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而在这一波又一波的眼神电击中,让我们把镜头放大,放远……

    你可以看到,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因为等待包间的人很多,所以,有一个人的眼神刚好就这么巧妙地被隐藏住了,包括… 他的人……

    “在看什么啊?这么冷的天,难不成还有人穿短裙走光给你看?”

    “无聊,你不会顺着我的目光望过去吗?”

    “妈的… 原来是他们几个,新仇旧恨,要不跟他们在这里算清好了。”

    “呵,你觉得就我们两个人能打赢他们几个吗?你别忘了,里面有一个人的力气跟你不相伯仲,甚至… 还大过你。”

    “操,那又怎样?难不成,你还怕了?我看… 你是不敢在你喜欢的女人面前出糗吧?”

    “哼,你当我是兄弟,就不要老是这样挖苦我,知道吗?王超。”

    看着双手抱头,已经面露不悦之色的刘亚辉,王超的心里也是一紧。倒不是他怕刘亚辉,只是… 他知道这主是可以给他钱花的人,他不想因此而跟刘亚辉产生不快罢了。而且,说穿了…狗屁的兄弟,这年头,有钱最实际。刘亚辉从高中时就跟自己称兄道弟,不就是为了有人可以给他做打手吗?呵… 而他自己最缺的并不是情,也不是爱,而是钞票。所以,两个人可以相容的很好,换个话说,就是各有所图了。

    与刘亚辉不同的是… 在王超的观念里,兄弟情义再重,不敌女人胸前四两肉。而刘亚辉就偏偏吊死在了一颗树上,而且,还搞得自己是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停顿了一下,王超颇为不解地望了望刘亚辉,他继续想到:全天下的女人剥了衣服,身体都是一样的结构,为什么刘亚辉就偏偏喜欢李青的女人呢?而且,都睡在一起的人了,在他看来…那就是破罐子破摔了的。所以,他很不明白,为什么刘亚辉就很喜欢捡破罐子呢?难道,他就不怕扎到手吗?

    “走吧!”淡淡的两个字出口,刘亚辉的脸色是不愠不火的。

    王超随即朝前台望了一下,这时,李青和他的朋友早已不见了踪影。他跟在刘亚辉身后,有点玩味地说:“我说,咱们不也是来唱歌的吗?怎么歌没唱到,就先撤了呢?”

    “刚才我们坐在椅子上,不就是想等个包间吗?你要明白,现在是过年期间,到哪个ktv都是要等房的。可是,李青他们能轻而易举地拿到房间,而我们却得等,你觉得这是对我们的讽刺吗?”

    王超并不懂得什么是讽刺,在他看来,等与不等说明不了什么。他只知道,现在就这样走了,那就跟临阵脱逃做缩头乌龟是一个样的。所以,他很不爽地说:“不就一个包间吗?这个又能说明得了什么?”

    “哼,你跟我最大的区别在于,你用拳头说话,我用脑袋想事。你必须明白,这个ktv是镇上最大,最好的一个,那些喝了酒连天王老子都敢骂的人却不敢在这个ktv里闹事。你明白这是什么原因吗?因为… 它的老板能hold得住黑白两边的人。你想一下就知道,李青他们可以不用等一刻钟就能拿到包间,而且… 还是那么多人的大包间,你不觉得是有人预先安排好的吗?所以,你想在这个ktv里滋事,就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哈,原来如此,看来… 不会读书的人就是不行啊!但是,这不是还有你吗?你有事,你家老子不会不管吧?”

    听到王超提到“老子”两个字,刘亚辉立马停住了脚步。然后,脸上很阴,声音很冷地说:“你说的老子是我爸,一个堂堂的县长。下次,我不想听到你再这么粗俗地说这两个字了。”

    一看刘亚辉有点动真格的脸色,王超马上嬉皮笑脸地说:“明白,明白,那下次我得叫什么好呢?”

    “要叫,就叫 - 刘县长,懂吗?”

    看到刘亚辉有点高姿态的表情,还有趾高气扬的语气,王超虚伪且附和地说:“好说,好说,刘县长,那以后就只管叫刘县长了,怎样?而且,你就是让我叫刘县长做刘主席都可以,是不?谁叫我们是这么多年的好兄弟呢?对不对?走… 唱歌唱不成,我们喝酒找女人总可以了吧?”说完,王超推着刘亚辉继续往前走着,同时,他也在心里吐了刘亚辉老子一大泡口水。

    而在ktv里的某一个包间内,此时… 叫喊声、哄笑声、唱歌声,却犹如潮起彼伏正在充斥着包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快唱歌… 快唱歌… 快唱歌…”

    “快啊!猴子,我们都很热情地为你助威呐喊,你总不能凉了兄弟们的心吧?而且,你你你… 她还在等着你表现呢!”说话的同时,陈亮盯着猴子,眼角却不停地带着他瞟向他的女神。

    看着自己苦心追求的“女神”也在笑着看向自己,猴子习惯性的头一挠后,猛地拿着话筒就站了起来。接着,嗓门大开对着话筒就喊:“陈亮,给我点一首《算你狠》。”猴子一说完,所有人都哄笑了出来。

    老三使劲地拉了拉猴子的衣服,很无语地说:“你唱给女生听,唱《算你狠》吗?你这到底是唱给陈亮,还是送送… 送… ”说到这里,老三对猴子别了别头,示意他注意身边的那位。

    跟女神的眼神对视了一下,猴子没有底气地别开了头,接着,有点豁出去地说:“陈亮,点一首王俞匀的《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谢谢了。”

    猴子说完后,陈亮拿着话筒爆叫了起来,“哇塞,猴子都对我说谢谢了,这尼玛世界太疯狂了吧?”

    随着我们一阵捧腹大笑……我可以看见猴子想发作,只是碍于他的女神在,他不好意思当场发飙罢了。现在,音乐声响了起来,猴子拿起话筒后清了清嗓门,接着,慢慢地跟着歌词唱了起来……

    “ 在见到你关键的第一秒,爱的情愫开始发酵,小心翼翼写给你的纸条,幸福划上星星记号;你像一座孤傲的岛,有自己的城堡,我是上不了岸的潮,也只能将你围绕;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一厢情愿是种烦恼,只要换你一次微笑,就算是做梦也会笑…… ”

    这是一首女生唱的歌,歌词情感丰富,唱者声音细腻。

    虽然,猴子在唱第一句的时候就已经明显跑调了,但是,他的女神却没有因此而笑出来。相反,她却是很认真、很认真、很认真地在听着。

    虽然,猴子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看,但是,他的紧张还是被他微微颤抖的手给出卖了。

    虽然,猴子的声线略显沙哑、粗犷,但是,他却很用心地在唱着… 而这一刻,没有人想笑,大家都静静地听着,甚至… 还跟着轻柔的节奏在拍着手掌。

    一首歌唱完后,我们给猴子送上了掌声,不是表扬他唱的好,而是赞赏他的勇气和真实…….

    回到座位后,猴子的女神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结果,猴子的脸上像是春天开满了花朵,一副春光灿烂的样子。

    当然,猴子唱完了,陈亮和乔琳琳也被我们给轰上台去唱情侣歌了。乔琳琳很尴尬地说:“我不会合唱。”接着,话筒一放就想跑。可是,猴子再不济都唱完了整一首歌,我们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和陈亮呢?

    所以,又一阵起哄后,乔琳琳羞红着脸跟陈亮对唱了一首《美丽的神话》。接着,老三和他的女朋友也给我们轰上去唱了一首飞轮海和hebe合唱的《只对你有感觉》。

    在老三和他女朋友唱完后,最痛苦的一对组合“闪耀”地产生了… 在我们准备起哄苗楠和程思林时,程思林那家伙拍拍屁就想往厕所里钻,结果,被我们提早发现给死死按在了沙发上。无奈的他,迫于我们的施压,还有苗楠的盛情邀请,只好乖乖地跟她合唱了一首李圣杰和林隆旋的《你那么爱他》。

    我在听程思林和苗楠唱歌时,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其实:程思林唱歌挺不错的,到底是什么让他那么扭捏呢?是缺乏自信?还是难为情?还是面对女生就天生招架不住呢?

    最后,“引爆全场” 得到所有人公认的莫不过于陈柔、音音和苗苗了。而点歌的人还是陈柔,这是我迄今为止看到她最为主动表现的一次了。她点的是4 in love的《一千零一个愿望》,当她的歌声干净、空灵地响起,接着,配合着音音和苗苗的合唱,我可以感受到全身因为共鸣而泛起的轻微抖动。怎么说呢?应该说… 那是一种震撼吧!

    正如歌词里表达的:许下我第一千零一个愿望,有一天幸福总会听我的话,不怕要多少时间多少代价,青春是我的筹码 ~~~

    而在陈柔她们的歌声刚结尾的时候,整个包间已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看来,产生共鸣的不单是我一个人了,呵呵!!

    不过,在音音她们唱完后,我一下子就被程思林给推上去唱歌了。我知道,就我一个人没有唱了,这群家伙怎么可能放过我呢?

    说到底,我还是得为自己“袋盐”…… 而且,还一连唱了三首… 尼玛啊!

    刚才,陈柔点的《一千零一个愿望》,我记得有一句歌词是:失望是偶尔拨不通的电话号码,

    多试几次,总会回答……

    想到这个歌词,我起身假意去洗手间,其实,无非就是想给钱灵打个电话而已。

    到了洗手间里,我按通了钱灵的电话,心里也在忐忑地祈祷着:要接电话啊!快接啊!

    吱……

    很刺耳的一声响起,我草,这个厕所门也该去修一下了。接着,我就看到程思林他们钻了进来。而且,陈亮还嘻笑着说:“青哥,你真不仗义,上个洗手间也不叫一下。大家有福同享,有尿一起撒啊!”

    一看见他们钻了进来,我很淡定地把电话给按掉了,接着,故作被吓到了还频频指着陈亮一阵抱怨。过了一会,厕所里已经开始烟雾缭绕了……

    太久没抽烟了,一来抽不惯,二来还有点被呛到了。把烟头按掉后,我蹲在厕所地上跟猴子他们聊了起来。看到我蹲在了地上,他们也跟着蹲下并围了过来。那个赶脚,就跟蹲在地上吸毒一样,有木有很变态?

    而且,一大群大老爷们蹲在地上,还能谈什么?蹲厕所谈工作和学习,那不是“虾扯蛋”么?说来说去,还不是那几句黄段子,搞到最后,想进来上厕所的人都不敢进来了……

    回到包间里,又一起high了一下。下午的时间过的很快,因为是除夕夜,我们也就没有一起吃晚饭了。出了ktv后,家住得近的自己坐公车回去,我和音音则被程思林直接送回了乡下。怎么说捏?这待遇,也就只有老程这家伙会给我了。突然间,优越感满满的,呵呵…

    本来想拉程思林来我家里吃饭的,可是,他老妈也刚好追他回去了。无奈,我只能跟他约好年后再见了。回到家里,老妈已经在准备晚饭了,一看我的样子,而且还能闻到全身的火锅味,老爸就调侃我说:“拿老子的钱吃得很爽是吧?”

    看到老爸的八字胡配合着他说话时抖动的样子,我眉头一皱开玩笑地对他说:“爸,你这小胡子留得还挺配你的嘛!在日本侵略中国时,那可是地位‘钢钢’的啊!”

    “哦,那你说是什么地位?”

    “那来头就大了,不是土匪就是日本人的汉奸翻译…..”说完,我换好鞋子就笑着跑了。

    “你这小子反了,给老子下来。”楼下,老爸对着楼梯在谩骂着,而我已经躲到房间里锁好房门了。

    坐在房间里,我合衣躺在了床上。没想到,吃个火锅,唱个歌,也能折腾得挺累了。手机放在裤兜里顶到我了,我拿出来就往旁边一丢,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短信的提示灯在亮着。

    划开屏幕,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我没想到钱灵回我短信了。看着这条超时没有回复过去的信息,我赶忙按通了钱灵的电话,可是,我又很速地按掉了… 我不知道她会接我电话吗?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没底了。

    我舞动着手指快速地把信息回复了过去,她问我:怎么响我电话就挂了?我告诉她:那时候有事,就没有打成。不过,你回我信息了,我真的好高兴。

    过了一小会,钱灵的信息来了,看似简洁却信息量巨大,她说:我没有回家,在外面旅游当过年了。

    一看这个信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酸酸的,我看到了钱灵现在形单影只的样子。我赶忙回了信息给她,问她:你干嘛不回家?我想见你,你有时间吗?

    信息发完后,我竟然有点焦虑地等待了起来,我在想:好不容易钱灵回复我了,我不能就让她这么溜了。好彩的是,估计是晚饭期间,她也有时间快速地回我。但是,她并没有说可不可以跟我见面,她只是说:跟家里闹了点矛盾而已,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吗?我哥对你家小班还不死心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