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死神的镰刀
    接着,灰色的气息带着死亡的恐惧席卷了我,然后,硬生生地把那个让我滑下了眼泪的画面给捏碎了……

    那一刻,我已经接近疯狂地咆哮了出来,喊声… 震耳欲聋… 而又响彻天地……

    “音音……”

    血… 全是血… 看到鲜红的血液急速地从音音的后背涌了出来,我连喊着她的名字都直接地哽咽了,眼泪… 更是在瞬间就挤满了我的眼眶,而且… 已经在不停地滴落下来了……

    音音白皙的小脸望着我,气息也在不停地喘着,她的声音变得很微弱地告诉我,“青… 青… 青哥,跑… 快跑……”

    抱着音音,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也让我捂着她后背的手都沾满了血红… 我托着音音,让她轻轻地、缓缓地倚靠在了栏杆上。那个时候,音音跟我说的话,我几乎都听不到了… 我缓缓地走向还拿着小刀在把玩着的王超,看着他一副肆无忌惮,还在蔑笑着的脸孔,我已经做好了扑上去的准备……

    刚才被我在地上当“球”踢的刘亚辉此时也爬了起来,他满身黄土,灰头垢脸地看着我,接着,很快就闪到了王超身边。

    握紧了拳头的我,眼泪一直没有停歇地流着,酸涩的眼泪就这样沿着脸颊流进了我的嘴里,好苦、好涩….. 在回头看了一眼音音后,我突然爆吼了出来,那一声撕心裂肺地声音直接把刘亚辉给吓得退了又退…..

    就在我爆吼而出,抬起脚擦着黄土地急速向王超冲过去的时候,你们问我:怕吗?怕他的刀吗?怕死吗?

    那个极其短暂的时间里,我压根就没有去想生与死的问题。那一刻,我的脑海里只浮现着一句话,就是… 我要杀了王超。

    音音的血还握在我手里,我的眼睛已经充满了野兽为了争夺食物的腥红,只是… 我不是为了食物,而是带着兽性单纯想杀了眼前这个让我憎恨到想打进黄土地里的人……

    “我**,高中的事我没有一天忘记过……”看到我急速地挨近了,王超怒骂了我一声后,直接拿着小刀就向我捅了过来。

    人在接近疯狂的时候,你会发现… 你眼里所有的事物都会变得缓慢了下来,不是因为我有“都教授”能让时间暂停的能力,而是… 当大脑兴奋或紧张程度提高时,瞳孔会随之扩大,而它的大小可以控制进入眼内的光量,就如同是照相机的光圈一样,它会直接导致最终照片的曝光和清晰程度。所以,当王超的刀子向我捅过来时,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刀子刺过来的轨道。

    那极快的一秒钟里,我已经身形一偏,避开了刀子刺向我的身体。可是,手臂还是被生生地划开了一个口子,鲜血… 立马就滑落了出来,但是,我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不是我麻木了,也不是我不懂得疼,而是… 当人接近疯狂时,荷尔蒙分泌就会骤然增多,身体的肌肉紧绷程度也会在最短时间内加大,这种状态下的肌肉可以卸掉很多冲击力。所以,相同力度的拳头打在有腹肌的小腹上和打在没有腹肌的小腹上,两个人所承受的痛楚是不同。其次,当你把注意力没有放在自己的身体上,而是都放在了打斗的时候,精神力在胜负和报仇的心理上,是不会让你觉得疼痛的。

    所以,即使小刀划过了我的手臂,我却依然兽性十足地向王超扑了过去。就在我接触到他的身体时,我的指甲,我的牙齿,都已经不顾形象地向他撕咬了起来。

    那一刻,没有天与地,没有路人甲乙,我只知道疯狂地厮杀,我的指甲扣住王超的嘴脸就是一阵撕扯。我的牙齿更是血腥地啃咬着他的额头,就连他的头发,都被我撕扯了很多出来,咬在嘴里又被我呸掉了…..

    身后,刘亚辉的拳头就像是流星雨似地擂在了我的后背上。那时候,我的脸庞、耳边、脖子也早已被刘亚辉给擂遍了。虽然,他的每一次出拳都能带给我一阵阵猛烈地冲击,但是,我在向前倾的时候,身体都会死死地稳住并紧紧地贴着王超。

    “音音,你别吓我?”这时候,陈柔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看着唇色已经苍白的音音,陈柔的眼泪已经豆大般地连成线滴落了下来。

    “陈… 陈柔… 青… 青青…哥… 快……”音音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身体,粘着鲜血的手颤抖地指着被刘亚辉猛捶着身体的我。

    “嗯嗯……”陈柔哭着对音音连连点了点头后,已经快速地向刘亚辉冲了过去……

    一挨近刘亚辉,尽管,陈柔的气力有限,但是,她的小手也在不断地挥着、拍打着,推攘着刘亚辉,她一边费力地推开刘亚辉,一边带着眼泪对刘亚辉怒喊着:“你走开… 走开啊!我告诉你刘亚辉,如果你今天伤了他,我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陈柔几乎咆哮了出来,刘亚辉终于停止了对我的捶打。他怔怔地看着陈柔,眼神地转变在瞬间就走完了惊讶、难以置信、哀伤,然后再回到了愤怒。他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度,有的… 只是充满了无尽的憎恨、狂笑,他站在原地用力地甩了甩头,对陈柔不甘地说:“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事,可以说是… 千方百计想去让你正眼看我一下,去主动关注我一下。到头来,你还是死命护着李青,他到底有什么好的?他的家庭背景有我好吗?这社会,难道不是讲究门当户对吗?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比不上李青啊?”最后几句话,刘亚辉几乎是怒吼了出来,他的怒吼带着恶狠的动作,一拳就向我捶了过来。

    噗~~~ 我被打中的后背就像是鼓槌重重地敲在了牛皮鼓上,声音沉闷… 还带着回弹……

    与此同时,一句“王八蛋”在我身后响起。陈柔放开身份、形象,对着刘亚辉奋不顾身就撞了过去。刘亚辉死都不相信,平时端庄、秀气,文雅的陈柔会为了一个他自认为是“死贱种”的人骂他。就这样,带着不解,甚至是… 惶恐,陈柔的额头已经向刘亚辉的胸膛撞了过去。

    在连连倒退了几步后,原本就把愤怒转向我的刘亚辉却突然不知所措了。他怔怔地看着陈柔,看着猛烈喘息着,却依然在仇视着他的陈柔,他已经完全被她的气势和怒焰给震慑住了。他知道,这场“战”,他赢了,却输得好彻底……

    而在我的身下,轻敌吃了亏的王超已经在做着负隅顽抗了。现在的他,只想着如何从我身下挣脱出来?而我就像是被轻视了的野兽,正带着怒吼在撕咬着他。王超的刀在被我扑倒时就已经掉在了地上,他的身体在被我反复撕咬到疼痛的时候,只能是不断地扭曲着、翻滚着。但是,无论他怎么摆脱我?无论他怎么翻滚?无论他多想要去拾起地上的小刀?我就像是头顽固的豹子,只要猎物一扭开,我伸开的“爪子”就会死死地将之抓住、拖住。

    现在,已经无计可施的王超只能是半边扭曲着身体,又半边对我谩骂着,“李青,你他妈个疯子,你有种放开我… 我们好好打一场。”

    那时候,我真觉得他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会放开他?我没有说话,我的拳头就是声音,我的回答就是拳头。最后,王超对刘亚辉叫了起来:“刘亚辉,你快过来扯开他。他已经疯了,快……”

    可是,刘亚辉碍于陈柔,只能是爱莫能助地对他看了一眼… 也就那一眼,已经足够我对王超疯狂而又充满血腥地抓咬了。

    “音音……”陈柔带着恐惧地叫喊突然而出,而这一叫,让我放慢了手上的动作。

    在我短暂回头向身后望过去的时候,王超抓住这个空档,脚一抬就锁住了我的脖子,然后…用力把坐在他身上的我给扳倒了。

    啪!!

    笔直的身板跟地面一用力接触就响了起来,那时候… 我已经重重地仰面摔倒在地上了。王超趁机想反坐在我身上,结果,他没想到我会那么快地挺直腰身并向他的鼻子用力地撞了过去。他不知道,他在庆幸摆脱我并想反坐在我身上那一会,其实,他也给了我一个支点,就像是仰卧起坐被人按住了脚一样。所以,被我额头一个撞击,他直接捂住鼻子夹着眼泪就向身后连连倒退着……

    可是,我有那么容易给他挣脱吗?

    刚从地上爬起来想继续扑向他的我,一抓,就将一把黄土向他洒了过去。那时候,我已经是彻头彻尾变成了无赖,又像极了市井痞子。我没有套路可言,也没有什么拳法组合,我拿到什么,抓到什么就只管丢、扔和砸向王超,即使是被我连根拔起的野草也一样……

    可是,因为盛怒的情绪,我并没有扔得多准。看到王超一连几次地闪躲后,我一个起身就想继续扑倒他。但是… 这次我没有成功,我在刚刚爬起来想扑向王超时,就被他一脚给踹到了肩膀。而恰恰在我又摔倒的空隙,王超已经快速地拾起了地上的小刀。

    “妈的,让你咬啊!疯狗……”

    问题是,他真的忽略了我这只“疯狗”,在他话还没有说完,动作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我已经扑到了他的腰间处。只不过,这次… 我不再是对准他的脸面了,而是… 直接咬住了他拿着小刀的手。

    “疯了,你他妈就是一个疯子… 啊… 啊啊……”一连串的痛苦*,王超的小刀也再一次掉在了地上,但是,他空出来的手也在不停地擂打着我的后背。不得不说,他的力度跟刘亚辉不是一个档次的。

    可是,竟然是“疯狗”了,我还会怕疼吗?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起来,“保安,快,快,这边啊!!”

    与此同时,刘亚辉也瞬间恢复了神色,他朝王超喝斥了一声,“快跑啊!不跑,等着被抓啊?”

    “我他妈只要能废了他,我还要跑吗?”不理会刘亚辉的劝告,王超一个膝盖就向我胸口顶了过来。

    那一膝盖的力度,顶得我向后仰了出去,整个人也跄踉着退了几步。而这个百年难得的机会,对于经验十足的王超来说,他岂会放过?所以,他在看我向后退步的时候,脚一伸就踹了过来……

    我被王超顶了一膝盖,又被他重重地踹了一脚,在跄踉着向后退的时候,因为惯性而整个人翻滚了两圈…… 与此同时,王超又向我逼近了,他腰一弯,一个拳头就向我的脸打了过来……

    几乎是同一秒内的碰撞,我的脸颊被他重重地打到了,而我在翻滚那时候就已经摸到了地上的小刀,想都没有想也就向他挥了一刀。而这一刀,恰恰就从上往下割到了王超的左眼……

    一声分不清是痛… 还是哀地嗷叫?手起刀落,王超已经快速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血… 也开始从他捂着眼睛的手指缝里渗透了出来……

    王超痛苦地叫嚷着,“李青,你这个狗犊子,你这个杂碎。要是我的眼睛废了,今天我敢捅你的女人,明天,我一定捅你全家,操你老妈….你给我等着……”说完,看到逐渐聚拢而来的保安,他快速地穿过操场边的小树林,爬上了围墙……

    我没有继续追向王超,我可以忘记疼痛,但我不会忘记还在流着血的音音… 在我重新回到她身边时,整个过程看似凶险漫长,却只有10分钟不到。但在这10分钟不到的时间里,音音… 已经… 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我仰天哀嚎了起来,而陈柔… 也彻底哭成了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