经一样,我指着校领导和保安就是破口大骂,“你们为什么现在才来?不出事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出事了,你们就知道献殷勤了,要是她…...”

    这时候,陈柔赶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臂,她哭喊着说:“青青,别说了,别说了… 他们是来救音音的,赶快送音音去医院吧!”

    “同学,你先不要急,救护车刚到门口,我们也赶快把人送过去吧!”说话的是一个有点谢顶的老师,我不知道他的名字,貌似偶尔碰过几次而已。

    他说完后,跟过来的保安已紧张地抱着音音向校门口跑了过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的脑海已在天旋地转了… 甩了甩头后,陈柔带着我跑在了保安身后……

    校门口,我们向前跑着,从救护车下来的急救人员也拖着救护床向我们迎了过来。看到救护人员,我抓着其中一人的手猛烈地摇着,“你是医生吗?你是不是医生?求求你… 一定要救救她,好吗?”

    被我使劲摇着手的医护人员说:“赶紧送医院先,收到急救电话,医院已搭建急救准备了,你不要着急。”

    身边,陈柔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青青,你不要急,我们也上车跟过去医院。”

    “对… 对… 对…”说完,我跟着爬上了救护车,把陈柔也拉进车里了。

    车门一关,专属而又嘹亮地救护车声响了起来…… 在车厢里,我拉着音音的小手搭在我的脸上哭着对她说:“音音,你说过要我娶你的,你还记得吗?你不能有事啊!你出了事,我们的约定还怎么实现?”

    “你好,请不要着急了,我先给你简单处理下手臂上的伤口,好吗?”

    ……

    10多分钟后...... 医院里……

    救护床飞快地被推向急救室,我跟着人群跑着… 在拐角处,穿着白大褂的主治医生和两个护士也急忙地过来接应了。看到救护车后,两个护士帮忙把车推向了急救室里。

    在主治医生转身的时候,我跑到他跟前拖住他的手说:“医生,医生,你是主治医生是不是?求求你… 求求你… 救救… 救救我女朋友好吗?她不能死,她真的不能死?”一边说着,我一边放低身体向他跪了下来……

    这时候,一个穿着有别于护士的女人开口了,“你先起来好吗?只要是病人,我们都会一视同仁进行急求的。你现在拖着医生反而会耽误病人的抢救,知道吗?”

    “青青,你快点起来,音音会好的,你起来好吗?不要再这样了。”

    “对不起… 对不起了……”我哭着连连说了两个“对不起”,最后,被陈柔扶了起来。

    在急救室的大门关上后,看着operating(手术中)的红灯亮了起来,我转身抱住陈柔大声地哭了出来…… 一般,都是女生抱着男生哭的。可是,那一刻,我抱着陈柔第一次感到了无助、彷徨和害怕……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恨谁人知心伤?

    渐渐地… 不知是眼泪模糊了视线?还是视线真的变模糊了… 慢慢地… 慢慢地… 我软倒在了地上……

    “护士,快来… 快来看看啊!”这是我眼睛在即将闭上的时候,听到的… 陈柔的… 最后一声… 叫喊……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浑浑噩噩的…… 我不断地做梦,我梦到… 音音苍白的小脸对我哭喊着… 她说,她不想走,她不想要离开我,她哭着让我抓住她的手…… 在我伸出手想要去抓住她的时候,王超突然出现了… 他咧着嘴角狰狞地笑着说:“李青,有可能吗?我会一直让你这样生不如死的。”

    “我**,王超… 你去死… 你去死啊!”

    一个梦醒,我的眼睛突然一睁,手脚的动作还连着梦在挥舞着,嘴里更是在不停地咒骂着…….

    “青青,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啊!我好怕……”

    “青哥,青哥,你不要这样……”

    “李青,你干嘛?给我振作起来啊!”说话的时候,程思林托着我的肩膀猛烈地摇晃着…..

    我失神看了看周围,白色的墙壁,还有… 还有,程思林和陈亮不知什么时候围在了我身边?这时候,我不知道我是坐在病床上的,我偏过头问陈柔,“我在哪里?音音呢?音音……”

    “音音还在急救,你刚才昏倒了。”

    我自言自语地责备自己,“我怎么可以昏倒?我昏倒了,音音怎么办?怎么办?”说完,我双脚一翻,刚一接触地面就想着向急救室冲过去。

    可是,等我的脚稍一迈开,一道很强势的力度把我拽回了床上,接着,很清脆的一声“啪”……程思林的巴掌没有预兆地扇了过来……

    那时候,陈柔惊愕地捂着小嘴,陈亮惊讶地看着程思林,我则咬着嘴角握紧了拳头。程思林点上一根烟,声音低沉且冷冷地说:“你醒了没有?没醒就给我继续躺上去,平时冷静、沉稳的你死哪里去了?音音现在这样,我们都跟你一样难过,问题是… 你这样的难过方式能让她马上醒过来吗?”

    程思林说完后,握紧拳头的我渐渐地松懈了,我的拳头不是对准他的,而是… 带着眼泪,我自嘲地说:“都是我,都怪我,都是我的无能,没有好好保护自己就算了,还让音音冲过来为我挨了一刀……”说完,我抹掉了眼角的眼泪,抬起头泪眼婆娑地问程思林:“老程,我是不是很弱?是不是真的很无能?连… 连… 连身边的人都没有保护好,没有照顾好。”

    “青,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表现的很好了。程思林说的没有错,你现在这样… 音音不会马上醒过来的。我们把音音交给医生,好吗?”

    看到苗苗走进了房间,陈柔哽咽地喊了声,“姐姐”。接着,整个人立马扑向了苗苗怀里。

    我呆呆地看着苗苗,那一刻,我觉得大家都撑得好辛苦。我知道苗苗也想哭,但是,她还在红着眼眶拼命支撑着,鼓励着我…… 也是那一刻,我才了解到… 我也有这么脆弱而又不堪一击的一面。说到底,我真的太弱了……

    这时候,一声急促地声音传了过来,“这里有伤者的家属吗?”

    看到一护士跑了进来,我走上前去,张口就急切地问:“护士小姐,我… 我女朋友怎么样了?”

    护士说:“她失血过来,我们已经在血库找了适合她的血型并做了输血。但是,她的情况比较严重,要尽快通知她的家属才行。”

    “情况比较严重,要尽快通知她的家属才行。”

    听护士这么一说,我的脑海里一阵巨响“嗡嗡”地炸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