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血色来袭
    额… 钱灵一个信息倒是提醒了我… 唉,钱勇也真是操蛋,没想到好好的心情就这样被他给“玷污”了。想到他还对苗苗念念不忘,我咋特么就觉得他是no zuo no die呢?

    要知道,按钱勇家的财力和势力,随随便便往大街上一抓,那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也不会少多少啊!更何况,他还有一张能让马诺坐在里面哭的宝马,搞不明白,他怎么就对苗苗这么痴情呢?

    算了,谁叫苗苗也是魅力无穷大啊?

    想了想,我还是回了个信息告诉钱灵:我记得呢!只是,不知道你哥会怎么做?你现在在哪里?天气冷,衣服有带够吗?

    信息发完后,我闭上眼睛打盹了一下… 接着,钱灵的信息不消片刻又发来了,她说:我没事,谢谢还记挂着我。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想?但我估计… 他想最后一搏吧!反正,他那边有什么事动到你,你就只管给我打电话,发信息,知道吗?

    天气寒,鼻尖冷,看到钱灵的信息,我的内心却暖暖的。特别是她告诉我,如果钱勇有什么事动到我,就让我只管给她打电话,发信息。拿着手机,本来是想给她马上回信息过去的,却盯着屏幕愣是发呆了好一会。

    我在想:是我上辈子积德,有缘在这一世认识对我好的女人。还是说… 上辈子亏欠了她们,要在这辈子对她们补偿呢?可是,现在是我补偿她们,还是她们在照顾我呢?

    想着想着,我有点犯迷糊了,不知道是什么逻辑?反正那一刻,我没有答案。我只知道有一点就是,不管前世还是来生,这辈子我必须得对音音、陈柔和苗苗好。对于钱灵,我觉得她就像是一件不同的珍宝,恰恰填补了我正在缺少的某一类情感和智商。

    随后,我又发了信息给她,我告诉她:你哥的事我先不想了,我现在只管想你。你为什么不辞而别?我想见你,你会出现吗?

    信息发出去了,恰巧老妈也在喊我下楼吃饭了… 可是,在应了一声给老妈后,我却拿着手机等起了钱灵的回复,因为… 我好想钱灵告诉我,为什么她不辞而别?

    有时候,我经常在想,我跟钱灵的邂逅是不是一个美丽的笑话?为什么在遇见她后,她却瞬间消失了?一切的一切,每当我想起时,记忆犹如昨日之久,却又如神话般带着色彩,不会褐色却又久远……

    在老妈连续地催了我几声后,钱灵的信息终于在我焦急地等待中回复了过来。那时候,迫不及待的我点开屏幕的速度都是用手指去敲的,看着信息,我一个字一个字地默念着,我生怕少读了一个字,或是读得太快了,因为… 我很珍惜钱灵给我的信息,哪怕只是简单的一句话,我都可以看上好几次。

    我问自己怎么啦?心里一个声音在某一个深处激烈地回荡着:因为… 你爱上了她,而她也爱你。

    看着屏幕上的每一个字,我的心里出现了莫名的哀伤、悲鸣,她简简单单地跟我说:我不是不想见你,只是… 我不能见你… 而且,我不知道… 怎样面对你?

    信息看完了,但我的心里却好难受,就像是寒冷的天喝了雪碧一样,真的是… 透心凉,透心亮。我回了信息后,钱灵没有再回复我了。下楼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就像“阿飘”一样是飘下楼去的……

    跌跌撞撞地走到了饭桌边,就连平时粗枝大叶的老爸也察觉出了我愁眉深锁的样子。估计,他还想为刚才的事臭骂我一顿的,现在,看我颓了的样子,他扒着饭的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倒是老妈很关切地问我,“怎么啦?”

    “妈,没事,吃饭吧!”我心不在焉地说完后,跟着老爸扒起了饭。

    有点我忘记说了,我跟我老爸长得不太像,唯一像的… 就是会扒饭而已!!

    虽然说全球出现了“温室效应”,气温在每年也有小幅度地上升,但这个年,还是过得挺冷的。那一晚后,钱灵直到第二天、第三天都没有回复我的信息,甚至… 连我发了拜年的短信她都没有回我。

    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我真的想她了… 看着朗朗黑夜,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跟我错开了时空,出现在了宇宙的另一头?

    过了春节后,我跟老爸、老妈打了声招呼就走了,理由很简单:勤工俭学。

    说实话,老妈挺不舍得的,倒是老爸说了句,“给他走吧!人生的路,总是他要自己去闯荡的。”

    那个时候,我在心里调侃了老爸一下,“爸,你终于说了句富有哲理且具有建设性的话了。”

    从家里出来后,我帮着程思林和陈亮看起了场子。听说,过年那段时间挺火的,我百思不得其解地问程思林,“为什么?”他邪笑着说:“有的人回家,也有些j8没回的啊!”

    接着,陈亮又补了一句,“只要内裤不外穿,他们都不是超人,*… 还可以把思乡之情给爆发出来啊!”

    mb… 这两个家伙在一起,真的是思想好邪恶呀!!

    吃了几个滑溜溜的汤圆后,故事告诉了我们学生党另一个道理:开学了。

    那一天上午,我神经般地出现了听课很给力的现象,我一直在心里算计着:暑假一过,再读一学期,我就可以进入实习,然后真正地走进社会这个“大笼子”里了!想到这里,我也突然明白了另一个道理:一直以为我在上大学,到最后,才知道被大学给“上”了。

    开学那几天里,我以为刘亚辉会因为陈柔的事而直接设计我,但是,这小子却表现出了特有的“温柔”。我发现,只要有陈柔在的地方,他总是可以表现得很大方、大度。而他的笑容一出,一口自认为洁白的牙齿也闪耀着黑人般的自信,特别是配合着他习惯性摇摇手表的动作,真的可以让钦慕的女生想起他的“音容笑貌”。

    ……

    …………

    要知道,一个光明正大的对手是可敬的,一个阴狠狡诈的对手是让人鄙视的、憎恨的。我之所以这么说的原因是…. 时间眨呀、晃呀的过着,在一个逐渐升温的上午,某一节体育课上,当我慵懒地坐在栏杆上晒着太阳看着校友踢球的时候,刘亚辉神不知鬼不觉地走过来对我说:“心情不错嘛!还能悠闲地晒着太阳,看着别人踢球。”

    我轻轻地看了他一眼,爱理不理地对他说:“我一向心情都很好,这跟经常晒太阳也有关系,要不?你也来试试?”

    其实,我只所以坐在栏杆上晒太阳,是因为…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眼皮子总是跳着,而且,跳得我有点心烦意乱了。有个叫什么来着??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可老子偏偏跳的是右眼啊!

    现在,看到刘亚辉走了过来,本来就烦躁的我变得更不想理会他了。刚看到他的时候,一时的幻觉让我在他的头顶上看到了一大片黑色的阴云,仿佛… 它瞬间就可以吞噬了我一样。

    看到我冷漠的表情,刘亚辉却很有耐心地说:“呵,可是,只怕越晒,心情会越暴躁,是不是?”说完,他爬上栏杆坐到了我边上。

    “建议你修身养性,你那个头型适合剪光头,绝对够亮瞎别人的眼球。”我一直对刘亚辉没有好感,也不想跟他废话太多,当然,我也不会主动或是刻意去挑衅他。

    听我说完后,没想到这货还真的摸了自己的头一下,接着,他不冷不热地说:“发型适合,人不适合。我一直很好奇,李青,为什么陈柔她爸给你钱的时候,你不想要呢?我之所以来找你谈话,也还是陈柔她爸的意思。”

    “大白天讲冷笑话,骗鬼是吧?可惜,我是人,我不信。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借着陈柔她爸来危言耸听呢?”

    “你觉得我有必要吗?”

    “别人不知道,但你,还真的有这个必要吧?”说完,我直接跟他对视上了。

    刘亚辉看我望向他,反而在眼神上避开了我,但是,眉宇间却显得不是那么好看。他继续不冷不热地说:“这样吧!陈柔她爸给你5万,我自己追加5万,你离开陈柔,怎样?如果少了,我可以和陈柔她爸谈一下,只要你要的数目不过份就好。”

    听刘亚辉说完,我是直接苦笑了出来,在他面前假意地掏了掏耳朵后,我有点纠结地说:“我怎么听你说话就特费劲呢?”说完后,停顿了一下,我继续说道:“我不知你怎么想的?也许,你有钱有背景,这些都让你产生了过份的优越感,导致变得太自我了。可是,你不能拿钱来衡量很多东西,特别是感情。所以… 话不投机半句多,你可以走了。”

    刘亚辉并没有理睬我让他走,反而还笑了出来,他底气十足地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只懂得这句话。我不想有朝一日你会后悔,懂吗?”

    我操!!这是我人生至今听到的最**炸天的一句话了。

    我慢慢地拂到刘亚辉的耳边对他说:“从我高中混的那一天开始,后悔在我字典里那一页,就已经被我撕掉了。刚开始,我觉得你是一个不错的人,至少… 是挺不错的。后来,我发现你很‘无厘头’,你把对陈柔的追求当成了你人生输赢的追求,你未免太过了吧?所以,我不能把陈柔交给你,交了,我才会后悔,understand?”后面的understand(理解)讲完后,我特么地发现我太有才了,我老爹老娘让我读了这么多年书,我终于把这个单词说出来了(狗血地内牛满面啊我!)。

    “呵呵… ”这是刘亚辉听我说完后的最直接表现,接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后悔之前是警告,警告不听,那就不是后悔那么简单了。”这句话刚一说完,刘亚辉突然一个肘拐子就向我撞了过来。

    我没有想到刘亚辉会出击,而且,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直接对我动手。那时候,我没有防备,就这样被他一个肘拐子给打下了栏杆。

    噗~ 还来不及防备,我就已经从栏杆上摔了下来。或许,我的力气比不上程思林,但是,我的“实战经验”却是有的。刚从栏杆摔下来,几乎是同时,我已经快速地爬了起来,然后身形一退,初步检查并确定自身没有问题后,我一脚就对栏杆上的刘亚辉踹了过去。

    那一刻,兄弟们,你们不知道我的火啊!就如同包裹在了我脚上一样,被我含恨地踹了过去。刘亚辉以为我会摔伤,却没想到我会毫发无伤并这么猛的就踹过来。所以,完全没有实战经验的他,又因为坐在栏杆上不知道怎么办好?就这样被我给踹了下来… 接着,在很多人开始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后,我已经对着刘亚辉一顿拳打脚踢了。

    那个时候,天是晒的,地是烫的,土是黄的,刘亚辉就这样被我当成“混凝土”踢在了地上滚。

    “王超,操,你看干嘛?”

    一听王超,我陡然一惊,在没等我看到是不是真有他人的时候,我已经被拦腰踹了一脚…… 那一脚的力度真的很大,大到… 我被踹飞后撞到栏杆才停了下来。

    而接着,也就是在我转身回看的那一刹那,一道白色的亮光闪了一下。那时候,血飙了出来,而我… 也歇斯底里地叫了出来……

    天地间,因为那飙出来的血,而震惊地失去了颜色……

    周围,开始有人惊叫了起来,原本… 还围聚着的人群也快速地散开了、跑开了……

    视觉对着天空和那鲜红的血液、听觉对着周围的叫喊声、惊栗声,我所接触到的一切、一切,正在从色彩斑斓… 慢慢地… 慢慢地…慢慢地… 失去了它们原有的色彩,直到… 被完全榨干成了灰色......

    接着,灰色的气息带着死亡的恐惧席卷了我,然后,硬生生地把那个让我滑下了眼泪的画面给捏碎了……

    那一刻,我已经接近疯狂地咆哮了出来,喊声… 震耳欲聋… 而又响彻天地……

    “音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