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除夕聚会
    大扫除过后,新年的气氛也越来越浓厚了。不知道为什么?都过了20多年春节了,而我每一次过春节的心情却是不同的,特别是今年,我的心情从没有这么的好过。想起音音、苗苗和陈柔来我家大扫除的那一天,我的心里总会在不知不觉间充满了蜜饯般的甜……

    最让我觉得好笑的是,自从看到音音她们后,老爸、老妈跟我说话的语气和态度总是似笑非笑的。而且,当我有意无意提起音音她们的时候,老爸、老妈那种含糊不清的表态,让我的心里还是挺满意的。

    要知道,我只乞求他们不要干预或是说太多什么反对的话就好。现在不等于未来,我相信,世俗由人创造,也可以由人废止。

    时间晃啊晃……

    到了除夕的早上,我是被这小乡村的鞭炮声给惊醒的。用力搔了搔胀胀的脑袋,摸了摸鼻尖,感觉… 这个除夕挺冷的。

    一到这个时候,又是猫在被窝里,我总是想到跟音音她们大被同眠的那一晚。呵呵,几个人一起睡,真的好暖和的… 挨得近,你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彼此的呼吸声,甚至… 心跳声。那个晚上,其实… 前半夜是我看着她们睡着的,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明白了从前不曾体会到的四个字,那就是:相濡以沫。

    再到后来,过于幸福的我,可能幸福到掉渣了,结果… 也就掉到了地上。

    用力一挺,可惜… 哥的腰杆子无力。否则,我一定来个漂亮的鲤鱼打挺,然后,连被子也不用掀开了。坐起来后,我没有先跑去洗脸刷牙,而是… 被子一裹,给猴子他们一个一个打了电话。

    今天是除夕,注定这个晚上是不会无聊的。从程思林他们在会所回来后,我们几个也就在琢磨着怎么趁过年期间一起聚餐的事了。所以,在彼此约好上q后,我们已经噼里啪啦地讨论了起来。

    原本,我们是想去玩的,可是,想到今天的人流会很多,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同为吃货的我们,已经想好在哪里聚餐了?这年头,吃火锅加唱歌,这是最好的组合。当然,能不能提前订到大包间,这个就得让程思林找波哥出马了。

    期间,我们谈到带女伴出来,程思林立马就回了一大串省略号,猴子则发了一个要哭了的表情。在一阵啼笑皆非的调侃后,我们给猴子出谋划策了一下,主要是教他如何约会他的“女神”接着,我们又制定了聚会的时间和地点。

    所有的事情都搞定后,我已经快速地冲向了洗手间……

    刷牙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想陈柔。刚放假那会,她就住在苗苗家里,那时,我很担心她父母会因为我们的事而对她“视而不见”。幸好,在她住到苗苗家里的第三天后,陈柔的父母给她打电话了,而且… 还是她老爸把她给接走的。

    吃早饭的时候,一想到火锅加唱歌,我都忍不住有点心神荡漾了,不知不觉间… 就连扒饭的速度都快了很多。结果,在连续呛了几口后,老爸终于忍不住问我了,“是不是晚上不用回家吃饭了,有行情是吧?”

    “有节目也得吃慢点,别大过年地讨不吉利啊!”

    老爸、老妈一讲完,我饭还没有嚼烂就开口说道:“是啊!是啊!带你们去要不要?”

    下一秒里,老爸带着霸气的眼神凶猛地瞟了我一眼。在我不明所以的时候,老妈又补充了一句,“瞧你这吃饭的样,米粒都飞到菜里了。”

    “哈… 哈哈… 理解理解。”

    自知理亏后,我不好意思地把菜给夹满了饭碗,然后… 又大口大口地扒了起来。吃了n多次馆子,说白了一句话,还是家里的菜和米饭香啊!!

    过了一会,在我临出门的时候,一件惊天大逆袭的事就这么发生了… 那时,我在低头穿着鞋子,老爸走到我跟前很洒脱地说:“喏,这1000块拿着,别给老子丢脸去。”

    我勒个去,长这么大,从幼时到现在,老爸这是生平第一次拿钱给我啊!要知道,以前读书的学费都是老妈自己“双手奉上”的,我可从来没有看见老爸亲手拿过学费给我。

    所以,一下子看到眼前这一出,我都有点发傻了,弱弱的我好想伸出手摸一下老爸的额头。可是,就算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啊!最后,看我有点难以置信的表情,老爸相当不悦地拿着1000块往我的额头敲了一下

    那一刻,我是被敲醒了,而且,我还在想:nnd,原来被钱敲也是这么爽的事啊……

    手里接过钱,我在老爸面前把食指沾了一下口水,然后,很专业地一张一张数了起来。接着,在确定是10张红大头后,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把钱揣进了口袋里。

    跟着,悲剧也就发生了,我在门内被老爸一脚给“踹”到了屋外。古人云:冬天衣服穿得厚,屁股被踹不觉痛。但是,我还是假装捂着屁股在院子里跳了两下,最后,才回过头来质问老爸,“疼啊!你踹我干嘛?”

    老爸脸一沉,拇指朝自己一指,很不爽地说:“老子给你钱,你还当我的面数,这不是要逆天了吗?”

    算了,有钱收就好。看到老妈也凑热闹地跟了出来,我立马摆上了一个热情洋溢的qq表情,接着,我还对他们春光灿烂地笑着说:“老爸、老妈,我走了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实在放心不下你们二老未来的三个儿媳啊!”说完,不顾他们什么个眼神看着我,我早已骑着小红一溜烟地向院子外冲了出去……

    就在我离开不久,老爸貌似想到了什么,着急地问着老妈,“你说,他出去就出去了,还开着小红那老爷车干嘛?不嫌丢脸吗?”

    “问题是,坐得下四个人吗?难不成,这孩子的学校还教特技了?”

    刚离开村门口的我猛地打了两个喷嚏,救命啊!不知道是谁在念叨我了?

    一路开着小红,我把油门拽地死死的….. 我现在是要先去接音音,接到她后,我就把小红丢在她家里给乔林看管着,最后,我们再坐车直奔镇上去。

    唉~ 乡下的孩子伤不起啊!上个城都这么费劲…...

    见到乔林后,难免少不了几句寒暄,本来天就够冷了,呵呵!不过,这未来“小舅子”真的是越发越成熟了呢!这点是我最为感叹的。不知道是爱情魔力大,还是人进入工作状态后就彻底改变了呢?接到音音了,我让乔林开着小红把我们载到了车站,否则,光走路都要走上好几分钟呢!

    而在通往镇里的车上,我和音音两个人挨得紧紧的,我搂着她,她习惯性地挨着我。刚才骑着小红时,我的十根手指都露出了外面,现在… 坐在了稍微暖和的车里,我才发现我的手指都冻得发紫和僵硬了。

    好在有音音在,她把我搂着她的手拿了下来,然后,用自己温暖的小手紧紧地捂住了我的两个手掌。接着,她对着我的双手轻轻地哈着从口里飘逸而出的热气。过了一会,她抬起小脸问我:“青青哥,还冻吗?”

    不知道是感动,还是骑着小红被冻坏了脑袋?当音音问我时,我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低头吻住了她。接着,在双手又一次搂住她后,我拂在她耳边说了四个字,“有你真好。”

    音音听我说完后,跟着抱住了我,而且… 她还问我,“青青哥,如果我在高中没遇到你,我现在会是怎样?”

    这句话在我听来,我觉得… 有点淡淡的感伤。所以,在音音还有可能继续问我第二个问题的时候,我提前打断了她的话。我一边抚摸着她暖暖的后背,一边很肯定地告诉她,“没有如果,有如果的话,也不会跟你想的一样。因为,上辈子你欠我的,这辈子你必须得还。所以,你欠了我很多,我不能让你从我身边溜走,更不会让任何人把你抢走。”

    这一刻,音音没有再说话了,只是紧紧地抱着我… 而空荡的车厢里,因为我们彼此的情感交融而显得更加地空了……

    坐了40多分钟,在一路刹车了无数次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小镇上。而在车站旁边,陈柔和苗苗已经在朝我们招手了。

    我勒个去,此时不抱,更待何时?于是,我拉着音音就想跑过去抱住陈柔和苗苗。只是,让我掉眼睛的是… 我被排挤开了。

    果然,三个女人一台戏,就是没有男人的余地。等陈柔和苗苗抱着音音高兴完后,我都快冷得变成雪人了…….

    等了一下下,我掏出手机给程思林他们打了电话,问到他们在哪里时?陈亮抢着电话说:“青哥,等下有好戏看了,猴子的女神要来了哦!”

    “我靠,特大新闻,简直是堪比美国打伊拉克了。快说,你们在哪里了?我好激动啊!”

    “别着急,塞车呢!再过7、8分钟应该能到。”

    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赶紧就问陈亮,“对了,我去接音音时没有看到乔琳琳,她不会先过来找你小子了吧?”

    “青青哥,琳琳早已在镇上了,她舅舅搬到这里来了,她今天先跟她妈妈过来给外公外婆拜年啊!”

    “额,那么早拜年?估计是想来找陈亮吧?好一个借口啊!哈哈哈…”说完,我直接在电话上笑了起来,nnd,终于让我找到一个机会调侃陈亮了。

    果不其然,陈亮在电话上很无奈地说:“青哥,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这八字才刚刚装上一撇呢!”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让老程开车注意安全,等会见。”

    说到程思林,一收线后,我就马上问苗苗,“苗楠呢?来不?”

    苗苗不假思索地说:“来啊!她都人来疯的,有这么多人,又有吃又有喝,她能不来吗?而且,你不是要让她跟程思林,额… 你觉得这一对可能性高吗?”

    “苗苗姐,怕什么?一个活泼好动,一个闷骚安静,我觉得这才是天生一对呢!”

    听陈柔这么说了,苗苗只好自我安慰地说:“i hope so(希望如此了。)”。

    等到程思林响着喇叭把车开过来了,我马上就追问陈亮,“老三和猴子搞定没有?老三肯定没问题,好期待那位跟着他长跑的妹子啊!”

    “羡慕嫉妒恨么?”

    “你别说我,老程,等下也有你的戏,你别光顾着不说话就好。”说完,我对他无比犯贱地挑了挑眉头。

    那一刻,程思林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整个人有如石化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